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187章 前世今生

第187章 前世今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鸾没有想到,短短几天,风言风语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甄氏闻讯赶了过来,蹙眉道:“怎么回事?我才不信有什么鬼,什么穆氏的魂回来了。”往地上啐了一口,“呸!她不仅想害你身败名裂,还有你死,难道有脸回来晃荡不成?便是来了,我也照样大耳刮子扇她,恶毒的东西!”

    “没有鬼。”凤鸾淡淡道:“有的,只是有鬼的人心。”

    明显是有人故意对蒋侧妃和惠姐儿做手脚,虽说现在已经请了太医,重新安排了她们的饮食,人没事儿了,但是流言却在有心人的安排下,漫天纷飞、四处飘扬,满京城都知道端亲王府闹鬼了。

    很好,看来一早就是有准备的啊。

    甄氏抱怨道:“人的嘴是最最管不住的,这种事越闹越大,越渲染越真。依我的意思,不如请个道士回来做场法事,到时候就说邪气已除,清清爽爽没事儿了。”

    “嗯。”凤鸾应了一声,“是的想法子把流言压一压,不然人心惶惶的,府里容易出事儿,再被有心人利用就更乱了。”继而道:“清虚观的道士不能用,不然又有人编排从前的旧事,把穆氏拉出来,说些颠三不着四的混账话。”

    “随便找个道士,走个过场,堵一堵小人的嘴便是了。”

    “是啊。”凤鸾没有太放在心上,不过是流言,稍微破除一下便好,过几天京城里又有别的新鲜事,人们自然把这一桩给忘了。因而笑了笑,“没事的,现如今蒋侧妃和惠姐儿都不闹了,安生了,往后饮食上注意一点,调理调理就好了。”

    甄氏一声冷笑,“净是一些祸害!”继而又问,“查出是什么下手的没有?”

    “暂时没有。”凤鸾摇头,“那人很狡猾,就连散播谣言都是提早准备的。先是在蒋侧妃和惠姐儿的饮食里下东西,肯定是做了手脚就不留证据的,等我们察觉,什么把柄都没有抓到。然后事先联系好的人,这个时候再往王府外散播流言,王府每天有几十号人进进出出,根本就不知道是哪一个。”

    甄氏恼怒道:“无非就是那几个姨娘!”

    凤鸾勾起嘴角,“是啊,无非就是那几个,但到底是哪一个呢?”这种事情,不能凭推测定罪,得有真凭实据啊。

    因为年哥儿被蒋恭嫔抱走进宫,魏夫人一直耿耿于怀,总认为是自己没有换成崇哥儿的缘故,才让他们母子分离。加上身边没了孩子照顾,她更闲了,更没顾忌了,所以这事儿多半就是她闹出来的。

    最近一直让人紧盯着暗香斋,但是没有收获。

    至于穆侧妃和苗夫人,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

    穆初之固然没道理在梅子里面做手脚,但是不保证她不会在厨房里做手脚,只是她进府的时间比较短,人不熟,要办成这件事的可能性比较小。

    而苗夫人,平时看起来是爽朗利落的,加之还有个女儿,按说不至于这么狗急跳墙的疯咬人,但是人心叵测,谁又能保证她的双手是干净的?这个还真不好说。

    “王爷怎么说?”甄氏问道。

    凤鸾叹了口气,“王爷挺恼火的。”抬手掠了掠头发,“若只是蒋侧妃被人陷害也罢了,毕竟她当初想毁我名节,王爷就不打算留她了。可惠姐儿不论怎么说,都是王爷的亲生骨肉,况且小小孩子,被人算计,王爷又怎么会不心疼?不上火?这几天后槽牙都肿了。”

    甄氏担心的不是这个,低声问道:“王爷没怪你罢?”

    “那倒没有。”凤鸾摇摇头,“他自己肿着牙,还劝我,别上火,让我多吃点清热败火的,别跟他一样牙龈肿了。”颇有感慨,“他安抚我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完全信任我,根本没有猜疑是我做手脚之类,这才是让我感到最熨帖的。可是他越信任、越体贴,对女儿越好,就越应该打理出一个安宁的内宅。”

    甄氏听了点头,“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你们能做到这点就很好。”又赞许,“王爷待你的确不错,这磨合磨合的,他还真是无可挑剔了。”

    凤鸾微微一笑,“是呢。”

    “不管有什么麻烦,只要你们两个是一条心的就好。”甄氏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回去,“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两个人互相信任,不被人挑唆猜疑,旁的妖魔鬼怪都不要紧。”

    凤鸾心里甜甜的,“是,王爷很好。”

    晚上萧铎回来,与他说了白天和母亲商议的事儿。

    “请人做法事?”

    “是啊。”凤鸾服侍他宽衣,手停在他修长的腰身上,“虽然咱们知道姐儿她们是被人算计,但这话不能宣诸于口,闹出王府姬妾互相残害的消息,于王府的名声不好听。”说着一顿,对方就是算准了这一点吧?不由皱眉,“再说外头流言四起,赶紧辟一下谣就好了。”

    “嗯。”萧铎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紧,别太烦心。”

    凤鸾抬眸看着他,微笑道:“有六郎这句话我就安心了。”

    就像母亲说的那样,不管经历什么风浪,什么麻烦,只要彼此互相信任一条心,合力对外,心里面总是踏实安定的。

    萧铎身形颀长,俯身弯腰捧了她的脸,亲了亲,“小娇娇,又胡思乱想了不是?难道我还信不过你的为人?”经历那么多风风雨雨,早就不是最初刚在一起那会儿,她依赖自己,自己信任她,这才是两人之间最甜蜜的。

    凤鸾双手挂着他的脖子,看着那墨玉一般的瞳仁,里面清晰的倒影出自己的小小影子,----自己这是装在他的心里了罢。那种完全被人关爱和信任,可是毫无防备的身心交汇的感觉,像是三月里最温柔的清风,拂的自己全身放松。

    忍不住给了他一个回馈,主动亲了上去。

    “你又惹火。”萧铎笑着把她抱了起来,压倒在美人榻上,两人用身体上的亲密旖旎,来诉说彼此的交心,又是一番恩爱缠绵的旖旎光景。

    窗外虫鸣唧唧,屋内春光无限。

    大白天的,红缨等人进来收拾屋子,都不免脸红起来。

    凤鸾自个儿也觉得不好意思,本来是想奖励他一下,就一个吻,----算了,男人都是经不起挑逗的,自己就不该招他的。好在吃了午饭,下午萧铎去书房有事,总算清净一点儿了。

    第二天,让人请了道士来王府里做法事。

    无非是神神叨叨、热热闹闹的办一场,然后到处洒点符水,贴点符纸,然后再由道士宣布邪气已除,王府后宅已经干净了。

    打发了道士一个大大的红包,便是完事儿。

    凤鸾是这样想的,萧铎也是这样想的,暖香坞的人和王府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想的,大家都想安安生生过日子啊。甚至就连魏夫人,都觉得让凤鸾丢了一个大脸,吃了闷亏,在王爷心里落了厌烦,暂时就这样了。

    毕竟期望外面有人收拾凤氏,和真有人动作,是两回事。像成王妃等人,或许会有所行动,或许只是在皇室贵戚圈子里嘲讽她几句,这个全看人家的心情,不是可以控制的,看天意吧。

    ----天意最终让魏夫人满意,也让她绝望。

    ******

    萧铎和凤鸾正在双香仙馆看望惠姐儿,贤姐儿乖巧柔顺坐在一旁,完全没有那天的凌厉刺人目光。惠姐儿已经好了下地,坐在椅子里,“可能是我眼花了吧?”她托腮道:“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

    凤鸾知道贤姐儿不喜欢自己,尽量不说话,过来只是走走情面。

    萧铎摸了摸惠姐儿的头,“没事就好。”又看向贤姐儿,“你是姐姐,平时要好好的照顾妹妹,有事儿跟……”怕她们生出逆反心理,话到嘴边又改口,“……跟父王说,父王给你们做主。”

    惠姐儿笑得甜甜的,“好。”

    贤姐儿则是温温柔柔应道:“父王放心,女儿一定会照顾好妹妹。”她的语气有了坚定,忽然“扑通”跪在父亲面前,“父王,女儿有一个请求。”

    “你这是做什么?”萧铎皱眉,“快起来说话。”

    “不,父王听我说完。”贤姐儿坚持跪着,抓住父亲的手,抬头说道:“惠姐儿和崇哥儿年纪还小,需要人陪伴,所以……,女儿想晚几年再出嫁,免得惠姐儿一个住胆小害怕,也好多照看崇哥儿几年。”

    萧铎一阵沉吟,“你今年十二岁,十六岁出嫁的话还有四年,到时候惠姐儿也是十二岁,亲事差不多也可以早点定了。”

    “可那时候崇哥儿才七岁。”

    “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萧铎皱眉,“总不能等到崇哥儿娶妻生子,到时候你岂不是成了老姑娘?卫家也不会同意的。”

    贤姐儿还是拼命争取,“卫家公子可以先收通房丫头伺候,女儿晚几年,等到二十岁再出嫁也不迟。”怕父亲拒绝,急急举例,“公主里头就有晚嫁的,二十岁不算是头一次先例啊。”

    “胡闹!”萧铎断然拒绝。

    贤姐儿眼泪下坠,哽咽道:“父王,可是惠姐儿才出了事。”虽然对凤鸾有满腔怨恨,却不敢当着父亲的面指责,只是呜呜咽咽的哭,“母亲不在了,我实在放心不下弟弟妹妹……”

    “你给我闭嘴!”萧铎是真的上火了,怒斥道:“你嫁了,难道我就不管惠姐儿和崇哥儿了?难道就让他们自生自灭了?我要有不顾儿女的心思,就算你在王府,也是没用!”脸上已然带出薄怒,“自己好好抄一百遍《女训》,反省反省。”

    贤姐儿伏低大哭不已。

    惠姐儿连忙上前拉扯她,“姐姐,姐姐你别惹父王生气了。”

    凤鸾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

    这种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只好保持缄默,让萧铎自己做决定了。贤姐儿年纪一天天大了,心思重,而且隐隐好像猜疑恨上了自己,还是早点嫁了省心,惠姐儿一个人还消停点儿。

    回了暖香坞,萧铎摒退下人,和凤鸾单独说话,“贤姐儿他们几个我来管教,你不用烦恼。”又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唯一的烦心是前段闹鬼的事儿,眼下还没个眉目,“背地里搅和风雨不说,还敢算计惠姐儿!”

    ----惠姐儿再淘气,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别急,王爷再等等。”凤鸾道。

    萧铎收敛气息,不解问道:“等什么?”

    “等有用的消息。”凤鸾嘴角微翘,那是一条釜底抽薪和守株待兔之计,行起来大费周章,需要一点时间耐心等待才有结果。

    然而好消息没有等来,却先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原本闹鬼的事都已经告一段落,蒋侧妃和惠姐儿看病慢慢好了,道士请过,府里的流言也少了,但……,杨阁老家传出闹鬼的消息。

    杨阁老的孙女和广昌侯府订了亲,七拐八拐的,和端亲王府的废王妃穆氏,扯得上关系。第二天上午,穆家长房有人撞见不干净的东西,这个不用拐,都和穆氏关系妥妥的。到了下午,又是广昌侯骑马摔了腿。

    这下子,又掀起了一阵流言狂潮。

    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流言越演越烈,渐渐变成,“皇上可能被人蒙蔽了,穆氏估计死得蹊跷,其中另有曲折,所以不甘心,不肯投胎要回来报复闹事儿。”

    流言传到萧铎的耳朵里,不由一阵恼火。

    这不是王府姬妾能办到的事儿,而是端亲王府闹鬼的消息传开以后,外面的那些人开始不安分了。----看来得找个机会在父皇面前说说,不然传来传去,听起来实在太过烦人,也叫父皇不喜。

    正在琢磨说词,王诩从外面回来了,“王爷、王妃娘娘,奴才有事回禀。”

    凤鸾道:“快进来。”

    萧铎看了她一眼,“你让王诩出去办事儿了?”

    “嗯。”凤鸾点点头,然后朝进门的王诩问道:“可有收获?”

    王诩回道:“有。”

    当着萧铎的面,把这些天如何领着人在外守株待兔,如何观察,最终成功的发现厨房一个管事妈妈有问题,都一一说了。

    “黄妈妈家里忙着添置儿子娶媳妇的东西,所费银钱数目不小,大手大脚的,完全超出了他们家的收入。且前段他们家还在为儿子的聘礼发愁,最近却是喜气盈腮,一点都不会银子担心,添置的东西都是选好的办,可见其中有猫腻。”

    “而黄妈妈是在大厨房负责蒸饭的,还有个女儿帮着送饭,所以不管是府里哪个主子,平时都是接触的到,在厨房做手脚也十分方便。”

    “奴才已经让人看住了黄家的人,只等进去搜查。”

    王诩当然可以自己去搜,可是那样难免有凤鸾栽赃陷害的嫌疑,因而要搜,也得萧铎派人跟着去,“请王爷示下。”

    萧铎没有二话,当即道:“让高进忠跟你一起去。”

    凤鸾等他们都走了,松了口气,又道:“王爷放心,厨房的人都安排看好了,断不会像几年前那样,让人掏颗毒药自尽了。”

    摇了摇头,一场风波总算要落下帷幕了。

    ----她并不知道,其实真正的风波才刚刚拉开序幕。

    没多会儿,外面忽地来了一个小厮,隔门道:“王爷,宫里来了人,说皇上传王爷进宫一趟。”

    萧铎当即起身,“好。”看向凤鸾,“中午先不回来吃了。正好,我也有几句话要跟父皇说,免得称了外面小人的心意。”

    凤鸾微笑,替他整了整衣襟,“嗯,等高进忠他们回来就水落石出了。”

    两人都是和平常一样淡淡分别,互相对视。都不知道,这次分别之后将会划出一条鸿沟,像是银河般横亘在彼此中间,亲不得、近不得,远离了又疼痛忍不得,----前世今生,犹如镜花水月一般倒影出来。

    ******

    “你府里到底怎么回事?”皇帝问道。

    萧铎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刚巧侧妃蒋氏病了,后来又是惠姐儿染了风寒,原本就是碰巧的事,不知道怎地传出闹鬼的流言。太医来过以后,蒋氏和惠姐儿都已经用药好转,平安无事,但是最近外头又开始传言了。”

    他欠身,“是儿子没有约束好府里的人,请父皇恕罪。”

    皇帝一阵静默无声。

    如今废太子萧瑛下落不明,国无储君,臣子和皇子们都是蠢蠢欲动,再加上一些后宅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时局越来越不太平。

    ----得压一压。

    “流言是最不好堵塞的。”皇帝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对这些勾心斗角早就司空见惯,表情淡淡,“朕叫你进宫来,就是为了你府里的琐碎事。等下朕下旨,让皇觉寺的三清大师跟你走一趟,驱邪辟魔,镇镇那些不消停的人。”

    “父皇。”萧铎抬起眼睛,心中顿时生出一阵感激,“多谢父皇的体恤。”

    三清大师是先帝御封的高僧,基本已经出世不问凡俗之事,平时少见走动,父皇肯下旨请动三清大师,替自己抚平外面的纷扰流言,……足见父爱拳拳,更是说明对自己的看重和肯定。

    皇帝淡笑道:“虽然是朕下旨,但三清大师毕竟是先帝御封的人,你亲自过去请一下才显得尊重,所以传你进宫来。”挥了挥手,“去罢。”

    萧铎长身玉立的弯腰行礼,“是,儿臣告退,”

    皇帝静静看着儿子走了出去,心思微沉。若非有消息报,说是最近的流言有秦家人的影子,自己也不用多管闲事替端王府摆平流言。

    倒是母后那边,看来又是闲着无事了。她老人家想找事儿打发时间没关系,但是不能拿着皇子皇媳开刀,更不用说,老六两口子还在自己考虑之中。不过消息是谁传进来的?听说老七媳妇最近常往永寿宫跑,真是不消停!

    皇帝揉了揉发胀的眉头,又道:“来人,传成亲王进宫说话。”

    原本还有几分属意老七的,可是秦家和成亲王妃都上不太台面,只会拖后腿,光是这点就叫人头疼了。可是老六……,他和凤家关系太紧密,一旦选了他,凤家就会立马翻盘跳起来。剩下还有老二肃王,不好,不好,前头有个忤逆不孝的哥哥,还有一个睚眦必报的母亲,更是不好!

    皇帝在江山社稷的大局和私人感情中挣扎,眉头间更加胀痛了。

    再说萧铎,请了三清大师回到端亲王府,客客气气道:“劳烦大师,把府里的风水再看看,邪气破除一下。”虽然是做给别人看的,但是只要有皇帝下旨的三清大师拍板定论,那么外头的歪门邪道,就和端亲王府不想干了。

    以后他们想闹鬼闹鬼,别扯端亲王府,更别扯什么穆氏怨气未消的混账话!

    三清大师站在端亲王府的庭院里,缓缓转头,四下里环顾了一圈儿,然后目光落在了暖香坞方向,指着问道:“敢问那边是哪位贵人的住所?”

    萧铎眉头一皱,所以除怨气、辟妖邪一说,不过是为了抚平流言,当然不希望真的找出什么妖孽来,不过走走过场罢了。要不是父皇亲自下旨指派的,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和阿鸾过去不了。

    不然的话,怎地一来就指向了暖香坞?

    但佛都请来了,不能不答,神色凝重回道:“是王妃的住所。”一眼不错的看着这位先帝御封的大师,要是敢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便是拼着让父皇不喜,也得让人把他给叉出去!

    “王爷。”三清大师欠了欠身,“府上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并无妖邪,王爷若是不放心,贫僧回头赠送几道平安符便足矣。”

    萧铎紧张的神色一缓,“那就好,多谢大师了。”

    “但……”三清大师话锋一转,说道:“贫僧心中另有疑惑,想亲自见一见王妃娘娘,和在她身边服侍的丫头下人们。”

    萧铎挑眉看向他,“哦,大师有何缘故?不是说王府里没有妖邪吗?既如此,就不用打扰后宅女眷了。”

    三清大师回道:“虽无妖邪,但那里却有轮回往生之人。”

    “什么叫轮回往生之人?”萧铎听得迷糊不解。

    三清大师斟酌了一下说词,“如果一个人死得冤屈悲惨,不甘心轮回,便会生出化解不开的执念,继而重新入世,这就是轮回往生之人。”

    萧铎沉吟了下,“还是不太明白。”

    “这么说吧。”三清大师尽量简单一点,“就是一个人已经死了,她的魂魄却还不肯轮回,游离不散,继而重新踏入红尘重活一世。”

    萧铎心下觉得荒诞不经,但忍了没发作,只道:“既然大师觉得府上没有妖邪,那就不用再看了,辛苦大师走一趟。”反正人来过就行,回头就说王府已经被三清大师加持符诵过,根本就没有任何鬼魂一说。

    作者有话要说:跟大家说下,已经是在一点点收线了,不能直接结束,而是要把凤鸾和萧铎的前世今生讲清楚,最终写到萧铎登基,才是一个有头有尾的完整故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