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择日离婚 > 第四十二章 夜

第四十二章 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事,没事了。”秦易试图抱她起来,曾岑抱他太紧,他根本动不了,“雨太大,我们先回去。”

    雨声太大,曾岑深陷恐惧,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说不管用的时候就要用做的,黑暗中秦易精准找到她的唇,柔软相交,他试着用这种方式慢慢平复她的恐惧。他轻轻磨着她唇瓣,潮湿却温暖。两人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严丝合缝的拥抱在黑暗中感观被放在一百倍。他的吻逐渐炙热,像渴望已久的人尝到新鲜的蜜果,粗鲁的想要揉碎了尝一尝那饱满的甜汁。舌尖探入,缓慢而坚定,贝齿间的躲藏,吸引他进一步深入。

    舌尖突然传来疼痛,所有的热烈在那一瞬停止,她咬了他,理智归位。

    秦易脱下湿透的外套搭在她头上,“抓紧我。”抱起她往小院跑。

    坏了插锁的窗户被狂风刮开,屋里一片狼籍。没有电,也没有蜡烛,只有曾岑的手机可以打亮。

    秦易放她站在门边,“你站在这里别乱动。”他捡起地上包装绳过去拉上被风吹开的窗户,缠紧插销,绳绷紧绑在窗边的桌腿上,这样暂时可以挡一阵。

    他过去窗边的时候踢到地上有玻璃碎片,应该是摔碎的杯子。

    “我抱你去房间换衣服。”

    幸好有黑暗的掩盖,曾岑不用被他看到脆弱和尴尬。

    “你怎么会在这里?”黑暗中她的声音是防备。

    “路过。”他平静回答,简洁又让人无从反驳。

    房间,秦易背对着站在门口。曾岑手里拿着干衣服,虽然身处黑暗,这样还是别扭,她没法换衣服。

    “你出去。”

    “屋里这么黑,什么也看不到。”他声音一本正经,好似真的只是曾岑一个人想多了。

    曾岑也觉得自己这会儿有点矫情,不再作声,闷闷脱衣服。褪拉链的声音在黑暗中特别响,秦易的湿衣服粘在身上很不舒服,身体里的热气都散不出去。

    等了半天,“换好了吗?”他问她。

    “没有!”曾岑有些恼。

    秦易在黑暗中皱眉,忍着要回身的冲动,“还没好?”

    “卡住了。”曾岑的声音无奈又焦躁。

    “什么?”秦易没听明白。

    “拉链卡住了。”她裙子背后的隐形拉链褪了一半卡住。

    秦易回身过来。

    “你干什么!”曾岑后退一步。

    “帮忙。再不把湿衣服换下来会感冒。”他都不给她拒绝的时间,转过她身子让她背对他,他摸到拉链头,使劲往下拉了两下,卡得真紧。

    他跟那拉链较上劲了,手伸到衣服里面去摸是不是有布料夹进去,冰冷的手指碰到她肌肤,她身子一下僵直,要扭开。

    “别动。”他另一手掐在她腰上,眯着眼睛凑近她后背,“小小一个拉链还治不了了!”灼热的起息洒在她背上,她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自己弄。”曾岑扭着身子要拉开距离。

    “别动!我都拉不开,你就别想了。”他认真跟那拉链较劲。

    曾岑僵着身子配合了他半天,还是没办法。

    秦易耐心用尽,“这衣服对你有没有特别的意义?”突然问她。

    “一件衣服能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曾岑没好气。

    “那就好。”秦易直起身子,大手捏住衣服两边,用劲一撕,衣服破得彻底,完全成了两瓣。

    曾岑猝不及防惊叫着双手捂住胸口不让衣服滑下来。

    这一撕一叫,一男一女的配置在这样的黑夜透着某种禁忌的暧昧。

    直觉,房间温度在直线攀升。曾岑不敢动,更不敢回头,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触碰到那根已然绷紧的欲、望之弦。

    静默,外面雨声,一声比一声急,像此时他的心跳。

    雷声起得毫无预兆,轰一声,地动山摇似的。曾岑捂住耳朵,身子往他怀里缩,衣服滑落在地,他那根绷紧的神经就在那一瞬断裂。

    微凉的唇铺天盖地袭卷而来,她毫无招架之力,蹬掉的鞋子,揉皱的床单,一切凌乱而疯狂。

    “啪——”黑暗中脆亮一巴掌,所有的热情嘎然而止。

    房间的灯突然亮起来,来电了。明晃晃太刺眼,曾岑闭着眼睛,嘴唇微肿,眼泪流下来。秦易一瞬不瞬看着她,她的眼泪硫酸似的他心上灼了个大窟窿,他低头吻干,“对不起。”

    曾岑感觉身上一轻,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她身子蜷成一团。

    秦易没有走,在屋外站了半宿,等雷雨停了才离开。曾岑不知道。

    狂风过境的客厅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曾岑扔了昨晚那件被撕坏的衣服,地上全是玻璃碎片,她仔仔细细扫了三遍,给房东打完电话才出门。她得抓紧时间办正事,办完事马上回去。

    第一站去探望老园长,老园长看见她像闺女回来了似的。张罗水果菜色,一定要留曾岑吃饭。

    “老园长,您好生坐着,今天尝尝我的手艺。”曾岑挽起袖子。

    老园长拗不过她,叹一口气,“老了,不中用了。”

    “哪里老了,您可是风采不减当年。”

    老园长笑着摆手,“这些年我一直心里有愧,当年那件事我应该据以力争保住你。”

    曾岑笑笑,“都是陈年旧事。”

    老园长从抽屉拿出一封信,“这是局里给你的公开道歉信,就是太晚了点。”

    “都过去了。”曾岑背对他摘菜。

    “你和秦易是不是离婚了?”老园长突然问这一句。曾岑怔了一下,“嗯。”轻应一声。

    老园长又叹口气,“作为你的老领导,你别怪我多管闲事。我不知道你们出了什么问题,但那小伙子还是不错的,逢年过节都会来看我这个孤寡老人,我知道,他是想知道你的消息。我有时候挺抱歉,帮不上他什么忙。”

    “我们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曾岑笑着回头,“老同志不要被糖衣炮弹蒙住了双眼。”

    “不是,他……”老园长要为秦易辩解。

    曾岑叉开话题,“我今儿来找您还有事要请您帮忙。”

    “什么事?”

    曾岑没有停下手上的活,抬了抬下巴,“我现在正研究一个课题,资料在包里,您先看看,给我指导指导。”

    老园长拿了资料出来,一看那课题就非常感兴趣。

    曾岑来这趟收获不小,老园长还约好了,下次带她去见一些老同学,都是国家特级教师。事情如此顺利倒是曾岑没料到的,这样下来,可能还不需要两个星期她就能回去交差。

    她刚从老园长那儿出来,电话就来了,接起,“喂。”

    “岑岑,你在哪儿,赶紧来一趟中心医院。”冯冉冉焦急的声音传过来。

    “出什么事了?”曾岑隐隐觉得不安,就是猜不出会是什么事。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细说,你赶紧来,要快!”冯冉冉那边突然断线。

    曾岑也想不了那么多,冯冉冉这么着急一定是出大事。

    拦了出租车匆匆赶去医院,打冯冉冉电话,她出来接她。

    “你可算来了,快跟我走!”冯冉冉拉着她就往急救室跑。

    曾岑心揪紧,未知的恐慌,“到底出什么事了?”

    “秦叔突发脑溢血,我们担心,快不行了。老人就想见你一面。”

    曾岑瞪大眼睛,“你说什么!”加快脚步。

    急救室门口,秦易、宋佳荷、付俊都在,意外的是傅程鹏也在。再一次见到傅程鹏,曾岑的感觉是抗拒。

    “岑岑。”傅程鹏这样喊她,她觉得很别扭。她径直过去宋佳荷身边,“别担心,秦叔一定不会有事。”

    傅程鹏有些受伤,有些愧疚,女儿长这么大,他一点父亲的责任都没有尽到。

    秦易眼睛布满血丝,淋了半宿雨,一夜未眠,身体已经严重超出负荷。

    宋佳荷握紧曾岑的手,“谢谢你还肯来,我们秦家……真的是对不起你。”

    “您别这样说。”曾岑拍着她的手安慰。

    “秦叔怎么会这么严重?”

    “当初你们离婚,你秦叔大发雷霆心脏病突发,我就安慰他你怀了阿易的孩子,没那么容易分开。后来的事我就一直瞒着他,你秦叔一直以为……你的孩子还在,撑着一口气就等着抱孙子。”宋佳荷说着眼泪就流下来,硬咽着继续,“终于等到你回来,那个谎言也藏不住了,你秦叔一时接受不了……”

    曾岑心闷闷的难受,“……对不起。”

    宋佳荷摇头,“不关你的事,不是你的错,都是那浑小子!”宋佳荷指着秦易,“你爸要有个三长两短就是你害的!”

    秦易一个人站在那里,负罪的心情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他终于也尝到被全世界遗弃的滋味。

    “岑岑,你的电话响了。”曾岑的电话响了她都没听见,还是冯冉冉提醒她。

    她拿出电话,屏幕上‘小月亮’三个字闪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择日离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惜双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惜双双并收藏择日离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