69书吧 > 英雄联盟入侵艾泽拉斯 > 第300章 谁之浩劫?

第300章 谁之浩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奥法之图能量注入91%……”

    姜维汉再一次接触到奥法之图时就得到了这样一个残酷的消息。聚焦之虹中的能量依旧在源源不断地灌注进奥法之图中,他知道当进度变成100%后,真正的大清洗就将到来。所有兽人绝大部分人类绝大部分高等精灵绝大部分施法者都会在一场席卷全世界的从扭曲虚空蔓延到现实世界的奥术能量爆炸中粉身碎骨。甚至姜维汉自己都是设定中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他确信自己有办法可以逃过攻击,可除了他之外,又有多少人有这样的本领呢?

    到时候,整个艾泽拉斯都将被无数种族的鲜血染红。

    “停止,停止!停下来!”姜维汉急不可耐地接收这两样魔法神器的全部控制手段,掌握了聚焦之虹后,他第一时间就控制着它断开和奥法之图的连接。可是马上警兆传了出来:

    “危险操作!能量注入超过50%,强制停止将导致奥法之图损毁!”

    姜维汉仿佛看到了一个不断闪烁的鲜红感叹号,还听到了并不存在的他臆想出来的刺耳警报声,但奥法之图中确实反映出了他刚刚命令停止输入能量时的警示。

    他绝望地意识到,这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操作。

    “晚了,一切都晚了?”

    因为他要操作奥法之图和聚焦之虹,诺滋多姆缓慢释放了对时间的控制,玛里苟斯已经闪到了安全的区域,之前攻向他的那些密集的法术失去了目标。众位英雄们惊异于青铜龙王的出现。他们大部分都没有注意到刚刚姜维汉诺滋多姆以及玛里苟斯三方的交流,无法确认结果如何。大部分人甚至认为诺滋多姆是玛里苟斯的帮凶,他们需要多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

    好在这个时候伊瑟拉用意念安抚了所有英雄,让他们意识到诺滋多姆是来劝说玛里苟斯的。

    只不过玛里苟斯也无法中止“大清洗”的坏消息也传到了所有人耳中,他们各自惊疑不定。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正忙碌着的姜维汉身上。

    迎接他们的要么是毁灭,要么是胜利。人们期待着一个奇迹的产生,而结果将会在接下来的两三分钟内揭晓。

    大家都无比紧张,人们都期待奇迹会发生,可是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就是因为它极难出现。绝大多数时候。人们在绝望之中等来的都是更深的绝望。

    “我们能做什么?”惶惶不安的某位大法师颤声问道。

    “祈祷吧!”这是德莱尼守备官玛尔拉德的回答,也是刚刚姜维汉面对玛里苟斯同样问题的回答。

    玛尔拉德收起紫色的纳鲁之锤,单膝跪在虚空中,虔诚地向圣光祈祷。

    他的行为感染了其他人,人们各自向自己的信仰者虔诚祈祷。月神艾露恩。大地母亲,圣光,先祖之魂,不同的种族,不同的信仰,但同样纯洁而坚定。

    奥妮克希亚看到凡人们以各种不同的姿势祈祷着,她有些失措地问道:“我们巨龙该向谁祈祷?”

    克罗米横了她一眼,“当然是向泰坦祈祷!”

    奥妮克希亚有些扭捏。但立刻释然:“没错,我不反感向主人祈祷!他成功了,我们就得救了!”

    “喂。黑龙公主,我说的是泰坦!”克罗米翻了个白眼,“不是你主人!”

    奥妮克希亚反倒是用奇怪的目光看向克罗米,“你不知道吗,我的主人就是泰坦啊!”

    克罗米眨了几下眼睛。

    奥妮克希亚跟随姜维汉去过外域,见过这个主人展现出的各种不可思议的威能。泰坦的系统都认为他是泰坦,那还能有错吗?

    不过这个消息在艾泽拉斯所知者很少。她忽略了这个事实。

    “奥法之图能量注入95%……”

    能量注入的进度再一次无情提示大清洗即将来临。随着绝大部分能量的注入,现在奥法之图正变得越来越亮。尤其是被设定好的清除区域中,更是闪烁起白色的光点。每一个点都代表着一个施法者一个现在还鲜活的生命,或是对此一无所知的却要被清除的施法种族。

    “有罪者”们从来不知道研究和使用魔法也会招致如此的灾难——他们甚至没有收到任何具体的警告或是劝解,只有生或死的最后通牒!

    此时此刻,永恒之眼中的所有人都紧张地关注着姜维汉的一举一动,或许两三分钟内奥核之战的结果就会诞生,它到底是好是坏?没有人知道。

    玛里苟斯同样非常紧张,他看到姜维汉成功催动了两样神器,还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原本是这位奥核之战的发起者才应该承担的责任和压力现在大部分都被转移到了姜维汉身上,玛里苟斯才能暂时从所有人的敌视中保存性命。

    他知道自己应该心存感激,尤其是这场战争本来就是因种种错误诞生,他有脱不开的干系。

    在姜维汉接手后,玛里苟斯就在一旁努力回想奥法之图和聚焦之虹的功能,但他依旧没有找到任何能够在能量灌入50%后中止这个进程的办法。

    他看到姜维汉脸上凝重的表情,还有两样魔法神器中间依旧未曾断绝的联系,结果已经显而易见。

    “还是失败了吗?”他心中的最后一丝期望变成了绝望。

    这不是权限的问题,而是聚焦之虹和奥法之图被制造的时候就没有可以在能量注入50%后再来将其中止的功能。这样的情况下,恐怕就是万神殿的泰坦——“织梦者”诺甘农本人来也不能做到这样的事。或许他有别的方法解决,但一定不是直接中止奥能的传输。

    “这是泰坦也办不到的事情,我不该抱有幻想……”玛里苟斯喃喃念道。他掌握这两样神器已经数万年,通过现在两者之间的反应就能猜出来。最多几十秒钟后,“大清洗”就会到来。到时候他就将成为守护者之中毁灭了最多无辜者生命的一个——超越死亡之翼无数倍!

    一想到这个,玛里苟斯就浑身颤抖。他绝望地回想,自己之前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昏头的举动?因为诺滋多姆的误导?因为上万年前耐萨里奥的背叛对他造成的打击?因为……自己不知不觉中就受到了上古之神的引.诱?

    能看出姜维汉脸上挫败感的何止是玛里苟斯呢?绝大部分人都能感受到这个正在操作奥法之图和聚焦之虹的人类领袖身上散发出的沉闷和压抑的情绪。

    祈祷没有效果,奇迹并未发生。

    站在肯瑞托法师团中的卡德加抬头看了看周围。永恒之眼这个独立的位面就像是在无垠的星空之下。每个人就像是置身于外太空一般,不过还是有引力约束着他们,也没有能瞬间将人冻结成冰的极寒和各种有害的射线。这里就是一片纯净的涌动着奥术能量的空间。

    重要的是,这里并不是卡德加曾经在卡拉赞看到的自己最后死亡的场景。没有红色的太阳,没有荒凉的土地。

    “那个预言——真的准确吗?”卡德加不禁怀疑。

    毫无疑问,所有的肯瑞托法师都是大清洗的目标。卡德加不可能例外,他也没有自信可以从能够毁灭艾泽拉斯十次的奥术能量轰击下存活下来。如果几十秒钟后,奥法之图中的能量爆发了,卡德加以及在场绝大部分的大法师都会当场身死。

    可如果那个预言是准确的,那说明他不会死在这里。更会进一步说明对施法者的大清洗不会降临。

    再一次,他祈祷那个预言真的是准确的。

    正在这时,暗夜精灵哨兵部队指挥官珊蒂斯.羽月奉大祭司泰兰德之名前来告知玛法里奥以及其他领袖们希利苏斯虫群暴动的消息。她闯入这里时,看到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是一副沉闷压抑甚至绝望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她忍住没有发问。

    珊蒂斯当然知道奥核之战对抗的就是蓝龙之王玛里苟斯,现在这位龙王就在一旁静静呆着,而每一个人关注的焦点都在那位瓦罗兰联邦的元首身上。明显奥核之战已经有了结局——龙眠联军胜利了,玛里苟斯成功被制止——可是这样的场景实在无法让她将其和“胜利”的场景联系到一起。

    这看起来就像是所有人都在面临着一场可怕的浩劫,一场深刻的失败!

    珊蒂斯不敢发问。她赶到玛法里奥身边,低声将希利苏斯发生的事情简要说了一遍。

    虽然这声音很低,不过现在整个永恒之眼都在一片死寂之中。她的声音几乎被所有人捕捉到。

    高等精灵之王阿纳斯塔里安看向这位暗夜精灵的女将军,用仿佛嘲弄又像是自嘲的语气说道:“不用向我们报告了——或许几十秒钟后,我们就会砰——化为齑粉。希利苏斯的事情还是交给幸存者们去考虑吧!”

    他说的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事实,珊蒂斯瞪大了眼睛,非常难以接受。

    为什么会这样?

    凯尔萨斯王子向肯瑞托法师团靠了靠,他找到在大法师群中的安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慢而坚定地说道:“安娜。人生的最后一刻,我希望能站在你身边。可以吗?”

    安娜看了看这个英俊得足以令所有男人嫉妒的高等精灵王子。她想要拒绝,可是都这个时候了,拒绝还有什么意义呢?她轻轻点了点头。

    凯尔萨斯倍感振奋——也只有他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找到一个令他感觉幸福的目标。他第一次做出有失礼仪的事情——他勇敢地伸出手,抓住了安娜的左手,感觉对方手上传来的冰凉,他轻轻握了握,将自己的热量传递过去。

    反正都是最后一刻了,礼仪还有什么好顾忌呢?

    至少他没有给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

    如果这浪漫的一幕发生在和平美好的环境下,在场所有人必定会赐给这对男女跨越种族的恋爱最热情的掌声和祝福,可惜并不是。

    “奥法之图能量注入98%……”

    姜维汉失望至极地收回了手。他确信自己没有办法中止它。

    凯尔慢慢飞了过来,她的双眼透过金色的头盔看向姜维汉,眼神很亮:“无法中止,对吗?”

    “是,”姜维汉心灰意冷地点头。“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能量注入后,攻击就一定会发动。我也无法阻止它的发生。我……失败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他失败了。

    这不是第一次,但一定是姜维汉所遭遇的所有失败中后果最严重的一次。

    “换个思路,指挥官。”凯尔投来鼓励的眼神,“既然无法中止。为什么不尝试转移必将到来的攻击呢?”

    既然无法中止,为什么不尝试转移必将到来的攻击呢?

    凯尔的提议顿时让姜维汉脑海中像是划过了一道惊雷一样,将他猛然惊醒过来!

    对啊,为什么不尝试修改攻击目标呢?

    “我试试!”姜维汉几乎焕发出所有的动力,再一次投入到奥法之图中。

    已经百分之九十八了!他知道如果要修改。这将是最后的机会——可能只有半分钟的时间让他来完成这件事!

    他们的对话当然被所有人听到,一时间原本绝望的人们心中重新生出了一丝期望,它是如此强烈,汇聚起来如同能照亮整个夜空一样!

    奇迹——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奇迹吗?

    被所有人寄予最后希望的姜维汉调动自己的最高权限,尝试将原本会攻击达拉然的指令修改。

    玛里苟斯无比焦急。他确信自己无法在导入能量后再去更改攻击目标的指令,否则他早就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那么……姜维汉会不会成功?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真的可以!”

    姜维汉惊喜地大叫出声。他将攻击目标转移到了无尽之海上,竟然真的成功了!

    这个声音传来时。所有人都用自己最高的声音欢呼!

    什么仪态什么礼貌什么矜持,都让它见鬼去吧!他们发出被压抑许久的吼叫,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下来。这绝对是人生中最值得狂欢的一件事,每个人都是如此!

    玛里苟斯一下瘫软下去,庞大的巨龙之力也无法支撑他的身体。他双目泪光涌现,阿莱克斯塔萨与伊瑟拉姐妹亦是如此,甚至连遇到任何事都能处变不惊的诺滋多姆都是一副无限感怀的模样。

    “奇迹,真是奇迹!”

    “世界被拯救了!”

    “我也被拯救了。”

    “老实说。我出了一身冷汗!”

    龙王们互相看着彼此,最后开怀大笑。那一万年前因为耐萨里奥背叛而断裂的纽带正重新将他们四位连接起来。

    凡人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狂欢。听到姜维汉成功的声音传出来,凯尔萨斯一把将安娜拥进怀里。用高了好几个调的声音喊道:“你听到了吗,安娜,我们不会死了!这真是——真是太好了!”他的声音难掩自己心中的惊喜。

    作为女人的安娜比凯尔萨斯更加激动,她早在那个声音传来的时候就泪流不止。

    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明明是最值得高兴的时候,她心中却涌起强烈的感伤。

    当凯尔萨斯紧紧抱住她的时候,她将头埋在对方的肩膀上哽咽着。过去三十年的人生在她眼前如幻灯片一样闪过,从正直热忱的王子转变成邪恶堕落巫妖王的阿尔萨斯,她的初恋,她内心中永远无法释怀的伤痛正在淡去;塞拉摩的毁灭,召唤元素潮汐淹没奥格瑞玛亲手杀死挚友萨尔的痛悔逐渐消失。

    每一次看到现在这个世界和睦恩爱的吉安娜和阿尔萨斯,安娜都会心痛不已。这一幕总在提醒她,她只是个外来者,一个过客。

    只有在此时此刻,经历过刚刚那曲折的心路历程,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至少还有另一个人愿意守护着她。以前的世界所经历的那些就像是梦幻泡影一样正在破灭。她知道自己将挥别过去,真正融入这个世界,真正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园。

    每个人都沉浸在劫后余生的狂喜之中,卡德加又看了一眼头顶的星空。他再一次用那个死亡幻象证明自己能在那个地方外的任何绝境中化险为夷。

    这算不算是一种安慰?

    他自嘲地想道。

    “奥法之图能量注入99%……”

    姜维汉感应到能量注入即将完成,他立刻加快了自己修改攻击目标的速度。时间紧迫。他准备将所有的攻击目标都改到无尽之海中去,让奥能去冲击万里波涛,或许会造成一些海啸,但总好过之前那样!

    “这奥法之图加上聚焦之虹简直就成了一套全球精确制导攻击系统,比地球尖端科技还要先进无数倍——至少地球科技不能指定到具体某个人来攻击,而奥法之图可以。”姜维汉看时间还足够。甚至产生了一些逗趣的念头。

    不过当扫过奥法之图,看到上面的卡利姆多大陆时,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可是精确制导攻击,为什么不用它来攻击敌人?!

    这个念头一产生,就立刻在姜维汉心中扎根。

    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消灭敌人的机会。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想起刚刚珊蒂斯.羽月带来的希利苏斯虫群暴动的消息,他立刻有了打算。

    奥法之图系统中原本被用来攻击卡拉赞的能量被他修改成攻击安其拉神殿。

    虫群异动必定是上古之神克苏恩的阴谋,这些奥能轰炸绝对能让他爽歪歪!

    原本因为艾索雷葛斯的死亡,流沙节杖可能永远无法重组。姜维汉一直还在思考用什么办法来打开甲虫之墙来对付其拉虫人和它们的主人克苏恩。现在不用考虑了!办法就在他眼前!

    姜维汉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将原本转移到无尽之海上的能量攻击也定位到希利苏斯,亚什虫巢雷戈虫巢和佐拉虫巢三大虫巢全都被照顾到,甲虫之墙里的安其拉神殿和安其拉废墟更是重中之重!

    至于神殿最深处,上古之神克苏恩的囚禁之地就更不必说了——姜维汉确信整个安其拉都会在轰炸中灰飞烟灭!

    “这样,克苏恩的阴谋不攻自破。其拉虫人再无翻身之日。”姜维汉目光灼灼,克苏恩的危机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被解决,他甚至有些感激玛里苟斯抽取魔网能量的行为了!

    时间还剩下最后一些。姜维汉将目光投向其他敌人:

    在他的预计中。还有天灾军团奥杜尔的尤格萨隆暮光高地的暮光之锤以及大漩涡底下隐匿在深岩之洲的死亡之翼这些还在消灭计划之内。至于上古之神恩佐斯,这个家伙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不知道它到底隐藏在无尽之海海底的哪个地方,只能暂且将它放过。要打击到深岩之洲也不太现实,奥杜尔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宜现在就开始。

    所以剩下的目标还有两个:天灾军团和暮光之锤!

    姜维汉飞速将攻击目标定位在这些敌人身上。当他调动完最后一部分攻击目标后。奥法之图响起一个声音:

    “奥法之图能量注入100%……正在读取攻击目标……能量调配开始!”

    姜维汉松开手,站到一旁。

    在他面前的奥法之图整个突然变大了很多。它慢慢旋转着,人们看着它。就像是在外太空看艾泽拉斯本身一样。

    “诸位,让我们见证一个奇迹的到来吧!”姜维汉张开双臂,发出自信豪迈的声音。

    所有英雄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奥法之图,他们都知道姜维汉成功了,这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的确是一个永生难忘的奇迹!

    然而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不光是一个化险为夷的奇迹,还是一个见证一心想要毁灭他们的敌人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奇迹!

    “攻击启动!”奥法之图中传来一个只被姜维汉和玛里苟斯听到的声音。

    卡利姆多,希利苏斯,这片荒芜的黄沙之地在奥法之图上突然闪烁起无数红色的光点。

    玛里苟斯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这,这是转移到了希利苏斯?”

    “月神在上。这真是天才的想法!”

    “听说那里已经被异虫的暴动完全占据,我原本以为这是个坏消息,没想到我错了。”罗宁在一旁用幽默搞笑的语调说道。

    “不知道隐藏在安其拉神殿中的克苏恩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真想看看现场是什么样子啊!”

    英雄们幸灾乐祸。

    此时此刻,希利苏斯正发成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灾难。

    湍流之针从魔网中抽取的能量被汇聚到聚焦之虹中,接着又被灌注到奥法之图里。奥法之图再将内部的能量分配给之前管理者预设的目标之上。当它发动时,攻击会直接在预设地点的扭曲虚空中直接被投放到现实世界。

    攻击不是来自天空,也不是来自地底,而是凭空冒出来的!

    扭曲虚空是物质世界的对立面,它其实就和现实世界完全重叠着。真正掌握进出方法的人,随时都可以从现实世界的任意一个地点穿梭到扭曲虚空之中。

    正因如此。能够直接将攻击从扭曲虚空的能量世界投放到现实世界中的攻击手段完全就是防不胜防!

    被指定成攻击目标的三大虫巢内部就像是被埋了数万吨烈性炸.药一样,突然从内部猛然炸开,狂涌的奥术能量湮灭了周围的所有一切。从高空看去,地面上腾起大片黄色的尘灰,它慢慢向天际弥漫。遮掩了这片大地上的所有景象。

    异虫,暮光之锤邪教徒,没有什么可以从这样的毁灭中幸存下来!

    至于被重点照顾的安其拉?

    现在已经没有安其拉了——连甲虫之墙都在这样猛烈的爆炸中灰飞烟灭,更何况是那些普通的城墙和建筑呢?在毁灭性能量降临之前,甲虫之墙内部那些原本磨刀霍霍准备越过那堵墙侵略整个世界的其拉虫人们仿佛预感到了自己的毁灭。一瞬间整个神殿中到处都是躁动的虫群,无数的甲虫疯狂冲击着周围的一切。它们的统领者双子皇帝怒吼着想要重新控制住这些虫人和低级仆从们,可是几乎毫无效果。

    原本其拉虫人是最具有服从性的物种。它们几乎没有畏惧感,天生服从高阶虫人的任何命令。勇敢无畏。这样失控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

    连双子皇帝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维克洛尔大帝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的兄弟,“这是怎么了?我也感受到了仆从们的恐惧!”

    维克尼拉斯大帝的复眼中绽放出同样的恐惧:“不只是仆从,我也感觉到了——毁灭降临了。听吧。毁灭的声音!”

    维克洛尔没有听到毁灭的声音,他只听到无数的虫人们发出的绝望的嘶吼,所有难听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听起来是那样刺耳,犹如魔音一般。

    “问问主人,主人一定知道!”维克洛尔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背后那个伟大的存在身上。

    双子皇帝知道。他们侍奉着的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它只是暂时潜伏在地底。等待着合适的机会重新君临天下!

    这个机会本来应该很快了,安其拉中的所有虫人都准备冲出甲虫之墙。为主人披荆斩棘开拓道路。可绝大多数的虫子还没有踏出甲虫之墙,就发生了这样的异动。

    “主人……会保护我们吗?”维克尼拉斯大地惶惑不安,像是在问自己的兄弟,也像是在问自己,或是问安其拉神殿深处的那个伟大的主人。

    他们伟大的主人当然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不,不应该这样——这不对!”地底的克苏恩惶恐又愤怒,它将自己的意念传达给另外的两位上古之神,它疯狂大吼道,“尤格萨隆,恩佐斯,你们看到了!这是不正确的,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我在无尽时间线上的所有身体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不对!”

    “可它发生了。”恩佐斯冷漠无情的声音传来。“世界不再是我们了解的世界了。”

    它的声音是如此冰冷,仿佛旁观者一样阐述这个事实。

    “不,我不甘心!我绝不甘心!”克苏恩怒吼。

    恩佐斯发出一声冷哼。

    克苏恩的声音再也没有传来。因为来自奥法之图的轰炸已经降临到它的头上。被重点照顾的它在狂暴的奥能爆炸中粉身碎骨,它数以千计的触须和眼睛灰飞烟灭。那比洛丹伦王座厅还要庞大的胃囊瞬间炸裂开来,无尽的血肉泡沫席卷了整个安其拉神殿。

    姜维汉调集了超过六成的能量供给希利苏斯,而这一部分中的四分之三都被集中用来攻击克苏恩!

    按照原本聚焦之虹抽取满了后足以毁灭艾泽拉斯十次的能量计算,被倾泻到克苏恩身上的能量足够毁灭艾泽拉斯四次还多!

    就算是上古之神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换成姜维汉见过的最强大那位上古之神——德拉诺的瓦纳尔来也不行。更何况是原本在艾泽拉斯就被排在恩佐斯和有个萨隆之后的克苏恩呢?

    克苏恩庞大的躯体从内而外不断爆炸。它在地底疯狂扭动。一时间整个希利苏斯都发生了强烈的地震,甚至整个卡利姆多南部区域都在强烈震颤!

    黄沙弥漫的希利苏斯大地到处开裂,克苏恩绝望的咆哮声几乎响彻整个世界!它巨大的触手刺破大地,疯狂拍打着地面,想要挣脱泰坦的牢笼,逃离奥能轰炸的区域。可是这除了制造出更强的地震之外。它没有再获得更多的成果。

    十几分钟后,那些在破碎的大地上狂舞的粗手突然僵直,然后失去支撑之力,一下软了下去。

    克苏恩制造的地震终于平息了。

    尤格萨隆能够感受到他的这位盟友凄惨的状况,克苏恩差不多已经死了——并不是彻底死亡。而是身体几乎已经死亡。它的情况也就比死在潘达利亚的另一位上古之神亚煞极稍微好一些。纵然它依旧能够通过吸收血肉来恢复力量,但要到达之前的程度,至少也要数万年。

    数万年?艾泽拉斯的英雄们哪会容许克苏恩安然度过数万年?或许不久之后,超凡者组成的大军就会赶至,彻底杀死它!

    想到克苏恩的下场,尤格萨隆凄凄惶惶地说道:“下一个……就是我了吧?”

    恩佐斯用含混不清的声音道:“我们会获得最终的胜利。这只是暂时的,尤格萨隆。”

    尤格萨隆沉默了一会儿,它必须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了——克苏恩的惨状就在眼前。恩佐斯的空头话并不能给它带来一丝一毫的安全感——毕竟恩佐斯自己躲在深海里,它不愿意出来,凡人们就基本不可能去找它的麻烦。但尤格萨隆不一样。奥杜尔的坚固防御也不能给它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它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投靠恩佐斯?

    之前它一直和克苏恩联合起来才能勉强和恩佐斯抗衡,现在克苏恩不行了,它的地位自然也一落千丈。虽然现在上古之神还暂时联合起来对付凡人和泰坦,为了最终统治这个世界而合作,可这种合作的基础是非常薄弱的。要想不被恩佐斯出卖。尤格萨隆只有真正放低姿态甚至奉献忠诚才行。

    联想到自己的处境,它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

    狂怒的奥术能量夷平整个希利苏斯的同时。另外两个被攻击目标也没有能够幸免。

    几乎同一时间,几乎相同的场景发生在冰冠冰川。尤其是天灾的大本营——冰冠堡垒。冰封王座上的阿尔萨斯第一时间就感应到天谴之门传来的强烈震动,驻扎在那里的天灾大军几乎立刻就和他彻底失去联系,他的统御之盔也无法感应到天灾爪牙们散发的灵魂波动。

    只有一种情况会表现出如此的特征——那就是天灾亡灵已经彻底死亡的时候!

    阿尔萨斯猛然从王座上站起来,大声喝问:“发生了什么!”

    恐惧魔王安纳塞隆传送到顶层来,他绿色的双眼看着阿尔萨斯:“我的巫妖王,怎么了?”

    阿尔萨斯将自己感应到的说了出来。

    之前他派遣通灵主宰安提沃克带着精锐的天灾去挖掘迦拉克隆之墓,准备复活这位诸龙之父来为天灾效力。本来一切都接近成功了,可是两天前,阿尔萨斯感应到了安提沃克和他所率领的所有天灾精锐的死亡——复活行动毫无疑问是失败了!

    紧接着他的斥候发现联盟的大军在龙眠神殿集结起来。并浩浩荡荡地向着冰冠冰川开赴而来,显然就是冲着他来的!这一次联军派遣了十几万大军,而且全是各个种族的精锐部队!尤其是还没有计算那些卡尔萨斯所率领的数万遗忘者大军——这样的数量已经足够彻底荡平冰冠堡垒。

    阿尔萨斯紧急向他的新主人求援,当时尤格萨隆安抚了他,告诉他不比惊慌。两天之内就会有转机。

    两天到了,难道天谴之门的崩塌和上万天灾精锐无声无息的死亡就是尤格萨隆所说的“转机”?

    阿尔萨斯有种被欺骗的愤怒感,但他不敢表现出来,甚至不敢询问尤格萨隆。

    实际上就算他询问也得不到答案,因为尤格萨隆这个时候正在和另外两位上古之神交流,它自己都还深陷于惶恐不安之中。哪里还管的上随手收来的一颗棋子?

    就在天谴之门崩塌后,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阿尔萨斯就感应到死亡之门荒凉之门恐惧之门暗影拱顶黑暗大教堂缝合场天灾城……冰冠冰川上天灾的外围防御堡垒基地功能建筑陆续从他的感应中消失。

    “轰隆!”一声像是惊雷一般的闷响声传到冰封王座,阿尔萨斯感应到脚下传来的震动。

    外围的那些建筑都被摧毁了,毫无疑问。接下来就是天灾最后的总部,就是他脚下的冰冠堡垒了……

    他的预感立刻得到应验:周围的空气里突然涌动起强烈的奥术能量,它们开始猛烈撕扯周围的一切事物。

    安纳塞隆发现爆炸降临时,他再也顾不上什么巫妖王或者什么主人。他尖叫着冲上天空,妄图逃过一劫。可是还没飞出多远,狂涌的奥术能量就将他撕成了碎片,形神俱灭!

    阿尔萨斯没有理会恐惧魔王的愚蠢行为,他只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接着就拄着霜之哀伤坐回冰封王座之上。坚冰从王座上蔓延开来,将巫妖王包裹在其中。随后,惩罚降临。

    持续不断的爆炸在冰冠堡垒内外诞生。萨隆邪铁打造的邪恶尖塔并没有能在狂怒的奥能冲击下支撑下去。仅仅是十几秒后。这高达数百丈的堡垒就化为碎片,在巨响声中轰然破碎。

    原本建立在尖塔顶部的冰封王座顿时被碎片掩埋。

    所有的天灾,包括他们的巫妖王——都永眠于倾覆的冰山之下。

    讨伐天灾的部队远远地看见那崩塌的群山和被彻底掩埋的堡垒,先是有些惊愕,随后整个队伍十几万人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天灾完蛋了!”

    “圣光在上,上天惩罚了它们!”

    “该死。它们早就该死了!”

    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开怀大笑道:“看来我们得转道了。”

    乌瑟尔也没有忍住笑意,“没错。这是个很好的提议。”

    “或许我们应该庆祝一下。天灾灭亡了,这值得庆祝。不是吗?”

    “好建议,我想大家会同意的!”

    同样在讨伐天灾大军中的阿尔萨斯王子在冰冠堡垒倒塌时一直盯着那里,他神情有些恍惚,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悲,让人捉摸不清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了,我的王子?”吉安娜走上来,握住他的手。

    “我……我感觉到自己解脱了——那个堕落的巫妖王已经陨落,我没有走上那样一条可怕的路。吉安娜,这是真的吗?我真害怕这只是一场幻象……”阿尔萨斯紧紧抓住吉安娜的手追问,尤有些难以相信看到的这一幕。

    他怀着亲手杀死来自另一个时间线上堕落的自己的念头来到讨伐军中,可是他还没有挥动武器杀死一个天灾,天灾自己就全灭了——他有一种鼓起全部力气挥拳却打中了空气的难受。

    可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好事,对所有人来说都是。

    吉安娜抬头看着他,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脸:“你自由了,我的王子。”(未完待续)

    ps:又是整百章完结一卷,我已经强迫症末期。为了凑个整数将一万字的大章发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英雄联盟入侵艾泽拉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静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静笃并收藏英雄联盟入侵艾泽拉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