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12章 峰回路转

第112章 峰回路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言一出,赵惠妃和成王妃都是脸色□□,然后看向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眸光光芒闪烁,继而停住。

    好狠!自己被套住了。

    她抬眼看向兄弟萧湛,明知道他接下来会什么,但是却无法反驳,----心不免一点一点下坠,难道这就是……,背弃骨肉血亲的报应吗?来得真快。

    皇帝看向受伤坐在椅子里的萧湛,问道:“老七,你真的没有送过波斯猫给凤氏?凤氏也真的没有送过荷包给你?”

    萧湛面不改色,“是的,儿臣愿意对天立誓。”

    “罢了。”皇帝先打住了儿子,然后看向凤荣娘,“据说波斯猫是经过你的手,辗转送去凤家的,你说说当时情形,不许错一个字。”

    “是,臣妇不敢乱言。”凤荣娘跪在下面,回道:“当时正值长房大老爷范将军过世之际,臣妇身为范家的长孙媳,每日忙碌操劳,玉真公主便让人送了一只波斯猫,说是活泼可爱,逗玩一二可以解人烦劳。这是公主殿下的好意,也是我们妯娌和睦的一段佳话,臣妇不胜感念。”

    凤荣娘嫁给了范家大爷,玉真公主的驸马是范家二爷,她们原是妯娌。

    只不过玉真公主有公主府居住,平日不在一起罢了。

    凤荣娘又道:“只是当时臣妇为着丧事实在太繁忙,无暇照顾波斯猫,怕怠慢了公主殿下的好意,便将波斯猫暂且送给母亲照看。”说着,转头看向凤大夫人,“后来母亲说养得十分喜人,我见母亲喜欢,便权当孝心将波斯猫留给了母亲,没有再抱回来。”

    凤大夫人接着道:“波斯猫一直是臣妇抚养,从未沾过凤侧妃之手,这一点,阖府上下都是知道的,断无虚言。”

    凤鸾也道:“妾身从未见过玉真公主所送波斯猫,连是何模样都不清楚。”

    皇帝听了,转头看向玉真公主,“你怎么说?”

    玉真公主面色一片惨白。

    自己要怎么说?当时的确是赶着范大将军过世,她们的谎话编的天衣无缝,而且自己当时私下带了猫儿过去,也的确说过,“此猫活泼可爱,逗玩一二可以解人烦劳”的话,但却还有一句,她没有说,故意歪曲了自己的意思。

    玉真公主看向凤荣娘,冷冷道:“大嫂,当时我说的是听闻令妹身体抱恙,此猫活泼可爱,逗玩一二可以解人烦劳,可不是送给你的。”

    “这是怎么说?!”凤荣娘一脸惊骇,“难道是我每日操劳忙碌,神思不济,所以听错了?可便是我听错了,那这猫也是玉真公主送给堂妹的,怎地和成王殿下扯上了关系?难道玉真公主你……,竟有私下传递的意思?”她一脸惊诧,“这可怎么了得?当时成王殿下男未婚,我那堂妹女为嫁,私下传递这种事我是断断不会做的!不论如何,这猫从头到尾都在我母亲那里,没有沾过堂妹的手。”

    三言两语,便将罪责全都推向了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气得脸色涨红,转头看向萧湛,“说什么我私下传递!波斯猫是你让我送的,与我何干?!”

    “是么?”萧湛忽地一声冷笑,质问姐姐,“我何时交过波斯猫给姐姐?何时说过要送猫给凤侧妃的话?空口无凭,想诬陷总得有个证据吧!”

    玉真公主不由气堵声噎。

    当时兄弟找上门,只说求自己帮忙送个小活物给凤氏,连猫都是自己给他找的,可是说过的话又不是白纸黑字,如何能做证据?事到如今,猫是自己找的,又是自己送给凤荣娘的,----竟然和兄弟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更可气的是,凤荣娘非说当时自己是送猫给她,而不是凤氏!

    还有凤家的人谨慎,一直没有将猫转交凤氏,从头到尾,凤氏可是半点干系都拉扯不上的,这……,要如何解释的清?况且要分辨,自己还得先担一个替人私下传递的罪名,----竟是泥足深陷,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了。

    萧铎是时候的开口出声,说道:“波斯猫的事已经弄清楚了。这件事,根本就是玉真你有意歪曲事实,故意诬陷我的侧妃凤氏,诬陷老七!”继而朝上拱手,“父皇,下面再说荷包的事。”

    此言一出,赵惠妃先是不自禁垂下了眼帘。

    “哼!”萧铎一声冷笑,看向赵惠妃说道:“当天有个小太监故意撞了老七,然后掉下一个荷包,竟然和我府里凤侧妃的荷包相似。但是后来查证清楚,这根本就是一桩栽赃陷害!”一脚踢向蒋侧妃,“自己说!”

    蒋侧妃瑟瑟发抖,神魂尽失,“是……,是成王妃,她找人联系我的母亲,说是凤侧妃和成王殿下有瓜葛,要我帮着做一个荷包,做的和凤侧妃的一样。”眼泪“啪啪”的往下掉,“说是只要有了这个荷包,就能……,就能除掉凤侧妃……”

    成王妃原本想死咬不放,装不知情,但没想到蒋侧妃那边先被吓破了胆子,不由心里暗暗叫苦。但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太后和德妃那边听了消息,赶紧过来营救自己,因而只是咬紧牙关,“你……,你不要胡说。”

    “胡说?”萧湛看向她,“假若荷包不是蒋侧妃给你的,那你倒是解释解释,怎么能做的和凤侧妃的一模一样?你跟凤侧妃私下有交情?还是心有灵犀?!”

    成王妃低垂了脑袋,不能答。

    而这边,萧铎又让人将当时撞萧湛的小太监带了上来,“你肯定是不会说的。”再将另外一个小太监带上来,是他的同门师兄弟,在赵惠妃宫里办事的,“想来你也不敢开口。”抬头看向御座上的皇帝,“请父皇下旨,将这两个奴才送去慎刑司闻讯!”

    皇帝沉声道:“准!”

    两个小太监被人押了下去,宫里自有一套办法,叫人死不了,再撬开口。

    大殿里一阵紧张肃穆的气氛。

    没多会儿,慎刑司那边就有了结果。

    确实是赵惠妃指使自己宫里的小太监,再让他的师兄弟,在御前行走的小太监去撞了成王萧湛,趁机扯下荷包,故意跌落给萧铎看到的。

    赵惠妃一下子软坐在了地上。

    成王妃也是面无血色,事情到了这个田地,根本就不用她的证词了。

    郦邑长公主在旁边连连抚掌,笑道:“精彩,精彩!”笑容凌厉而尖刻,“惠妃你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算计老六的侧妃,是为何故?玉真你连同母胞弟都敢陷害,又是谁指使你的?万一事成,毁了我们阿鸾的名声不说,还让老六和老七陷入互相猜忌之中,----好算计啊!”声音陡然一厉,“竟然胆敢引得皇子们自相残杀!”

    这一句,便将背后的阴谋和厉害点了出来。

    御座上面,皇帝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宫闱斗争见得多了,只消稍微动动脑子一想就能明白。

    玉真公主和成王原本是一母同胞,没有仇,还有着斩不断的血缘关系,岂能无缘无故陷害自己胞弟?但她不仅做了,还证据确凿,那么这里头的弯弯绕绕就复杂了。

    玉真公主的养母是赵惠妃,而赵惠妃依附范皇后。

    皇帝觉得头又开始痛了。

    萧湛冷声道:“三皇姐,你我好歹是一个母亲肚子生的,如何这般绝情?兄弟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一直敬重有加,如何没有半分姐弟之情?反倒要这般陷害兄弟,挑唆我和六皇兄互相猜忌,到底是何居心?!”

    利益之下,哪里还有什么姐弟之情?她不仁,就别怪自己不义。

    玉真公主素白着一张脸,不言语。

    萧铎上前一步,说道:“父皇,原本事情闹出来,儿臣还不信是玉真所为,毕竟她和老七是一母同胞。私下想着,肯定是哪里弄错了,断断没有想到……”摇了摇头,“玉真为了杀掉证人,竟让老七中箭遇险,这真是……,人心难测啊。”

    皇帝凝重的神色里有了暴风雨的气息,抬头看向玉真公主,寒凉道:“玉真,你生母段谨嫔去世的时候,你已有七岁,是已经记事的年纪了。纵使你一直养在赵惠妃的身边,后来驸马又出自范家,可你……,到底和老七是一母所生!不说提携兄弟,竟然反过来陷害兄弟,你还配做人吗?!”

    玉真公主“扑通”跪下,闭上眼睛,一副等着受死的模样。

    凤鸾见状,嘴角不由浮起一丝微笑。

    今日的压倒性胜局,很大一部分原因得归功于自己反应敏捷,先成功的化解了萧铎和萧湛的猜疑,才有了此刻的联手反击。

    而另一部分,得归功于萧铎一贯的心思细密。

    当时小太监撞掉了成王的荷包,他正在惊疑盛怒之际,仍然不忘让高进忠派人追了上去,可见为人冷静。不然的话,线索就断了,哪里能够顺藤摸瓜查到赵惠妃?然后再加上大伯父凤渊的设计,故意放青衣书生回去,故意让萧湛去找安王吵架,逼得他们急急的要杀人灭口,正好抓住把柄!一切不攻而破。

    而御座上,皇帝只觉得一阵难抑的头痛,很痛,很痛。

    自己还没有死,还没有老,妻妾儿子们就开始拼个你死我活,和当年……,自己跟兄弟们相争一样。自古无情帝王家,他们眼里都盯着自己这个位置,盯着将来的荣华富贵,不拼个你死我活不会罢休。

    “很好,很好。”皇帝忍着头痛冷笑道:“朕早该知道,天家本来就没有骨肉血亲之情,你们做的很好,再次给朕证明了一点。”抬手一个镇纸砸了下去,砸的玉真公主一额头的血,“素日看你是个柔弱可怜的,没想到,竟然如此心狠毒辣!”

    玉真公主不敢动,不敢去擦,只能仍凭鲜血流了半个脸颊,狰狞可怖。

    “还有你!”皇帝又指向赵惠妃,恶狠狠骂道:“毒妇!竟然敢设下计谋,让朕的皇子们自相残杀!早就该一把掐死你……”因为说话太急,加上气血翻涌不定,不由逼出一串呛咳,“咳、咳咳……”

    “父皇!”萧铎赶紧上前表现孝心,一脸担忧劝道:“事情都已经水落石出,该怎么处置,回头慢慢处置,父皇千万别为此上火伤肝。”小声建议道:“不如儿臣先陪父皇到后面歇息,其他的事稍后再议。”

    皇帝平了平气,自己也不愿意被气得呕血,因而不去看下面那一群,转而颔首,“朕头疼,身子不太舒服,你先陪朕进去歇一歇。”

    萧铎便趁机上前搀扶,“是,儿臣陪父皇进去。”

    皇帝点点头,抓住儿子结实有力的臂膀,默不作声到了后面。歇了好一会儿,气色才缓和过来,然后将蔡良等人都摒退了。

    萧铎上前亲手续了茶,一脸孝顺恭敬的站在旁边儿。

    皇帝连着喝了好几口停下,皱眉道:“先不说外面那些混帐了!“自消了消心头恶气,忽地想起一件疑惑不解的事,抬眼问道:“对了,当时疑点重重,你府里的侧妃凤氏百口难辩,你就丝毫没有怀疑过她?”

    萧铎闻言一愕,父皇……,好像特别关心阿鸾?可这当口,也来不及细细思量,当即回道:“儿子是疑心过,但是阿鸾聪慧明敏,已经和儿子说清楚了。”

    “她和你说清楚了?”皇帝靠着在软软的椅子垫上,打量道:“这种事,岂是说说就能说清楚的?你就那么相信她?朕怕你一时冲动,冤枉了好人。”

    萧铎琢磨了下,父皇好像是偏向阿鸾的?因而便将清虚观的事大致说了,略去了自己和萧湛打架,然后道:“当时事发,阿鸾当即便在我面前修书约了老七,并无任何串谋时间,老七的神色、言语也未有任何不妥,所以阿鸾自然是清白的。”

    皇帝听得怔了一会儿,继而赞道:“倒是一个伶俐的丫头。”

    萧铎何曾听父亲这般夸过一个女子?便是自己的姐姐妹妹,也没这个福气,心下不免更加疑惑起来。再联系之前好几次对甄氏的猜疑,总觉得……,阿鸾的身世,只怕有点不为人知的蹊跷。

    可一时之间,自己完全摸不到其中门道。

    “罢了。”皇帝揉了揉发痛的额头,“这件事不宜闹大,对你、老七,还有你府里的凤侧妃,都不好。”皱了皱眉,“皇后和赵惠妃那边,朕会给她们警告的,至于太子、肃王、安王……,朕心里也有数。”

    萧铎能得这一番话就算知足了。

    毕竟想凭这么一点点风浪就扳倒太子,那是不可能的。

    若非故意设计了一番,在抓住证人的同时,让老七萧湛受了伤,显得委屈,这怕这份安抚都要不到呢。对于父皇来说,太子是国之储君,皇后是中宫之主,一动,就要弄得江山社稷跟着动,肯定是不会轻易动摇的。

    若是真动,那就是要废皇后、废太子了。

    因而只做一番孝顺儿子模样,回道:“有父皇这番话,儿子心里面就知足了。”为了表现兄友弟恭,还把萧湛给捎带上,“老七虽然年轻、冲动,但不是没脑子,等下儿臣多劝劝他,让他消消气。”

    皇帝听了赞许的点头,“嗯,朕会补偿他的。”

    ******

    一场天大的风波,居然就这样无声无息平静下去。

    不过,很快便有几道圣旨颁下。

    皇帝不仅将一个户部三品要职赐予萧湛,还将名门出身、知书达理的范七小姐,赐予成王萧湛做侧妃,成王府可谓双喜临门。然后因为凤仪嫔诞育皇嗣有功,以及多年侍奉之情,特擢升为妃。另外还有一道不显眼的圣意,将玉真驸马调任外省为官,算是彻底隔离了这个女儿,永不再见。

    然后没隔多久,赵惠妃居然在御前失言顶撞无礼。

    皇帝盛怒下,褫夺其“惠”字封号,贬为嫔,并且还训斥道:“这个嫔位,是看在你诞育皇子有功的份上,往后且自珍重!”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踏进过赵嫔的宫门。

    话说当日皇帝审讯的时候,太子、肃王和安王得了消息,在外面急得跳脚,但是根本就冲不到跟前去。一是皇帝不让,二是不敢主动送上门去越描越黑,只能在外面急得肝疼,等到后面皇帝一系列圣旨颁布,根本无力回天。

    安王暂且不说,他本来就是个不成器的庸碌之人。得知母妃被贬为嫔,也是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在自己王府里面借酒浇愁罢了。

    只说太子和肃王,两人都急了,私下找了机会面见到范皇后。

    范皇后凉凉道:“是我失手,不必再问。”

    太子萧瑛皱眉,“母后,你太心急了。”语气里面带出一丝不满,“原本一直都是风平浪静,你非要儿子出去立个战功,功劳是有了,可是却引得父皇开始猜忌,忌惮儿壮父弱,之后一直都对儿子不放心。”

    范皇后皱了皱眉,“皇上这几年身体不好,越发脾气大了。”

    “那咱们就更应该谨慎一点!”太子叹气道:“儿子明白母后的意思,现如今老六和老七都已经渐渐长成,开始生出羽翼,母后想要让他们内斗的想法没错。可是也得算准了。”有些埋怨,“这样不仅没有让他们争斗,反倒引得父王更加偏向他们,而疏远了儿子,岂不是得不偿失?!”

    “行了!”范皇后忍不住有一丝不耐,“就算这是我小看了他们,翻了船,但是本身也是为你好!你现在只知道来抱怨我,倒好似我害了你似的。”

    心下暗恨,凤家的人果然难缠得很啊。

    原本是天衣无缝的好计划,不论是波斯猫,还是荷包,凤侧妃都是说不清楚的!萧铎和萧湛必然会互相猜忌、争斗,陷入彼此厮杀的局面!但是没想到,一群小鱼居然翻出了大风浪,竟然反过来狠狠咬了一口!

    太子见母亲上火动了气,只得缓和声色,“儿子没有责备母后的意思。”

    肃王也劝道:“母后消消气。”他沉吟,“咱们可别互相埋怨内斗,伤了自己,反而便宜了别人。眼下之际,还是细细商议以后的谋划要紧。”

    母子三人都是各自若有所思,安静下来。

    是啊,眼下不是互相埋怨生气的时候。眼见皇帝的心已经开始偏移,而萧铎和萧湛又日渐羽翼丰厚,叫太.子党这边不得不忌讳。

    范皇后还有另外一层担忧,阴沉道:“你们可别忘了,当年□□凤淑妃和咱们范家的太后娘娘,为了帝位争得你死我活!眼下英亲王虽然死了,可是襄亲王还在,郦邑长公主也在,还有凤家……”摇了摇头,“老六身上的砝码太重了。加上经此一事,不然没有让老六和老七反目,还很可能促成他们联合,往后可就更难对付了。”

    太子萧瑛的目光闪烁不定,转过头,在兄弟肃王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担忧,----母后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往后的确得提防着老六和老七联手。

    ******

    端王府内,则是一派气氛轻松的愉悦气氛。

    眼下到了二月里,天气渐次暖和,树木开始抽出嫩黄色的新芽,点点翠绿,到处都是生机勃勃,一片即将春回人间的清新景象。

    凤鸾让人抱了龙凤胎出来玩儿,今儿萧铎休沐,正好坐在一起说说话。

    眼下府里风平浪静,蒋侧妃依旧禁足,萧铎并没有给她别的处罚,----不是舍不得心疼她,而是不想让人猜忌端王府的□□,因而还是保持原样。

    凤鸾无所谓,反正萧铎已经答应再也不找蒋侧妃,她翻不出风浪了。

    留着已经成了弃子的蒋侧妃,总比废了她,再让蒋家另外送一个新的来要好,只当是让她占个窝儿。眼下魏氏每天忙着照顾儿子,老实的很,苗夫人一向平和不用说,便是端王妃那边,----也再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道她是受了萧铎的警告老实了,还是忙着跟宫嬷嬷争夺儿子,分不了身。

    总之,自己最近的日子真是过得太美了。

    “自己一个人瞎乐什么?”萧铎笑道:“有什么笑话,说出来让我也听听。”转头去看龙凤胎,“两个小家伙,似乎又比之前长大了不少。”

    凤鸾娇嗔道:“那不是废话嘛。”

    正在说话,外头有两个婆子捧了东西过来,回道:“郦邑长公主赏赐,说是一些料子,给凤侧妃裁几身春天的衣裳。另外还有几样首饰,以前年轻时戴的,也一并赏赐给凤侧妃。”

    “你又得好东西?”萧铎笑着,心里的那份疑惑再次升了起来。

    为何……,凤家、郦邑长公主,包括宫里的仪嫔娘娘,甚至父皇,似乎都对阿鸾青眼有加?他们好似围绕着一个什么共同秘密,全都在暗地里护着她,生怕她受了一丝委屈,这简直叫人匪夷所思!

    凤鸾让人打开了大箱子,“啊呀,真漂亮。”伸手捻起一匹明蓝色闪金银线的,透过阳光,在自己手下灼灼生辉,“颜色亮、质地细密,又轻又软又服帖,用在春衫外面做一层罩面最合适了。”

    “还有呢。”宝珠喜滋滋的一样一样小心捧出来,“这匹莲紫色更漂亮,天哪!这金线勾勒的竟然是百花盛放图,得费多少人工啊。”

    玳瑁则捧了一盒子首饰,打开了,五光十色、璀璨夺目,简直叫人睁不开眼睛。

    上次郦邑长公主拿走了佛珠,说是摆放一阵,然后要送点东西补偿,没想到她送东西是成批的,居然这么多!凤鸾心下惊诧不已,盈盈笑道:“这么多,都足够我用一个春天的了。”

    “你呀,可真是讨人喜欢。”萧铎的思量只是放在心里,面上笑道:“大皇姑可是把好东西都给你了。”

    丫头们都好奇的围了过来,叽叽喳喳,欢声笑语不断。

    在王府的另外一头,蒋侧妃所住的碧晴含烟馆里面,则是另外一种气氛。

    蒋妈妈摒退了所有下人,盯着蒋侧妃看,眼里绽出浓浓的欢喜之色,声音是压抑不住的欢欣雀跃,“这么说……,侧妃很可能是有喜了?!”

    “是的。”蒋侧妃紧紧的握住了帕子,激动道:“算算日子,正好是年前王爷来过碧晴含烟馆,没错……,应该就是那一次怀上的。”高兴地忍不住要掉泪,“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我连小日子迟了几天,都没细想,还以为是肝气郁结月事失调,竟然没有想到是喜讯!是喜讯啊,妈妈!”

    蒋妈妈连连点头,“是啊,我也疏忽了。”

    蒋侧妃这会儿简直欢喜的快要哭,哪里还顾得上责备她?飞快的琢磨了下,“眼下王爷让我禁足也好,咱们且不要声张,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养胎,免得给人知道,反倒要算计我的肚子!”她目光一凌,“等我回头生下了儿子,再和她们算账!”

    蒋妈妈微微一怔,“好好养胎是肯定要的,不过……”欲言又止,实在不忍心打击主子,“嗯,侧妃应该能够生一个儿子的。”

    蒋侧妃不傻,眼珠子转了转,便明白乳母在担心什么了。

    心里微微一顿。

    是啊,就算自己有孕,就算能够保证顺利生下来,可是……,那也不能保证这一定是个儿子啊。万一是女儿,根本就不能成为自己翻身的王牌!不不不,不可以,自己这次一定要生个儿子!

    因为……,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怎么办?要怎么办?蒋侧妃开始心下焦急,飞快琢磨,片刻后忽地眼睛一亮,“对了,妈妈!魏氏不是一举得男吗?咱们让人私下打听打听,可有什么秘方?”她声音焦急无比,“妈妈,我这次一定要生下儿子才行啊。”

    “这……”蒋妈妈沉吟道:“我明白,不过……,让我仔细想想。”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以下妹纸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支持,以及额外打赏~~~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琴舞飞扬扔了一个地雷

    letitia扔了一个地雷

    晋情扔了一个手榴弹

    琴舞飞扬扔了一个地雷

    黑瞳扔了一个地雷

    wyt扔了一个手榴弹

    小玉兔扔了一个地雷

    xixinj0419扔了一个地雷

    妖妖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alaray扔了一个手榴弹

    eail123扔了一个地雷

    吉吉可爱多扔了一个地雷

    wenxisusan扔了一个地雷

    翁公鱼扔了一个地雷

    小羽扔了一个地雷

    翁公鱼扔了一个地雷

    扔了一个手榴弹

    皮皮扔了一个地雷

    屁屁扔了一个地雷

    彤彤扔了一个地雷

    111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格格巫扔了一个地雷

    乔乔扔了一个地雷

    阿Lyn扔了一个地雷

    琴舞飞扬扔了一个地雷

    琴舞飞扬扔了一个地雷

    七棵白菜扔了一个地雷

    翁公鱼扔了一个地雷

    金毛恶劣扔了一个地雷

    晋情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