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11章 滴血孕蛊本无意,飞子破降自有心

第11章 滴血孕蛊本无意,飞子破降自有心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秋冷夜长,酉时刚过,天色已全然黑透。左景年抬头望了望泼墨般阴云笼罩的苍穹,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打开,内中是一根色红带黄的蜡烛。接着摸出火折子后,他略有些迟疑。

    公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暗忖,光是找人制作掺尸油的蜡烛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为何还要切切叮嘱,点燃蜡烛后,无论背后有何动静声响,都只能回答,绝不能回头?

    思来想去也没有头绪,他决定还是依言行事,用火折子点燃了那根带着古怪腥臭味的蜡烛,然后将蜡烛放进宫灯中,提灯而行。

    缓步庭院,他专拣晦暗偏僻的地方行走,同时警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任何动静。他心里估算着,大约走了半个时辰,遽然觉得四周阴冷下来,暮秋夜风越发砭肤刺骨。

    灯焰一阵摇曳,忽闪忽灭,左景年停下脚步,身后蓦地响起一个尖利的女子声音:“说,皇上今夜临幸哪宫?”声音幽然绕耳,仿佛紧贴在脑后发出似的。

    饶是左景年素来胆大,也不免心下一惊。他平稳住情绪,沉声答:“皇上今夜临幸清曜殿。”

    “清曜殿?”女子话音低喃,陡然又拔高声线:“皇上怎么会去废殿,你竟敢欺骗本宫!”

    “卑职不敢。御驾确实在一个时辰前临幸清曜殿,贵人若不信,去清曜殿一看便知。”

    女子声音稍作停顿,俄而又响起:“清曜殿!宁可去那种荒僻冷宫,也不来熙和宫看臣妾一眼,皇上,您太薄情了!”

    左景年听见耳后一阵咯吱咯吱的砺响,仿佛两排利齿在狠狠磨咬,不由冷汗湿衣,下意识地握住腰间奉宸刀,随时准备旋身攻击。

    “……照常说话便是,别激怒对方,更不可回头看!”印云墨的叮嘱萦绕脑中,他深深吸着气,强迫自己的手指一根根从刀柄上松开。

    女子声音尤在含糊不清地说些什么,语声忽高忽低,如嫠妇泣夜、孤枭啼林,他听不清字眼,却能听出话语中的哀怨恼悻之意。

    他如同一块岩石般沉默不动,直至听见身后声音恨然道:“清曜殿!皇上,臣妾来找您了……”

    一股阴风呼啸掠过,四周重新陷入寂静。

    半晌后,左景年长长舒了口气,苦笑自语:“公子,你叫我招惹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清曜殿。

    殿内紫衣重重,阶上阶下守卫森严,众人按刀而立,院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内室门户紧闭,只二人正在据案对弈。

    印暄面沉如水,拂袖一扫棋盘,将黑白子搅了个七零八落,“好了,废话闲扯过,棋也下了两盘,还不进入正题?”

    印云墨拣起散落的棋子,一粒一粒放回棋奁,摇头叹道:“太久没下,棋力退步了许多。”

    “你本来就是个臭棋篓子。”印暄一脸鄙薄。

    印云墨失笑:“也是,某人从小逢赌必输,也就手谈能赢回些面子。”

    “印云墨!”印暄冷冷道,“朕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自称有法可破宫中邪术,再不从实禀来,朕一声令下,叫你即刻人头落地!”

    印云墨收好棋子,随手将黑罐推到对面,白罐拢在掌中,神色自若,吐字清晰:“飞头降。”

    “什么?”

    “飞头降,是降术中上乘的一种,杀人后以秘术取其头颅炼制,而后操纵飞头夜袭,千里外也可取人性命。此术非道行高深的降师不能驾驭,一旦稍有差池,怨魂噬主,则施降之人反受其害。故而非深仇大恨,降师轻易不愿施展。当然,也不排除被人重金收买,俗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

    印暄暗诧。他足不出户,所言竟与那灰衣道人如出一辙,莫非世间真有巧合若此?转念又追问:“可知施术的降师是谁?有何目的?如何破解这飞头降?”

    印云墨指拈一粒白子,不疾不徐地答:“降师是谁,目前还不得而知;目的嘛,我已有些眉目,尚需验证;至于破解之法,在这局棋下完之前,自有分晓——皇上,请先落子。”

    印暄向来讨厌他这一副隔岸观火、置身世外的高人做派,如今因事关重大,倒也耐着性子,看他如何装神弄鬼,反正横竖只有一局棋的时间。

    他打开黑色棋奁取子,忽然眉头微皱,抽出手指一看,指腹上不知被何物划了道浅浅的小口子,流出一滴玛瑙似的血珠,恰好落进棋奁中。

    “啊呀,皇上受伤了,可要传御医?”印云墨神情关切。

    印暄怀疑他故意小题大做、以此为乐,白了他一眼,在棋盘上落下一粒黑子,“此局下完,倘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朕就杀了你。”停顿了一下,又不怀好意道:“不过,这一局你若能赢了朕,朕会考虑饶你不死……印云墨,每一步落子之前,你可得好好想清楚。”

    皇帝想看对面之人愁眉不展的苦恼模样,果然,金口一开,那人立刻抖擞了精神,绞尽脑汁地思索起棋路来。

    这一局棋,黑棋落子极快,仿佛成竹在胸、信手拈来;白子却瞻前顾后,下得艰涩非常,未及中盘,便已露败相。

    眼见黑子一步一步将白子往绝境中推逼,印云墨不时凝眉苦思,印暄心中生出了莫名的快意,正欲出言奚落他几句,陡然觉得整个大殿暗了下来。

    暗下来的并非是光线,屋内烛火仍通明如昼,而是一种心境上的阴翳,仿佛诗中“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抑感,叫人胸口沉闷喘不过气,背上寒栗尽出。

    印暄敏锐地感觉到了这股森冷气息,不由指尖一滞,望向紧闭的殿门外。

    庭院中风吹树动,映得门窗纸上枝翻叶涌,黑影朣胧,乍一看仿佛无数怨魂厉鬼张牙舞爪地飘荡着,想要破门而入。

    他惕然盯着那些诡异黑影,突然耳边“啊!”的一声,叫他嚇了一跳。

    “找到了,这儿有条活路!”印云墨终于把犹豫再三的那一子落了下去,抬头道:“皇上,该你了。”

    印暄见他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心道莫非是自己太紧张了,便收回视线,将思绪放在棋局上。可不知为何,一种心神不宁的危机感仿佛凶兆般笼罩着他,令他频频走神,接连下错了好几步。

    最终他忍不住开口问:“你不觉得有些不对劲么?”

    “皇上指什么?”

    “外面,不知道是什么,但朕有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

    印云墨微笑起来:“哦,是,我也觉得不舒服。”

    “可你……”

    “皇上没听说过么,有些事是躲也躲不掉的,正所谓‘在劫难逃’。既然躲不掉,何妨泰然处之。对了,方才我说对凶手的目的有些眉目,如今正是验证的时候。”印云墨边说边落子,趁机吃了一片黑棋。

    “如何验证?”

    庭院中陡然一阵骚乱。守卫们的呼喝惊叫声直透门户:

    “什么人——啊!”

    “人、人头……鬼呀!”

    “站住!跑什么!鬼又怎样,老子刀下多少断头鬼,就算一个个都来索命,老子也能把他们重新砍回地府去!都给我上!”

    “护驾!快护驾!”

    “用弓弩射!火铳准备!”

    印暄腾地起身,一脸戒备地望向屋外。

    “这就是验证。”印云墨沉声道,“凶手的目的不是宫女,也不是慧妃,而是皇上。斩首的猫狗、阴弓煞箭的风水阵、接二连三的飞头降,一切都是冲着皇上来的。”

    印暄冷笑道:“明枪暗箭的刺客朕领略过,如此费尽心思的布局还是第一次见。朕乃是真龙天子,受命于天,岂是这些邪魔歪道可以加害的!若朕轻易被妖邪所弑,天命何在?!”他正容整了整冠冕,端坐回位,重新拾起棋子:“该你了。”

    印云墨注视着他,慢慢笑起来:“皇上说得好。位为人君,乃是凡人所能得到的最大福分,举手投足间自有神灵庇佑。倘若连这样的福分都不能逢凶化吉,就说明阳寿已尽,纵有千军万马亦不能保全。能明白这个道理,自然临危不惧,不动如山。——不过皇上,这局棋你怕是真要输了,中盘错子太多。”

    印暄见棋局已近收官,果然是白子领先,不甘道:“未必。不到最后一子,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输给我就让皇上这么难受么?”印云墨似笑非笑。

    印暄目光深沉地看他,“朕,不会输给任何人!”

    不知何时,殿外变得一片死寂,仿佛刚才的人语嘈杂、兵戈相击不过是一场破灭的幻境。

    死寂中逐渐有了声响,女子如泣如诉的哀吟磷火般飘荡:“皇上,臣妾来找皇上……皇上,您在哪儿,怎么都不搭理臣妾……皇上……”

    丝丝缕缕的寒气游蛇一般沿脚踝爬上,印暄不禁打了个激灵,转头见一扇扇糊了白纸的殿门上,映出一道拖得极长的影子。他屏息看去,分明是个长发蓬飞的人头轮廓,颈下吊着串拉拉杂杂的长影,从门扉上缓缓飘过。

    “这是——”

    “慧妃。”印云墨点头叹道,“她临死前仍对皇上念念不忘。这种念想,佛家称之为‘执’,人有执,不得清净,鬼有执,难入轮回。想要破飞头降,首先就要破了这种执。”

    “如何破?”

    “解铃还须系铃人。”

    原本紧闭的殿门传出咯吱咯吱的微响,缓缓开启了一条缝。

    印暄直视着飘飞而来的女子头颅,脸色泛白地捏紧了手中的黑子。

    “皇上,臣妾终于见到皇上了……”头颅悬浮在他面前,透着一股阴森森的青气。

    “……兰儿。”印暄喉结上下滚动,从喉咙里挤出艰涩的字眼,“兰儿,朕这阵子冷落了你……恐怕这辈子,朕也再见不到你了。”

    头颅瞪圆了双眼,发出一声无法置信的凄厉哭叫。

    印暄的话语逐渐流畅,看着那颗血淋淋人头的目光也不自觉地柔和起来,“兰儿,人鬼有别,你我今生缘分已尽,若有来世,若你我无血脉之亲,朕还会娶你。”

    头颅含泪哽咽道:“有皇上这句话,臣妾就安心了,臣妾愿意等,生生世世,只愿做皇上的妃子……”

    印暄颔首道:“去吧,别再为奸人所利用。早入轮回,莫要变作孤魂野鬼、烟消云散。”

    头颅哀哀啜泣起来,“臣妾遵旨……臣妾去了……去……不去……不能去!”女子声音猝然尖利起来,连带着整颗头颅上下颠簸,似乎想要挣脱某种无形而强大的束缚,却力不从心。“杀……杀……当朝皇帝印暄……杀……”

    “怎么回事?”印暄转头问。

    “执已经破了,慧妃的魂魄将被降师的法术完全控制。”印云墨沉静地落下最后一子,“皇上,这局棋你输了,弃子吧。”

    印暄惊怒地瞪向他,两腮肌肉微微抽动起来,狠狠咬住了牙关。

    “愿赌服输。快弃子,难道要我嘲笑你拿得起放不下么?”印云墨一双眼睛黑凉凉地盯着他,勾起嘴角无声地笑了。

    刹那间,十五年光阴像河川流水从他身上漫过,卷去岁月的风霜印记,将那个朱衣妖娆、笑容惊艳的青春少年,又带回人间。

    印暄怔怔地看他,慢慢伸手入棋奁,抓起一把黑子。

    血泪从眼角纷纷滚落,头颅仰天发出一声鬼嚎,龇开两排刀刃般的利齿,朝印暄扑来。

    “暄儿——”印云墨厉声大喝:“还不弃子?!”

    印暄手腕一抖,一把黑子如雹霰天降,劈头盖脸地朝头颅砸去。

    在这漫天雹霰中,有一粒散发寒气的黑子,从内中透射出浓重的血色光芒。漆黑外壳骤然裂开,一点蛰萤大小的赤光在半空中闪过,从头颅的眉心射入,转瞬隐没。

    一切只在电光石火之间。

    带着股腥风扑到印暄鼻尖的头颅,突然从半空掉落,拖肠带肺地在地上滚了几圈,磕到椅腿后方才停下来。

    印暄跌坐在椅上,长长出了口浊气,这才发现已汗透重衣,手上仍紧紧攥着袖剑的剑柄。

    “好了,降术已经破了。”印云墨也舒了口气。

    “怎么破的?”

    “对付这种歪门邪道,以毒攻毒最合适不过了。装黑子的棋奁里有一只蛊卵,曾在一个武功高手身上孕育了三年,如今又得真龙之血的滋养破壳而出,能噬百秽以壮其身,破降自然不在话下。皇上甚至可以对蛊下令,便能操纵这头颅中的鬼魂。”

    “对蛊下令?下什么令?”

    印云墨淡淡一笑:“什么令都可以,哪怕是取人性命。皇上难道忘了,金口玉言,可算天下人之命。只要皇上开口,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印暄略一沉吟后起身:“你所言是真是假,一试便知。”他一指地上的头颅,朗声道:“冤有头债有主。兰儿,是谁施法害你性命,带朕去找他!”

    头颅紧闭的双目骤然大睁,从地面一跃而起,迫不及待似的掠出大殿,朝东南方向飞去。

    印暄走出殿门,对源源不断涌入清曜殿护驾的紫衣卫吩咐道:“留几人清理院中尸体,其余人等,随朕前去缉拿凶徒。”

    在三千紫衣的拱卫下,印暄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转身对阶上一人道:“还杵在那做什么,要朕派轿子抬你么?”

    印云墨愕然:“我也去?可皇上曾下旨,不许我踏出殿门半步……”

    “你也曾在朕面前大言不惭说,要手擒幕后元凶,怎么,莫非是欺君之言?”

    “臣不敢。”印云墨低头谢罪,心道我只说能破邪术,什么时候说要手擒元凶了?

    “那还不快跟上!”印暄头也不回地走了。

    印云墨还站在原地揣摩难测的天威,左景年有意落在队尾,见左右无人注意,悄悄拉了他的袖子一把,低声道:“公子,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皇上这是找借口想放你一马啊!不论之前犯了什么罪,擒凶护驾乃是大功一件,皇上就是要让人人都看到,将来将功抵罪时也好堵住悠悠众口。”

    印云墨摇头:“没这么简单,小皇帝的心思……再说,我所犯之罪,即使救十次八次驾也抵消不了。算了,不说这个,既然能趁机出去又何乐不为,哪怕几个时辰也好,我在这废殿里窝得都快发霉长毛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