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94章 人间明珠

第94章 人间明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端王妃不免露出惊讶之色,问道:“宫嬷嬷今儿第一天过来,阿鸾……,你怎么会认得她?”看了看宫嬷嬷,“你们从前见过?”

    宫嬷嬷笑道:“并没有。”

    凤鸾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也回笑道:“没有见过,刚才听外面小丫头说了几句,想来就是她了。”

    自己是前世见过宫嬷嬷的。

    那时候,自己在宫里做了八年宫女,虽然是不入流的小角色,但是宫里有名头的人物,还是清楚一二的。

    宫嬷嬷最开始服侍冯贤妃,她颇有些本事。冯贤妃娘家一般,相貌不算顶尖,膝下只有两位公主,没有皇子。但却能够屹立宫中几十年不到,还能混到贤妃的位置,实在算是一个异数,其中就有这位宫嬷嬷的功劳。

    冯贤妃死后,宫嬷嬷因为对手太多压制着,又失了主子,沉寂了一段时间。

    按照前世轨迹来推算,她不久就会调到一位梁贵人身边,这位梁贵人,就是皇帝晚年时期最得宠的丽嫔!在后宫里,但凡能够宠冠一时的嫔妃,除了家世,除了自身容貌以外,各种谋划肯定少不了的。

    丽嫔能够独占皇帝最后几年的时光,宫嬷嬷功不可没。

    可她现在却来了端王府!这里面的水可就深了。

    凤鸾面含微笑,心思飞快转动不停。

    “小丫头说的?”端王妃觉得小丫头嘴碎,不免眉头一皱,但是很快散开了。

    她介绍道:“宫嬷嬷原是服侍先贤妃娘娘的,资历深厚、德高望重,连我见了都要敬着几分。”她这不仅仅是在客套,亦是在替宫嬷嬷竖立体面,“往后你们见了,也要对宫嬷嬷客客气气的。”

    宫嬷嬷赶忙自谦,朝着凤鸾和蒋侧妃福了福,“给二位侧妃请安。”又朝苗夫人打了招呼,“见过苗夫人。”魏氏有孕后一直头疼脑热的,没有过来请安。

    凤鸾笑道:“宫嬷嬷好。”

    苗夫人身份低,行了个半礼,才道:“妾身低微,嬷嬷真是折杀妾身了。”

    蒋侧妃在心里撇了撇嘴,不过一个奴才,值得她们客气成这样?可是眼见王妃要给这老奴做脸面,勉强应了一句,“宫嬷嬷。”

    端王妃笑道:“好了,大伙儿便算是认识了。”

    今儿宫嬷嬷刚来,有许多见面话要说,因而惯例的问了几句,诸如问凤鸾,“昊哥儿吃奶可香?一夜起几次?”,又与苗夫人闲话,“你最近好像憔悴了些,多补补。”,一番客套寒暄之后,便道:“你们先回去吧。”

    凤鸾和苗夫人都是伶俐的,福了福,便告辞了。

    蒋侧妃则是一肚子的气,大早上过来请安,还不如一个新来的奴才体面?!她面含微笑,心中忿忿不满离去。一路回了碧晴含烟馆,撇了丫头,自己在屋子里面嘀咕,“一个宫里出来的狗奴才,也当个宝。”

    葳蕤堂内,端王妃的确是把宫嬷嬷给当个宝的。

    自己最近实在是被乱子给逼急了。

    上次满月酒过后,母亲说郦邑长公主太过厉害,给表妹撑腰,怕自己这样下去主母之位不稳,说要帮忙想想法子。自己真是怕了她想的法子,----母亲以奉国公府嫡长女身份,嫁到理国公府,她是未来的理国夫人,又有娘家撑腰,自然没有人敢逆着她,所以一生肆无忌惮。

    可是自己的情形不同啊。

    表妹那边,除了名分比自己差以外,样样都比自己强。

    母亲的法子断不能用,上次自己就被她的法子给害惨了,因而好说歹说,总算把母亲劝住了。然后赶紧修书一封给了父亲,让他找祖父想想办法,希望他老人家能帮帮自己。祖父回信,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归娘家管,是福是祸全凭个人造化,没有为了外嫁女,反而连累娘家添麻烦的道理。

    端王妃心里明白,萧铎不过是一个寻常皇子,穆家不肯花大力气,也是常理。自己若是好呢,让穆家沾光,那是穆家抚育自己应得的;自己若不好了,穆家是不会为了自己牺牲什么的,以免被牵连挂累。

    还是父亲再三恳求,祖父才答应,念在骨肉亲情的份上只帮一次,最终从宫里弄了宫嬷嬷送过来。但祖父的意思很清楚,----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因而自己对宫嬷嬷寄予很大期望,希望她能像辅助贤妃娘娘那样,辅助自己,将来自己给她一辈子荣华富贵,以及养老送终。

    这些话,端王妃早就斟酌好了说词,委婉说了。

    宫嬷嬷听了,却笑道:“这些先不用急着说。”继而神色一肃,“奴婢只说一条,往后奴婢说话会直言不讳,王妃娘娘要能忍受这个,奴婢才能呆下去。”

    端王妃想起父亲的回信,“宫氏能人,不可以奴婢待之。”,不敢端着王妃娘娘的架子,而是温婉道:“嬷嬷年纪比我长,走过的路比我多,见识比我深远,往后不必以奴婢自称,只当是我的先生罢。”

    宫嬷嬷当即道:“王妃这话便是错了。”她微微弯腰,姿态恭谦,嘴里的话却是颇为严厉,“主仆有别,奴婢再好也是奴婢,人前人后都断不可乱了规矩。便是王妃娘娘心里体恤奴婢,好处都是放在平日相处,不在称呼上,以免被人拿住把柄错处。”

    端王妃忙道:“是,嬷嬷说得对。”

    宫嬷嬷接着又道:“像刚才凤侧妃说,在外院丫头口中听说了奴婢,由此可见王妃性子太过宽和,以至于下人们嘴碎。”她断断想不到凤鸾是重生而来,因此只是信了那番话,“万一有什么要紧事呢?也这样随便泄露出去,如何是好?”

    “是我疏忽了。”端王妃正了正神色,“等下就去把嘴碎的丫头找出来,撵了。”

    ******

    暖香坞内,凤鸾正在和姜妈妈笑道:“了不得!王妃娘娘请了厉害帮手过来。”

    姜妈妈不解,“不过是一个宫中老奴罢了。”

    “宫嬷嬷没那么简单。”凤鸾想起前世宫中的一些事情,收起笑容,叫了宝珠几个进来训话,“宫嬷嬷为人挺难缠的,你们以后的言行举止,要更加小心仔细,要是让她捉了错处,按照规矩发作起来是不好救的。”

    “是,知道了。”众人齐声应道。

    凤鸾担心她们并不放在心上,提点了几句,“宫嬷嬷能扶着贤妃娘娘屹立不倒,难道还扶不住一个王妃娘娘?别的不说,单说和贤妃娘娘有关出了事的人,嫔妃里头死了三个,废了一个,奴婢算算得有几十号人吧。”

    姜妈妈等人都是面色一变,目露惊骇。

    凤鸾对宫中的事心里门清儿,笑了笑,“你们想想,贤妃娘娘和这么多条性命有瓜葛,还能不被圣上厌弃,封号更是得一个‘贤’字。”将茶碗轻轻一墩,发出清脆刺耳的“叮当”响声,“明白了吗?都给我在心里好好琢磨一下。”

    姜妈妈和宝珠几个都是默不作声,脸色沉沉,若有所思的样子。

    “王爷来了。”外面小丫头通传道。

    凤鸾挥挥手,递了个眼风,屋里众人都赶紧收回脸色。

    萧铎从外面走了进来,并未发现不一样,他笑道:“我有一个好消息。”撵了丫头们出去,坐下道:“上次你大伯父推荐的那个张自珍,今早人进府了。”

    “是吗?”凤鸾笑道:“难怪王爷一大早就去书房了。”

    萧铎堆了几个软枕,自己躺下去,“你别说。”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人家一瞧我这负伤的样子,还去见他,顿时感动的不行,差点没在我面前哭起来。”然后敛了笑容,“我和那张自珍对说了会儿,此人的确言谈机敏、胸有沟壑,不是那些虚张声势之徒,是个难得的人才。”

    “恭喜王爷。”凤鸾盈盈笑道。

    “还得多谢你。”萧铎墨玉般的瞳仁乌黑明亮,嘴角微翘,“要不是有你和你大伯父的提点,那能这么快找到合适的人?”想着要答谢,“对了,上次说要给你母亲打一套头面,回头就让人打去。另外最近我还得了一对珊瑚树,都是三尺高,又红又大,也一并给你母亲送去。”

    凤鸾心下轻笑,母亲屋里有株红珊瑚树足有四尺高、六尺长,那才叫又红又大又漂亮,自己小时候淘气掰了一节,还被母亲训斥了一顿。

    萧铎见她半天没有回答,猜了猜,“是不是想着没给你礼物,恼了?”

    凤鸾收回心思,“哼”了一声,“你才想起来啊。”

    “你看这是什么?”萧铎从怀里摸出一个盒子,递给她,“傻娇娇,我还能忘了你那一份吗?看看,早就准备好了。”

    凤鸾心下自嘲,其实单纯做个宠妾也挺不错的,好歹得了东西,不亏。

    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对小巧别致的耳坠,蝙蝠钩子,翅膀双抱缠绕,含着一颗滚圆的浅碧色珠子。蝙蝠,因为谐音“福”,蕴含着福气的意思,常被用来做衣服纹样的图样,做在耳坠上倒是别树一帜。

    凤鸾仔细瞧了瞧,看不明白,“这是什么?不像珍珠,不像玉。”

    萧铎笑而不答,只道:“你戴上,等晚一点再告诉你。”

    凤鸾见他神神秘秘的颇有兴致,只得陪着玩儿。

    那耳坠白天带着还算平常,没觉得怎样。

    到了天黑时分,宝珠进来准备掌灯,眼尖发现了不一样,惊讶道:“啊呀,侧妃你的耳坠会发光呢。”

    凤鸾在暮色中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莹莹生辉。

    心思一动,摘了下来放在被子里。那对耳坠顿时荧辉满室、宝光流转,映得自己的手都是半透的,不由诧异道:“这是一对夜明珠?”

    “嗯。”萧铎含笑点头,“以后有晚宴的时候你戴这个,一准儿艳冠群芳。”

    凤鸾心下轻笑,端王殿下每天百事缠身,还能记得让人给自己搜罗小小首饰,也算是难得了。为了帝位,他可是什么都能做到的。看来在他登基前自己都不用担心,肯定是被宠着、捧着的,日子好过的很。

    “喜欢吗?”萧铎问道。

    凤鸾让宝珠掌了灯出去,将耳坠重新戴上了,撒娇问道:“是我一个人有呢?还是别人都有?要是只我一个人有,才喜欢。”

    萧铎“哧”的一笑,摇摇头,“娇娇你可真是霸道,放心,只你有的。”

    凤鸾嫣然笑道:“那我喜欢。”

    她原本就有无双丽色的底子,加之渐渐长开,容貌娇妍绽放,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开到刚好,正处在人生中最美艳的时段。随意轻轻一瞥,便是妩媚妖娆的娇态;巧笑倩兮,恍若明珠美玉折出绮丽的光彩,璀璨流转不定。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萧铎双目微睐望着她,轻叹道:“阿鸾,你才是最美的夜明珠。”

    是夜,二人同睡在牡丹纹的雕梁大床上。

    良宵切切,烛光摇曳之下。佳人笑靥如花撩人心弦,枕畔软语哝哝,似有说不完的甜蜜话儿,诉不尽的清幽闺怨,----所谓人间富贵温柔乡,不过如此。

    ******

    如此这般,王府后宅平静的过了几日。

    萧铎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暖香坞养伤,也去葳蕤堂,他还是顾及王妃的体面,毕竟后宅需要一个主母,哪怕是不太合格的主母。有时候在书房议事和人晚了,便在梧竹幽居歇下,蒋侧妃去书房送了几次东西,只要不忙,亦耐起性子陪她一会儿。

    凤鸾知道以后,私下笑道:“王爷真是不容易,为了把王府姬妾个个都抚平,可真是费了不少精神呢。”

    姜妈妈劝道:“侧妃别仗着有宠爱,就不上心,不如也去书房送点小东西。”

    凤鸾却道:“我现在这样,已经是在风口浪尖之上,人人妒忌,要是再把王爷在书房的时间给占了,那不是招人恨么?何苦呢?”平日里只忙着照顾一双儿女,就她内心来说,儿女比萧铎要紧多了。

    这些天,萧铎像是为了弥补什么似的。

    借口养伤闲着无趣,一会儿叫人来表演杂耍,一会儿又是叫了酒楼大菜,一会儿又说得了一匹好马驹,要养着,等春天暖和了,带着自己去打猎。总之,他变着花样给自己找乐子。

    母亲说了,男人的愧疚都是不长久的,得趁有的时候赶紧用。

    自己便趁机要了一大堆珠宝首饰。

    男人的心会变,金银珠宝却是一辈子都不变的。

    凤鸾一想起那匣子珠光宝气的好东西,就忍不住好笑。要是给蒋侧妃知道,那还不得气得眼红成兔子啊?就算是端王妃,只怕也够她悄悄喝一缸醋的。

    至于苗夫人和魏氏,她们还没那个吃醋的资格呢。

    凤鸾在过了那一瞬的难过之后,浑身轻松,觉得反而更加解脱,连前世对萧铎的恨意都淡了。恨什么?那也是需要力气和精神的好吧。

    自己现在日子过得挺好的,男人宠着,儿女双全,娘家又肯撑腰,甚至连郦邑长公主都加了进来。口气大一点儿,王妃现在见了自己都得让着,更别说蒋侧妃之流,基本上可以在端王府横着走了。

    日子平静又轻松,挺好的,只可惜这样的平静没有维持太久。

    马房走失的小厮找到了。

    不是活的,而是村头水井里的一具尸体。

    萧铎得到消息以后,不由大怒,可是再怒也不能叫死人开口啊。他命人将放走小厮的赵妈妈押了上来,质问道:“你为何放走此人?收了多少好处?”

    赵妈妈在低头“咚咚”磕头,哭道:“冤枉啊,奴婢只是看他可怜……”

    “可怜?”萧铎一声冷笑,当即叫人押到庭院中间打板子。

    打得赵妈妈哭爹喊娘、血肉模糊,最后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大管事高进忠上来小声回道:“王爷,看来不行。”意思是,这奴才打死也打不什么来,“赵妈妈的屋子早就收查过了,并无贵重之物。”

    难道只是巧合?萧铎眉头紧皱,挥手道:“先押下去,等一天换个法子再问,若是再问不出来,就不用留了。”

    高进忠当即弯腰点头,阴冷回道:“是,奴才明白。”

    “王妃娘娘来了。”

    萧铎不是太想见王妃,但是人前,又不得不给她留一份面子,----不然满府都知道“王爷不见王妃,厌弃王妃”,她的主母地位不稳,王府就更乱了。

    高进忠瞅着自家主子皱眉不语,体察意思,出去迎了端王妃进来。

    端王妃进门福了福,然后道:“王爷,妾身查到一点有关赵妈妈的事。”见丈夫没有不想听的意思,便直接说了,“马房小厮母亲一直病重,如果他经常告假,势必会耽误王府的差事。而赵妈妈有个小儿子,年纪差不多可以进府领点差事,便可以趁机替换下来,顶了马房小厮的差事。”

    萧铎回味了下,抬手道:“去问问。”

    高进忠让人给赵妈妈泼了一桶冷水,把人激醒了,然后拿着王妃的话问了她,再厉声道:“说清楚!你是不是存了这个蠢念头,所以放人走了。”

    赵妈妈还剩一口吊命的气儿,嘴角流血,气若游丝断断续续道:“是……,我想着马房的……,总是告假,耽误、耽误主子的差事……”眼神怨恨,“是他,他、他害了我……”

    得,这便是被王妃猜中了。

    高进忠上来回话,“这果然是一个蠢货!不知轻重。”

    萧铎深深的看了王妃一眼。

    端王妃又道:“若这念头是她自己想的,那是她蠢,万一是有人挑唆的呢?再去问问她,看看后面还有人捣鬼没有?!”

    高进忠又飞快跑到庭院问话。

    “人?是……”赵妈妈死不瞑目的睁着眼,人虽咽气,脑海里还浮现着一片模糊的场景。春日午后树荫下,自己抱怨儿子没个差事,那人轻飘飘说道:“这有何难?有人走了,再把你儿子替换上去,不就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说一下,剧情和风波肯定要贯穿进行的,男主和女主情感会各自在心里挣扎,这世上没有一蹴而就的感情,但不会虐来虐去,相处的模式还是友好甜蜜的~~毕竟大家看文是图个心情愉悦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