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93章 何为嫡?何为庶?

第93章 何为嫡?何为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郦邑长公主早年曾经和亲北方,嫁给霍连部族首领,育有一子塔司图,现在已经继承了族里王位,据说天生刚烈、凶猛彪悍,号称苍北之狼。长公主在儿子长大成人,并且坐稳位置后,便以人老了要落叶归根为由,请求返回中原。

    先帝为了接女儿回来,连着三年对霍连部赐予双倍恩赏。

    郦邑长公主之所以这么跋扈骄狂,除了她为国做出牺牲和先帝的原因,有一子在北方部落为王,也是叫皇帝和朝臣们忌惮的。霍连虽然不大,不至于对朝廷构成威胁,但若是北方边境常年战乱,亦是不小麻烦。

    凤鸾还记得,前世长公主死后,霍连边境就一直战乱没有停过。

    眼下长公主这么一解释,众人都是了然,对嘛,人家想远方的儿子了,又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伤感一下情理之中。

    郦邑长公主笑了笑,“瞧我,大喜的日子让大家不痛快,该罚,该罚。”侧首对凤鸾笑道:“罚我一杯好酒,如何?”

    凤鸾温婉笑道:“长公主殿下想喝酒,自然有的。”

    心下微微觉诧异,长公主明明是很凌厉霸道的人,为何对自己这般温和?好似长辈一样,不光两次维护自己,说话亦是和颜悦色的。更奇怪的是,昊哥儿怎么可能和塔司图长得像?先不说中原人和霍连人的面相差异,就算塔司图像长公主,瞧了瞧,那也和昊哥儿不相似啊。

    虽迷惑,却不敢问,只当她真是的是想念儿子了。

    郦邑长公主喝了一杯酒,然后扫了扫宴席规格,眉头皱起,“我最近胃口不好,还是回去吃点清淡小菜。”

    凤鸾笑道:“今儿多谢长公主殿下亲自过来,还没吃上几口热菜,就要走了。”起身要送她出去,众人也都站了起来。

    郦邑长公主摆摆手,“不用送。”临走前,扫了端王妃和穆夫人一眼,跟眼刀子似的刮了刮,也不言语,鼻子里冷笑一声走了。

    端王妃表情还好,忍得住。

    穆夫人不免有点脸色发白,----父母还在的时候,凤家和这几位皇亲走得比较近,自己有去过这位表姑的长公主府的,知道她地位尊崇、为人厉害,满京城都找不出人敢跟她较劲儿。

    今儿才知道,这尊惹不起的神佛也是向着凤家,向着侄女凤鸾的。心中又苦又涩又害怕,更为女儿担心,有个如此的世家女侧妃在王府,女儿今后要怎么做王府主母?怎么压得住啊?不成,得想个法子才行啊。

    穆夫人胡思乱想之际,郦邑长公主早就走远了。

    她刚到刚到内院和外院交接的二门上,便看见一个身影急匆匆过来,来人面含笑容打招呼,“大皇姑,怎么刚来就要走?不多坐坐。”

    “老六。”郦邑长公主挥了挥手,撵退下人,然后目光凌厉的朝他一扫,“那天我说的话,你都忘了?”

    萧铎心里一紧,陪笑道:“什么话?大皇姑交待的事,侄儿不敢忘。”

    “哦,是吗?”郦邑长公主冷笑道:“我听说,昊哥儿和婥姐儿的满月酒,是按崇哥儿的八成办的,起先还不信,特意过来瞧了一趟。”指着他的鼻子问道:“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你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萧铎赶忙解释,“侄儿想着阿鸾在凤家住了一年,算是违例不说,外头还传言是王妃容不下阿鸾,多多少少让王妃委屈了。所以,就想着让阿鸾退一步,大家和和气气,回来以后相处就更融洽了。”

    “呸!”郦邑长公主啐道:“阿鸾为什么要退一步?她是为什么出去的?还不是被王妃母女几个逼走的吗?她还好意思委屈了!”

    萧铎知道自己这位姑姑不讲道理,不得已,只得搬出规矩来说,“不管怎样,崇哥儿毕竟是嫡长子,昊哥儿是庶出,所以……”

    “哈哈!”郦邑长公主一声大笑,眼风似刀,“庶出?”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了劲儿捏住,附耳低声,“何为嫡?何为庶?你怎么不想想自个儿?!”

    萧铎原本正在吃痛皱眉,听得这话,顿时目光一惊连痛都忘了。

    以前有关郦邑长公主和凤家要扶植自己,登上那个最高的位置,还只是心里隐隐猜测而已。因为事关重大,又不能直接开口询问,一直担心怕是自己想多了,打算多观察一段时间,看清楚他们的意思再作打算。

    但此刻郦邑长公主的这番嫡庶的话,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他们要让自己参与夺嫡!

    郦邑长公主年逾半百,却穿了一身绛红色的五彩牡丹纹通袍,长身宽袖,金线勾勒出漂亮的牡丹花瓣形状,在阳光下烁烁生辉。她的确不再年轻,脸上有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可是那双眼睛,透着天生的雍容华贵和骄傲。

    她的声音清脆宛若金器碰撞,轻笑道:“如何?想通透了没有?”

    萧铎的眼睛亮了,整个人似乎都跟在亮了起来。

    郦邑长公主松开了他的胳膊,悠悠道:“我不是那种真不讲理的人,你现在要韬光养晦,要维护王府后宅的和睦,不拦着你。”在他心口戳了戳,“但是,阿鸾不是用来受委屈的,昊哥儿和婥姐儿更不是给别人垫脚的,你明白吗?”

    萧铎缓缓抬眼,目光坚定执著,“侄儿明白。”

    “明白就好。”郦邑长公主鬓角的凤钗垂下赤金珠儿,在阳光下闪烁,照得她的笑容颇有深意,“明白人儿,才招人喜欢呢。”言毕,招呼随从一路迤逦而去。

    萧铎紧紧握住了自己右手,指甲嵌入掌心,这样才能保持平静神色。

    郦邑长公主的意思很清楚,既然要扶植自己上位,那么她和凤家要求的回报就不是一个王府侧妃,更不是一双王府庶出子女!

    若自己一辈子都只是端王,那么只要王妃和崇哥儿不犯大错,将来自己走了,整个王府都是他们的;可若是自己登上了那个位置,皇子们之间,哪有论嫡庶就老老实实不争的?从古至今的皇帝,真正以嫡长子继位的不过寥寥。

    萧铎定下神来,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些长远问题。

    夺嫡的成功几率有多大?风险有多大?这些都先不用考虑,就算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其中的风险和回报有多惊人!而自己一旦真的开始这步,就必须考虑穆家和凤家的位置,考虑王妃和阿鸾,考虑崇哥儿和昊哥儿,----他们都是天然敌对相争,不是自己两边安抚就能解决的。

    凤家和郦邑长公主、襄亲王一派,费劲全力为自己谋划,所图的……,当然是再下一任的潜龙!若是叫他们费心费力,最后的果子却让穆家摘走,怎么可能答应?那必定是一番天翻地覆了。

    真的到了那一步,自己必须斩钉截铁做出一个取舍。

    “王爷。”小厮过来传话,怕挨骂站得远远儿的,“安王殿下急了,说王爷这个主人家怎么跑了?王爷要是再不过去,他们就要走了。”

    “好,本王知道了。”萧铎收回心思,有关将来的安排,不是片刻能琢磨好的,还是先应付了烦人的兄弟们再说。他低头,轻轻“咝”一声,姑姑还真的下狠手捏啊,真痛,忍了忍痛走了。

    到了前面,安王叽叽喳喳问道:“去哪儿了?去哪儿了?”

    萧铎知道回头瞒不住,笑道:“刚听说大皇姑过来,我说去接她过来,好跟咱们兄弟几个说说话,哪知道她一阵风似的,刚来又走了。”

    “大皇姑过来了?”太子萧瑛问了一句。

    “是啊。”萧铎笑道。

    诸位皇子们都是目光闪烁不定,各有一番思量。

    英亲王虽然死了,但是襄亲王和郦邑长公主还在,他们和凤家是亲戚。再照今儿郦邑长公主过来的情形来看,自然是看望凤氏和龙凤胎的,也就是说,这一对皇叔皇姑是支持凤家的,间接的……,就是站在端王府这边了。

    除了萧铎,另外几位皇子都有一点酸酸嫉妒。

    ******

    萧铎原打算在梧竹幽居养一段日子的。

    反正他手上、肩上都是伤,凤鸾那边又说要再等一个月,加上之前他想冷静冷静来着,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歇在梧竹幽居。

    蒹葭见他要长住下来,自是高兴,但是没过几天,她的美梦就醒了。

    满月酒后,萧铎一进门便吩咐,“把书案上要紧的东西收拾一下,送到暖香坞,今儿晚上在那边安置。”

    蒹葭以为他是因为龙凤胎做满月酒,特意给凤鸾面子,想着过了今晚就回来,因而笑道:“王爷平时都在书房办事的,不过是晚上过去暖香坞歇歇,何必费事?不如还是放在书房吧。”

    萧铎眉头一挑,“让你收拾就收拾!”

    蒹葭八岁入宫做了小宫女,当时萧铎六岁,从他身边的玩伴小宫女做起,一直做到今天的书房大丫头,差不多有二十年时光。不论是端王殿下的性子、喜好,甚至他的一个小动作,一丝小情绪,那都是了如指掌。

    当即二话不说,转身就去默默收拾东西。

    而萧铎,对这个从小伴着自己一起长大的丫头,亦要稍微客气几分,缓和神色解释了一句,“最近事多心里烦,火气大。”以他皇子龙孙的身份,以及平素清高孤傲的性子来说,肯对一个丫头解释,那绝对是破天荒的纡尊降贵了。

    除了蒹葭,任何一个丫头都不会有这个待遇。

    蒹葭转身过来微笑,“我知道。”轻声曼语安抚他,“王爷每天操心的事不知多少,费心思、生闲气,上火自然是难免的,我去给王爷泡一盏清热败火的茶。”

    萧铎并不急着走,坐下颔首,“不要杭白菊。”

    之前因为王妃不顾十年夫妻情分,搞得王府乌烟瘴气,他就打翻过杭白菊,最近对王妃上火的很,更不想看着杭白菊生气,免得连喝茶的兴致都给败坏了。

    蒹葭笑笑,“好。”另外换了别的端上来,然后继续去收拾书案上的东西,书房里虽然还有别的小丫头,但她不愿意假以人手。

    萧铎喝完了茶,没有急着走,而是一个人独自坐着出神。

    想思考,却又静不下心来。

    他抬头道:“你弹一支舒缓幽静点的曲子,再点一炷宁神香。”

    “好。”蒹葭先去点了香,然后抱了古琴出来,在不远处的低低小长几上放下,自己坐在蒲团上面,弹了一支《梅花三弄》。她的手指纤细修长,指尖技法娴熟,曲调幽雅宁静,在她脸上,有了和平时不一样的孤高气韵。

    悠扬婉转的琴音,仿佛潺潺流动的林间小溪水,又好似清风吹过树林,让人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心神随之安宁下来。

    在旁边的紫金错纹的瑞兽小铜炉里,香烟袅袅飘散。

    萧铎缓缓闭上了眼睛。

    将来何去何从?如何抉择?他在心里不停的问着自己,一遍又一遍,时间就这样伴着琴音缓缓逝去,不知道过了几许。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

    蒹葭抬头,不顾手指阵阵发麻,柔声问道:“王爷还要听吗?”

    “不了。”萧铎眼里透出一丝拨开迷雾的清醒,目光坚定无比,像是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起身道:“你把东西交给丫头,我去暖香坞了。”

    蒹葭起身,将包裹交给了跟过去的丫头。

    她亲自送萧铎送到梧竹幽居院门口,方才停住脚步。

    望着那个看了足有二十年的男人,眸光微微浮动,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方才转身回了屋。然后走到佛龛前面上了一炷香,跪在蒲团上,闭上眼睛轻轻祈颂,“佛主在上……”她低声喃喃,口中念念有词许久,最后道:“信女愿意折寿一半,换得王爷避开凶险灾祸。”

    ******

    “王爷来了。”宝珠欣喜的声音,在外响起。

    凤鸾先是有点意外,继而想想,今天是给儿女们做满月酒的好日子,他过来给自己做做脸面,也就不觉得意外了。再说了,郦邑长公主今天才来过,萧铎总要给长公主和凤家几分面子的。

    想明白了,不由勾起嘴角轻轻一笑。

    萧铎一进门,便看见一张笑靥如花的清丽脸庞,“阿鸾。”他走近,在美人榻的另一头坐下,问道:“今儿累不累?”

    凤鸾明眸里光线一闪,呵呵,往后自己不是娇娇了么?面上并不流露半分异色,只是甜甜笑道:“有点累的,还好。”关切的看了看他的胳膊,“王爷身上有伤,要不要到床上躺着歇会儿?”

    萧铎摇头道:“不用,只是有点疼罢了。”

    凤鸾知道他性子挺大男人的,并不勉强,转而说起闲篇,“今儿可真是热闹,昊哥儿和婥姐儿得了许多好东西,看得我眼花缭乱的……”她语音一顿,心底深处,忽地生出一丝难抑的淡淡难过。

    欢情薄,前世今生他都是一样。

    为了掩饰自己的些许失态,起身道:“看我,忘了给王爷上茶了。”

    萧铎一把抓住她,“怎么了?”

    凤鸾眼睛里有点酸涩,不好掩饰,索性仍由泪珠儿滚了出来,她转身,蹲在他的身边轻声呜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傻乎乎的冲上去,怎么会害得六郎受伤?都是我太笨了,太蠢了,净会给六郎添乱惹事。”

    萧铎本来就是理亏,再听她哭得这么可怜,把过错都往她身上揽,心底不免更加愧疚了几分。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忍了忍,浮起笑容托她起来,“傻娇娇,看你在说什么胡话呢?那种情况下,换做别的妇人早就吓哭了,早就躲远了。你是担心我才会冲上来的,我怎么会怪你?好了,别哭,这不是你的错。”

    是吗?凤鸾心下轻笑,不是我的错,可我却乱了你的心智啊。

    所以,你这两天借着养伤对我避而不见。

    萧铎又道:“快起来。”他的语气里,带出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怜爱,“你才出月子没几天,仔细跪坏了腿,有什么话起来好好说便是。”

    凤鸾方才借势站了起来,擦了擦泪。

    虽然两人言好,但空气里,气氛微微有些不一样了。

    就好似一锅正在熬制的糖浆,突然断了火,哪怕现在又重新起火继续熬,也终究端了火候,差了那么一丝丝味道。

    凤鸾在一瞬的难受过后,反倒庆幸,庆幸前世今生的萧铎都是一样的人,转身去端了他爱的茶,“六郎。”她很快再次入戏,一脸担惊受怕的样子,娇怯怯问道:“那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了?真的,真的吗?”

    萧铎心里是有一点愧疚的。

    本来嘛,自己动心怎么能怨得上她呢?不能因为她太好,就是错吧。

    见她这么怯怯的,反倒更添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情,温和道:“没有,你想多了。”他面带微笑撒谎,“我从来都没有埋怨过你,就是这两天身上疼,又想着你在照顾哥儿姐儿他们,就没找你。”

    伸手摸了摸那乌黑的发丝,白嫩的脸颊,“娇娇,我没生你的气。”

    除了因为夺嫡而做出的决定以外,本身亦是喜欢她的,如此娇俏可人、温柔体贴的如花美眷,如何能够不喜欢?只要自己往后保持理智,就可以了。

    凤鸾娇嗔,伸出纤细的小手指,“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萧铎摇头笑了笑,虽然幼稚,但还是像孩子一样和她拉了勾勾,一大一小,两根手指紧紧缠在一起,仿似……,永不分离。

    ******

    隔了几天,在一个和平常没两样的日子里,凤鸾过去葳蕤堂请安,忽地发现王妃身边多了一个妇人。约摸半百左右的年纪,身量瘦小,目光却是炯炯有神,仿佛一盏明亮的探路灯,能将所有人心照透。

    “宫嬷嬷?”凤鸾诧异道。

    作者有话要说:暂时又没有萌了~~

    拼命码字……

    PS:跟大家说下,*经常抽风,如果你们发现后台评论,显示“该评论被作者删除”,那不是某颜删的,是系统删除掉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