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15章 危机四伏

第115章 危机四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午饭,凤鸾点名要了几样酸酸凉凉的小凉菜,还有煲的浓汤。

    她的饮食习惯遵照母亲的交待,讲究养生和益气,不管吃什么,食材和辅料都是精心搭配过的。萧铎一开始跟着吃有些不太习惯,可吃了一段,发觉自己身体和以前大不一样,牙不上火了,胃不胀气了,觉出好处就慢慢习惯了。

    甄氏对养生和打扮到了苛刻的地步,传到凤鸾这里,自然也是一丝不差。

    萧铎觉得难再找出搭配更好的,所以除了有事,几乎天天混在暖香坞里吃饭,凤鸾吃饭的时候笑话他,“王爷饭量又大,吃一顿,顶我一个人吃一天的,为得你来,我这儿小厨房的支出都翻了几倍呢。”

    姜妈妈觉得这话说得过头,忙道:“一双筷子是吃,两双也是吃,王爷吃饭能花费多少?侧妃快别说这样的话了。”

    萧铎夹了一筷子银笋丝放进嘴里,细嚼慢咽,然后道:“没事,以后暖香坞的伙食银子从我的账面上支。”指了指那个坏笑的家伙,“这样总行了吧?”

    凤鸾娇俏一笑,“马马虎虎吧。”

    自己当然不差那点银子,可就是要让账房每个月往这边送伙食费,让满府上下的人都知道,暖香坞这边地位稳固不好惹。这也不失为是震慑下人的一种手段,所谓拿着鸡毛当令箭,没事就在萧铎身上拔根鸡毛,替自己刷刷威风。

    正要开席,高进忠从外面溜了进来。

    姜妈妈极有眼色,一见他是有要事回禀的样子,就先不急着上菜,而是朝丫头们招招手,先退下去了。

    “王爷、侧妃。”高进忠这回他学了个乖,把凤鸾捧在一起回话,“跟了丫头的小厮刚刚回来,说那丫头去了静水庵,先是上香拜佛,然后去了后头找主持老尼,别的事没有了。”

    “烧香拜佛?”萧铎眉头紧锁,女眷们就是喜欢这些神神叨叨的,这也罢了,别像上次穆夫人做法事那样,惹出乱子就行。他虽不悦,但是也没规矩说不让人去烧香拜佛的,挥挥手,“知道了。”

    “上菜罢。”凤鸾喊了一声,然后低头拨茶细细思量。

    蒋侧妃这是打算烧香拜佛求转运?有那么一点不放心,可是无凭无据的,也不好说猜测人家有歹心,还是慢慢让人打听着吧。

    结果打听来打听去,蒋侧妃的丫头仍然只是上香,再无任何动作。

    半个多月过去,端王府内依旧一片风平浪静。

    这天早上凤鸾去葳蕤堂请安,忽地发现,蒋侧妃居然也来了!仔细一想,对了,她已经过了三个月禁足的时间,今儿是该出来了。

    微微含笑打量她,“早啊。”

    蒋侧妃一袭浅杏色的半袖衫,内里月白挑银线的对襟衣,配一抹同系的杏色抹胸,下面是拖地烟笼细花百水裙。头发挽做堕马髻,松松儿的,然后用粉水晶长簪和珠花装饰,衬得她好似一簇柔软娇嫩的杏花。

    特别是,一双眸子像是水洗过般的晶晶亮。

    凤鸾心下觉得怪怪的。

    照理说,任何一个人被禁足三个月之后,多少都会有点灰心吧?怎么自己感觉蒋侧妃不但不灰败,反而透着一种清新向上的朝气劲儿呢?奇怪……,萧铎最近也没有对她示好啊。

    她失宠许久,又前途一片晦暗不明,难道不担心么?谁给她自信朝气蓬勃的啊。

    “凤侧妃早。”蒋侧妃回了招呼,语气里,带着一丝淡定从容。

    凤鸾微笑不语,不做声色。

    魏夫人今儿来得最晚,一进门,就抱歉道:“早起刚要出门,喝茶打翻把衣裳给弄脏了,又换了一身,所以迟了一些。”

    她一阵风路过的时候,凤鸾分明在她身上闻到淡淡奶味儿。

    心下不由微笑,想来多半是年哥儿吐奶了。魏夫人不说儿子,只说打翻茶,有意不想让年哥儿惹人眼,倒是聪明的紧。

    端王妃清了清嗓子,“今儿人都到齐了。”转头吩咐丫头,“正好该挑夏天的新料子裁衣服,去搬了料子过来,让大伙儿各自挑了喜欢的回去。”

    说起来,蒋侧妃明面上是被禁足三个月。

    眼下如果没有萧铎发话,无缘无故,是没人好约束着她不让出来的,只是隔了三个月猛地一见,大家都有些别扭不自在。

    好在今儿蒋侧妃特别温柔谦和,没有跟人争,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故意找茬儿。

    挑料子的时候,她还十分客气说道:“凤侧妃,你先来挑。”

    凤鸾笑了笑,“好。”

    蒋侧妃便往旁边退让,偏生苗夫人今天反应有点呆、有点慢,没来得及避开,正好被她一脚踩上,“哎哟”,同时两声惊呼响起!两个人像是都被吓了一跳,都惊恐的用手挡在前面,然后各自分开,皆是一脸紧张不已之色。

    “怎么了?”端王妃探头看了过来,“都没事吧?”

    “没事。”苗夫人先陪笑道:“是我反应慢,不小心挡了蒋侧妃的道儿,反倒吓着了她。”像是生怕蒋侧妃生气时的,只管一股脑儿把错往自己身上揽,还连连赔罪,“蒋侧妃勿怪,刚才没有惊吓到你吧?都是妾身不好。”

    蒋侧妃眉头皱了皱,意外的,居然没有生气发作,“算了。”

    她一拧眉,抿了嘴儿站到一旁去。

    接下来,气氛有点僵硬,分完料子大家便就告安回去。

    回到暖香坞,宝珠赶紧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啧啧道:“妈呀!蒋侧妃这不会是吃错什么药了吧?还是真的给关老实了?可她突然这么温温柔柔的,像是内里换了一个人似的,我瞧着,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凤鸾嘴角微翘,“她今儿是有一点稀罕。”

    不只是神态稀罕,更稀罕的是……,当时她和苗夫人动作一致。

    ----两人都是选择护住了肚子。

    若非自己知道苗夫人可能快要怀孕,只怕还不会注意到这一点。可假设说苗夫人是真的怀孕了,出于本能所以护住肚子,那么……,蒋侧妃难道也怀孕了不成?!再联想到她最近经常让丫头出去上香,是换送子娘娘的愿?还是上香祈祷她一举得男?越想越觉得她是真的怀孕了。

    凤鸾揉揉额头,这可不是让人愉悦的好消息。

    哪怕她只是生个女儿,有孩子,和没有孩子,在萧铎心里肯定大不一样。

    假如她真的怀孕,再顺顺利利的生个儿子,那岂不是更糟?说真的,自己对萧铎不是太有把握,----就算他爱重自己,但也不代表,他不会分出一部分宠爱给别人啊。

    如果蒋侧妃生了儿子再复宠?!就算萧铎不宠,端王妃也会“宠”的,宫里的蒋恭嫔更得“宠”,那自己可就有的头疼了。

    而比起这个,更有一种出于直觉的隐隐担心,……怕再出事。

    夜里萧铎过来,凤鸾卸掉钗环上.床,随口说起今儿白天的猜疑,“你说,她们俩不会都有好消息了吧?要是真的,那可要恭喜王爷了。”

    “什么好消息?”萧铎没有在意,“若是蒋氏和苗氏有了身孕,难道还要藏着掖着不说出来?”只当她是在吃醋,捏了捏她的鼻子,“小醋坛子。”

    “我觉得有可能……”

    “胡说。”萧铎好笑道:“蒋氏都禁足多久了?整整三个月!算起来我还是去年找过她的,中间连她的手都没摸过,她怎么怀孕?”

    凤鸾撇撇嘴,“万一是年前怀上的呢?”

    “醋缸,醋瓮!”萧铎笑着翻身,把她压在自己身下,“别说别人了,你赶紧的再给本王生一个,是男是女都行,我都喜欢。”俯身亲了亲,又去咬她的耳珠儿,“我现在都快成你一个人的了,还吃醋?真是,小没良心……”

    “别,我累了。”

    “我不累。”萧铎有条不紊的进行那件事儿,动作熟练,嘴角笑容暧昧,“早知道你懒,只管躺着别动等着享受就行。”

    “什么享受?”凤鸾红了脸,很快……,便婉转娇啼不能言语了。

    ******

    次日早起凤鸾去请安,蒋侧妃没来,派了人过来告假,“侧妃昨儿回去,在院子门口崴了一下脚,脚面肿了,实在是不能下地走路。特派了奴婢过来,想向王妃娘娘告几天假。”

    凤鸾心下一声哂笑。

    谁会盼着她出来晃荡啊?她不来,只怕一屋子的女眷都欢喜呢。

    不过呢,端王妃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掩饰住了,“不能走路就歇着,赶紧再去请个大夫瞧瞧。”

    “不要紧。”丫头忙道:“蒋妈妈拿红花油给侧妃揉了,好不少呢。”

    凤鸾本来就对蒋侧妃有所猜疑,再瞅着丫头紧张,明显一副不愿意招摇请大夫的样子,不由更加疑惑了。蒋侧妃真的有孕?若是有,为何又遮遮掩掩的?怕人知道害了她的肚子?可她总不能一直瞒着,突然蹦出一个孩子来吧。

    带着疑惑,请安完毕回了暖香坞。

    可是凤鸾自己猜疑,又没证据,----总不能跟萧铎说,我知道前世苗夫人这时候快怀孕了,所以受惊护着肚子,于是推测蒋侧妃也有可能是怀孕吧。

    萧铎瞅着她这几天闷闷不乐,只当是女人家心思细腻,有事没事爱琢磨,成天在宅子里面都闷坏了。因而笑道:“别急,这段日子有事比较忙,等过两天忙完,我找一个休沐日的时候,就带你香洲别院。我看最近天气好得很,正适合骑马,连鹿我都让人找来先养着了。”

    “好。”凤鸾兴致不高,心不在焉的敷衍着他。

    接下来的几天,蒋侧妃一直窝在碧晴含烟馆没有出门。

    蒋妈妈有点发愁,“这也不是法子啊。”眉头紧锁,“就算侧妃借口脚崴了,也不过是拖延几天而已,要是十天半个月都不去请安,别人一定以为是病重了。王妃娘娘身为王府主母,不可能不管,肯定是要派大夫过来瞧的。”

    “我不管,能拖几天是几天。”蒋侧妃的小脸垮了下来,抱怨道:“要不是担心禁足时间到了,不出去会惹人怀疑,昨儿我就不去了。偏偏苗氏那个扫把星,差一点点吓得我摔倒!”咬牙切齿的,“等着,回头再慢慢的和她算账!”

    蒋妈妈又道:“香油咱们捐了,银子也花了,只是……”她语气迟疑,“静水师太给的那些丸药,真的要吃下去吗?我担心……”

    “妈妈!”蒋侧妃赶紧打断了她的话,“不许说晦气的话!”

    蒋妈妈赶紧抿了嘴儿。

    蒋侧妃也是一阵犹豫不定。

    可是魏氏一举得男,法子是自己悄悄叫小丫头打听的,而且核实过了,魏氏确实经常给静水师太捐香油钱,可见消息不假。再说自己怀孕谁也不知道,魏氏不知情,且她最近都没有出过门,自然不会跟静水师太有什么勾搭。

    细细想来,丸药的事应该没有问题的。

    可……,还是有点不放心。

    蒋侧妃心里几番纠结,但是不吃了静水师太的丸药,怎么能保证一举的男呢?左思右想了许久,抬头道:“妈妈,你让人回去找我母亲商议一下。先让母亲去给哥哥屋里的胡姨娘求点男胎药,让她吃了,看看效果如何。”

    蒋妈妈心神领会,点头道:“好,这个法子不错。”

    ******

    “今儿一大早,蒋妈妈就出门了,让人跟着,她一路坐着马车去了蒋家。”宝珠回禀打探来的消息,“至于回蒋家做什么就不知道了。”

    “嗯。”凤鸾琢磨着,要不跟萧铎说,别让碧晴含烟馆的人进进出出?可是无缘无故找不到理由发作她,自己也不好弄得跟处处针对她似的。

    “侧妃!侧妃。”玳瑁急匆匆从外面进来,神色大变,“肃王妃……,没了。”咽了咽口水,“听说肃王府已经闹得人仰马翻,因为、因为肃王妃是……,是喝了郭侧妃侍奉的汤药,才呕血而亡的。”

    凤鸾的目光猛地一亮,继而微顿,“知道了。”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肃王妃为了自己的儿子,果然够狠!眼下郭侧妃成了谋杀王妃之人,再加上范家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再做继妃的了。郭侧妃被废处死,她的三个儿子失去母亲统领,肯定也是一团乱。

    这样一来,王府的嫡长子地位便稳固了。

    可是贞娘还只是怀孕,没有生子,无功无劳只怕也难以请封继妃,更何况眼下都在忙碌郭侧妃的事,贞娘么……,还是好好养胎吧。

    中午萧铎回来,脸色沉沉,眉宇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青色雾气。

    两个人默默的吃完了饭,谁也没多话,下午萧铎又出去了。他是皇子,哥哥才死了嫡妻,自然是要过去听哥哥道恼,帮着忙活丧事。凤鸾则窝在暖香坞里做针线,心里恍恍惚惚的,一不小心,把手指上戳了一个血珠儿。

    “哎哟。”红缨在旁边递线的,赶忙放下线,去给她打水清洗。

    “不要紧。”凤鸾摇摇头,擦干水珠摁住,“一会就好了。”略有一点心烦,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王府内外,都是暗流汹涌杀机四伏啊。

    昏昏沉沉睡了一会儿。

    下午闲闲无事,到后面陪着龙凤胎玩了一会儿,也提不起兴致。

    天色擦黑,萧铎再次从外面回来,不急着吃饭,而是先泡了个热水澡换了衣裳。他披散着头发湿哒哒出来,凤鸾上前亲手给他揉头发,细细的揉,轻轻的揉,干棉巾换了两、三条,最后揉得手都酸了。

    “好了,别揉了。”萧铎将头发用长簪随便一别,然后抓住自己肩膀的素手,转头看她,“瞧你这神魂落魄的样子,都怪我,不该让你……”扯她到怀里坐,爱怜的抚摸着她的脸颊,亲了亲,“娇娇,别去胡思乱想了,好吗?”

    怪自己,不该让她给肃王妃递话的。

    这种腌臜事儿,原本就不应该和阿鸾扯上关系。端王府的前程,应该是自己这个大男人去挣,而她和孩子们,自应该躲在自己背后跟着享福,而不是操劳。眼瞅着她这会儿像是鱼儿脱了水,一阵心疼,“别想了,这事儿不与你相干的。”

    “嗯。”凤鸾茫茫然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萧铎见她恍恍惚惚的,怕再出什么魔怔,一点都不敢疏忽,眼睛不错的一直盯着她不说,还各种细细劝解。最后说得嘴都干了,想着,还是找点什么事打断一下她的思路才好,便又换着花样闹腾了她半夜。

    等她倦极了,伸手给在她颈间的穴位上轻轻揉着,趁她放松用了内劲儿一按,总算让她昏昏然的睡了过去。

    “娇娇……”萧铎将她轻柔放平了,看着那张安静甜美的素瓷小脸,细细密密的亲吻了一回,“听话,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次日天明,端王府有头脸的人换了素色衣服,过去肃王府吊祭。

    女眷里,端王妃和蒋侧妃、凤鸾,以及王府的两位小郡主,都的过去。当着妻子女儿的面,萧铎不好太过关照凤鸾,只在分别时,叮嘱了王妃一句,“今儿人多,你们都别私下乱走,按照规矩吊祭完等着我一起回府。”

    端王妃见他跟自己说这话,眼睛却不时扫向表妹,心中如何不明白?可是到了今时今日,除了不舒服以外,连吃醋的心思都没有了。好似丈夫已经不是自己的丈夫,只是用来保证自己后半辈子荣华富贵的人,保证儿女前途繁花似锦的人。

    她表现的温柔大方,“好,王爷尽管放心。”

    萧铎不再多言,自己领着人往肃王府外面那边去了。

    凤鸾经过昨天一宿安睡,今儿已经恢复了精神,跟在端王妃后面,默默不语,到了灵堂想肃王妃拜祭的时候,忍不住轻轻一叹。

    人死灯灭,这样拼命的争真的值得么?

    恍惚间,觉得一道清澈明亮的目光投了过来,扭头一看,是身着一袭素白孝衣的凤贞娘,她的眸子里,闪烁着叫做希望的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六一儿童节,出门了,今天写好新鲜出炉~~

    继续码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