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69章 宫心计

第69章 宫心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天明,是正月初一新年伊始。

    萧铎和端王妃早早起来收拾,穿上朝服盛装,----哪怕昨夜夫妻谈僵了、崩了,该过日子还得过,特别今天进宫朝贺断不能误了。

    端王妃看着丫头们给自己打扮,看着镜中的华丽人儿,只觉得华美繁复下,有一种被抽空了空落落,一颗心不能着地。

    丈夫昨夜无情的话,历历在耳。

    “令嘉,我已经是在给你机会了。”

    意思是说,往后给自己嫡妻的尊荣和体面,便是他的最大底线。至于恢复从前的琴瑟和鸣,那是想都不要想。他已经对自己寒了心,他收回了情意,并且以后都不打算再给自己,那么……,他的情意要给谁?表妹么?

    端王妃觉得心里简直比黄连还要苦,苦得直想作呕。

    是的,都怪自己当初失言。

    不该在病中被母亲煽动,就越想越多,把还没有成气候的表妹当成大敌,遐想她要来争夺自己的王妃之位。这也罢了,偏偏母亲还推波助澜擅作决定,穆妈妈插手,事情逐渐变得无法控制,无法收拾。

    这又不是自己的本意,为何都要怪自己?

    而且到现在都还是不明白,就算王爷生气了,恼了。那也可以接表妹回来,以后天天宠爱于她啊?为何要把她留在凤家?这样子,固然是在打自己的脸,显得自己是个不能容人的妒妇,可是对端王府和王爷的名声同样不好。

    王爷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不是任性的人,不应该做出这样的决定才对。

    到底是为什么?端王妃细细琢磨其中的可能性。

    “收拾好了没有?”萧铎从门外进来。

    本朝的皇子朝服是上玄下赤,他面容冷峻、目光锐利,最衬黑色,头上戴着六寸长的玉版高冠,更给他添了几分俯视众生威严。有如烈焰一般赤红的长袍上,绣字腾跃云霄的金龙,长须利爪、龙睛染朱,仿佛要从袍子上面挣脱出来!

    每当这种时候,端王妃都忍不住对丈夫有三分畏惧。

    他不仅是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更是矜贵非凡的龙脉皇子啊。

    “收拾好了。”端王妃缓缓起身,朝服宽大而奢华繁复,略笨重,不得打起精神端平自己的双臂,然后道:“王爷,可以出门了。”

    萧铎看了看她的打扮,凤钗横斜、珠翠九翟,一袭织金及绣的宽大朝服穿在身,臂间缓带飘垂,有着标准的王妃气度光华。

    对妻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出门,一起上了马车。

    进了宫,萧铎往前面而去,在皇帝的引领下,和兄弟们、大臣们一起祭拜天地,祈祷新的一年风调雨顺。端王妃则去了后宫,跟着各宫嫔妃们,王妃妯娌们,跟在秦太后身后进行仪式。

    一番冗长繁琐的礼仪规矩少叙,大半上午方才结束。

    中午宴席的时候,按照辈分位分等等安排,各宫娘娘们分坐了几桌子,各府王妃们围了一桌,秦太后当然是上上席单独一桌,头一份儿。

    这是秦太后一年之中最得意的时候。

    想想看啊,她以一介普通官宦之女的身份,熬到了最后,成了太后,成了这后宫女人里面的第一人。不管是豪门望族出身的嫔妃,还是世家之女的王妃们,人人都得巴结着她、奉承着她,啧啧……,那滋味儿真是别提有多美了。

    端王妃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加上心烦,便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

    可她不做声,有人却偏偏想让她做声。

    “老六媳妇。”肃王妃扭了头过来,看着她笑道:“今儿怎地一直闷闷的?听说你生了哥儿以后,身子不好,现今可调养的差不多了?”

    端王妃知道她嘴角刁钻不饶人,不敢轻慢,忙道:“多谢二皇嫂关怀,好多了。”

    肃王妃笑道:“说起来,你们府里有个凤侧妃,我们府里有个凤夫人,她们俩原是一个爹生的亲姐妹,连带着咱们妯娌都更亲近了。”

    端王妃面色微微一变。

    肃王妃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肯定没好话。

    这一桌子的皇室妯娌里面,以太子妃的身份最为尊崇矜贵,年纪最长。她自恃身份和脸面,不愿意掺和进妯娌的争斗中去,因此保持微笑喝茶,当没听见。而年纪最小的成王妃秦氏,这会儿宴席没开,正在秦太后那边凑趣儿呢。

    因此便还剩下一个安王妃。

    安王是一个大嘴巴,安王妃像是跟丈夫锅盖配套似的,嘴也快,且伶俐,当即就接了话茬,问道:“听说凤侧妃没有回府过年,在凤家过的年,这事儿是真的吗?”

    端王妃心下大怒,真不真的你们难道不知道?无非是要听自己亲自说出来,然后好笑话取乐一阵罢了。

    一面恨肃王妃和安王妃不怀好意,一面又恨丈夫,将自己落到如此尴尬境地!

    端王妃抿嘴不言。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不说话总行了吧。

    可肃王妃是什么人啊?就等着弟妹难堪,好显得她对肃王府的姬妾大方宽容,会管理后宅。因而见端王妃沉默着,转头就和安王妃搭起话来,笑道:“要不说凤侧妃是有福气的人呢。你想想,咱们这些人出阁以后,谁有机会在娘家过年啊?哎,我可真是羡慕的紧。”

    安王妃接话笑道:“二皇嫂别急,明儿初二不就让你回娘家了吗?”

    肃王妃应道:“是啊。”她悠悠扫了一眼端王妃,“对了,你家凤侧妃是什么时候回府啊?初二回娘家正好不用回,那得初三往后了吧?早点回了王府,到时候大家团团圆圆的过上元节,正好热闹亲香呢。”

    端王妃还是微微笑着,不答话。

    “哎哟。”肃王妃不满意了,“老六媳妇,你今天怎么成了锯嘴的闷葫芦了?嫂嫂和你说话,半晌都不吭一声儿的。”

    太子妃皱了皱眉,“行了,你少说两句。”

    端王妃朝她投以感激的一瞥,微笑点头。

    肃王妃不情不愿的闭了嘴。

    太子和肃王是亲兄弟,太子妃和肃王妃是堂姐妹,皆是出自范家。范家大老爷死了以后,爵位就落在了二房。所以肃王妃常常有些心里不平,将来祖父一死,自己的爹才是辅国公,太子妃还比不上自己呢。

    因此深恨自己年纪比堂姐小几岁,没有早点嫁给太子!

    眼下见堂姐又出来“主持公道”,摆太子妃的谱,心里就老大不乐意。虽然不敢公然对着来,继续追问端王妃,但还是扭了头,和安王妃说起了家常里短,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太子妃的眉头几不可见的一蹙。

    没规没矩!堂妹最近越发骄狂起来了。

    她抬眸看向端王妃,淡笑道:“嫡就是嫡,庶就是庶,所谓嫡庶有别、长幼有序,你是嫡妻,你的哥儿站了嫡长,这就是最好的了。”悠悠道:“有些人,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理会便是了。”

    端王妃不好轻易答话,微微一笑。

    旁边的肃王妃气得差点呕一口血,堂姐哪里是在劝端王妃?分明就是在说自己!说自己的丈夫不占嫡长,一辈子都是弟弟,一辈子都得屈居太子之下!自己是妹妹,又是弟媳,自然也得在她的手下低头!

    ----真是、真是,真是气死人了。

    肃王妃的身体不太好,已经多年了,稍微上火,气便真的有些喘不上来。

    安王妃瞅着她的脸色不对劲儿,喊了两声,“二嫂、二嫂……”心下暗笑,自从范家的爵位发生变化以后,太子妃和肃王妃就失去了平衡制约,渐渐开始不对付了。

    丈夫说了,兄弟妯娌们越乱,越是斗得你死我活,方才能显出安王府的好处来。

    很快,现场如她所愿乱了起来。

    ----肃王妃晕倒了。

    虽说不吉利,可是也得赶紧传太医啊!

    不然大年初一,死个王妃,那才是大大的晦气呢。

    现在一片乱,秦太后派人过来查问,太子妃回道:“老二媳妇身体一向不好,不知怎地,刚才还是好好儿的说话,忽然就晕了过去。”

    端王妃也道:“是啊,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秦太后看向安王妃,问道:“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安王妃不会在明面上和妯娌们过不去,只做一脸惊讶,“臣妾正和二嫂说着家常里短,不知何故,她一口气就喘不上来了。”

    秦太后问不出什么来,很快,太医赶到。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肃王妃抬到偏殿,又是诊脉,又是扎针,虽说折腾的人仰马翻,担好歹没让肃王妃在皇宫里断了气。不过被这么一打岔,喜庆的气氛不免淡些,大家都是维持着面上笑容,勉强把宴席给进行完了。

    回了府,端王妃只觉得浑身散架了一般。

    “今儿王妃可是累坏了。”大丫头木樨上来服侍,脱朝服,卸花冠,一样一样的递给小丫头,然后卸妆洁面,换上柔软的家常衣服,“王妃坐,我去端茶过来。”

    端王妃的确是累,心累。

    在王府里要面对丈夫的怨气和冷情,还有姬妾之争,在外面,妯娌们又是没一个好相处的,偏偏娘家母亲还不着调,----想来想去,竟然没一处可以依靠的地方。

    她去了隔壁,看着躺在摇篮里沉睡的小郡王,将手放在襁褓上,看着儿子白净甜美的小脸,低语道:“我的儿,母亲往后只能靠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个王妃都是后面要和女主过招的,先出来混个脸熟哈~~

    PS:女主开篇年纪修改为十六岁~~

    现在文中时间是第二年,女主今年过十七岁生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