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219章 皇宫里

第219章 皇宫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这个“暂不挪动”的消息传到双香仙馆时,惊起更大涟漪。

    因为不仅穆之微不进宫,就连贤姐儿和惠姐儿都留下,只有崇哥儿因为要在宫里入学,才被允许安置在东宫的一处小院,方便平时起居。

    贤姐儿一脸不可置信,“不!”看向丫头,怒道:“你们是不是听错了?!”就算继母善妒不让别的姬妾进宫,那也不能拦着自己和妹妹啊。

    丫头委委屈屈的,“郡主,这种话奴婢怎敢听错?”

    “下去吧。”惠姐儿挥挥手,关了门,急道:“姐姐,父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管我们俩了吗?怎么可以丢下我们啊!”

    “我不信。”贤姐儿豁然起身,不甘心道:“我要去问父王!”

    “姐姐,我也去。”

    惠姐儿追了上去,姐妹俩一起去了荷风四面馆。

    哪知道萧铎听了女儿的质问后,并无任何情绪起伏,先让凤鸾回避,然后才道:“再有五、六天你就要出阁,所有东西都已经置办好,难道再搬到东宫里面走一趟?眼下皇上身体抱恙,父王和你们母妃每天都要过去照顾,实在没有精力再折腾,所以你就从王府里面出阁。”

    贤姐儿微微张嘴,这……,这算是什么理由?搬不搬东西的,自然有下面的奴才去办,又不要父亲和继母亲自动手,----从王府出阁和东宫出阁能一样吗?这根本不是麻烦的问题,是体面的问题。

    但对于萧铎来说,这是一个有关嫡庶对错态度的问题。

    穆氏曾经谋害阿鸾,不能因为时间过去了几年,就可以忘记,两个女儿的庶出的身份更是不能改变。自己不能给她们一种错觉,好像以前的错都掀篇了,过去了,今后便能够以太子之女自傲,将来以帝王之女骄狂。

    人若是看不出清楚位置,过了界,就容易犯下差错。

    所以让贤姐儿从王府出阁,便是告诉她,以及告诉理国公穆家,----自己并没有忘记从前他们的种种算计,更不打算为穆氏的三个子女翻盘,固守现在的本份,才是他们应该牢记的事。

    这个态度必须由自己强硬的表示,否则阿鸾就会很为难,还容易被人诟病。

    “父王……”贤姐儿先是气怔了,后又哽咽,“不管母亲犯了什么错,我们都是父王的亲生儿女,难道……,父王眼里只有昊哥儿和婥姐儿吗?我和妹妹……”

    萧铎打断道:“我的心里若是不拿你们当儿女,就不会给你谋好亲事,就不会安排崇哥儿进宫入学,贤姐儿,不要不知足!”他脸色一沉,“当年你和惠姐儿的哪一处巫.蛊案,这些年我和王妃都不提,但是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贤姐儿脸色一白,眼里的愤怒光芒变做了一点心虚。

    惠姐儿忙道:“父王,那事儿都怪我,当时年幼不懂事,姐姐是受了我的唆使才会做糊涂事的,不怪她。”

    萧铎却道:“正因为你当时你年幼不懂事,贤姐儿大了,更应该劝阻你,怎么能和你一起做手脚?这是她做姐姐的过失!”又道:“还有这些年来,贤姐儿你的那点小心思和怨怼,你以为没人看得出来?那次明明是让你给父王做靴子,后面居然变作小穆氏所作,没有你同意,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

    贤姐儿眼里的光彩一分分褪去。

    原来这些年,自己以为父皇的爱和宽容都是假的,都是自己想象的,他只是暂时没有发作罢了。说不定,就是专门一点点留到今天,好说这番话的。

    “父王。”惠姐儿还在不甘心的求情,“就让姐姐从东宫出阁吧,这样的话,让姐姐嫁得风光体面,卫家人也会高看姐姐几分的。”

    “还要怎么高看?”萧铎反问,然后道:“当年你们生母犯下过错,你们的嫡出身份也因此被褫夺,要记住,现在你们是庶出。既如此,庶出就该有个庶出的样子,不要处处争锋,处处好强,那不是你们该出头做的。”

    贤姐儿喃喃道:“庶出……”

    尽管早就被褫夺了嫡出的身份,但是这些年在王府里,生活并没有任何改变,心里一直对这个概念都很模糊。直到此刻,看着父亲坚定凌厉的眼神,和丝毫不容商榷的表情,才明白……,什么是庶出。

    ----忍气吞声,打落牙齿活血吞。

    半晌了,才低低道了一句,“父王,还真是爱重母妃啊。”

    萧铎猛地在桌子上一拍,“放肆!谁教会你指责父母的不是的?!”然后质问,“你觉得我偏心了,不心疼你们了,纵容太子妃了?怎么就不想想,当初巫.蛊那件事要不是太子妃隐忍,闹开了,你们能落着什么好果子吃。”

    贤姐儿低垂眼帘,不答。

    萧铎沉声,“若是太子妃有心拿捏你们,这么些年,你们能够安安稳稳,和从前一样过日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惠姐儿眼见气氛闹僵了,忙道:“父王,你别生气。”

    萧铎觉得还是自己不够严厉,所以反倒让贤姐儿生出怨怼,于是道:“惠姐儿,你陪着贤姐儿出阁以后,父王会派人来接你进宫安置。”继而看向大女儿,“如果贤你嫁人以后过得安分,惠姐儿你在宫中听话乖巧,将来就让她从东宫出阁。”

    贤姐儿目光一惊,看着父亲。看着即将登上九五之尊位置的父亲,还没有坐上那个位置,就把帝王心术用在自己和妹妹身上,让自己……,只能认命。

    ******

    “回来了?”穆之微问道。

    “嗯。”乳母回道:“不过两位郡主的脸色看着都不好,想来太子殿下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失望的摇了摇头,“侧妃,不成了,咱们肯定是不能进宫了。”

    穆之微淡淡一笑,“妈妈,这样挺好的。”

    反正自己不可能再争到什么,与其进宫碍了凤氏的眼,还不如留在王府里清清静静的,至少衣食不缺、生活安逸,而且不用担心再有事了。想来等到萧铎登基以后,凤氏为了贤良名儿,还会给自己和蒋侧妃一个封号,挂个虚名儿。

    她转眸,看向窗外一支颓败的花,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就开始凋零了。

    ----真可惜啊。

    而此刻,蒋侧妃在北小院儿里面,对着笼子里的鸟儿道:“鑫哥儿,你说我今天穿什么衣服好呢?乖乖,和你一样穿红色吧。”

    鸟儿唧唧喳喳,低头啄了啄米粒,又跳起来在笼子里面飞,喝了一回水。

    宝珠死了以后,又经历了闹鬼风波,她一个人住,便有点神神叨叨的,凤鸾便让人送了一只鸟给她,权当解闷儿,免得她想不开自尽了。

    蒋侧妃以前看佛经是逼不得已,不然要发疯。有了鸟儿以后,便当心肝宝贝一样的养了起来,喂它吃食,照顾的无微不至,就连睡觉,都要把鸟儿放在床边,生怕醒来就找不到它。

    弄得进来送饭的婆子一阵嬉笑,私下道:“这位是有鸟儿子做伴儿了。”

    哪知道蒋侧妃入了疯魔,后面还真的给鸟儿起了一个名字,叫“鑫哥儿”,反正北小院没人理会她,婆子们当个乐子,随便她去疯。

    皇宫里,蒋恭嫔则是要乐疯了。

    太子!太子!自己的儿子成了太子!一个女人,还有比生了一个皇帝儿子,更荣耀的事儿呢?没想到啊,自己竟然有这份福气。

    然而次日一早,太子和太子妃进宫的详细消息传来,蒋恭嫔的心情就不太好了。

    “只有太子妃母子几个进宫?”她吃惊道。

    “是。”宫女回道:“太子殿下的意思,眼下忙乱,还要忙着照顾皇上那边,王府里剩下的人先留着,顺便看看王府。”

    蒋恭嫔眉头一皱,这个凤氏真是吃醋拈酸到没边儿了,居然还说是老六的意思!她现在是太子妃,将来是皇后,就更应该做出贤淑大度的表率来,不然叫人诟病。心下微微一沉,等会儿他们过来的时候,一定得好好儿说说。

    此时此刻,凤鸾以太子妃的身份,第一次踏入了戒备森严的皇帝寝宫,----今儿得先进宫谢恩。本来这个仪式是在大殿举行的,但是皇帝卧床不起,只好事从权宜改为走亲情路线,小夫妻俩进来探望了。

    不便乱看,但是入目和眼角余光到处都有明黄颜色,桌椅床凳则是乌沉沉的,有种凝重庄严的气氛。好在不是第一次见皇帝,不算紧张,跟着萧铎一个行了礼,然后便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低垂眼帘。

    皇帝褪去龙袍躺在床上,加上病重带来的憔悴,以及衰老,已经没有在金銮殿上的那种威严凌厉,特别是面对儿子儿媳,声调温和道:“你们来了。”年轻的时候,每个皇子都盼着坐上那个位置,到最后却觉得累,只想最后的时光轻松一点,“唉……,朕好喘口气歇一歇。”

    萧铎看着衰老不已的父亲,不由心思微凝。

    其实父皇的一生烦恼的时间,大大多于快活的时间,先是战战兢兢的活在范太后的掌控之中,后来又是拼命争取帝权,和各种权贵臣子们较劲儿,甚至对枕边人也要用上各种算计,才有了今日的朝局稳定。

    这样的一辈子,其实到最后停下来回头看看,并不快活。

    想到此,不由转头看向凤鸾,还好……,江山和美人自己都得到了,何其幸运?将来纵使和父皇一样操劳辛苦,但只要有她,心里就是感觉踏实安稳,只要她一句软语温存就够了。

    在皇帝这里和风细雨的,等到出来,还得去往景合宫走一趟打个招呼。

    不过几个客套场面话说完,蒋恭嫔便话锋一转,看向凤鸾说道:“听说王府里的姬妾和孩子们,都没有带进宫来?这怎么行,外头不知道会怎么议论呢。”

    凤鸾微微含笑,低头不语。

    萧铎接话道:“母妃,让其他人留在王府是儿子的意思。”

    蒋恭嫔不防儿子当面为儿媳辩护,脸上下不来。

    “阿鸾。”萧铎不想让她夹在中间难堪,说道:“东宫还乱糟糟的没有收拾,你先回去忙碌,我在这儿陪母妃说说话。”

    凤鸾当然一千个一万个愿意,起身福了福,“儿媳告退。”

    蒋恭嫔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走了,不由气道:“这……,这哪是做儿媳的?!说走就走,太不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了。”

    萧铎并不和母亲分辨,也不打断她说话,等她说完了才道:“母妃,王府的事确实是儿子的意思。”

    蒋恭嫔恨声道:“我看你是被凤氏迷昏了头。”

    萧铎回道:“母妃。”他决定把事儿摊开来说,不然以后次次辩,也累,“当年你和蒋侧妃一起,算计阿鸾的时候,这事儿就是你做的不妥。阿鸾她是儿媳,不跟婆婆记仇,不跟婆婆争执,就已经是她的贤良淑德了。”

    蒋恭嫔没有想到儿子会翻老账,偏偏的确是自己理亏,气得涨红了脸,“你这话什么意思?怎地……,你做了太子,将来有大前途,就忘了娘了?你可是我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的。”

    萧铎跪了下去,“母亲生养之恩不敢忘。”然而口气却并没有改变,“但阿鸾是我的妻子,是我儿子的母亲,是和我风风雨雨相伴一生的人,我一样不会忘记。”往地上磕了个头,“儿子会以孝道侍奉母亲,也请母亲不要让儿子为难。”

    好比对贤姐儿的态度一样,有些事,一开始就斩钉截铁的表明态度更好。

    模棱两可,反而平白生出许多想法和事端。

    他道:“还请母亲不要为难阿鸾,她是你唯一的儿媳,是你孙子的母亲,万望母亲顾念亲情,大家都和和睦睦的相处。”

    “你……”蒋恭嫔的太后梦才开始做,耍威风的心思还没得到丝毫满足,就被儿子泼了这么一大盆冷水,不由哆嗦道:“你要反了!”又气又恨,“我要是不答应呢?你又如何?为了媳妇,不认自己的亲娘吗?”

    “儿子出生的时候,六斤六两。”萧铎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母亲若是不顾念儿子的妻子,那……,儿子只好割肉换恩。”要彻底打消母亲拿捏阿鸾的念头,还得加上一条,“阿鸾安好,则蒋家安好;如若不然,儿子就让蒋家满门九族为她殉葬!”

    自己的眼疾不知道那天就会恶化,实在不想再看到母亲和妻子争斗了。

    一丝可能性都不要。

    ******

    北小院里,悠悠静静一如平常。

    蒋侧妃根本不知道外面的风云变幻,不知道萧铎做了太子,不知道他和凤鸾都已经搬进东宫。几天以后,外面响起欢快喜庆的锣鼓响声,动静特别大,等到送饭的婆子进来,不由问道:“外面这是什么动静?欢天喜地的。”

    婆子一声嗤笑,“那是孝贤郡主出阁了。”

    蒋侧妃一个人过得有点不知岁月,怔了怔,印象中的贤姐儿还是小丫头,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才点头,“哦,她今年十五岁了吧?该嫁人了。”

    婆子撇了撇嘴,心道,嫁人不嫁人与这位何干?懒得理会,转身便出去了。

    而荷风四面馆里,凤鸾和萧铎今儿特意赶回来,送贤姐儿出阁。按规矩,萧铎在外面陪男宾饮酒宴席,凤鸾这个母亲则是在后面陪女儿,讲解一些婚后琐碎,以及人伦大礼等等。

    本来这事儿亲生母亲来办,都够尴尬的,别说凤鸾和贤姐儿了。两人岁数相差不是很多,中间又隔了太多恩怨情仇,因此到这一环节,凤鸾便只给了她图册,然后说了几句,“等下你自己看看,回头……,多顺着丈夫。”

    贤姐儿柔声道:“是。”

    惠姐儿在旁边哭得眼泪哗哗的,哽咽道:“姐姐,我舍不得你。”

    贤姐儿容姿初成,举手投足间有了大人的沉稳,“傻丫头,我又不是嫁去外省,以后见面的日子常有。”一手牵了妹妹,一手牵了弟弟,“你们两个好好听话,孝敬父王和母妃……,记住没有?”

    凤鸾便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他们姐弟几个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修改太多,大家先看着,我再检查检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