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择日离婚 > 第十一章 绿帽子

第十一章 绿帽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曾岑纠结了一路,远远看见宿舍有灯光透出来。王琳好像说今晚不回宿舍,她出于安全考虑,决定先敲门,王琳是有男朋友的。

    曾岑敲了几遍门,“王琳。”没动静。

    “我自己开门进来了啊。”她特地摇摇钥匙。

    里面依旧没动静,她直接用钥匙开头,里面的情景杀了她个措手不及。

    秦易坐在她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把弄着一顶……绿帽子。

    “你怎么进来的!”曾岑发现锁并没有被撬的痕迹。

    秦易从上到下扫她一眼,“裙子很漂亮,没见你穿过,谁送的?”

    曾岑莫名的有点心虚,“不关你的事。”

    秦易手轻轻一抛绿帽子稳稳落在茶几上,“应该不用我提醒你,法律上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

    “很快就不是了。”

    秦易起身,她下意识后退躲。他笑,“你真以为偷个戒指就能打赢官司?”

    曾岑手心都是汗,“能不能,要上了法庭才知道。”

    “找到律师了?”秦易明知故问。

    “当然!”曾岑挺直腰,“等着法院传票。”

    秦易眸色幽暗,“你去找方峤了!”

    “那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请你离开!”几乎是她话音落,秦易就已经近身,连人带门一起拉进来,逼近她,他眼底似有两簇火苗,“你这件绿衣服倒是和他送我的这顶绿帽子很相配。”

    曾岑被他牢牢钉在门板上,手反扭到身后,想挣脱使不上劲。

    “放开我,你胡说八道什么,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他凑近她耳边,“绿帽子都已经送到我手里了。”贴得这样近她能感觉到他胸腔都在震动。

    曾岑心慌得发笑,“那正好,你签字离婚就能把绿帽子摘了。”

    他背着光,深邃的眼望不见底,“你真的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曾岑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似笑非笑还带着挑衅看着他,“爱一个人才会被那个人伤到,我已经从你那里收回了这项能力。”

    秦易手掌按在她心口上,“看着我,说你不爱我。”

    曾岑真就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我-不-爱-你。”

    秦易却笑了,手掌在她胸口按紧像是要抓住她心脏,“我怎么从你眼睛里看到的是,你爱死我了。”

    曾岑扬手,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半空被他扼住手腕,“同样的错,我不会犯第二次。所以,离婚,你想都不要想。”

    曾岑看见他手腕上缠着绷带,张嘴就咬上去。秦易痛得皱眉松手,曾岑趁机逃开他的桎梏,一直退到安全距离,“我承认不该趁你喝醉偷你的戒指,更不该害你受伤。但是,比起你对我做的事是小巫见大巫,这次当我们扯平。法律有规定夫妻分居满两年申请离婚,调解无效可自行判离。就算你能一手遮天,只要我想离,总能达成所愿。”她说得斩钉截铁。

    秦易看出来她是铁了心要跟他离婚,那他也得要动真格。

    “你不要后悔。”

    嘭一声摔门巨响,门梁上的灰尘都震落。他走了,曾岑像被人抽走了主梁骨,身子跌坐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第二天,方峤亲自送方浩轩上学。

    “老师早。”小家伙声音透亮,昨天和小伙伴们一起过生日交了许多好朋友兴奋一晚上。

    曾岑勉强扯出笑容,摸摸小家伙头,“早,快进去吧。”

    小家伙跟方峤挥手,“爸爸再见。”

    方峤笑着点头。孩子一进去,曾岑就恢复冷漠脸色。方峤看着她,“曾老师哪里不舒服吗?”

    “方先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又何必明知故问?”曾岑怒气很重。

    方峤却一头雾水,“我不明白曾老师的意思。”

    家长陆续送孩子进来,曾岑压着情绪不愿多说。方峤虽在尔虞我诈商场浸淫多年,为人也算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

    “曾老师,如果有时间我想我们得单独聊聊。”

    “好。”曾岑也不是藏着掖着的人。

    方峤在车上等她,她从办公室出来手里拎了个袋子。开车门上去,袋子扔到方峤面前,绿帽子绿裙子掉出来。

    “这是什么?”方峤迷惑的表情绝对不是装出来。

    “送秦易绿帽子的人不就是你吗?方浩轩过生日邀请我也是你计划之中的事吧。”曾岑声声质问。

    方峤也不急着辩解,只是平静看着她。

    曾岑倒是被他镇住了,“你,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方峤淡淡笑,“这么拙劣的栽脏嫁祸你都没看出来?”

    曾岑一惊,“谁会这么无聊。”

    “那就要问你了。”方峤引导她,“想想,谁不希望你和秦易好,甚至希望你们关系越来越差最好心生嫌隙。”

    曾岑眼睛一亮,“是她!”

    “想起谁了?”方峤问她。

    曾岑摇摇头,“不知道。”

    “曾老师不相信我,我可以理解,毕竟我在曾老师那里的信任值大概是负数。但是,这件事明显是有人设计你和我,我希望曾老师能把事情说清楚。”

    曾岑头疼,不知如何解释,“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只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方峤斟酌了下,还是开口问她,“那个人,是个女人?”

    曾岑点头。

    “和秦易有关?”

    曾岑收紧手,“嗯。”

    “这就是你要跟秦易离婚的原因。”方峤用的是肯定语。

    曾岑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对不起方先生,真的很抱歉,今天我跟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过。”她收好东西开门要下车。

    “等等。”方峤伸手就握住她手臂,“我可以帮你。”

    “不用,谢谢。”她平静抽回手,又一次拒绝得干脆。

    方峤看着自己刚才握她的手,刚才那一瞬是真心想帮她。

    曾岑这一天都过得心不在焉,想想有一个人可能就在某个角落窥视她伺机而动就觉得全身发寒。

    “曾老师——”楼下老园长站在小操场喊她。

    她收拾思绪,赶紧下去,“老园长,有事儿?”

    老园长一脸凝重,曾岑还从还没见过他这样。

    “出什么事了?”曾岑又问一遍。

    老园长未语先叹气,“我不应该把方浩轩安排在你班上。”

    老园长突然来这一句让曾岑摸不着头脑,“老园长……”

    老园长摆手,“什么都别问,先跟我来。”

    “那我先去班上安排一下……”

    “不用了,我会让其她老师暂代班主任。”老园长打断她。

    曾岑惊疑,“暂代班主任?”

    老园长没作声,转身往会议室去。曾岑真的是一头迷雾,赶紧跟上。

    会议室坐了三个人,两男一女,曾岑认得他们,教育局的人,来他们幼儿园考查过两次。老园长在末尾的位置坐下。会议室中间摆了把椅子,像是审判的架式。

    “你是曾岑老师?”中间的女领导开口。

    “是。”曾岑镇定回答。

    “请坐。”女领导抬了下手作了个请的姿式。

    曾岑从容过去坐下。

    “曾老师不用紧张,我们只是有些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

    “您请说。”

    女领导看了眼面前信封,问她,“方浩轩是你们班的学生是吗?”

    曾岑很疑惑,为什么今天都提到方浩轩?

    “是的。”

    “这个孩子是不是很麻烦很不听话不好管教?”左手的男人接着问。

    “不是,他只是有一点孤僻。”曾岑如答复。

    “曾老师最近是不是遇着什么事了,看曾老师的资料应该在本市落户,为什么突然搬到宿舍来住?”女领导突然把矛头直指她私事,右手的男人还负责记录。曾岑觉得不对劲,却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最近,是有点私事在处理,为了方便才搬到宿舍。”曾岑避重就轻。

    “什么事?”女领导追问。

    “这个,是我的私事不方便说。”曾岑拒绝回答。

    女领导皱眉,“曾老师,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曾岑直接问出疑问,“我现在是接受审查吗?为什么?”

    女领导看了看老园长,老园长点点头。女领导转回脸看向曾岑道:“有人举报你虐待儿童。”

    曾岑惊愕,“这不可能,我没有。”

    女领导单手下压示意她不要激动,“举报信上说,方浩轩自从转到你们班上,你给他喝生水,还克扣他伙食让他饿肚子是不是有这回事?”

    “当然没有!”曾岑感觉这些举报简直不可思议。

    “可是经过我们的调查,确有其事,你又怎么解释。”

    “这是个误会,那是方浩轩的自发行为,我可以解释。”

    “就算是孩子自发的行为,你作为班主任为什么没有及时制止并且给予正确引导?曾老师有把情绪带到工作中甚至发泄到孩子身上的嫌疑。”女领导根本不在乎所谓的解释。

    “我没有,我……”曾岑这会儿真真有口难辩。

    “我说两句。”老园长及时出声替她解围,“据我了解,方浩轩是单亲家庭,单亲家庭的孩子多多少少有些孤僻,常常会为了引起大人的关注做些过激的事情,这是可以理解的。至于曾老师为什么没有及时制止,全班最少也有三十多个学生,曾老师有八只眼睛都不一定能盯得那么仔细,何况只有两只眼睛。”

    三个领导也觉得老园长的话有道理,女领导对曾岑说:“举报信是直接寄到教育局,局长非常重视,如果这件事暴光引起社会关注,整个教育局都会受牵连。所以,局长的意思,曾老师暂时停职处理。”

    曾岑简直无法接受,“停职?”

    “对。”

    “你们都没有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曾岑愤慨。

    “停职只是暂时的,等这件事过去了,曾老师还是可以继续回来带课。”女领导安抚。

    曾岑霍然起身,“不用了,我辞职。”

    “曾老师!”老园长示意她不要这么冲动。

    曾岑看着他,“老园长我知道你为我好,也很感谢你这么久以来的照顾,您保重。”曾岑承认自己的决定很冲动,但他们对她的处理已经侮辱了她的人格,她无法忍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择日离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惜双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惜双双并收藏择日离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