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07章 计中计

第107章 计中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快,丫头领了一个打扮寒酸的青衣书生进门,隔着屏风在外回话。

    凤渊亲自去了屏风前面,缓和声音,“有事但说无妨。”

    青衣书生不是凤家的奴才,行了礼,站着回道:“在下是豆蔻的表兄,前几天,我的表弟也就是豆蔻的亲哥哥,找我喝了一回酒。说是,最近接了一笔烫手的银子,原本不想接,可因急着娶媳妇又舍不得,所以接了。”

    凤渊道:“嗯,你说。”

    青衣书生又道:“可是我那表弟担心银子太烫手,弄不好就要牵扯祸事,整整五百两,足够买他一条小命了。所以……”顿了顿,“他虽然不肯说是接了谁的银子,但是却道了一句,万一他要是出事,就去城北柳树胡同找汪四爷要人。他说了这句,又连连摆手,‘罢了,罢了,还是不要去惹事了。’,反倒劝我,刚才只是酒醉失言,要我当做没有听到。”

    说着,忍不住抹了一把泪,“没想到,就……,表弟他就这么去了。”

    凤渊双目微眯,京城里但凡有一指甲盖的名头的人物,就没有自己不知道的!城北柳树胡同汪四爷,那不是……,怎地还和那边扯上关系?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青衣书生还在哽咽,“草民人小力微,可是又不甘心让表弟这么枉死。可怜豆蔻只得这一个哥哥,可怜我那姨母,往后一家老小……”

    “好了,不必再说。”凤渊抬手打断他,“豆蔻家里的人我会安排的,断然不会让老幼孤苦无依。”叫人先拿了五十两银子过来,打发他,“先拿回去给豆蔻哥哥治丧,其他的事,容后再细细安排。”

    青衣书生擦了擦泪,告退道:“多谢国公爷赏赐。”

    凤渊等人一走远,便叫了心腹过来吩咐,“盯住了!明白?”

    “是,老爷放心。”

    凤渊目光凝重,转身回了屏风后面,里面豆蔻也被人先带下去了。

    大夫人不安道:“城北柳树胡同,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飞快琢磨,“这……,这好像是……,好像是玉真公主府的产业!”

    凤渊严厉一扫,“你闭嘴!知道什么叫言多必失吗?”喝斥妻子,“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事!原本那只猫早就不该留着,你贪图好看,还养着,结果弄出这么一串是非,好好回屋去给我反省!”

    他一顿声色俱厉的喝斥,大夫人又羞又窘又气,涨得面色通红还不敢辩驳,低头福了福,“妾身知错了,妾身告退。”低垂眼帘,飞快的退了出去。

    凤渊沉吟了一阵子,“这事儿牵扯到了玉真公主,不简单啊。”

    玉真公主是成王萧湛的同母胞姐,但是段谨嫔死得早,玉真公主一直是由赵惠妃抚养的,而赵惠妃膝下只有一个安王。

    凤鸾静默了片刻,“玉真公主虽然和成王一母同胞,但是养母不一样,认真说起来并无多大情分,只有一点血缘关系。可是……,若说玉真公主为了安王,来算计我们王爷和成王,似乎说不过去啊。”

    就算玉真公主不顾姐弟之情,要挑拨萧湛和萧铎的关系,那也总得找一个划算的理由,值得她这么做吧?可安王是皇子里面最不成器的了。

    凤渊对朝堂之事更为了解,想得更快,“安王没有作为,一直都是依附□□的。”

    凤鸾目光一惊。

    “还有。”凤渊接着道:“皇上有意将户部一个职务给成王,还在商讨中,只怕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继而紧紧皱眉,“阿鸾你上次在皇宫里风头太盛,不说范皇后本来就对凤家有芥蒂,单说你如今是端王侧妃,就足够叫范皇后忧心的了。”

    凤鸾并非养在深闺之中,只知道绣花女红的那种闺阁女子。她经历了前世凤家的灭门惨剧,又在宫中待了八年,对很多事情都是洞悉清楚的,----范皇后为了保证太子的稳固地位,当然不希望看到别的皇子崛起,能让萧铎和萧湛主动互相争斗,还真是一条省时省力的好法子。

    细细思量了一下,“大伯父你觉得,这其中会有太子和肃王的意思吗?”

    “这个不好说。”凤渊摇摇头,“但之前因为太子在战场上立了功,叫皇上忌惮,太子最近一直都很收敛,正是韬光养晦的时候。再加上我对太子、肃王的观察和了解,应该不会玩这种小把戏,要玩……,肯定得玩一击致命的!”

    “罢了。”凤鸾一声冷哼,“不管是谁的意思,这件事都牵扯了玉真公主、安王、太子和范皇后,他们这一群□□难逃嫌疑!”继而冷笑,“好大的手笔,原来我不过是其中的一颗棋子,萧铎和萧湛,才是他们真正想要对付的人。”

    “没错。”凤渊见侄女心思敏捷剔透,露出赞许目光,继而又道:“这件事,成王萧湛是关键的一环,他……,到底有没有参与?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受害者。”

    凤鸾分析了一下,“萧湛应该没有参与其中。”

    “哦?”凤渊挑眉,“你如何确定?”

    凤鸾没有任何隐瞒,将清虚观的事当着大伯父和母亲说了,然后道:“如果萧湛真的是其中一员,那他就不会来清虚观,而是继续让萧铎误会我才对。”

    凤渊笑了笑,“原来是破釜沉舟之际。”点了点头,“不错,不愧是凤家的姑娘。”

    甄氏却是微微皱眉,“你都成亲了,萧湛怎么还惦记着你?”

    凤鸾苦笑,“这我可管不了,能够证明我没有惦记他,已经是不错的了。”端起茶水狠狠喝了一口,“否则王爷一直疑心于我,有了芥蒂,我在王府还能如何立足?指不定哪天一个风吹草动,就彻底倒了。”

    甄氏恨恨道:“这一起黑了心肝的歹毒货!”

    “母亲,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凤鸾看了看天色,然后道:“马上就要天黑了,事不宜迟,我先赶紧回去和王爷商议对策,得早点解决麻烦才行。”

    ******

    萧铎早就回了端王府,他自有主意,径直先去了碧晴含烟馆。

    蒋侧妃听说王爷来了,顿时又惊又喜,又是……,一阵压抑不住的快意,看来那件事情起作用了。因怕被瞧出来,赶忙收了眼中的那抹快意之色,只做一片欣喜,抿了抿头发出去迎接,娇声道:“王爷来了。”

    暮色蔼蔼,萧铎迎着五彩斑斓的晚霞走了进来。

    “我去给王爷倒茶。”蒋侧妃欢快的好像一只小鸟,捧了茶,又微微赧然,“妾身不知道王爷要来,没打扮,要不……,王爷等我去换一身衣服。”

    “不用。”萧铎笑吟吟的,拉住了她的手,“穿什么都是一样。”他今儿的语气特别柔和,就连眼神,似乎都是含情脉脉的,“就是来看看你。”

    蒋侧妃顿时满目柔情,好似春天三月里的江南一水碧波,望着他,声调不知不觉带出一丝委屈,“王爷,只要你还记挂着柔儿就好。”

    萧铎含笑点点头,“记得,怎么会忘了呢?”在她手上摩挲了几下,“这段时间委屈你了。”他叹气,“事后想想,原是本王当时太过急躁,处理不当。”

    蒋侧妃一听话里有话,顿时眼睛亮亮的,“王爷……”心下恨不得将凤鸾立即踩得死死的,见了机会,哪有不趁机上点眼药膏子的?只做一副委委屈屈模样,“妾身一直有话想问王爷,本来妾身都已经放出来了,为何……,妾身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王爷又要把妾身再给关起来。”

    萧铎长长叹了口气,“罢了,是本王一时急躁了。”

    蒋侧妃见他又不想再提了,顿时急了,“这些日子,妾身百思不得其解,想来想去多半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惹来这场麻烦。”

    萧铎微微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并没有阻止她的这番话。

    蒋侧妃有了底气,继续道:“之前妾身一时口快,曾经和凤侧妃拌了几句嘴,想必是得罪她了。”轻轻的扯了扯他衣袖,“王爷,若是凤侧妃对妾身有什么误会,还请王爷多多劝解一下。”

    言下之意,简直就是只说凤鸾背地捅她刀子了。

    萧铎忽然挑眉,“你为何单单怀疑凤侧妃?”撒谎诓她,“你才猜错了,凤氏并没有在本王面前说过什么。”

    “不是她?!”蒋侧妃惊住了,“那……,那会是谁?”

    萧铎低头拨弄着茶水,沉默不语。

    “那是谁……,那会是谁?”蒋侧妃喃喃自语,然后一把抓住了他,“王爷,到底是谁在背后陷害妾身?”

    “好了。”萧铎打断道:“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他起身道:“本王既然说了让你禁足三个月,总不好朝令夕改,你就先在碧晴含烟馆里呆够三个月。唔,明儿叫人送点东西过来给你,算是补偿吧。”

    “王爷!”蒋侧妃追了上去,“你要走?”

    萧铎淡淡道:“就是过来看看你,叫你安心,事情还得照着规章来办。”用一种严厉的目光看向她,“行了,回去吧。”

    蒋侧妃可不是凤鸾,敢随随便便就上去拉着人不让走。

    心下虽然不舍,焦急,也只能委委屈屈的行礼,“妾身恭送王爷。”然后等萧铎人出了院子,方才回屋。找了乳母蒋妈妈单独说话,关上门,躲在里面恶狠狠道:“听王爷的口气,竟然不是凤氏在背后害我,那会是谁?!”

    蒋妈妈也是琢磨不透,想了想,首先排除道:“魏氏应该不可能,她最近才刚刚出了月子,王爷一直都没有过去找她,面儿都见不着呢。苗夫人嘛……,虽然有机会见到王爷,也不多,况且她在王爷跟前不算得宠,不敢随便说侧妃的坏话吧?”说到此,不免一惊,“难道是王妃娘娘?!”

    蒋侧妃也愣住了。

    蒋妈妈越想脸色越是不好,咂舌道:“那王妃娘娘的心机也太深了吧?一面安抚侧妃做好人,一面背地里说侧妃你的坏话,这这这……”跺了跺脚,“王妃娘娘居然还让人说,会帮侧妃,会劝王爷早一点放侧妃出去!想不到……”

    “谁知道是哪个?!”蒋侧妃恨恨道:“反正都不可信!”继而又是一声冷笑,“王妃娘娘那边暂时管不了,倒是凤氏,哼……,王爷已经对她起疑心了,倒霉是迟早的事儿!先除了一个,是一个!”

    “哦。”门外响起萧铎的声音,“你要除了谁?”

    “哐当!叮咛!”一阵茶碗打翻乱响,蒋侧妃吓得魂都要飞出来了,手忙脚乱扶正了茶盏,不可置信的推门出去,“王爷……”

    外面跪了一屋子瑟瑟发抖的丫头。

    萧铎站在门口,显然已经听了壁角很长时间了。

    蒋侧妃断断没有想到,他会杀个回马枪,竟然将自己屋里的下人都制住,然后站在外面偷听说话。那……,那刚才的话,岂不是都让他听了去?天哪,自己好像倒竹筒豆子似的,什么都说了啊。

    萧铎眼中一阵寒芒飞射,“你倒是说说,本王到底对凤氏起了什么疑心?她又如何迟早要倒霉?”荷包的事,分明是发生在宫里面的,蒋氏一直禁足在碧晴含烟馆,若是没有参与,她要如何知道?简直不打自招!

    还有王妃穆氏,这一手含沙射影也玩得漂亮!

    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不停的笼络蒋氏这边,扬言要替蒋氏求情,就成功的把嫌疑推到阿鸾身上。蒋氏若非受了王妃的这番挑唆,又怎么会如此恨恨,参与到荷包事件中来?

    好,很好!一个个的全都反了天了!

    自己说过的话全都当耳边风?蒋氏这个蠢货暂且不论,王妃呢,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护全她,结果她根本就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以为找了个厉害的宫嬷嬷,就可以玩得没有痕迹,自己抓不住把柄了?蠢!蠢不可及!

    之所以留下宫嬷嬷,那是让她坐稳王妃的位置用的,不是搞乱王府用的!

    萧铎目光凌厉有如青色闪电一般,扫向蒋侧妃,冷冷道:“想起来了吗?当着本王的面,可千万别说错了一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我说今晚20:00三更,大家是不是更爱我了?O(∩_∩)O~

    来,爱我的快点出来冒泡~~

    土豪,这是你们掉下的冰棍儿钱吗?O(∩_∩)O~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小玉兔扔了一个地雷

    桂芹扔了一个地雷

    郊寒岛瘦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

    默一一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翁公鱼扔了一个地雷

    小颜扔了一个地雷

    110扔了一个地雷

    泪在燃烧扔了一个地雷

    泪在燃烧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