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17章 重见天日食烟火,附庸风雅品仙颜

第17章 重见天日食烟火,附庸风雅品仙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曜殿内,宫人们来去穿梭,印云墨望着他们搬入的一个个大箱子出神。

    “公子……公子?你在听吗?”传旨内侍忍不住唤道。

    “哦,”印云墨恍然,“我在听。公公说,皇上问我还有什么需求。没有了没有了,吃穿用度一切齐全。”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道:我说缺个夜里暖床的,你难道还能赐个后妃宫女给我?

    “既然如此,咱家就回去复命了。”

    “公公好走。”

    殿内片刻间又恢复了平静,印云墨琢磨着这突如其来的天恩,心想莫非昨夜一番对话,还真让小皇帝起了内疚之心?早知如此,昨夜就不该如此轻描淡写,若是努力憋出一副苦大愁深、忍辱负重、出淤泥而不染、众人皆浊我独清、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白莲花模样,不定今日就已经被放出宫了……失策呀!他捶着掌心大叹。

    “在遗憾什么?还有何需求尽管提。”

    “哟,皇上来了。”印云墨闻言转身,一脸惊喜状,“既然皇上开了金口,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臣想——”

    “——除了出宫以外。”印暄慢悠悠地把后半句说完。

    印云墨笑容顿敛,“那臣就无欲无求了。”

    “无欲无求?朕不信。”印暄近前几步,负手道,“朕不信一位堂堂亲王,会轻易放弃锦衣玉食、宝马雕车的享受,去过普通百姓柴米油盐的生活。”

    印云墨摇头,“换我也不信。但皇上似乎忘了,这位王爷在天下人眼中早已是个死人,他若是不做个普通百姓,就真得去王陵里躺着了。”

    印暄一顿,沉声道:“这一点朕自有主张,勿须你多虑。”

    “那是自然,天下唯皇命是从。”印云墨双手笼进袖口,一脸的飘然事外、云淡风轻。

    印暄瞧他这副德行就来气,但又有心要与隔阂了十余年的小六叔重修旧好,只得咽下,心念一转:“至少明着不行。”

    印云墨眼光乍亮,犹如久旱渴雨:“皇上的意思是?”

    印暄忍笑点头:“一不能出京城,二朕会派人跟着,三天黑前必须回宫。”

    “还有四五六么,我一并答应。”

    “没了。”

    印云墨喜滋滋地在地板上兜了两圈:“那我现在就走?”

    京都珞陵,东市。

    朱雀大道东侧的街市熙熙攘攘、车马阗拥,店铺摊贩鳞次栉比,叫卖声起伏不休,什么酒水吃食、家用什杂、小儿玩具、水粉布料、珠宝古玩……一应俱全。

    印云墨一个个摊子逛过去,觉得既熟悉又新鲜,抬头望秋高湛蓝,举目眺行客如梭,久违的人间烟火气息扑面而来。

    “只闲逛,不买点东西?”身旁男子问。

    印云墨拉了拉袖口:“清风啊清风。”

    那人笑,“我有钱。”

    你是大大的有钱,可关我什么事。我不过想四处闲逛而已,你微服跟出来,还怕我跑了不成!印云墨无奈地道:“那皇上怎么不买?哦,是我糊涂了,皇上看中什么何须掏钱,一声令下自然有人赶着上贡。”

    这话有些似刺非刺的味儿,但印暄今日心情不错,并不与他计较,“这东西两市我逛得多了,不新鲜。还有,你再一口一个皇上,我们这就回宫。”

    “呵呵……你看前面那个小吃摊子,都十几年了,还是老样子没变。”印云墨干笑两声,岔开话题,“那家的饺子实在不错,以前我常溜出宫来吃。怎样,带你去尝尝市井口味?”

    印暄笑而不语,拉着他过去坐在露天食座的条凳上。

    摊子老板是个年逾五旬的干瘪老者,看起来倒也忠厚,很热情地迎上前,一边拿抹布使劲擦桌子,一边熟稔地寒暄:“云公子,好久不见,今儿有空光临啦,还带了个朋友啊。想吃什么,冬笋猪肉饺,还是香菇鸡肉饺?”

    印暄点头示意:“各来一碗。”

    “好咧,您稍等。”

    印云墨失笑:“原来你也是熟客?”

    “当年你偷溜出去吃东西,总不忘给我打包一份,忘了?”

    “对呀,”印云墨抚掌,“于是你就惦记上这味道,后来一家一家寻来了?”

    印暄道:“何止是这家,凡你当初打包回来的吃食,我都一一寻了出来。这些年来,有的铺子倒闭了,有些则越发兴旺,京城里的商业物流,从市集这些铺子里,也可得窥一斑。”

    印云墨颔首,“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此乃为君之道。不像我这等凡夫俗子,只是好口腹、好冶游、好声色。”

    “圣人亦云,食色性也,好之又有何过?”

    二人自再逢以来,第一次相谈如此融洽,不由相视而笑。

    说话间饺子上来,印云墨迫不及待地舀了一粒,入口便叫:“咦,什么时候冬菇猪肉馅里加玉米了?当初我就说再加点玉米会更好吃,可惜没来及给老板提建议。”

    摊子老板忙中抽空,插话道:“原来这位公子也是回头客。猪肉馅里加玉米正是云公子建议的,鸡肉馅里也添了荸荠,客人们都说口味更好了,老汉还要感谢云公子呢。”

    印云墨与印暄奇道:“多年前我不过随口一说,你竟还记得?过耳不忘,真是好本事。”

    印暄不经意地道:“哪是什么过耳不忘,只因是你说过的罢了。”

    印云墨听这话隐隐有些深意,但他懒得也不愿意多想,只顾埋头吃饺子。

    印暄也悠悠吃了半碗,见他一碗已囫囵殆尽,不禁想到这十五年来他身陷缧绁,怕是连一顿饱饭也没吃过,心中恻隐顿生,不觉亲手将剩余的饺子舀至对方碗中,一面柔声道:“慢点吃,别噎着。”

    “啪嗒!”一双筷子磕到桌沿,接着掉落在地。

    “是我眼花了还是怎的,皇上居然……你们看,这是真的吗?”不远处的另一家小吃摊上,四人围桌而坐,各叫了碗汤面在吃,正是便衣护驾的紫衣卫。其中一人将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出来,压低了嗓音,急急招呼同伴。

    另一人也拧了脖子去看,满脸的不可思议,“还真是……你们知道那位穿蓝衣的公子是什么来头,竟能令皇上如此青睐有加?”

    “何止是青睐!你见过哪个臣子敢与圣上同食一碗,这要是给那些闲来专事弹劾、骂人不带脏字的言官们瞧见,唾沫星子都能把他淹死。”第三人感慨。

    先开口那人琢磨道:“这分饺子,应该也跟分桃差不多吧,莫非……不对呀,咱们御前办事这么久,没觉着圣上好男色啊!”

    “你那是什么表情!”另一人不满地斜了他一眼,“好男色怎么了?这年头哪个达官贵人家里没养几个娈童?告诉你们,就是京城那些貌美出名的小唱,他们的相好里十有*都是朝中官员。谁让大颢律规定,为官狎妓者杖六十,既然□□玩不得,不玩小唱玩什么?这不,逐渐引为风尚,文人骚客还给起了雅称,叫‘翰林风月’。”

    “林兄知晓得如此清楚,是否也有此雅好啊?”他的同伴有意取笑。

    不料对方却坦然承认:“我是玩过。你要是肯去试一试,保证你也乐在其中。要说皇上不愧是皇上,不玩则已,一挑就挑了个极品。我自诩赏芳无数,可见了这位蓝衣公子,便觉得世间万花都是纸折色染的,哪有他这般灵动飘逸,更难得的是不带一丝脂粉气。说真的,这要不是皇上的人,我就算豁出半条命去,也要想法子将他弄到手……”

    “啪”的一声脆响,又一双筷子落在桌面,这回却是被人狠狠拍压。那人面色阴霾如铅云笼坠,极力敛住目中怒意,冷冷地低声叱道:“你们别忘了出来是做什么的!方才那些话若上达天听,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砍?!”

    其余三人无不愕然一惊。他们原本以为,同这新任命的上司旧情交好,便与平日一般胡言乱语几句也无妨,没想到素来性情冲和沉毅的左景年,竟因此大发雷霆。

    三人面面相觑之后,不得不低头谢罪:“郎将大人教训得是,卑职知错了。”

    左景年深吸口气,缓和了神色道:“大家都是兄弟,不是我爱摆架子教训你们,在宫里当差,最须谨防的四个字你们都忘了么:祸从口出!即使位高权重如前内阁大学士房大人,结果又如何?”

    众人不由想起七年前,景成帝欲立次子,即今上为储君,内阁大学士房如韫当堂谏诤:“自古立长不立幼,长幼无序乃取祸之道。”先帝不纳其言,坚立次子印暄为储,封长子印晖为肃王,藩守雾州。房如韫不满,私下颇有怨辞,一日酒后失言,影射皇帝对次子之偏爱已逾常情,被有心人获悉上报。景成帝大怒,褫夺其官位,并以谤讪君上的罪名流放三千里,最后客死异乡。

    前车之鉴犹在,天家的舌根可不是那么好嚼的,谁知隔墙有几只耳,内阁重臣尚且如此,何况区区几名侍卫。众人这才怵然惕然,纷纷拱手再次向左景年诚心认错。

    左景年一面安抚众人,一面心底隐隐作愧。方才他闻言而怒,并非担心他们祸从口出,而是因为公子被人以猎艳的目光品评肖想,这令他罕有而出离地愤怒起来,只恨不得拔刀以对。而另一方面,皇上对公子陡然转变的态度,透着一股异乎寻常的暧昧,更让他心生不安。

    不等他理清复杂的心绪,集市上喧哗乍起。

    一匹黄骠自远处飞奔而来,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肆无忌惮地驱驰。马上之人一身黛紫色貔虎服在日光下烨烨生辉,腰间三尺四寸长的奉宸刀,蟒皮刀鞘末端包以黄铜,击在马鞍上如戛玉鸣金,锵然作响。

    一个险些被马蹄撩到的行人,灰头土脸地拍着裤管正要叫骂,抬头见马上一袭紫衣,立刻将骂声吞进肚里。

    “是紫衣卫!”

    “连圣上亲卫都出动了……”

    “京城又要出什么大事了吗?”

    路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那名紫衣卫也算是骑术精湛,一路毫无伤亡地疾驰到个小吃摊子前停住,翻身下马,对围桌吃面的四人其中之一行礼道:“卑职参见郎将大人。”

    左景年皱眉:“有什么急事,闹市中如此奔突扰民?”

    那名紫衣卫附耳说了几句。

    左景年颔首道:“我这就去禀报,你先回去。”

    紫衣卫领命上马,倏而又飞驰而去。

    周围食客无不以敬畏之色望向这一桌四人。

    左景年起身叫:“老板,结账。”

    摊子老板惴惴地答:“诸位将军赏脸光临,是小店的荣幸,小人哪里还敢收钱。几碗面就算小人的孝敬,实在不成敬意。”

    左景年也懒得跟他费口舌,掏出一把铜板撒在桌面,便与其他三人迅速离开,消失在人群中。

    转过街角,确认没人注意后,左景年装作食客走进另一家小吃摊子,靠近印暄耳语了几句。

    印暄面色微变,瞬间又平复下来,对还意犹未尽地张望其他摊子的印云墨道:“我们该回去了。”

    “这么快?出了什么事?”

    “微一刚从北疆回京,身负重伤。”

    印云墨一怔,神色有些凝重,“微一虽年轻,修行却不弱,能重伤一个炼气化神后期的高手,对方绝非寻常人物。”

    印暄虽不明何为炼气化神,但也感觉事情并非微一受创这么简单,北疆恐有异变,边境又将烟尘再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