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47章 身世之谜

第147章 身世之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鸾一声冷笑,“王爷分明就是藏了话,对我有芥蒂,却不肯说出来。万一哪天有人信挑唆,让我不幸中招,就那样被害死了也不是不可能。”她幽幽一叹,“可惜啊,说不准到死都是一个糊涂鬼。”

    “阿鸾!”萧铎听她说死啊鬼啊的,就是一阵心惊肉跳,一把将她抓紧怀里,“不要再胡说八道了。”不怪她,是自己多疑的毛病又犯了,是自己怕受伤害的蠢念头又生出来了。

    难道真要一辈子存个芥蒂吗?往后还有何开心可言。

    凤鸾下了一剂猛药,“说白了,王爷到底还是心里有我不多,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怕受到伤害罢了。”愤而推开了他,“那我呢?王爷口口声声说爱重我,就不怕我被误会,被曲解,被你伤害了吗?你这个口是心非、自私自利的……”

    “阿鸾,我说。”萧铎觉得她骂得对,况且自己好歹比她年长十岁,难不成还要一个小姑娘哄着、捧着?是自己做得不像一个大男人,忍了羞耻,开口道:“我,就是觉得你和王诩太亲近了。他年轻、长得好,年纪又和你差不多,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难免心软……”

    “萧铎,你放什么狗.屁!”凤鸾见他终于肯说出来了,劈头就是一顿狠骂,要把他这个自私自利的混蛋给骂醒,“王诩他是一个太监,咱就不说了。”继而冷笑,“你说他年轻,长得好看,所以我这个小姑娘就把持不住了?是这个意思吗?你简直就是一个可笑的王.八蛋!”

    她骂道:“难道萧湛不年轻?不好看?身份不比王诩尊贵许多?呸!”狠狠啐了一口,“往难听了说,我要是那种无耻淫.奔之人,也该图个齐全人,去图一个太监残废做什么?你脑子里都是进了水吗?”

    萧铎怔怔的看着她,不能辩驳。

    “哦,我明白了。”凤鸾索性挑开天窗说亮话,抓起窗台上的那本《无量寿经》,狠狠摔在地上,“不就是因为这个吗?因为王诩送我一本佛经,你就疑心?行啊,那我让王诩给王妃也送一本,给苗夫人也送一本,给魏夫人也一本,要被泼污水,大家都一起污了算了!”

    萧铎是一个心思很重,且疑心重的人,此刻被她骂了一顿,反而骂开了。

    细想想,的确自己这飞醋吃得毫无道理。

    她说得对,王诩再年轻再好看,那也是个太监,比不过成王萧湛啊。她连萧湛都看不上,又怎么会看上一个太监?自己不过是心里不痛快,乱吃醋罢了。

    “呸!”凤鸾啐道:“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一个没良心的老男人!”

    “阿鸾……”萧铎自知理亏,被骂了不但不生气,反倒如获珍宝,紧紧搂住她不放手,也不要脸面了,“你看上我是对的,别嫌弃我老,回头我打扮年轻一点儿。”陪笑道:“是我错了,仍凭你想打想骂想罚都行。”

    凤鸾别开了脸,“少跟我来这一套!每回都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再不敢了。”萧铎忙道:“你看,宝珠她主动勾引我,我都没动心,还替你把人给打发了。阿鸾,娇娇,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是真的。”有点懊悔,有点憋屈,“我要不是在乎你,哪里会这样折磨自己?直接把王诩打死算了。”

    “你还委屈了?”凤鸾回头冷笑,“行啊,你有本事就把御前行走的人打死,把我的救命恩人打死!你打啊。”

    萧铎的气势完全压下去了,只陪笑,“我就是打个比方,你看你,还当真了。”想着赶紧弥补一下,忙道:“我出去的时候,还给你亲手打了一支金钗……”忽地一顿,那天自己跟她怄气,去湖边凉亭吹风的时候,顺手扔到湖里去了。

    这会儿想拿还拿不出来呢。

    凤鸾一见他吞吞吐吐就知道有蹊跷,问道:“钗呢?”

    萧铎尴尬道:“扔湖里了,等下我让人去捞上来。”

    “我不稀罕!”凤鸾已经把事情交割清楚,心中又不快,甩手便摔了帘子出去了。

    萧铎想了一下,光是嘴上赔罪没用,太没诚意,忍了低烧出门吩咐人,去湖心亭旁边打捞金钗。眼下秋日湖水寒凉,冻得下去捞金钗的人一个个直哆嗦,一个个都搅和了浑身的泥,简直能不看了。

    “捞!捞着了。”有人在水里惊喜道:“奴才捞着金钗了。”然后顾不上泥污爬上岸来,在水边洗了洗,然后小心翼翼捧了上去。

    萧铎松了口气,那帕子把金钗给裹了,然后朝高进忠摆手,“赏!”

    高进忠赶紧赏了那下人一锭银子,另外给了一锭,“其他下湖的人分了。”然后飞快追上主子,心下嘀咕,这算怎么回事啊?好好金钗,扔湖里做什么?这会儿又大费周章的捞起来,真是……,真是闲的蛋疼。

    萧铎巴巴的回去找凤鸾献宝,结果玳瑁回道:“侧妃回凤家送粽子去了。”

    这不是送粽子,分明就是赌气回娘家。

    萧铎没有多说,让人把金钗仔仔细细洗干净了,然后也出了王府。

    ******

    凤鸾在海棠春坞里跟母亲抱怨,“母亲你说他可笑不可笑?先头吃萧湛的醋还勉强说得过去,现如今居然连个长得好看点的太监,也要吃醋!若不是看在一双儿女的份上,想着以后还要过日子,真想一碗茶泼在他脸上!”

    甄氏听得“扑哧”一笑,“我的儿,端王殿下真的这般傻乎乎的?倒也有趣。”

    “一点都不觉得有趣!”凤鸾不悦道。

    “罢哟。”甄氏乐不可支,“他吃醋,好歹听你解释,这就不错了。”见女儿满脸的不痛快,为了哄她高兴,又道:“还是我们阿鸾聪明,三言两语的,就把王爷的毛给捋顺了。”

    心下却是有点忧心忡忡,萧铎忌讳王诩,就算暂时被女儿给安抚住了,不定哪天疑心病又犯了,万一害了王诩……,可是不好。

    这边没说多久,萧铎来了。

    一进门便道:“阿鸾,金钗找着了。”从怀里摸出东西来,打开帕子,亲手托到她的面前,“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凤鸾斜眼看着金钗,没言语。

    甄氏怕冷了场,上前拿了起来细看,只见那金钗并不是十分细致,反倒有点古朴和笨重,这又算是什么好东西?值得端王殿下巴巴的拿来讨女儿欢心?心思一转,抬头含笑问道:“是王爷亲手打造的吗?”

    萧铎笑道:“是,就是手艺差了一点儿。”

    “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甄氏把金钗别在了女儿头上,笑道:“果然王爷亲手打造的就不一样,阿鸾戴着,比平日更好看了呢。”

    萧铎当然知道她是在说场面话,不过还是很感激岳母帮忙圆场,不然她总冷着脸子不解话头,得多尴尬啊。因而晚上留下吃饭的时候,便竭力敬了岳母几杯酒,“凤夫人意思意思即可,本王干了。”

    凤鸾当着母亲不好给他甩脸子,再说了,也不想玩什么使小性子,然后打情骂俏的的把戏,只是默默低头吃菜。

    吃完了饭,甄氏笑道:“因为天色不早,你们回去罢。”一则是想让他们回去单独相处,二则另外有点心事,因而没有多加挽留。等女儿女婿走了,自己进了寝阁最里间的套屋,犹豫再三,叫了丫头进来,“给我把这把锁砸了!”

    王诩毕竟身份特殊,萧铎忌惮他,这事儿还是跟她说一声比较保险。

    唉,算什么?自己竟然管起了王诩的闲事,这里头的瓜葛,真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根本就没法梳理清楚。

    ******

    马车里,萧铎低声道:“阿鸾,还在生气呢?”

    凤鸾别开了脸,不想回答。

    萧铎又道:“你再原谅我一回,好吗?”

    “一回?”凤鸾扭头看他,“你自己数数,这都几回了?之前因为萧湛怀疑是一回,你答应的好好儿的;后来因为蒋氏小产又一回,你也口口声声保证。可是现在,你却因为无端端的怀疑王诩,又来这一套。”

    “好事不过三,没有下回了。”萧铎有点耍赖的笑着,揽了她的腰,“你就看在我不被宝珠诱惑的份上,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

    “最后一次?”凤鸾轻声嘲笑。

    萧铎自己也觉得没脸再这么说,但还是厚着脸皮,“嗯,最后一次。”不想再进行这个不愉快的话题,赶紧说起儿女们,“过几天昊哥儿他们生辰,你想怎办?要是想热闹一点的话,我就多下几个帖子请多点人来。”

    凤鸾皱眉道:“要那么多人做什么?”虽然明知道他是转移话题,但儿女们的确是自己十分关心的,“哥儿姐儿还小,不要热闹,就清清静静的府里摆几桌好了。正好他们赶在中秋节做生辰,家家户户都忙,便是太子妃她们过来也不过吃个饭,没有功夫多留的。”

    至于母亲,倒不是不想她,而是萧铎对自己回娘家没有限制,三天两头就可以见到的,不至于牵肠挂肚的。

    萧铎赶忙道:“依你,都依你。”

    正在做小伏低赔不是,马车忽然停住了。

    凤鸾才受了上次行刺的惊吓,不免神经质的低了头,还道:“快趴下!”

    “怎么回事?!”萧铎眼睛里带出一丝寒芒,一改刚才的柔情蜜意,沉了脸,竖起耳朵听了听,见没动静。赶紧搂紧了她,低声道:“别怕,有我在呢。”

    “王爷,对面郦邑长公主殿下的马车。”

    大皇姑?萧铎怔了一下,赶紧下车,过去给郦邑长公主见礼,然后让王府的马车队伍挪到旁边,笑道:“请大皇姑先行。”

    郦邑长公主瞅着对面的马车,问道:“是阿鸾在里面吗?”

    “是。”萧铎回道:“我们才去了凤家送粽子。”

    “没良心的。”郦邑长公主笑道:“怎么不记得给我送一份儿?”

    萧铎忙道:“等下就送。”

    “算了,我不爱吃粽子。”郦邑长公主招招手,“让阿鸾过来。”又道:“既然咱们遇上了,你们就先去我府里吃一回粽子罢。”

    萧铎自然是乐意跟这位长辈亲近的,加上能让凤鸾散心也好,当即笑道:“那好啊,等下可得多吃几个再回去。”

    先过去让凤鸾带了绡纱帷帽,过来说话。

    郦邑长公主的马车十分宽大华丽,几近夸张,招手让凤鸾上来了,然后笑道:“是不是耽误你们小两口亲热了?”

    “没有。”凤鸾在马车上欠了欠身,方才坐下。

    “怎么了?”郦邑长公主是何等眼见的人,瞅着她,思量了一会儿问道:“是不是小六惹你生气,所以气得回娘家了?他来追你。”

    凤鸾诧异的抬起眼眸。

    郦邑长公主被她的老实惊讶逗笑了,“我就知道,一准儿是这样的。”继而沉了脸,“你别怄气,等下我就替你教训教训他。”然后问道:“到底为了什么?”

    凤鸾怎好说是因为萧铎吃王诩的醋?因而只含混道:“他这人疑心重,脾气大,没事儿就爱摆个冷脸子,也没什么要紧的事。”

    “他敢甩脸子给你看?”郦邑长公主皱眉,继而又道:“没事,等会我甩个更大的给他看,替你出气。”

    凤鸾原本一腔郁闷,听了这话,不由“扑哧”一笑,“好呀。”

    郦邑长公主是大事上不让人拿错处,只要站了规矩,那可是变着花样折磨人,到了府里,就让萧铎站在旁边剥粽子。剥了整整一盘也不让停,只是劝凤鸾,“你一样尝一点点,别吃太多,当心噎住了。”

    凤鸾笑道:“多谢长公主殿下。”

    萧铎当然知道郦邑长公主是在替她撑腰,可只要她能消气,也认了。看着她那笑靥如花的狡黠模样,就算是捉弄自己,也比冷着脸不理会自己好多了。

    心下想着,看来除了凤家,郦邑长公主也可以常来逛逛。

    他们是在内厅吃粽子,寝阁就在一墙之隔的后面。正在说笑,忽然听见寝阁里面一阵动静,萧铎不由吃惊喝斥,“什么人?!”当即拔了腰上的佩剑,就要冲进去,却被郦邑长公主叫住了。

    “你看你,一惊一乍的。”她笑道:“是我养的猫。”

    萧铎松了一口气,歉意道:“因为阿鸾遇刺,弄得我有点过分紧张。”

    “我进去看看。”郦邑长公主起身进去,隐约听得她喝斥了几句,“你这淘气的小猫,乱动什么,看把我屋子弄得乱糟糟的……”不一会儿,又出来了,笑道:“小东西淘气,教训几句就老实了。”

    “是啊,猫儿淘气。”凤鸾笑了一句,然后低头缓缓咬着粽子,心思微动。

    萧铎重新洗了手,继续剥粽子。

    “行了。”郦邑长公主的神色略不安定,摆手笑道:“剥一堆,吃不完放着全都坏了。”对凤鸾道:“你先回去,改天我再替你教训小六。”又训斥萧铎,“你再敢欺负阿鸾,我先饶不了你。”

    萧铎忙道:“不敢,不敢。”

    “这下我可算是有靠山了。”凤鸾巧笑嫣然,掩饰自己心中起伏不定的情绪,之前心中的猜测,再次浮了起来。

    郦邑长公主喊了人进来,“替我送小六和阿鸾出去。”

    凤鸾和萧铎一起告退出了门。

    然后一路在长公主府里向前走,从正门出去,上了马车,刚刚拐了一个弯儿,她便让人停下马车。萧铎诧异道:“你怎么了?”

    “我有一件要紧事忘了告诉母亲,急着回去一趟。”

    “要紧事?”萧铎不解道。

    凤鸾心下十万火急,没空和他细说,“王爷别问,只管骑马带我赶紧到凤家。”甚至不惜利诱,“你应了我,赶紧带我到凤家,咱们之前的别扭就一笔勾销!”和萧铎的那点别扭比起来,自己的身世,重要一千倍、一万倍,必须查个清楚!

    萧铎虽然不明就里,但是听她说只要快马带她去凤家,就把误会一笔勾销,顿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天底下那还有比这更省事儿的了?当即给她戴了帷帽,然后要了一匹侍卫用的马儿,将她抱了上去,两人策马狂奔赶去凤家。

    凤鸾一下马,便急匆匆的几近小跑似的往里赶。

    萧铎在她旁边紧追不舍。

    到了海棠春坞门口,凤鸾忽地抬手,“王爷别跟来,我自己进去找母亲有事,你在这儿等着便是!”言毕,自己匆匆进去了。

    萧铎只好站在门口,喊了一声,“有事叫我。”

    高进忠近年来有点身体发福,慢了几拍才追上来,不停喘气。然后更是不解的看着眼前一幕,天神,凤侧妃这架子大的,竟然叫王爷立在院门口等她?哪里还是王爷,简直就是凤侧妃身边的跟班小厮。

    再说凤鸾,风急火燎的直接冲了进去,进了内厅,再进寝阁,两个丫头慌忙拦在前面,甄嬷嬷也道:“夫人睡了,侧妃先在外头……”

    “滚开!”凤鸾手上拿着马鞭子,狠狠往地上一抽,吓得甄嬷嬷和丫头们下意识的躲开,她已经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进去。寝阁后面,便是那个禁忌之地,她进门便朝衣柜上面看,……锁已经被人砸开了。

    “砰!”一记重锤狠狠砸在她的心口上,震得眩晕。

    甄嬷嬷冲了进来,一看情形,便知道坏菜了。

    凤鸾拣起那把锁看了看,继而笑笑,随手把锁扔到了一旁。她缓缓走了出去,然后把床帐一掀,看着那空荡荡整齐的床铺,淡笑道:“我等母亲回来。”

    甄嬷嬷低头不语了。

    凤鸾想了想,回过神来说道:“王爷在院子门口,让他去偏厅喝茶等着罢,我和母亲要说点体己话儿。”

    甄嬷嬷闻言一惊,但不敢多说,赶忙出去先安置端王殿下。

    凤鸾的心思飘飘浮浮的,母亲……,果然是和郦邑长公主有瓜葛的,那么她这十几年见的人,难道都是郦邑长公主?回想当初,母亲说,“那人要见,我能如何?”自己直觉武断的以为是个男人,是母亲在偷人,却没有想过,那人也可以是女人啊。

    可母亲和郦邑长公主有什么瓜葛呢?特别是她说什么,“像我这样的人,死了是要下地狱的……”为何?为何要这么说?如果不是偷.人,又有什么洗不清的罪孽,要下地狱呢?头疼,想不明白。

    没多久,甄氏就从里面出来了。

    “阿鸾?”她的眼里有着掩不住的吃惊,----自己刚才去郦邑长公主府,并没有出声,女儿是怎么猜到的?她居然回来这里堵截自己。

    凤鸾抬眸看向她,“母亲,那猫儿是你吧?”

    甄氏不能答。

    “母亲若是不说。”凤鸾冷笑,“那我就自己去找郦邑长公主!”

    甄氏皱眉道:“你别胡来!”

    “难道要我一辈子都蒙在鼓里?”凤鸾带了几分怨怼,看着她,“母亲你就忍心让我心里存个疙瘩?一辈子都不得解脱?你不说,我是一定会去自己找长公主的。”

    “傻丫头。”甄氏轻声叹息,“我就是担心你知道了,心里解不开,所以才一直都要瞒着你。”继而摇头,“罢了,既然瞒不住,那也是你这辈子的命数。”

    ******

    萧铎先是在外面院子门口站着,后来被甄嬷嬷请了进去,在偏厅喝茶,虽然不解凤鸾的行为,但是为了赔礼道歉也肯迁就她。只是等来等去,落日渐渐西坠下了山,星子点点升起,月亮都挂了出来,……这也太久了吧?

    “甄嬷嬷。”他道:“你去问问阿鸾,还要多久?”

    甄嬷嬷哪敢说她们母女俩都去了郦邑长公主府?只得装模做样进去看了一趟,然后出来陪笑,“侧妃正赖在夫人怀里撒娇呢,王爷再等一等。”

    萧铎只好耐起性子继续等,心下想着,她该不会是找岳母告状,正在里面偷偷哭鼻子吧?可那也比对啊,要哭之前就该哭了,何必出去一趟,再杀一个回马枪来哭呢?仔细回想了下,出门,遇到郦邑长公主,她吃粽子,一直都没有特别的事发生啊。

    唯一有点疑惑的是,郦邑长公主去看了猫儿以后,就懒怠不愿招呼了。

    端王殿下想破脑袋,也猜不出甄氏的闺阁内,会有一条连接郦邑长公主府的地道,更想象不出她们母女在其中穿梭来去,以及那一段掩盖多年的秘密。

    不过茶水喝了五、六碗盏,到底耐不住,阿鸾就算哭也该哭完了啊?更别说,只是找甄氏说说话,早就应该结束了。

    起身走到门口,喊道:“阿鸾,你说完话了没有?”

    里面根本没人吱声儿。

    甄嬷嬷更是神色不安,拦道:“王爷,奴婢进去替你瞧瞧。”

    难道出什么事儿了?萧铎想着最近接二连三的乱子,不由猜疑,更多的是担心她的安危,----虽然她在自己母亲的闺房里出事太荒唐,但还是要看一眼才能放心啊。

    “阿鸾!”他喝了一声,推开甄嬷嬷就要硬行闯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剧情有没有更快一点了?某颜一直在努力,努力码字,后面把以前埋的线都收一收~~

    多谢大家的打赏和厚爱,O(∩_∩)O~

    落笔扔了一个手榴弹

    1035199扔了一个手榴弹

    扔了一个手榴弹

    14674530扔了一个地雷

    懒羊羊好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默筱筱扔了一个地雷

    翁公鱼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茶君乃吃货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888406扔了一个地雷

    茶君乃吃货扔了一个地雷

    智商充满你脑袋扔了一个地雷

    黑瞳扔了一个地雷

    咗咗扔了一个地雷

    翁公鱼扔了一个地雷

    万万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