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13章 投筑惟愿仇得雪,身死只恨志未酬

第13章 投筑惟愿仇得雪,身死只恨志未酬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事发太过突然,在场侍卫竟无一人提前洞察。电光石火间,印暄以退为进,做出了一个常人反应不及的动作——他以椅腿为支点,将椅背猛向后一倾,看上去像是以身迎刃,实际上却利用椅背窄小的镂空图案格住了匕尖,产生了瞬间的停顿。

    这一瞬间的缓冲对高手而言足以,离皇帝最近的一个紫衣卫飞身而起,人影尚在空中,刀锋已然出鞘,案上残烛映照,反射出一带寒光,正正投在刺客双目。

    杳儿本能地以袖遮眼,右手匕首凭印象中的位置再度刺出,可第一手先机已失,印暄藉机掀倒座椅,翻身而走,侍卫立刻蜂拥而上,将他团团护住。

    同时半空中刀气已至,杳儿不得不以匕相格,与他陷入缠斗之中。那名首先发难的紫衣卫不仅反应最快,武功也奇高,无视她轻诡刁毒的路数与以命搏命的打法,数招之内便击飞淬毒匕首,并以刀柄连破重穴,轻易震伤了她的肺腑。

    杳儿哇的吐出大口鲜血,同时双腿环跳穴一麻,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地,无论如何挣扎,也再起不得身。

    那紫衣卫刀尖一振,抵在她颈侧脉管,再进半寸便是血溅三尺。

    满室惊魂甫定,众侍卫齐刷刷跪倒:“臣等护驾不力,罪该万死!”

    “事发突然,始料未及,罪不全在尔等。但尔等若不以此为戒,提高警觉,下次就等着以死谢罪吧!”印暄沉声道。侍卫们闻言无不悚然惕然,叩首谢恩。

    印暄转而俯视杳儿,冷冰冰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行刺朕?”

    杳儿面白唇青,目光怨毒地瞪着他,咬牙一声不吭,猛地将颈子向前一送,意图就刃自戕。

    制服她的紫衣卫眼疾手快,迅速将刀尖回撤几寸,叫她扑了个空。

    “看来她是死活不招了,还是我来替她说吧。”印云墨笼袖走上前,淡淡道:“她叫黄姚,是前吏部尚书的幼女,至于行刺动机嘛,皇上应该已经知晓了。”

    “黄姚?”印暄有些意外,“那方才的陆名延又是谁?”

    “陆名延或许就是陆名延。宫内的太医和咒禁师,都是层层筛选、严格甄拔而来,家世甚至要追查到祖上三代,哪有那么容易伪造身份?入选宫女的条件则会放宽,且来自各地,人数众多,若有心之人想假造身世名姓混入,倒不是太难。”

    印暄一点即透,立刻反应到:“照你这么说,陆名延无故刺驾,临死前又为她遮掩身份,一力扛下全部罪行,便是受这黄姚的指使了?”

    “很有可能,至少他们两人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印云墨转头望向委顿于地的少女:“黄姚姑娘,我好奇的是,你既不懂术法,也没有任何权势,又是如何让陆名延听命于你,甚至不惜暴露修行界禁忌的降师身份?”

    杳儿恨然看他,娇憨天真的神态在蛇一般的冷酷眼神中消失无踪,“若非你坏事,我已大仇得报!此番行刺,我早做好了与狗皇帝同归于尽的准备,就算千刀万剐,我也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们就慢慢猜疑去吧!”

    “你不说,我未必就猜不到。美貌少女想令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听命于她,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法也不过一个。你的嘴或许能严守秘密,身体却不会。”印云墨上前两步,俯身伸手搭住了她的腕脉。

    杳儿慌忙甩手,但已来不及。面前这个眉目流丽、意态疏懒的男子牢牢把住她的脉门,笑吟吟道:“脉象回旋流利,圆滑如滚珠,是喜脉呀,恭喜恭喜——得有两三个月了吧?”她狠狠咬住嘴唇,越发凶狠地雠视他,手指缩进袖口里。

    印云墨抽手起身的瞬间,旁边始终全神戒备的那名紫衣卫猝然刀尖一点,在少女惨叫声中将她的手背钉在了地砖上。“你还敢御前行凶,暗器伤人!”那紫衣卫含怒道。

    印暄闻言心中一凛,见她指缝间落下几枚幽蓝细针,顷刻将汩汩的血流染作乌紫色,又望向背对着她的印云墨,忽然生出一股自身遇刺时都不曾如此强烈的心惊肉跳与后怕,叫他手心一片冰凉。

    怒气如朔风卷云涌入眼底,皇帝厉声道:“来人!拖下去,斩立决!”

    印云墨拱手求告:“请圣上从轻,留她全尸。她腹中胎儿已成形,若母体死无全尸,婴灵受刀斧煞气冲撞,轻则难入轮回,重则化戾作怪。”

    印暄余怒未消地瞪他一眼,停顿片刻后,方才勉强道:“准。改绞刑,立刻行刑!”

    几名紫衣卫一声喏,随即将黄姚拖出了内殿。

    “谢皇上。”印云墨躬身道。

    印暄不搭理他,转而问那名立了大功的紫衣卫:“朕看你有点眼熟,你叫什么?”

    “回皇上,微臣紫衣卫校尉左景年。”

    “左景年……朕记得你,行事知进退有分寸,身手也不错,是个人才,如今又立下救驾大功,朕要封赏你。传旨,擢左景年为紫衣卫郎将,俸禄升三级。”

    左景年连忙叩谢:“谢陛下天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印云墨在旁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皇帝侧过头逼问。

    “没什么。”

    “朕明明听见了,你敢欺君?”

    “臣不敢。臣是说皇上处事公正、赏罚分明。”

    “朕知道你拐弯抹角想说什么,邀功请赏也得看朕愿不愿意给。”皇帝冷哼一声,“这辈子你就给朕老实待在清曜殿里,少出来祸害众生!——左景年。”

    “臣在。”

    “你带几个人,把他给我押回清曜殿去,严加看守。”

    “……臣遵旨。”

    出熙和宫后,左景年命其余紫衣卫先行,自己则有意落在数丈之后,压低了嗓音对印云墨道:“公子,算我求你,你就别故意挑衅皇上了!”

    “啊呀,被你看穿了?”印云墨笑道,“我跟你说过,小皇帝的心思没那么简单,你看,我猜对了吧,他压根就没打算让我将功赎罪。”

    左景年眼里隐隐浮起怒意:“公子你——你不惜冒触怒天威之险,就为了向我证明你的观点?你这人真是……”

    “真是怎样?”

    “真是……你就少让人操点心行不行!”

    印云墨笑眯眯地握住他的手:“能让左大人为我操心,在下三生有幸。”

    饶是左景年木头性子,也气得一甩手,大步流星前行,将他撇在后面。

    印云墨也不恼,犹自笑眯眯、慢悠悠地尾随在后。

    走了一段路,左景年忍不住回头看,见印云墨越落越远,似乎步履有些不太利索。他犹豫了一下,回头走过去问:“公子不舒服?”

    “唔,连续站太久,膝盖疼。”印云墨不以为意地答,“多少年在地牢里落下的病根,要变老寒腿啦!没事没事,左大人先走一步,我保证不逃跑。”

    左景年眉一皱,不由分说地搀住他,将他半边胳膊环在自己肩颈上,小心地慢步而行。

    “公子医术高明,怎不给自己开个方子调理调理?”

    “开啦,病去如抽丝,哪有这么快见效的,又不是仙丹。啊,说到仙丹,我想起来了,我藏了本古方,专治疑难杂症,但需以道家外丹的炼丹之术炼制。可惜这方面我粗疏不通,还是等将来遇见会炼丹的有缘人再说吧。”

    外丹……炼丹术?左景年蓦然想起,家破人亡前父亲千叮万嘱他妥善保管的那个包裹,还埋在那座破败山神庙后的槐树下,忘了去取。父亲曾说过,这些丹书是祖传之宝和几代人的毕生心血,望他日后好好修习。可惜家中出事时他还年幼,如今该是将那个包裹挖出来的时候了。算一算,竟已过去十五个年头了!十五年,夜夜梦中相会,一夕遽然别离,阿墨……这世上究竟有没有你,如果有,你又身在何方?阿墨、阿墨……

    左景年心底情思暗涌,发出了一声无法抑制的长叹。

    印云墨转头看他英俊而坚毅的侧脸,怔忡片刻后,一丝宽慰的微笑在唇边转瞬即逝。

    他搁在左景年肩膀上的手安抚似的拍了拍,轻声道:“别忧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啊,公子说什么?”左景年回神道,“公子知道我忧心什么?”

    “我是说我的腿,不然你以为我在说什么?”

    “不,没什么……夜里我想办法进殿里来,试试能否运功为公子疏通经络。”

    “左大人对我情深意重,在下只恨未生成女儿身,不能以身相许。”

    “……”

    公子是否百无聊赖,所以常以戏弄我为乐?左景年很想如此问他,但又实在不想听到个“是”字,只得无奈地缄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