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8章 因血脉怨失圣眷,寻爱宠怒闯禁宫

第8章 因血脉怨失圣眷,寻爱宠怒闯禁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色已大亮,窗外园鸟啁啾,慧妃贺氏坐在铜镜前,由宫女伺候着梳妆打扮。镜中映出一张年轻娇艳的花容,却是黛眉紧蹙、怏然不乐。宫女已为她换过三四种妆容,可无论如何妆扮都不顺她心意。

    烦躁与怒意逐渐在脸上堆积,慧妃猛地扯下发髻上的凤翅金步摇,狠狠摔在地上,厉声叱道:“你这梳的什么头!老气横秋,让人瞧着心里添堵!难怪皇上昨夜没有留幸,你这贱婢是不是收了哪宫的好处,存心给我坏事?”

    宫女又惊又惧,扑通一声跪下叩头求饶:“打死奴婢不敢!娘娘饶了奴婢吧!”

    她越是哭求,慧妃就越是心烦,抓起桌面一个白瓷胭脂盒,扬手就往她头上砸去。那宫女眼睁睁看盒子飞来,来不及也不敢躲避,顿时在脆响声中血流满面。

    “来人!把她拖出去,掌嘴四十!”

    立刻有两名小太监应声而入,将那哭到全身颤抖的宫女叉走。

    慧妃听着殿外行刑时的哀叫声,怒气慢慢消退,起伏的双肩也平静下来,拢了拢鬓角的垂发,头也不回地唤道:“杳儿,你过来。”

    站在帷幔边上另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宫女恭谨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

    “你觉得方才香雪梳的发髻好看么?”慧妃沉着脸地问。

    杳儿如同小鹿般柔顺而轻快地说:“什么发髻梳在娘娘头上都好看。高有高的好看,低有低的好看,有的像花,有的像云……哎,奴婢不会说话,反正就跟进了潇湘殿一样,眼睛都看花了!”

    潇湘殿是玄鱼观的后殿之一,供奉了十八尊女仙雕像,曾去过皇家道观祈福的慧妃如何不知,听了这话,脸色略有好转,又问:“那你倒说说,皇上为何不留宿本宫,深夜还要移驾御书房?”

    杳儿一脉天真地答:“皇上心里怎么想奴婢可不敢乱猜。倘若一定要猜的话……皇上昨夜准是奏折尚未批完,担心今日那些言官又要啰啰嗦嗦地上谏,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回书房用功去了。”

    慧妃霁颜一笑,“你这憨丫头,就长了张直来直去的嘴,偏偏说话总那么中听,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那些跟我说话时畏畏缩缩连头都不敢抬,一口一个‘恕罪、饶命’的奴婢,活像我是只母老虎要吃了他们似的,叫人看了就来气!”

    她朝摔在地上的凤翅金步摇随意拂了拂衣袖:“那个就赏你了。过来为我梳头。”

    “多谢娘娘!”杳儿喜笑颜开地拾起金钗,一副如获至宝不知该揣在哪里的模样,最后郑重地放进胸口,走过来拿起牙梳。

    慧妃睨着她笑骂:“也不怕戳着,傻丫头。”

    从门外进来一大团圆滚滚的白绒球,旁若无人地踱到慧妃脚边,敷衍似的呜噜了两声。正是那只备受慧妃宠爱的滚雪玉狮子,这会儿被它的主人弯腰抱起,放在腿上不断抚摸。

    “听说最后是在清曜殿找着的?怎么会跑去那种荒僻地方,蹭得脏兮兮,毛也掉了不少……是哪个奴婢这么不中用,连只猫儿都看不住!”慧妃心疼地摸着爱猫。

    “照料玉狮子的,哦,是寄奴。”

    “传她过来!”

    “听管事太监说,昨日她被罚去浣衣局了,听说是皇上亲口下的旨。等我给娘娘梳好头,就去浣衣局传她。”杳儿答。

    慧妃手上一顿:“一个宫婢,也值得圣上亲谕?”她慢慢皱起眉,目露寒光,“我就说皇上昨夜怎么过问起后宫猫狗失踪之事,原来是这个贱婢乱嚼舌头!不好好惩治惩治,我宫里人人都要学她,到御驾前搬弄是非去!杳儿,你去叫个人,把那贱婢拖过来!”

    “奴婢遵旨。”

    慧妃近日心情不佳,在后宫中找人撒气,这气越撒越大,难免闹出了点动静。皇帝听完小太监禀告,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示意由她去吧。

    原来那天御辇出了清曜殿后,便转向熙和宫。慧妃见圣驾忽至,大喜过望,使出浑身解数来侍候。印暄在熙和宫用过晚膳,见慧妃情意绵绵地取悦于他,神态妩媚色若春花,不由情动,便携手同赴鸾帐。

    谁知慧妃刚去了外衫,露出一身金线绣花的朱红中衣,印暄脑海竟莫名其妙地跳出个该死的人影来。那人在他脑中振振有词道:“人乃父精母血所生,父母之血脉各占一半,何有内外之分?若是血缘亲近不可结合,不论堂兄妹还是表兄妹婚配皆为*……兄妹不婚的根源,防的并非伦理纲常,而是‘其生不殖’……”

    这段突如其来的回想简直像魔音灌耳,印暄蓦地发现,身为太后亲外甥女、同时也是他亲表妹的贺氏,五官与姨母很有几分相似,再仔细端详,竟依稀透出了太后的影子……印暄陡然打了个寒战。

    “其生不殖。”那人的声音在他脑中得意洋洋地回荡。

    仿佛冬日里一盆冷水兜头泼下,霎时浇熄了满腔欲火。印暄悻悻然地推开了慧妃,借口政务紧急,匆忙起驾回御书房去了。

    待到他心绪平静后,觉得有点委屈了慧妃,但若要再去临幸熙和宫,不知为何,总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曾经的花容月貌、暖玉温香,甚至连想都不愿去想。

    若非那一番胡言乱语,自己的思绪怎会在不知不觉间受到影响……皇帝暗恼,将这笔恶账又记在了清曜殿里的那人头上。

    慧妃数日不曾得见君面,一股闺怨之气尚未消,又出了件令她怒不可遏之事——

    她的爱猫玉狮子又丢了。

    照料猫儿的宫女受了重罚,众多宫人搜寻整天仍不见踪影后,杳儿无意中的一句“该不会又跑去废殿了吧”,使得慧妃一气之下驾起凤辇,率內侍亲自前去找寻,却被紫衣卫拦在殿门之外。

    “你们好大的胆子!本宫要进去找走失的爱猫,谁敢阻拦?”慧妃坐在凤辇垂帘后,寒声道。

    值岗的紫衣卫跪禀:“娘娘息怒。卑职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阻拦凤驾,只是皇上圣旨,任何人不得进入清曜殿,请娘娘明鉴。”

    “这后宫里,还有本宫进不得的地方?连太后所居的上清宫本宫也来去自如,区区一个废殿,既非议政之所,亦非军机重地,为何进不得?”

    “这……卑职也不知,只是奉命行事,求娘娘开恩,不要为难卑职。”

    “哼,几个侍卫,也敢螳臂挡车,不自量力!本宫今日非要进殿不可,尔等难道还想将刀剑架在我这凤辇前面?”慧妃一拍扶手,厉喝:“再不让开,叫你们人头落地!”

    几名紫衣卫汗透重衣,抬头绝望地看了一眼远处走来换班的另一队宿卫,牙一咬心一横,齐齐将奉宸刀架在颈上:“卑职不敢硬拦凤驾,但违抗圣旨亦是死罪,既然两难,我等不如自裁,以谢天恩!”

    慧妃心底暗凛。她如何不知这些紫衣卫是皇帝亲军,寻常动不得,但方才话已说绝,若是退缩有失威仪,一时骑虎难下。

    正在此时,轮值卫队走到殿门外,领头的紫衣校尉正是左景年。

    他扫视一眼众人,心下迅速将这场中形势分判一番,当机立断地行礼道:“娘娘千岁。不知卑职有何事可以替娘娘效力?”

    此举有如瞌睡送枕,慧妃当即就势下阶:“本宫的滚雪玉狮子走丢了,很可能跑进了这清曜殿,正欲进殿搜寻。”

    左景年略一思索,道:“那滚雪玉狮子可是一只毫无杂色的大白猫?”

    “正是。”

    “数日前,确实在殿中发现过一只白猫,后来被皇上抱走了。此番若这玉狮子又跑入殿中,卑职愿为娘娘效犬马之劳,进殿去仔细搜寻。”

    慧妃暗自松口气,和缓了神色道:“既如此,这差事就交由你去办,找到了本宫的滚雪玉狮子,重重有赏。”

    “遵旨。”左景年朝那几名跪地险些自裁的紫衣卫使个眼色。几人还了个感激眼神,赶紧收刀退下。

    领了四五个紫衣卫到殿中,借四下寻猫之际,左景年趁众人不注意,偷空走进后殿寝室。

    被软禁的囚徒正在床上拥衾高卧,听见脚步声翻身睁眼一看,又阖目懒洋洋道:“门口出什么事这么吵,叫人觉也睡不安生。”

    “现在是巳时,你这睡的是午觉还是晚觉?”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一人在殿中整日无所事事,除了吃就只有睡了。这位将军,你找我有事?”

    “你不记得我?”左景年问。

    印云墨挑起眼皮,眯缝着上下一打量,这才笑道:“哦,是你。”他像作茧的虫子般蠕动着坐起身,裹着厚厚的棉被倚在床头,“我记得,你喝过我的一碗蛇汤。”

    “真的只是蛇汤?”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印云墨漫不经心道,“一碗再普通不过的药膳而已。”

    左景年沉默片刻,忽然解下腰间的奉宸刀搁在桌面,开始宽衣解带。

    印云墨大惊失色:“你你、你要干什么!”

    左景年脱去上身衣物,侧身显露后腰上的狰狞伤痕:“余毒已清,但疮口迟迟不愈,如何是好?”

    印云墨心弦一松,顺口答道:“取猫头骨一个,火煅,研为末。另取鸡子十个煮熟,去白,蛋黄煎出油,加少许白醋调骨末敷涂,三日可痊愈。”

    左景年淡淡一笑:“若只是碗普通蛇汤,公子又如何知晓我方才话中之意?”

    印云墨微怔,掠过一丝懊恼之色:“一个不留神,入了你的套。”

    左景年穿好衣服,拱手道:“我知道公子是高人,何必苦苦隐藏身份。在下受公子恩惠,感激不尽,不知何以为报。”

    印云墨笑了笑:“你不用说得这样好听,来试探我是否因另有所图而刻意施恩于你。我是一个见不得光的诏囚,皇帝今夜想砍我的头,我便见不到明晨日出。我能图你什么报答,难道还指望你能救我出深宫不成?”

    左景年目露愧色,抱拳深鞠一躬:“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万望公子原宥!”

    印云墨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我既非高人,也不是什么君子,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公子等于是救了我一命。我知道体内之毒即使眼前不发作,再积个三五年,也必定要爆发。”左景年正容道,“无论如何,我欠公子一条命。”

    “救你的不是我,是机缘。”

    “机缘?”

    “两碗蛇汤,偏就是加了药引火炽蚁的那碗被你喝下,这不是机缘却是什么?”

    左景年这才领悟,谢豫抢先取走干净的一碗后,剩下那碗蛇汤上漂浮的暗红色粉末,原来并非脏污,而是最为关键的药引。

    印云墨意有所指地道:“有时越是去争去抢,便越是失之交臂。正所谓‘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你的性情实属一流,因而才有如此机缘。”

    左景年若有所思,随后再度行礼:“多谢公子指点迷津,在下感激不尽!”

    “行了行了!”印云墨撇了撇嘴角,“你知道我最烦什么人?跟木头一样,一板一眼的!今后若是我多说一句,你就要谢上一次,那倒不如缄口不言。”

    左景年一愣,莫名觉得他这孩子气的小动作有些似曾相识之感,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按下不提,赔罪道:“公子若是不喜多礼,往后我不说这些话便是。”

    印云墨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掖了掖被角,又闭上双目:“我困欲眠君且去。”

    左景年见他率性洒脱,不由微微一笑,欠身告退。方走了两步,忽然又忆起一事,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包解开,露出内中一粒指头大小、散发寒气的漆黑物件,“再叨扰一句,这是在下伤口喷出的毒血中所含之物,公子可知此为何物?”

    印云墨闭着眼问:“看着像什么?”

    左景年低头端详:“像……像围棋的黑子?”

    “那你就当它是颗黑子吧,帮我放进桌上的棋奁里去。”

    左景年疑惑不解,但并不多问,依言打开乌罐,将那不明物放了进去,混在一堆黑子中,看上去倒也浑然天成。转头见印云墨似已入睡,他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内殿。

    紫衣卫寻遍清曜殿,仍未找到白猫,慧妃听了禀报,无话可说,悻然起驾回宫。此事不到一炷香的工夫,便已传至皇帝耳中。

    皇帝心中不悦,却并未多加追究,只向守殿卫士传了道口谕:再有任何人等欲入清曜殿,即便是宫妃皇亲,亦必严阻。抗旨擅闯者,当场格杀!

    慧妃听闻,很是生出几分惊心后怕,就连爱猫终究不见踪影,也不那么上心了。

    熙和宫的宫人们以为这下终于可以消停一阵子了,但谁也没料到,这一年秋的皇宫大内,注定不得安宁。

    就在翌日清晨,皇帝沿着御花园的湖畔花径散步时,湖面上竟出现了一具无头女尸。

    那尸体横陈水面,正正浮现在皇帝眼前不足一丈之处。紫衣卫唯恐御驾受惊,如临大敌地围上前来,请皇帝先行回避。

    印暄面不改色地伸手一拦:“不必,将尸首打捞上来,就地查验。凶案发生得如此明目张胆,颇有几分向朕挑衅之意,朕倒要看看,幕后行凶之人究竟是什么角色!”

    尸首的身份很快查清,是浣衣局的一名宫婢,名叫寄奴。

    印暄对这名字依稀有些印象,便问随侍大太监魏吉祥:“可是上次在假山后私会太监,被罚去浣衣局的那名宫女?”

    魏吉祥道:“正是。她上次还说,找不到慧妃娘娘的猫儿便要去投湖,谁想……唉,真是一语成谶了。”

    印暄寒声道:“她要投湖自尽,还能将自己脑袋先砍下来不成!让紫衣卫彻查此案,查清她是何时死的,近日去过何处、做过何事、与何人往来,统统都给朕查个清楚!”

    天子一声令下,平日里雍容沉静的皇宫宛如巨型机括一般,霎时间运作起来,效率惊人。紫衣卫手持谕令金牌,缉捕拷问,来去如风,权力一时无人能及。不到半日,便已查知:

    寄奴于两日前,受几名太监传唤前往熙和宫,此后不知所踪,并未回到浣衣局。

    熙和宫內侍承认曾奉命对寄奴动以私刑,但否认将人打死。验尸官证明尸身的确遍布伤痕,为鞭挞伤。

    如此看来,虽未招认,但熙和宫嫌疑最大。皇帝御驾亲往盘问,慧妃却先惊吓成疾,昏然卧床不起。就连深居简出的太后也被惊动,懿驾闻讯而至,为慧妃维护。

    凶案调查就此陷入僵局,皇帝不敢忤逆太后之意,只得下令,待慧妃病愈之后,再继续查案。

    不料经御医多方诊治,慧妃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日趋沉重,整日惊叫谵语、倒生昏乱。很快便有流言四起,说是熙和宫闹鬼,女尸头颅夜半四处飘飞,慧妃是被寻仇的女鬼吓疯了。

    “荒谬!”印暄将紫衣卫上报的奏折摔在地上,怒斥:“什么女鬼寻仇,胡说八道!这是别有用心之人散布谣言。传旨,宫中再有妖言惑众者,立斩!”

    魏吉祥斟酌再三,小心劝道:“虽然圣人有云,不语怪力乱神,但有些事情,是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皇上,您看这……要不然,就先让太医署的咒禁师来禳治禳治?”

    说到“怪力乱神”,印暄不由想起,惊雷雨夜那一只飞袭的僵尸断爪,沉吟良久后,下旨着太医署咒禁博士陆名延前去熙和宫,为慧妃诊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