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45章 天之明月

第145章 天之明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端王妃已经发现丈夫不痛快了,当然不会傻傻的继续追问,很快掠过这一节,转而说起无关痛痒的话题,笑道:“王爷可算是赶巧,刚刚赶在中秋节前头回来,正好一家子人团圆。”为了试探心中的猜想,顺带说了一句,“对了,十五还是昊哥儿他们的周岁生辰,可得热热闹闹办一场。”

    萧铎“嗯”了一声,“是应该大办的。”

    端王妃见他对龙凤胎都兴趣不大,心下更加怀疑,等到再晚一些,丈夫居然要留在葳蕤堂过夜,越发证实了之前的那份猜想。

    ----他们肯定是拌嘴了。

    次日早起,萧铎直接从葳蕤堂去了上早朝。

    端王妃看着干干净净的床褥,轻声叹气,丈夫这是再也不和自己好了吗?到底是自己年纪大了,再过两年就三十岁,的确是不如表妹年轻光鲜吸引人。

    等到姬妾们过来请安的时候,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凤鸾眼下不到双十年华,正是女人一生中最娇妍鲜嫩的年纪,加上天生丽质,随便穿什么都是明艳照人。比如她梳了堕马髻,看起来就是妩媚娇柔好似嫩柳,苗夫人也梳了堕马髻,却总显得有些呆板。

    “哎哟。”苗夫人陪着小心道:“今儿倒是跟凤侧妃重样了。”自我埋汰道:“可惜同样儿不同人,侧妃梳什么都好看,我这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凤鸾见她说话都下意识的捂着肚子,心下不由好笑,就跟自己有多歹毒,随时随地都会推她一把似的。不过身处低位份的人怀孕,小心一些,也可以理解,谁让自己是个嚣张跋扈的专宠侧妃呢?孩子又是女人一辈子的依靠。

    倒是没空去和苗夫人计较,淡笑道:“你的嘴还是这么甜,招人喜欢。”

    苗夫人笑道:“我哪儿有凤侧妃招人喜欢呢。”

    魏夫人一直保持着老实敦厚模样,听得她们客套,只跟着笑了笑。

    端王妃朝苗夫人问道:“最近感觉如何?可还烧心反胃?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千万别忍着不说,早点叫太医过来瞧了,平平安安的大家欢喜。”

    苗夫人忙道:“多谢王妃娘娘关怀,妾身一切都好。”不愿再多说自己的身孕,生怕惹得别人不喜,特别是怕凤鸾不喜,转而笑道:“听说王爷昨儿回来了?妾身今天一大早就想赶着来瞧,到底没有王爷上早朝那么早,还是没赶上。”

    端王妃想到丈夫昨儿一回来,就留宿自己这边,不由正了正身姿,笑道:“下午王爷回来,我再叫你们过来见见。”这点子主母的大度她还是有的,然后道:“行了,你们先回去歇着,晚点再来。”

    凤鸾懒得再应付这种虚伪场面,便领头告辞。

    回了暖香坞,原本之前都在翻《无量寿经》,也不翻了。

    其实寂寞深闺没啥好消遣的,她又不喜欢打牌之类的,针线活计更是懒得做。这原是甄氏说的,“女人要紧的是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把周围的人琢磨透,又不是那些穷绣娘,做那么多针线有什么用?没听说男人因为女人针线好,就爱得死去活来的。”

    凤鸾原本就是一个娇娇女,又懒,宁愿每天窝在暖香坞里,也不肯走动。

    要不然,办个花宴找点小姐贵妇过来说话,也是热闹的。

    因为不看佛经了,便叫了丫头们过来下棋,然后又去陪孩子们玩儿一会儿,一上午就这么打发了。吃了午饭,到了下午暮色沉沉的时候,听说萧铎回来了,不过人直接去了梧竹幽居。

    宝珠陪着小心,委婉道:“说是王爷有事儿。”

    哪知道这有事儿,晚上没有过来,接下来几天全都在梧竹幽居过的。

    这下子,不仅端王妃和其他姬妾起了怀疑,便是凤鸾也确定了,萧铎肯定是在跟自己闹别扭,----哪有忙得几天几夜不停歇的?况且他才办了差事回来,正该休息,便是忙,那也不耽误睡觉的功夫啊。

    再说之前出了好几件大事,他才回来,怎么着也该来问清楚自己这个当事人的,居然找了这么蠢的一个借口,躲在书房不来了。

    行啊,忙就忙吧,想拧着拧着吧。

    真是莫名其妙!难不成因为王诩给自己找了一本佛经,就成大罪过了?宫里的娘娘们,就从来都不用太监办事儿了?反正自己儿女双全,背后有凤家和郦邑长公主等人撑腰,又没犯错,端王殿下爱咋样咋样吧。

    ----他不来,自己还不伺候了呢。

    ******

    萧铎的确是在跟她闹别扭,心里较劲儿。

    虽然明知道他们之间没什么,可就是不爽。心下发狠,自己这么牵肠挂肚的,为了一个女人辗转难眠,根本就不像个爷们儿!于是干脆赌气在书房睡,可他一个人睡了几夜之后,不但没有消火,反而火气更大了。

    再想着,自己在梧竹幽居生闷气肝疼,她又不知道,指不定在暖香坞多乐呵呢。

    哼!今儿就去看看那个没有良心的,好好的收拾她!

    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顺着台阶儿下,摔下手中捏了半天没有用的毛笔,“啪!”,墨汁飞溅,弄得手上一片细碎黑点,却也顾不上便出门了。

    他带着一股子怒气冲到暖香坞,可一进寝阁,看着那个跟午后慵懒小猫一样的坏丫头,正躺在窗台边晒太阳,----看她娇柔似花软绵绵的样子,顿时把那一腔发狠揉搓的心思散了,到底狠不下心。

    萧铎在水晶珠帘外面站着,因他沉着脸,丫头们都没敢乱喊通报。

    正好宝珠是背对这边坐着的,凤鸾也侧身背对躺着,主仆两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没有发觉他来。宝珠手里拿着美人捶,给她捶腿,嘴里嘀咕道:“侧妃是不是说什么话,让王爷恼了?”

    萧铎心道,看看……,人家一个丫头都发现自己不痛快了。

    宝珠又道:“依我说,侧妃就该软和一点儿。或者送个点心过去,或者送个香囊过去,再说几句和缓话儿,王爷不就欢欢喜喜的了吗?何苦两个人拧着?”

    萧铎在心里点了点头,这话有理,可恨那小东西就是不过来服软。

    凤鸾哼了一声,“你哪儿来的这么多话?王爷忙着呢。”

    宝珠却道:“那是王爷忙,反正侧妃是闲着的,又不耽误侧妃你过去一趟啊。”她的语气里带出担心,“要是王爷真的生气了,再也不来怎么办?”

    萧铎竖起耳朵,想要听听她是怎么回答的。

    凤鸾“呼哧”一下坐起身来,啐道:“你想去你自己去好了,少拿话……”一抬眼看到萧铎在门外面,扭身又躺下了。

    宝珠顺着她刚才的视线往外面看去,不由惊喜道:“王爷来了。”

    萧铎点点头,然后挥手让她退下。

    “侧妃,我出去了。”宝珠推了推她,低声嘀咕了一句,“可别再闹了呀。”然后乖巧的福了福,自己打起帘子出去了。

    萧铎在她背后坐下,静默半晌,才道:“我这几天有点忙。”

    “嗯。”凤鸾头也不回,“我知道的。”

    她不询问,话头便断了。

    萧铎心下恨恨,忍了一会儿气,自己又重新挑了一个话头,“你这几天都在屋里忙什么呢?昊哥儿他们快过生辰了,是不是在给他们准备东西?”笑了笑,“我虽然是去外头办差的,可也没忘了他们,还给带了礼物。”

    凤鸾起身坐了起来,抿头发道:“多谢王爷费心了。”

    就眼下这气氛,就她这不冷不热的态度,萧铎实在问不出,“你想我没有?”,那感觉自己也忒犯.贱了。难道专门喜欢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行啊,一个月不见,这位气性比以前更大,居然连个娇儿都不肯撒了。

    她不说话,自己也不会腆着脸再找她说的!他心下上火,便端了茶一口一口的喝。

    凤鸾把茶壶给他拿了过来,放在旁边,便自己跑去做针线了。

    萧铎更加觉得火冒三丈,----她什么时候是爱做针线的人了?况且自己都主动过来了,她就该服个软儿,说几句好话,难道针线比自己还要重要?可是又不好吵,大男人跟个小女子吵架太掉价儿!不知不觉喝了一肚子的茶水,还没吃饭,就先吃气和茶水吃饱了。

    晚饭随便用了一点儿,见她还是淡淡的,不由发狠,一定是自己宠她宠得太过了,才敢这么拿大!满王府里,就是王妃都没她架子这么大!难道自己离了她就活不下去了?非得在她这儿受气不成?越想越不痛快,憋了一口气窝得心窝子疼。

    凤鸾让人上了消食茶,递了一盏过去,“王爷消消食。”

    自己需要的是消消气!萧铎冷冷睨了她一眼,不悦道:“不用了,我还有事去书房一趟,晚上你先睡罢。”

    凤鸾又不傻,当然知道他一下午都在怄气,可是并不打算去哄他,----自己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哄他?只做循规蹈矩的样子起身,“王爷有正事,那先忙着,妾身送王爷出去。”

    萧铎呼哧一下起身,高声道:“不必了!”把屋里的丫头们都吓了一跳,他摔了帘子出去,留下珠帘狠狠摇晃不已。

    宝珠有点惊慌,“侧妃,王爷这……,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凤鸾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要不你追上去,替我赔个不是?”

    宝珠赶忙朝外瞅了瞅,到底觉得不妥当,没敢挪步。

    红缨瞅了瞅她,没说话。

    “我也不吃了。”凤鸾起身进了离桌,先去院子里面消消食,再去后头陪着儿女们玩耍一通,方才上.床睡觉。反正单独睡了一个月,萧铎走了,没觉得有啥不适应的,床还更宽敞呢。

    再说萧铎,怒气冲冲的出了暖香坞的院子。

    心中只觉得气不过,自己出门在外,想了她一个月,日思夜想的,还傻乎乎的给她打造什么金簪。一回来,就先来找她,便是祖宗也不过如此对待,她居然没有一点点感动?合着自己好的时候她就好,自己生气,她就可以随便扔到一旁?那自己成个什么东西了?

    呸!自己不能是个东西,不对……,萧铎觉得自己气糊涂了。

    清朗的月色下,他撵了下人自己往前走,然后在一处拱桥上面停住,夜风幽幽凉凉的吹来,火气渐渐下去。

    罢了,本来就是自己做的不对。

    根本就不应该为一个女人牵肠挂肚、神魂颠倒的。她是自己的姬妾,又跑不了,想去就去,不想去就拉倒,用不着这么揪心揪肺的!反倒折磨自己。

    王诩再好也只是一个太监,宫里的娘娘们还用太监呢,比如母妃恭嫔,身边不一样有一群称手的太监吗?自己这是吃哪门子的醋?自己怎么就那么在乎她,就连她的一根头发丝儿,一个眼神,都不愿意落到了别处。

    ----这是有病!活该自己折磨自己。

    萧铎决定做一个没有病的正常男人,不为凤鸾吃醋,还像她没进王府那样,不把女人当一回事,想怎样就怎样,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啊。

    对!王府里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她不好了,自己可以找别人啊。

    萧铎这样安慰着自己,想了想,蒋氏废了,苗氏怀孕了,就剩下王妃和魏氏了。王妃是个一本正经的性子,且是嫡妻,不好让她做哪些下.作的事儿,就只剩下魏氏还可以用了。

    想到此,抬脚去了魏夫人的暗香斋。

    “王爷……?”魏夫人别提有多吃惊了,但旋即掩饰住,换上一副欣喜不已的模样,“王爷快进来,妾身让人给王爷准备好酒好菜,吃个宵夜。”

    心下嘀咕,前几天王爷一直躲在书房不说,今儿明明听说王爷去了暖香坞,居然又来自己这儿,看来凤侧妃真的和王爷闹别扭了。

    当然是和端王妃一样欢喜的,只是不敢流露。

    说起来,自己从生产以后就没服侍过王爷,虽说不想争宠,想极力淡化自己和年哥儿的存在,到底不能完全失宠啊。王爷偶尔来一来,当然更好,今儿晚上一定要把王爷服侍得舒舒服服的,叫他心里记着自己的好处。

    因而格外殷勤热络,递筷子夹菜什么的,简直恨不得亲自喂到他的嘴里!可惜王爷只是一杯一杯的喝闷酒,不肯吃菜,于是便小意儿殷勤的站在旁边,随时随地的给他添酒,动作娴熟,细细说道:“年哥儿最近长得很好,壮壮的,大伙儿都说……”

    “别啰嗦!”萧铎根本不想听她聒噪, “哐当”一声脆响,把酒壶扔在地上!然后一把抓了魏夫人,摁倒在榻上,想要证明没有凤鸾别的女人也一样,二话不说,就动手撕罗起来!心中的一腔怒气,总得找个地方宣泄一下。

    魏夫人吓了一大跳,这哪里是要鱼.水之欢?简直就像是要撕了自己!王爷从前对自己虽然有些粗鲁,但……,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跟野兽似的啊。

    可自己还能怎样呢?便是他等下又打又掐又拧,自己也得咬牙忍住不吭声儿,无论如何得让他把这口气给顺了。心下自嘲,自己这种卑微的宫女,也就剩下这点可以随便作践的好处了。

    要是自己连这点都受不了,王爷哪里还肯再来?忍住,一定要忍住。

    一副任凭随便□□的温顺模样。

    萧铎看着那张温柔敦厚的圆脸,那眉目,那样貌,那卑微的神气,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想要的那人,就好像天上最最皎洁的一轮明月,璀璨无比,光晕却又柔和朦胧,叫自己心甘情愿捧了一颗心献给她。

    随便换一个人,难道就是得到了吗?不是的。

    心中一腔说不出来的憋屈。

    “王爷?”魏夫人见他眼神一会儿一变,冷芒四射,不由有些胆怯,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顾不上羞耻之心,便张开双腿缠了上去,低低道:“王爷……”

    “松开!”萧铎推开她,豁然起身,旋即整了整衣襟便抬脚出去了。

    根本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魏氏被他扔到一旁,愣了愣,才茫茫然的坐了起来,细细思量,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儿啊?从头到尾的场景过了好几遍,特别是在榻上这段儿,没有……,自己真的没有做错什么。

    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

    继而又是一阵失落,看来王爷就连生气都不想跟自己生,悲喜欢乐、爱恨情仇,都是为了凤侧妃一人而生。

    自己算个什么玩意儿?!心下掠过淡淡悲凉,……和怨怼。

    ******

    萧铎出了门,自己一个人坐在湖边的凉亭里面,静静吹着冷风。

    从前一直以为她是恋着自己的,喜欢自己的,不是吗?她温柔体贴、聪慧明敏,对自己更是掏心掏肺的关心。之前种种,每次两个人闹别扭,都是自己做的还不够好,所以自己想要做的更好。

    莫非……,不是这样的?是自己错了?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她有人哄了,所以有没有自己都无所谓。自己去,她不见得有多么欢喜;自己不去,想来她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失落,竟是可有可无。

    萧铎一声轻嘲,自己还不如一个小女子心思洒脱了。

    为了一个长得好看点的太监吃醋,说出去,只怕要笑掉别人的大牙!蠢啊,端王这人太蠢了,简直比妇人还要蠢一千倍、一万倍!十足的蠢货!

    他之前千里奔袭回京身体疲惫,加上喝了许多热酒,秋冬寒凉,水边又生风,就这养不许人靠近的吹了半夜,然后第二天便发烧了。

    这下子,满王府的姬妾们都是坐卧不安。

    因他昨夜是在梧竹幽居歇下的,轮番儿过去看他。

    凤鸾当然也要过去,闹别扭是一回事,他生病再不过去就是没良心了。因为昨儿他先来了暖香坞,后来又去了暗香斋,最后却是在梧竹幽居歇下的,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出他在和自己怄气,所以故意避开了其他人。

    但要避开,时间上不免就稍微晚一些了。

    这落在萧铎的心里,又成了她不在乎自己的表现,见她进来,冷笑道:“凤侧妃今儿得空过来,稀客啊。”

    这副尖酸刻薄的不像大男人说的话,把凤鸾一噎,想着他在病里头,忍了气没有跟他拌嘴。上前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哎哟,额头是有点烫了。”

    萧铎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她。

    凤鸾原本被他噎得有点生气的,见他变得这么孩子气,反倒气笑了。端王殿下都多大的人了啊,又不是小孩子,还这样……,叫人啼笑皆非。

    可是他这么“蠢相”,却让自己感到踏实和安心一些。

    因她低头出神没说话,萧铎等了一会儿不耐烦,便道:“没事便回去,本王想安安静静的睡一会儿。”

    凤鸾心思一转,便道:“那王爷先睡着罢。”自己起身出去,然后偷偷的从屏风后面饶了一圈儿,站在床头幔子后面,抿了嘴不吭声儿。

    萧铎原是气话,听得她脚步声出去不由一怔,真出去了?!翻身回头看看,哪里还有人影儿啊?顿时心头又窝了一大口气,很好,那丫头真是够狠,自己都病了,她还这么没良心,说出去就真的出去。

    他气得睡不着,翻身下.床穿了鞋子就要出门!至于出门做什么也没想,就是气得不想在这屋里呆,把大夫嘱咐静养的话也给丢到脑后,全不管了。

    刚走了两步,后面就突然蹿出来一个人,把自己抱住了。

    “去哪儿呀?”是她娇滴滴的声音。

    萧铎觉得自己应该更有骨气一点儿,当即推开她的,然后抬脚就出门的,可就是下不了那个手,被那点子纤细的力气给缠住了。

    凤鸾知道他心里别扭,给他找了一个台阶下,“王爷发烧呢,乱跑什么?”给他顺了顺毛,柔声道:“好了,快回去躺下。”

    过了那个气头,也罢了,看在他这么蠢相又孩子气的份上,给他搭个台阶下吧。

    两个人总不能闹一辈子别扭,还得过日子呢。

    萧铎扭头看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笑意深深,多半……,是在笑话自己!不由沉了脸,又觉得窘迫,努力给自己脸上抹面子,“屋子里闷得很,不透气,我想出去走走散心。”

    凤鸾不知哪种真不识趣的,笑盈盈道:“那我陪王爷出去。”

    萧铎觉得自己的骨气都给狗吃了,竟然没拒绝,由着她给自己披了披风,然后两个人一起出去了。还一路让她挽着自己的胳膊,----好生奸诈的小东西的,她这么挽着自己在王府里逛一圈儿,人人都看见了,谁还不知道自己又被她哄好了。

    到了路口,凤鸾抬头笑道:“王爷走了以后,我给王爷亲手缝制了一件亵.衣,咱们去瞧瞧罢。”不着痕迹的,就把他往暖香坞里面领了。

    萧铎心里有两个声音,在激烈交锋。

    一个说,“你要是有骨气的大男人,就不该给她脸子,她甩你好几天,你就甩她好几个月,甚至可以一辈子不理她!哪个女人不是一样?要是府里没有中意的,还可以外头买去,何必低三下四的倒贴着她?”

    另一个又说,“算了,算了,大男人何必跟小女子置气?吃太监的醋本来就是不对的,顺着台阶,两人以后和和美美的也就是了。”

    前头那个骂道:“你这没骨气的软耳朵!”

    后头的道:“真丢了她,回头有你一辈子后悔的!”

    于是,在端王殿下纠结来纠结去的功夫,还没有敲定主意,人就已经被凤鸾给拽进暖香坞了。然后她让人铺了床,哄得他躺下,又亲手喂了一盏甜汤,堵了他的嘴,再燃了双份的安神香,轻言细语就把发烧的他给哄睡了。

    一觉醒来,萧铎感觉精神头儿好了许多。

    但心里……,却又一种被人调.戏了的羞耻感!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女子耍得团团转,她略给一点甜头,就浑身发软没骨气的全听她的了。

    萧铎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发烧病了,所以才这么反常。

    但不论如何总算是在暖香坞里住下了。

    王府的姬妾们知道以后,端王妃叹了一回,苗夫人摇头笑笑,魏夫人则是木呆呆的发了一阵呆,至于蒋侧妃……,谁还管她啊。

    ******

    端王府里,暂时又风平浪静下来。

    尽管萧铎在暖香坞里面住了下来,可心头的那口气,还没有消。

    ----心头的疑惑更是没有消。

    而凤鸾,把人接回来以后好茶好饭养着,陪着说说话,依她的性子也不可能主动求欢之类,日子还是过得更平常一样。这也让萧铎多少有点不满,他本来生气,加上发烧不舒服,心思自然更重几分了。

    今儿一大早的,她陪自己吃了早饭,说了几句话,就蹿到后院半天没回来。

    其实凤鸾是因为中秋节和龙凤胎的生辰,怕吵着他,去后面商议琐碎事儿去了。

    可要是以前,萧铎可以过去亲自看个究竟,偏生他这会儿头疼脑涨的不想动,还带了几分埋怨,不免想着,她是不是在后面,和王诩一起逗孩子之类。

    “添水!”他含着薄怒喊了一声。

    丫头们就立在门口的,因他躺着,怕打扰,没人敢进来罢了。听得传唤,宝珠赶忙进来倒水,捧了茶,送到床边,“王爷喝茶。”

    萧铎抬手一把抓了过来,结果太急,反倒把茶水给洒了一点儿出来。

    宝珠吓了一跳,赶忙去拿帕子过来擦拭,连连赔罪,“王爷……,对不住。”主子不能有错,只能做下人的认了,“都是奴婢不小心。”

    萧铎看着她一阵忙活,那纤细的手指和明红的蔻丹,在自己眼前一片乱晃,且那动作又轻又柔,带着说不出的某种意味儿。细细回想平日里,这丫头也总爱在自己跟前乱晃,又喜欢打扮俏丽,----以他端王殿下的身份,什么样想攀龙附凤的女人没有见过?稍稍一试便知道了。

    “好了,不要紧。”他声音温暖和煦,“本王自己擦。”状若顺手去抓帕子,却一不小心抓住了宝珠的手,顿了顿,继而抽了帕子出来。

    宝珠顿时脸上飞红一片,低垂眼帘,“我……,我再去给王爷倒一盏新茶。”

    连自个儿是奴婢都不记得了?萧铎心下一声嘲讽讥笑。

    宝珠重新去倒了茶,放在旁边,问道:“王爷还要什么?”她那明亮的杏眼里,分明闪烁着一种叫“希望”的光芒。

    呵……,居然还问自己还要什么?

    按照常理,她若是个一心一意忠于主子的好奴才,这种时候,不是应该马上告退避嫌的吗?她却巴不得找点事儿留下来,这就可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问下大家,最近的剧情很沉闷吗?

    哼……,难道非要我放华丽丽的狗血大招?你们才肯出来(╯‵□′)╯︵┻━┻

    快出来让我爱抚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