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3章 旧日梦

第3章 旧日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鸾为了说服伯母去找堂兄,费了好一番口舌,收效都不大。

    到最后,她不得不编造谎言,“听三哥哥说,外头传言王氏和她表兄走的亲近,他这次出门……”露出一副紧张兮兮的神色,“别是去找人怄气了吧?”

    “什么?!”大夫人闻言顿时变了脸色,气得发抖。

    当即吩咐人去清虚观寻找儿子,严令不论捆着、绑着,都要把人给带回来!又再三叮嘱侄女,“二丫头,这话千万不可说出去了。”

    凤鸾知道伯母当自己是小孩儿,嘴不严,反复保证了,方才回了自己院子。

    “晌午小姐吃的不多,饿不饿?”宝珠因为玳瑁跟着出去了一趟,怕自己被主子疏远了,服侍起来越发尽心,一脸关切问道:“不然再让小厨房做点什么?我看上次的莲子米熬成羹就很好……”

    “不吃了。”凤鸾心事太多有些不耐,挥手道:“我想打个盹儿。”

    宝珠早让小厨房预备了点心,打算卖弄讨好的,见小主人没兴致,心下不免有点失望。但望星抱月阁的丫头们里面,人才济济,她能从一个外头买的,混到如今的二等丫头位置,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差。

    因而压下心中的失望,笑吟吟道:“歇歇也好。”她转身就去亲自铺床,还不忘细细地叮咛,“只是小姐才刚吃了饭,且喝了这碗茶,消消食再睡,免得起来积了食不舒服。”

    “嗯,去吧。”凤鸾挥手撵人,交待了一句,“看着长房那边,要是三爷回来记得叫我起来。”然后依言慢慢的喝完茶,才去床上躺下。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凤鸾觉得自己有点口渴,她嘟哝了一声,“水。”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葡萄架下面,夏日阳光耀眼,照得周遭景物一团金色的模糊,看不太清楚。她抬手障目,心中有点糊涂问道:“我睡多久了?”

    丫头端了茶水过来,笑道:“夫人才睡了一小会儿。”一面扶她起来,一面给后面垫了缎枕,压低声音,带着隐隐欢喜道:“刚才高公公跟前的小合子来过,说是王爷等下过来。”

    凤鸾心头觉得什么不对,又一时想不明白,“好,你准备一下。”

    丫头当即笑嘻嘻的去了。

    凤鸾想了想,萧铎要来,那是今夜自己要侍寝了?不知怎地,心中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抗拒情绪,有点……,不愿意伺候他。

    这个大胆的念头刚刚冒出,自己先吓了一跳。

    哪能拒绝自己的夫主同房呢?

    “你倒挺会享受的。”金色阳光中,端凝有如磐石一般的男子声音响起。

    凤鸾抬头望了过去。

    在皇子们中,萧铎是身量最为高大挺拔的那个,加上常年习武,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精神抖擞,沉稳有力,走路总是一贯的大步流星气派。今儿穿了最衬他的黑色,锦袍上用金线绣着四爪的盘龙祥云图,阳光映照下,整个人看起来神光熠耀。

    他的衣袖宽大宛若鲲鹏之羽,姿态风流坐下,“醒了没有?”

    凤鸾柔声道:“醒了。”

    像是被这句老实话给逗乐了。

    萧铎的眼里透出笑意,墨玉般的瞳,闪着比平日稍显柔和的光芒,但却仍是看不到底的深渊。他伸出宽大的手,手心带着常年握弓留下的薄茧,略显粗糙,轻轻滑过那洁白如玉的脸庞,最后……,手指停在殷红的唇上。

    凤鸾又羞涩又紧张,喃喃低语,“王爷,这是外面呀。”

    萧铎不以为意,“这里是我的王府。”丫头们早就退远不见,他更加肆无忌惮,手指探进樱桃小口里面,轻轻旋转,眼里的笑容越发暧昧。

    凤鸾的脸瞬时滚烫起来,张嘴不对,闭嘴含着他的手指也不对。

    “给我生个孩子。”萧铎紧紧搂住她的腰身,将自己揉进她的身体,呼吸带出灼热滚烫的温度,“生个女儿,长大了,和你、你长得一样……”

    孩子?自己和他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不!”凤鸾忽地尖叫,惊魂不定从梦中猛地醒来。

    因不愿惊动的丫头们进来,省得还要遮掩情绪,翻了个身,茫然盯着精致的绡纱绣花纱帐,眼前尽是前世的各种画面……

    她的心头涌起一阵难抑的悲沧。

    说起来,自己被萧铎侮辱以后没去寻死,除了贪生,和他本人也有很大关系。试想要死换做一个腌臜不入眼的,对自己做了那种事,只怕不用等到事后,自己当场就一头碰死了。

    ----但他是端王萧铎啊。

    皇室萧家是有名的爱出美男子,太子璀璨如玉,肃王清瘦儒雅,成王俊朗飘逸,就连皇帝本人,年轻时也让一众嫔妃春心萌动。至于萧铎,他的长相或许不如太子那么精致,不及肃王那般清雅,不比成王俊秀,但却是最最男人的那一个。

    当年他随意一个亲昵的小动作,都让自己脸红心跳。

    那时候,自己不免给自己找借口。

    想想看啊,反正每个女子成亲以后,都会和男人做那件事的。萧铎和自己,不过是把时间提早了一点点而已,唔……,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啪!”凤鸾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诗书礼仪呢?道德廉耻呢?堂堂奉国公府的千金小姐,幼承庭训、饱读诗书长大,竟然是这等不知羞耻的东西?真是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下一瞬,忍不住泪盈于睫。

    自己的确是贪生怕死了,可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命运那样残酷对待?凤家的人又做了何等十恶不赦之事,要一个个相继死去?

    可惜……,没有人回答。

    “小姐?”宝珠在门口喊了一声,“刚才是什么动静?”

    凤鸾深吸了一口气,压住情绪,不让声音起伏,“没有,你听错了。”

    “明明听见……”宝珠小声嘀咕,听得里面没了声音,不敢再多嘴,只得按下满心疑惑退了出去。不免有些疑心,早起玳瑁跟着出去,不会暗地给自己上眼药了吧?怎么觉得小姐脾气大了,不待见自己了呢。

    她环顾一圈儿,却不见玳瑁在屋子里。

    “呸。”宝珠暗地啐了一口,算她识相,回来以后没敢继续跟自己争风,不然自己跟她没完!心下盘算着,等下再带点东西去看看碧落,多讨好一下。将来碧落走了,肯定会推荐下一任副小姐的人选,这可是很有分量的。

    正在琢磨自己的心事,外面来了人。

    一个小丫头立在门口,声音略高喊道:“二小姐,三爷从外面回来了。”带着几分急切,“大夫人请你过去。”

    宝珠赶忙出去应道:“小姐正在睡觉,等我通禀一声。”

    小丫头催促道:“烦请二小姐快些。”她跺脚,“三爷的事,大老爷知道了,听说马上就要回府收拾三爷,可耽搁不得。”

    ******

    凤鸾起来梳洗打扮耽搁了一会儿,加上凤府宅邸大,一路过去上房绮霰斋不近,等她赶到的时候,长房已经热闹起来了。

    大丫头紫檀悄悄迎了上来,急道:“三爷可捅大篓子了。”

    凤鸾心中一惊,难道自己去见萧铎耽搁了片刻,就没来得及阻止三堂兄,还是闹坏了事不成?赶忙道:“你别慌,先跟我大致说说。”

    紫檀忙道:“三爷约了一行人喝酒,喝了好几天,后来不知道谁出的主意,果真去了清虚观,偏生不巧,王家小姐的表兄杜公子也去了。”

    “嗯。”凤鸾点点头,问道:“可是打起来了?”

    “二小姐料事如神。”紫檀目光惊讶,只是眼下顾不得多问旁的,接着道:“两行人没说几句就动嘴,然后动手,亏得夫人派去的人及时,没闹出大的。不过虽有人劝阻着,还是把杜公子的鼻子打破了,流了一兜血呢。”

    凤鸾担心的不是这个,打断道:“年轻人一时口角不和,也难免。”她问:“可有别的什么闲话传开?若是闹大了。”她压低声音,“叫王家小姐脸上怎么挂?”

    “没有,没有。”紫檀连连摆手,“大管家魏大河亲自过去的,他老人家出马,哪能还再乱起来?要不是时间稍迟了一些,只怕架都打不起来。”

    凤鸾松了口气,然后问道:“哪又怎地闹到大伯父跟前了?”

    紫檀小声道:“刚巧辅国公府范五爷在场,跟着杜公子一起做诗的。他受了气,不依,非要去找老爷评评理,问自家亲戚情分还要不要?魏大河怕范五爷再闹大了,没法子,少不得只能跟着他去找老爷。”

    凤鸾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正说着,里面响起凤世达的尖叫呼痛声,“啊,哎哟!痛、痛痛……”

    凤鸾赶忙提裙上了台阶。

    内室的丫头们早摒退干净,只剩下几位主子。

    大老爷凤渊长了一副典型的凤家人模样,身量高大挺拔,眉目舒朗,正当年富力强的不惑之年,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久居上位的沉稳端凝。他做官做久了,又承了奉国公的爵位,自有一种掩不住的肃穆之气。

    更不用说,此刻手里还握着一根长长的家法。

    凤鸾一进去,便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气。

    凤渊不论在国公府,还是朝堂上,都几乎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原本想着居然还有丫头敢不听话闯进来,正要发作,扭脸看清楚了人,“阿鸾。”他脸色稍缓,“你怎么过来了?”

    话音未落,便了悟,这是妻子给儿子搬来的救兵。

    因而不言不语,抬手又狠狠打了下去,“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打断你的腿,往后就不会给我出去惹祸了!”

    凤世达“嗷呜”一嗓子,叫道:“父亲饶命,爹、爹……”嘴里说起浑话来,“爹,你可是我的亲爹啊,儿子的腿断了。”

    凤鸾听得想笑,没敢笑。

    大夫人在旁边抹泪,“老爷,这小畜生已经知错,你饶了他罢。”

    “大伯父。”凤鸾见堂兄吃够了苦头,再打下去,只怕半个月下不了床,赶忙上前挡了一挡,“大伯父等等,先听侄女说几句。”

    凤渊板着一张脸,停了动作。

    凤鸾忙道:“依侄女的意思,现如今得先办好两件事。”语气顿了顿,“第一,范家和咱们家是亲戚,除了祖母那一辈,范五爷现今还是大姐的小叔子呢。亲戚情分是断不能闹坏的,省得大姐难做人,所以赶紧让三哥哥去陪个不是。”

    凤世达原本在旁边“哎哟、哎哟”的,一听要去范家赔罪,顿时叫了起来,“我不去!才不要看范老五的那张臭脸……”

    “你给我闭嘴!”大夫人扬起巴掌吓唬他,“少作死。”

    凤鸾回头瞪了一眼,“你别说话。”

    凤世达气呼呼的扭了脸儿。

    凤鸾接着道:“所以大伯父便是生气,好歹等三哥哥去赔了罪,圆了亲戚情分,回头再好好教导三哥哥。不然打坏了,十天半月下不了床,去不了范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不顾亲戚情分。”

    凤渊将手中家法拍在了桌子上,对儿子狠狠道:“回头再收拾你。”

    大夫人在心里念了一声佛,这打人没有打二遍的道理,回头只要让儿子去范家赔个不是,礼数做足,丈夫生气这茬算是揭过去了。

    “第二件事更要紧。”凤鸾接着往下说道:“我听说,今儿去的杜公子是王家小姐的表兄。听闻咱们两家有意联姻,等将来王家小姐做了我三嫂,论起来的话,杜公子也是转折亲戚,且是媳妇的娘家亲戚,更矜贵一些,三哥哥更得去赔个不是。”

    当着大伯父,可不敢说出杜公子和王小姐有流言。

    大夫人见她说话周全妥当,赞赏的点了点头。

    偏生凤世达是个愣头青,一听要给杜公子赔罪,如何肯依?要说范五爷是自己胞姐的小叔子,自己的祖母也出自范家,亲戚里的亲戚,加上辅国公府不便得罪,去赔个不是还勉强说得过去。

    那姓杜的又是哪根葱?值当自己低一低头?!

    再说了,本就听说王氏和姓杜的有瓜葛,自己才不会娶她进门!呸呸,凭王家那种已经没落的门第,女儿还不清白,还配做自己的媳妇儿?打死都不要。

    当即喊道:“我不去!”他脸上挂满赌气,“爹,啥也别说了。反正我是不会去给姓杜的赔礼,你生气,就打断我的腿算了。”

    大夫人赶忙摁住他,哭道:“你这个孽障……”

    “行!”凤渊伸手再次拿起家法,冷冷道:“今儿我就成全你。”

    凤鸾气得跺脚,上前拍了堂兄一下子,“回头把你嘴缝上。”眼看伯父的火气越来越大,等下三堂兄只怕挨打挨得更狠,心里一时着急,话便冲口而出,“大伯父,侄女有几句要紧的话说。”

    凤渊耐起性子,“什么要紧话?你说。”

    话已出口,凤鸾不能当着长辈的面撒谎,得编个理由,飞快琢磨之际,忽然间福至心灵,----如果自己预言一件事,然后成真,伯父是不是就会相信自己的话?有了一定可信度,再说做了一个关于凤家覆灭的“梦”,伯父就会听进去吧?要知道,大伯父可是凤家在官场上份量最重的人了。

    当然了,首先得让他相信自己的预言。

    凤鸾上前一步,低语道:“大伯父借一步说话,是有关范家神威将军的。”

    凤渊眉头一挑,显然对她的话很是意外。

    凤鸾咬牙道:“请大伯父去书房说话。”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没人敢吭声,就连呼吸似乎都暂时停住了。

    大夫人抿了嘴不说话,就连一直哼哼唧唧的凤世达,亦是心下咂舌,一脸吃惊的看着堂妹。乖乖!平时看阿鸾是个乖巧的,这胆大起来比自己还离谱啊。

    居然敢请父亲去书房说话?!

    不免有些着急,父亲打骂自己惯了,倒不觉得如何丢脸,要是等下父亲喝斥阿鸾荒唐胡闹,或者拂袖走人,阿鸾的脸往哪儿搁?她小姑娘家家的,脸嫩,受不得委屈,怕是要哭鼻子的。

    说起来,阿鸾都是为了给自己求情。

    罢了,罢了,大不了舍了自己这张脸面!凤世达心里一横,打定主意服软,应下去给那姓杜的赔罪之事,再打个岔,先把堂妹从台阶上救下来。

    凤世达喊了一声,“爹……”

    “走罢,我们去书房。”凤渊收了神色,抬脚先出了屋子。

    凤鸾赶紧跟了上去。

    ******

    幽静的松风水阁内,凤渊问道:“范将军有什么事?”

    凤鸾心虚,不敢抬头看伯父的眼睛,“前几天我做了个噩梦,梦见……,梦见范将军惊了马。”她握紧了拳,说出了前世的悲剧,“摔死了。”

    她说的是前世真实的噩耗。

    可是在凤渊听来,却是胡说八道、荒诞不经!先不说做梦不足当真,单说范将军本人,那可是沙场征战多几十年的统帅人物,岂能骑马摔死?他不由啼笑皆非,要是儿子们敢这样胡说,当面就得赏一嘴巴子。

    但阿鸾……

    凤渊把那个秘密压了下去。

    他缓和了下情绪,说道:“罢了,我知道你和老三两人要好,你替他求情,原是兄妹情深。”说到此处,语气稍微顿了一下,“只是以后不许这样了。”没有直接说她撒谎,而是道:“梦中的事不可信,子虚乌有。”

    凤鸾不敢辩驳,应道:“侄女领训。”

    凤渊又道:“回去告诉老三,他若是听话去给范家、杜家赔罪,往后不再惹祸,今儿的事我就不再追究。他若是还不知道反省,非要拧着来的话。”他一声冷哼,“反正我儿子多,打残一个也不心疼。”

    “大伯父放心,侄女一定劝好三哥哥去赔罪。”凤鸾知道此刻不宜多说,自己得等待时机,等范将军的事变成现实,才能让大伯父重视自己的“梦”,然后对凤家的未来担心,进而开始谋划如何抽身。

    一切需要时间等待。

    “去罢。”凤渊挥了挥手,端起清茶慢慢拨动,平缓心中略微起伏的气息。

    本来就没打算把儿子怎样,不过看在范家的份上,不得不打一顿,同时让儿子收收性子罢了。倒是侄女,为了给儿子求情居然撒这么个谎。心里微微摇头,还是甄氏没有好好教导女儿,养得太娇,这性子可得改一改。

    不然将来嫁了人,还这般天真,在婆家肯定是要吃亏的。

    凤渊每天操心的都是朝堂政事,家里的这点小插曲,没有太放在心上,对凤鸾的“谎话”更是早撇开了。依旧是天不亮就早早起床,上朝、散朝,然后回吏部办公事。这天刚刚敲定了两个折子,正在誊抄,就有小太监匆匆赶来。

    “外头刚得的消息,范将军今早不慎惊马摔落,已经过世了。”

    吏部顿时炸了锅,“啊?!范将军惊了马?”

    “几时的事儿?”

    “不能够啊。”吏部官员们七嘴八舌议论起来,“范将军那可是生在马背,长在马背上的人,会水的人哪能在河里给淹了呢?别是听错了吧。”

    小太监苦着一张脸,“诸位大人,小的岂敢乱说话?脑袋还想要呢。”

    凤渊更是惊住,一滴浓墨滴花了奏折也不知道。

    凤家和范家,小辈们的关系可能没那么亲密,但是自己和范将军,却是从小一块儿玩大的表兄弟。母亲范氏,便是他的嫡亲姑姑。他本人大自己九岁,从小骑术射猎就很精湛出众,自己的马术还是他教的。

    范将军怎么能坠马摔死?

    可叫自己更惊骇的是,阿鸾的梦……,如此大事居然被她梦中了。

    ----难道她没有撒谎?

    饶是凤渊经历过千百种政局风波,也不免为这等诡异之事震惊了片刻,但他很快整理好情绪,旋即回了府,吩咐道:“叫阿鸾过来一趟。”

    丫头去了没多会儿,飞快回来。

    “二小姐出去了。”因想着三爷千叮咛、万嘱咐,老爷提起二小姐的时候,要多说她好话,赶忙说清原委,“听说过几天,二小姐要参加太子妃的寿宴,方才和二夫人一起坐车出了门,去珍宝阁挑首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