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家儿媳妇 > 第230章 事端

第230章 事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对。”萧铎突然道。

    凤鸾惊疑的看向他,没明白,“什么不对?”

    萧铎脸色沉沉,“今天是惠姐儿大喜的日子,驸马应该在公主府里才对,怎么会突然跑出去骑马?”双眼微眯,“就算没到晚上入洞房的时候,也没道理乱蹿,他出公主府做什么?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能比得过新婚大喜还要紧!”

    这倒是……,凤鸾轻轻头,只是越蹊跷就越不好说话。

    ----事情完全出乎意料。

    蒋子铮不仅出门了,而且还的确是真的摔着腿了,只不过这里面的曲折嘛,却是够两本折子戏了。

    起因是蒋子铮之前在京城有个相好,是个卖豆腐脑儿家的姑娘,因而长长过去喝豆腐脑儿,一来二去,眉来眼去就好上了。偏生豆腐西施是个多情人,因为是处子之身跟了他,又见蒋子铮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还是风华正茂的年轻官宦子弟,便一心想要给他做妾。

    要说那豆腐西施有点念头,也是平常,谁愿意一辈子在过苦日子呢?当然这种事,不是想想就能办到的,不然风流公子哥儿们得纳多少妾?豆腐西施琢磨了下,打算偷偷给蒋子铮生了一个儿子,然后凭着儿子混个姨娘。

    结果偏生怀不上,又赶上蒋子铮要离开京城,豆腐西施便想了一个锦囊妙计,等蒋子铮一走,便去抱了一个长得白净的婴儿,私底下悄悄养着,打算回头找蒋子铮认一个便宜爹。

    最开始蒋太后只是恭嫔娘娘,蒋子铮不过一介寻常富贵公子。但是后来萧铎登基,蒋家一下子鱼跃龙门成了太后母族,再后来,蒋子铮又和孝惠公主订了亲。那豆腐西施不傻,知道是没办法再做蒋子铮的姨娘了。

    养着孩子,是打算找蒋子铮给点银钱。在她想着,蒋子铮是要做驸马的人,一定会急着摆脱麻烦,自然也就只能当个冤大头,被狠狠咬一口了。

    于是新婚之日人多混乱,让人送了信,求蒋子铮给点养孩子钱。

    ----有借着喜日威胁之意。

    蒋子铮心里果然急了,----妈呀,这跟公主才成亲,就突然冒出来一个儿子,还不被皇帝老丈人给打死啊?趁着时辰尚早悄悄溜出去,见了豆腐西施,说是在城郊有房子安置,哄着她和老爹、孩子一起上车,打算叫人送出京城,随便找个悬崖一推便算完事儿。

    那豆腐西施不肯走,只要银子,两下里便争执起来。最后豆腐西施和老爹都被人捆了,顿时明白情郎的狠心和绝情,又慌又恨,吵闹道:“这个孩子是别人家的,你的亲儿子,我已经给送到公主府门口了。要是我这边不能平安拿到银子,你也别想好过,闹出来,要死大家一起死!”

    蒋子铮吓得腿软脚软的,慌忙往回赶,生怕公主府门前冒出一个儿子来,结果由于太过着急,下马的时候就摔下来了。

    当然了,后来豆腐西施被审讯才道出,根本就没有给蒋子铮生过儿子。

    但这时候,已经是皇帝介入此事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经过就是这么个经过,只是处理……,萧铎登基以后威仪渐重,加上眼疾时候养成的习惯,已经很好动怒。但蒋子铮这事儿,还是气得他狠狠摔了半套茶具,弄得一地碎片。

    因为事关蒋太后的娘家人,凤鸾不好插嘴,只是让人进来默默收拾了东西。

    “皇上,孝贤公主殿外求见。”

    凤鸾便起身,“贤姐儿有体己话要跟你说,我先回避一下。”又道:“皇上别在这个时候骂蒋子铮,你越骂,贤姐儿越上火,只好好安抚她,回头她做姐姐的,才好去劝解妹妹。不然日子总是要过的,弄得惠姐儿整天和蒋子铮闹,天天不安生,惠姐儿也不得痛快。”

    还能怎样呢?才成亲,总不好为这点风流韵事就和离吧?况且还有一则没说,蒋子铮可是太后的侄孙,惠姐儿和他闹起来,不定又要吵得天翻地覆呢。

    “朕知道。”萧铎被她的一番温柔体贴化解了几分怒气,看了看她,“你去准备晚上的饭菜,朕来跟贤姐儿说说。”

    凤鸾微笑,便从侧门往后面回避去了。

    孝贤公主一进门便跪下,跪下便哭, “父皇你知道,惠姐儿是个天真烂漫的性子,只能让人哄着,宠着,那里受得了这个?新婚第一天,蒋子铮就让她难堪受气,将来还不知道会闹成怎样。”眼泪啪嗒往下掉,“父皇,这蒋子铮如此不堪,不是良配,妹妹不能嫁给他!”

    “你起来。”萧铎扶了女儿坐下,说道:“蒋子铮的确闹得不像话,不过好在只是成亲以前,朕会教训他的。”脸色微凝,“至于什么配不配的话,不要再说。难道为了这个让惠姐儿跟驸马和离?这样惠姐儿难道就不受气,不难堪?你这些抱怨在父皇面前说说也罢了,别在惠姐儿跟前提,不然她心里面更加想不开。”

    孝贤公主说得是气话,怔了怔,也知道妹妹的确不能就这么和离。

    萧铎又道:“毕竟这事儿没有闹开,以后也不会闹开。外头的人,只知道驸马喝多了酒不省事,叫了大夫而已,遮掩遮掩也就过去了。”

    孝贤公主还在怔住,半晌回神,“当初就不该结这门亲事的。”

    “贤姐儿!”萧铎脸色一沉,“亲事是你祖母让结的,蒋子铮是你表哥,也是惠姐儿的表哥,总算有些毛病,你也不能如此非议长辈。”

    孝贤公主的嘴动了动,像是负气,继而抿嘴不言。

    皇帝送走了女儿,又有忠勤伯夫妇进宫求见,被拒绝了。夫妇二人只好去了一趟永寿宫,在蒋太后跟前哭诉,“铮儿不懂事,我们已经狠狠教训过他了。方才求见皇上没有见着,还请太后娘娘替铮儿描补几句,说他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悔改,请皇上宽恕铮儿。”

    蒋太后一向是帮亲不帮理的,加上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当即道:“年轻人都是馋嘴猫似的,遇上个把狐媚歪道的女子也是平常,铮儿是被人引诱的,不怨他,让人把那卖豆腐脑儿的给打死!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

    可是她肯,皇帝却不肯就这么揭过去。

    三天后,便将蒋家人给送出京城,调三千军队护送,这一次不是送去房州,而是千里之外的海南崖州,所谓天涯海角,已经远到不能再远。当时蒋太后还不知情,因为才除了蒋子铮的事儿,不好和皇帝闹着要留下蒋家的人,暂时只得忍了。

    等到四个月后,收到家书,才知道娘家的人去了天边边的崖州!

    蒋家的人光赶路就赶了三个月,回信的一个月是驿站快马加鞭送回来的。不仅路途遥远无比,而且据说当地条件颇为艰苦,饮食气候也是不习惯,蒋家大老爷从进入海南省便开始生病,一直到落定脚,差不多丢掉了半条老命。

    且还有一条,这一路沿途经常会遇到各地散落流寇。去的时候,有三千军队护送当然没问题,蒋家若是想要自个儿回京,嘿嘿,不定就在半路给丢了性命。而皇帝明显是不可能再去接人,所以海南再难熬再苦,蒋家的人也只能一辈子呆在那儿了。

    ----且一辈子受尽煎熬苦处。

    蒋太后得了这个消息,顿时气得两眼一黑,等昏迷半晌给人弄醒了,当即就喝斥宫人道:“去叫皇上过来。”

    萧铎来了,但是仍凭母亲怎么哭诉,怎么吵闹,都是无动于衷。

    只是忍耐劝道:“母后,请爱惜自己的身体。”

    蒋太后又怒又气又是恨,“你舅舅在崖州病了,都是你害的!”呜呜咽咽的,一阵眼泪横流,“我看你,是要把蒋家的人都弄死了,才甘心啊。”又迁怒凤鸾,“你是被凤氏给迷了心窍,弄死蒋家的人,好讨她的欢心。”

    “母后。”萧铎皱眉道:“蒋子铮犯错,朕才罚蒋家的人去崖州的,又与阿鸾有什么干系?看在母后的面子上,朕没有处置蒋子铮已经很不错了。”

    蒋太后开始歪缠,骂道:“你有了媳妇没了娘!”

    萧铎长长叹了一口气,“儿子不明白,母后的荣耀是因为儿子得的,母后平日里病了,是阿鸾领着人过来照顾安排的,孝敬母后的是儿子和儿媳,为何母后眼里只有娘家人和兄弟侄儿?为了娘家人,和儿子儿媳生分,到底是图什么?”他冷笑,“难道将来母后百年之后,不是儿子尽孝,还是蒋家的人不成?!”

    图什么?当然是图争一口气,特别是在儿媳面前争一口气了。

    可是这话叫蒋太后怎么好意思开口?憋了半晌,憋出一句,“好哇,你现在就盼着哀家死了,哀家两腿一伸,这后宫就是凤氏的天下了。”

    萧铎听了,二话不说就起身走了。

    “你……,你给哀家回来!”蒋太后在后面叫骂。

    可是哪里有用?皇帝便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没耐心听她胡搅蛮缠,更没那个兴致专门过来此次受气。从这以后,每次过来请安见一面,见母亲没事,便总说前面朝堂政务繁忙,匆匆点卯就走了。

    蒋太后气得不行,叫了女儿进宫来,拉着她不停的诉苦。

    升平长公主却道:“母后都不心疼哥哥,叫哥哥何以心疼母后?母后眼里只有蒋家的人,哥哥和我也要往后排,母后便叫蒋家的人先来孝敬好了。”

    一句话堵得蒋太后胸闷气短,把女儿给撵了出去。

    再说蒋子铮这边日子也不好过。

    首先,孝惠公主根本就不同他圆房,这还罢了;其次,孝惠公主从来没有给丈夫一张好脸,只让他在偏房养病,每天有宫女过去送药换药,平时连个面都不见。若是蒋子铮出门来找她,便是一顿讥讽,“怎么不去找你的豆腐西施啊?”

    平常人家,妻子自然是不敢随便和丈夫顶嘴,可这是公主府啊。

    蒋子铮起先还赔礼道歉的,被骂了几次狗血淋头后,也灰了心,只能每天自己躲在屋子里郁闷不已。他其实是想出府的,京城里哪儿不是乐子呢?可是怕皇帝和公主怪罪下来,不敢出去,好歹得等哄好了公主再说。

    “怎么办?姐姐。”孝惠公主急了,“我整天不理会他,又骂他,偏生他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而且还不出门。”跺了跺脚,“他这不出门,咱们的计划可要怎么实施呢?他不犯错,又要怎么……”

    “你别急。”孝贤公主打断妹妹,想了想,“不出门便不出门,男人要犯错,在哪儿都是一样的。”拉着妹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交待了一番。

    孝惠公主点了点头,“嗯,我都听姐姐的。”

    没过几天,蒋子铮便稀里糊涂把一个宫女给睡了。

    孝惠公主冲过去大哭大闹,摔了一屋子的东西。

    蒋子铮赶紧分辩,可是……,的确是睡了人啊,分辨来分辩去,也不过是,“我喝多了酒,不知道怎地就……”

    孝惠公主如何肯依?哭道:“我们去父皇跟前评评理,你之前勾引豆腐西施,现在又来作践我的宫女,居然还是在公主府里面,根本就没把我这个公主放在眼里!”

    正闹着,就有人慌张张过来禀报,“芳絮上吊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家儿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薄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薄慕颜并收藏皇家儿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