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9章 聚阴为弓尸作箭,驭灵邪术名管狐

第9章 聚阴为弓尸作箭,驭灵邪术名管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药王孙思邈曾列汤药、针灸、咒禁、符印与导引为医疗五法。所谓咒禁,是以真言持咒之法,拔除邪魅鬼祟以治疾病,而《千金翼方》中亦有禁经两卷,专门记录咒禁之术。说穿了,就是世俗流传的“方术”治病法。

    自唐以来,宫中太医署多设咒禁科,与医科、针科、按摩科并列为医学四科,并设咒禁博士一人,咒禁师、咒禁工数人以佐之。

    咒禁博士陆名延奉旨为慧妃诊病后从熙和宫回来,在御书房等待召见,一副愁眉深锁、思虑重重的模样。

    “慧妃所患何疾?”皇帝坐在书案后问。

    陆名延素闻皇帝不信怪力乱神,踌躇道:“微臣所奏,恐不近人情,请皇上先恕臣妄言之罪。”

    “但说无妨。”

    “慧妃娘娘所患,非疾,乃祟。”

    印暄脸色微沉:“何物作祟?”

    “这个,微臣目前还不太清楚,但臣在熙和宫时,感应到一股狂暴怨恨的戾气充斥其中,臣认为这股戾气,便是娘娘患病的根源所在。”

    “戾气从何而来?如何解?”

    “微臣已按《禁经》授法,在娘娘居殿立道场、悬幡盖、燃香灯、诵禁文,逐污秽邪祟不得近,可保娘娘近日安宁。但若要治本,则必须寻根溯源,找出戾气源头所在。臣听闻,后宫镜湖日前浮起一具无头女尸……”

    “哦,你也认为女鬼前来寻仇?如此说来,慧妃是浮尸案的幕后元凶了?”印暄冷笑看他。

    陆名延恂然跪地:“微臣不敢!无头女尸与娘娘患病之间是否有联系,臣毫无凭据,不敢妄下断论。只是水主阴,镜湖是个水流极缓的人工湖,正是聚阴之地,偏又形如弯弓,容易积邪聚煞,臣观湖岸圆弧状的一侧正朝东北后宫方向,因而斗胆请皇上命人在附近掘地三尺,看是否有可疑之处。”

    印暄想了想,从桌案上拣了张宣纸给他,“沿湖掘地不难,你画下大致范围。”

    陆名延接了纸笔,伏地勾画几笔后上呈圣阅。

    印暄见纸上勾勒出镜湖轮廓,确如缺月弯弓,而陆名延所画掘地范围,从湖岸朝东北方向笔直延伸出去,酷似一枝搭在弓弦上的利箭,隐隐透出一股杀气,不由眉峰微皱,立刻唤来一队紫衣卫,依图掘地。

    一个多时辰后,领队紫衣卫来报:“启禀皇上,卑职等依照图上位置挖掘,从数尺深的泥土下挖出了……”他略有犹豫,似恐污圣听。

    “照实说!”印暄沉声道。

    “沿图上直线,每隔几步便挖出一具血肉模糊的猫尸或狗尸,总共有十二具,头颅皆被利刃砍去,照腐烂程度看,是近一个月来陆续埋下的。但奇怪的是,地面毫无动土痕迹,不知是如何埋下去的。”

    印暄吐了口浊气,端起手边茶杯一饮而尽,喃喃道:“猫狗尸体……莫非,就是前一阵子后宫丢失的猫狗。”他目光锐利地盯着陆名延:“斩首埋尸,此举有何用意?”

    陆名延惶惶道:“可否先让微臣查验一下那些猫狗尸体?”

    印暄颔首,“带他去现场验看。”

    不到半个时辰,陆名延回来了,脸色异常难看,一进御书房便伏地不起:“聚阴为弓、埋尸作箭,直指禁宫!这是个大凶大邪的煞阵,非精通法术的高人不能摆布。皇上,臣已知熙和宫中戾气何来!”

    印暄腾地起身:“说!”

    “那些猫狗被人捉住,埋于土中,只留头颅露出地面,使其忍饥挨饿,接连数日以极尽残酷的手法折磨毒打,在其仇恨怨念达到顶峰时,一刀斩下头颅,用封魂咒将其魂魄封在竹管中。如此炮制出的凶灵,充满暴戾惨毒之气,以法术驱役,便可害人。倘用的不是猫犬狐等有灵性的畜生,而是用活人,则凶威更甚!此法源于方士之术,但因太过残忍有伤天和,被修行界列为十大禁施的邪术之一,名曰——”

    “管狐!”印暄冷冷道。

    陆名延大惊:“皇、皇上怎么知道这……”

    印暄闭目不语,许久后,漠然道:“你先退下,随时候召。”

    清曜殿内,二人正在池边树下闲谈。

    “伤口如何?”印云墨手持钓竿,盯着水面浮标,声若游丝地问。

    左景年亦低声答:“愈合得差不多了,公子的秘方果有奇效。”

    “嘘——”印云墨蓦地撅起唇,眼中放出热光,“上钩了上钩了,是条大家伙……晚膳可以加一道红烧鲤鱼了!”

    左景年站在他身后,但笑不语。

    拉拽中,绷得紧紧的鱼线突然断裂,发出啪的一声微响。印云墨眼睁睁望着盘中餐逃出生天,遗憾地叹息:“功亏一篑。”他意兴阑珊地放下钓竿,转头对左景年道:“你现在该回殿门口去了。”

    “为什么?离换岗还有两个时辰。”

    “若信我所言,就去。”

    左景年定定看他,头一点,二话不说转身走了。

    他走到殿门口刚站定,从远处传来了唱礼太监尖细的声音:“圣上驾临。”

    监守殿门的紫衣卫齐齐跪下:“恭迎圣驾!”

    公子果然未卜先知!左景年暗自惊叹,抬眼窥觑皇帝脸色,见有如密云不雨,心底不由替殿中人担忧起来。

    印云墨将鱼线仔细接好,结结实实打了两个死结,然后从容放下鱼竿,回身行礼之时,皇帝恰好走近一丈之内。

    “参见皇上。”

    印暄负手站定,面无表情看他:“你似乎早知朕要来?”

    印云墨道:“我又不是算士,只不过黑暗中待久了,耳力比普通人略强一些而已。皇上龙行虎步,步履声自然与众不同,不难辨认。”

    “是么。”印暄淡淡道,“记得十多年前,朕还是孩提时,常在傍晚时分与你打赌,猜测明日是阴是晴还是雨,结果你次次都能猜对,无一例外。当时朕尚年幼,以为你总是运气好,如今想来,运气再好,也不可能百猜百中,倒更像是一种卜术。”

    印云墨失笑,“皇上还真把我当算命先生了!若要说料事如神,这天下所有术士加起来,还不及皇上一人。”

    印暄眉一挑:“哦?”

    “那些术士再有能耐,顶多不过铁口直断,皇上却是金口玉言。他们能算风算雨、算得算失,皇上却能算天下人的命。”

    “此话何意?”

    “不是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么?皇上金口一开,要他生便生,要他死便死,不论他原先命数如何,金口玉言,足以逆天改命,这可不就是算命的最高境界?”

    印暄看着他,玩味地笑了起来,“这么说来,朕算你今夜会死,你便活不到明晨日出?”

    “正是如此。”

    “那么,你死之后,宫中邪术能否自破?”

    印云墨露出惊讶之色:“皇上何出此言?什么邪术?”

    印暄微微冷笑,似乎在嘲弄他的装模作样:“管狐驭灵!朕还是拜你所赐,才知晓此歹毒之术。还记得十六年前么,朕六岁,你十四岁,秋冬随皇祖畋猎于围场。众人无不策马张弓搜猎野兽,你却热衷于在林中布置陷阱,果真逮到了一只大狐。那狐皮毛雪白,唯尾梢一簇红毛如焰,显得神俊非常,因为腿上受了伤,越发凶悍难近。你想将它带回去饲养赏玩,就蹲在陷阱边上与狐狸说话。我当时见了,觉得十分有趣,莫非畜生还能听懂人话不成?便饶有兴致地在一旁看。可无论你如何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狐狸野性难驯,仍然对你龇牙咆哮,伺机攻击。你劝得不耐烦了,便恶狠狠地威胁它,再不顺从,就要将它绑回去炼制管狐,又将炼制过程详详细细、极尽血腥地渲染了一番。那狐狸居然也能听懂似的,四肢战栗、目露惧色,最终向你曲膝俯首,驯服地被抱回去了。”

    印云墨手指轻抚光滑的下颌,追忆道:“唔,确有此事……那狐狸毛色与手感都是极好的,弄回去洗涮干净了,冬日里拿来暖被窝还真不错。”

    印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你不要避重就轻!朕说的是管狐!如此精深的邪术,一个长于深宫的十几岁少年,怎会知道得如此详尽?别又跟朕说什么看杂书看来的!”

    印云墨一抚掌,满面钦佩地答:“哎呀,皇上果然金口玉言、料事如神,的确是我看杂书看来的。”

    “你——”印暄不料对方无耻至斯,登时气结。

    “那次不过是纸上谈兵,想要吓唬吓唬它而已。人都道狐有灵性,果不其然,真好像能听懂人话似的,皇上也觉得有趣是吧,哈,哈。”

    印暄拳头紧握,一字一字道:“朕非杀了你不可。”

    印云墨将双手笼进袖中,唇角挂起三分笑意,“皇上,又到傍晚时分了,我们再来打个赌如何?”不等对方反应,他自顾自地接着道:“这回不赌天气了,就赌我这条命吧。我赌皇上若不杀我,让我去调查此事,我一定能在三天之内揪出幕后真凶,将他绳之以法。若是办不到,这颗项上人头就任凭皇上处置。”

    “让你去调查?”印暄眯起眼睛,“意思是,放你出清曜殿,在宫中随意走动?”

    “皇上不放心的话,可以派紫衣卫寸步不离地盯着我。”

    “呵,”印暄哂笑一声,“你倒打得好算盘,想要借机脱逃,门都没有!你若真有能耐,就给朕足不出户地将这事给解决了!三天后邪术未破,朕就砍了你的脑袋。君无戏言!”言罢拂袖而去。

    印云墨仰头看天际残霞,自言自语道:“无米之炊,无水之渔,看来小皇帝这回是真动杀机了……”忽闻身后一人急道:“公子说什么,皇上真要杀你?”印云墨回头一笑,“这有什么可吃惊的,我本就是重囚。”

    左景年神色凝重,“我虽不知公子是何身份,究竟犯了何事,但皇上行事一向果敢,从不拖泥带水,若有心想杀公子,何必软禁殿中拖到现在。况且皇上并非是个暴君,否则怎会在刚登基不久,就下旨赦免了明德年间篡逆案中牵扯到的部分官员后嗣……”

    “明德年间?篡逆?”印云墨忽然打断他的话,“你给我详细说说,什么篡逆案?”

    左景年略一迟疑。印云墨朝他勾勾手指,做了个附耳道来的手势,他这才凑近,用极低的声量耳语:“就是先帝还是庆王时,瑞王与泰王、平王私相勾结,妄夺储君之位不成,又起兵逼宫的篡逆案。”

    印云墨垂下眼睑,嘴角掠过一丝凉薄笑意,“哦?论长幼,瑞王年长;论嫡庶,瑞王生母品秩高于庆王,怎么就变成妄夺储君之位了呢?”

    左景年猛地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紧:“公子!你这又何必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这是以胆搏命啊!”

    印云墨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这里四下无人,不用这么紧张……好啦,算我失言还不行么。你再说说,瑞王、泰王与平王最后怎样了?”

    左景年担心他再出惊人之语,言简意赅地答:“瑞王以谋反论,斩于宫外午门;泰王、平王问附逆罪,削去爵位,流放南疆,后死于疫病。”

    “加上早年病夭的太子,庆王果然扫平了通往九五至尊之路……”印云墨静静说道,嘴角依旧噙着微笑,“左大人,你知道蛊吗?”

    “蛊?虫皿蛊?”

    “不错,就是将各种各样的毒虫放在一个罐子里,不给它们食物吃。这些毒虫为求生存,就必须吞噬其他虫子以果腹,互相厮杀到最后,剩下唯一的一只,就是最狠、最毒、最强壮的蛊。它蹲在无数残肢断臂上高唱胜利,却不曾想到的,它所盘踞的宝座,也不过是一个被人拎在手里的、陶土捏成的罐子而已——你说,这像不像历代皇宫里的帝位之争?”

    左景年怔住,随即恨铁不成钢地喝道:“公子!”

    印云墨朗声大笑,“说笑而已……好啦,不逗你了。”

    左景年无声地叹口气,“公子,你若肯将这性子改改,我看皇上未必就会——”

    “天晚风凉,回屋吧。”印云墨打断了他的后半句话,转身走上庭院台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