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19章 问计假托神仙事,回魂只待衣锦还

第19章 问计假托神仙事,回魂只待衣锦还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举颢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莫过于跨成祖、英宗、明宗三朝的历王印云墨。不但在《颢史》列王传中颇多刻画,稗官野史里更是浓墨重彩大加渲染,传他美姿仪、有异能,乃是天上星宿下凡。而百姓们最为耳熟能详的,莫过于历王死而返生、衣锦还朝的奇谈。

    传说云熙二年秋末,一日明宗皇帝起登高之兴,携百官驾临城东摩天楼,忽见东南方向,山峦间有赤黄两色云气冲天而起,氤氲不息。帝召司天监台官狄雪英,令他占验此奇异天象。

    狄雪英奏道:“山川皆能吐气,气虽虚无缥缈,却是上天垂象,能定吉凶。自古气有瑞气、喜气、胜气、妖气、尸气、宰相气、将军气等等,种种不同。另外还有天子气。据史官记载,圣上降世时,庆王府上空有青、黄、赤、白、黑五色云气贯入紫微,团团如盖,现龙纹,结凤彩,此为天子气。”

    帝问:“狄卿细观今日此气,是何征象?”

    狄雪英道:“此气似烟非烟,似云非云,郁郁纷纷,观赤黄二色,状若龙形,是为瑞气。瑞气现,则人君当有祥瑞之事。瑞气中又有王气隐隐吐出,直上冲于房心之间,当征祥瑞源于皇室。微臣不揣浅陋,请圣上遣人查探气现之处,看是否有皇裔流落民间。”

    帝便命紫衣卫前往查探,发现东南方向约十里外的界山山麓瑞气笼罩。山麓有一座声名遐迩的道观,正是御敕玄鱼观。

    玄鱼观主持乃是一代道宗微一真人,见紫衣卫奉召而来,掐指而笑:“时机至矣。”施施然来到御前道:“瑞气现于界山,是上天垂意,应气之人可见天日了。”

    帝问:“此瑞气应在何人?”

    微一道:“一字并肩王嫡子,成祖皇帝特赐国姓收为皇裔,历王殿下。”

    语出百官震惊。人人皆知明德年间,历王十五岁而夭,同年薨逝的还有章承太子,如今十五年过去,何以又出来一个历王殿下?

    帝亦惊异不已。微一取成祖皇帝密诏示帝,道:“先师悬机子早有占算,历王殿下命照七杀,若不弃姓更名、避世隐居,必有夭亡之虞。帝不忍,便与先师定下一计,假称历王夭折,韬光隐晦以避凶煞,又命先师将殿下秘密收留于玄鱼观,待十五年后劫难过去,方能现世。如今时机已至,正是殿下重见天日之时。是否迎接历王还朝,还请圣上定夺。”

    帝擎密诏于手问:“众卿有何意见?”

    百官议论良久,意见不一,或有疑皇裔身份是否属实。内阁重臣方密率先道:“成祖皇帝遗诏,臣等自当遵从,不从者当以抗旨论。老臣忝居朝堂三十余年,倘真是历王,老臣一见便知。”

    帝颔首道:“好!择吉日,众卿随朕前往玄鱼观迎接皇叔。”

    翌日吉时,帝率百官驾临界山,但见漫山云蒸霞蔚,隐约见长虹如卧、光晕润泽,疑入仙家之境。及玄鱼观,见观门洞开,一人白衣胜雪,乌发不簪,足踏芒鞋,长袖飘飞,似腾云驾雾而来,恍惚已至御前,恭行道礼,但笑不语。

    方密仔细端详,见他容貌俊美而不失清华,俨然与仙逝的并肩王有七八分相类,心中已信了几分,又看他额间一竖红痕如印,眉目神态无一不似往昔,更是确信无疑,瞿然叫道:“历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几个老臣见之无误,亦拜道:“历王殿下千岁千千岁!”众官纷纷拜倒,一时“千岁”之声响彻山麓。

    帝亲自上前,执手凝噎:“有生之年再见六皇叔,朕之万幸也!”言罢慨然泪下。当即命人净水泼街、黄土垫道,以亲王隆礼,将历王由洛陵南门迎入皇城。

    不到一日,此事便在京城百姓中口耳相传,愈加绘声绘色、如临其境,把个诈死托生的王爷渲染得有如谪仙,界山玄鱼观的香火更是陡然旺盛数倍不止。

    “太假了,”印云墨一面理着身上新换的亲王冕服,一面挑剔地摇头,“太假了。”

    印暄端坐啜饮贡茶,不以为然,“再没有比这更真的法子了。朕算是看明白了,越是故弄玄虚,就越让人信以为真,这魏吉祥还颇有些鬼点子。”

    “我是说皇上哭得太假了,辣椒味还擦在我袖子上。”

    印暄面上一僵,沉色道:“你以为朕看到你这副嘴脸能感动得哭出来?”

    “什么叫这副嘴脸,皇上用词未免不雅。再说,我的脸有问题么?”印云墨凑近他,侧面抬起下颌。

    印暄迅速别过脸,见架子上一只羊脂玉瓶光润如颊,不由皱眉。又移目看旁边一方雕饰祥云的墨砚,更是心堵。最后不得不阖目仰头,将杯中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后,方才平静下莫名心悸,淡淡道:“御前泆行失礼,该当何罪?”

    印云墨笑道:“当回家面壁反省。皇上,那什么宴会我就不必去了吧,反正就是接风洗尘的意思,我知道就行了。”

    “不行。”印暄断然否决,“你身为当朝王爷,不论辈分地位都是举足轻重,礼仪方面怎可轻慢。”他顿了顿,又道:“宴会上有的是山珍海味,你不想尝尝?”

    “我是好吃,但不喜欢被人围观着吃。要不,我打包带回去吃?”

    “不准。”

    印云墨咬牙:“我是你叔!好歹给点面子。”

    “又不是亲的。”印暄斜眼看他:“再说,你从头到脚哪里有一点当叔的样子?”

    印云墨悻然转身回去,继续拉扯平整得不能再平整的衣角。

    印暄眼中掠过一丝笑意,随口道:“怎换了件墨蓝色的,不穿红了?”

    “皇上当我还是十五岁的轻狂少年?”印云墨最后整了整九琪金冠,四爪金龙在他的冕服上熠熠生辉,直欲裂帛而去。他上下看了看,问道:“如何?”

    “玉树临风。”

    “我是说这身衣服。”

    “不太合身——你能不能再吃胖点?”

    印云墨把玉带放宽一寸,仍掩不住腰如束素,叹气道:“我努力。”

    “众臣都到齐了,起驾吧。”印暄起身。

    印云墨走了两步,忽然驻足道:“不知今日宫宴,太后是否也在。”

    “怎么,心虚了?”

    “这倒没有,只是三嫂一贯不给我好脸色看,我怕她当场抽我嘴巴子。”

    印暄冷冷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三天两头往庆王府跑,就算父皇瞒得再紧,母后能不起疑心?”

    “这个,这个,她应该不知道。”印云墨打了个哈哈,“再说,大庭广众之下,还得顾着天家脸面不是。”

    印暄盯着他,正色道:“知道真相的只有两种人:死人,和宁死也要守口如瓶的人。父皇的其他兄弟、皇祖父的殉葬嫔妃、当年宫中与王府消失的内侍、朕的乳母尹春娘是前一种;你、我,以及亲制皇祖父伪诏的老太监魏吉祥是后一种。除此之外,不会再有第三者!”看守地牢的翊林军早已被他暗中下令灭了口,甚至监守清曜殿的一众紫衣卫,他也曾生出过灭口的念头,只是不忍猝行,尚在斟酌之中。但这些,他并不愿让印云墨知道。

    印云墨摸了摸下颌,喃喃道:“只怕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事关皇室威仪,若有人散布谣言,当以谋反论。朕便用鲜血白骨砌一道墙,看看透不透得风!”印暄面寒如霜,眼底杀机隐现,不怒自威。

    印云墨微怔,随后笑着去拍当今天子的肩膀,“好啦,没影儿的事,犯不着未雨绸缪。”

    皇帝看着搁在肩头的那只绝对算是“僭越”、“犯上”的手,目光沉了一沉,却又挪开视线,只作不察。

    “走吧,圣驾迟迟未至,只怕百官饿着肚子暗中骂我。”

    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个德行?皇帝忍不住腹诽,嘴精舌刁、好吃懒做也便算了,你倒是吃胖点给我瞧瞧啊,看着都硌人!

    本朝历代皇子成年即出宫另起府邸,赐封后需至藩地就任,这些藩地大多在偏远边疆,可以说是为皇帝守门户。譬如当今圣上的兄长肃王,便是封藩北疆雾州,与关塞要冲震州相邻。

    历王因未成年而“病夭”,京中并未造王府,封地也未定,印暄力排众议,在历王府建成之前,特赐历王僦居皇宫。

    有臣子搬出祖制谏诤,印暄并不发怒,只淡淡道:“朕若准卿之奏,是让历王住出过两朝天子的庆王府呢,还是谋逆的瑞王、泰王、平王府?亦或是,就住在你府上?”吓得那臣子两股战战,伏地称罪,再不敢多言。

    于是,印云墨的临时住处便从清曜殿搬到了宛宁宫,相隔不远,景致却大为丰美,人气也旺了许多。最可心的是,门口没了监守的紫衣卫,只要不是后妃居所,来去自如。

    宫人忙活着布置,印云墨闲来无事,也不要人跟随伺候,揣着袖口四处溜达。远远见一队紫衣卫过来,见到他齐齐跪礼:“王爷千岁。”

    印云墨微微颔首,吩咐为首的紫衣卫郎将:“你过来,本王有事交代你办。”

    那名郎将面上沉郁之色一闪而过,低头道:“卑职遵命。”

    他尾随入了宛宁宫,转进一间无人内殿,见印云墨停下脚步,便如木桩般站定不动,低眉敛目一声不吭。

    印云墨侧着头看他,忽然嗤笑一声,“真成木头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姓名么,如今该明白不是姓黄名舒了罢。”

    左景年双膝跪地:“卑职以下犯上,冒犯王爷千岁,请王爷责罚!”

    印云墨绕着他踱了两圈,不缓不急地道:“何止是冒犯,你都钻到本王被窝里去了……你说,这事儿若是捅到皇上面前,该当何罪?”

    左景年攥紧了拳头,将前额低伏于地:“卑职万死莫赎其罪!请王爷当场赐死,万不可上达天听,以免王爷声名受损。”说罢抽出腰间奉宸刀,双手奉于头顶。

    印云墨接过刀,在手中舞弄几下,见左景年毫无反抗之意,只俯首待死,登时大笑着拉起他,“开个玩笑罢了。被我熏染这么久,铁树都开花了,你怎么还一点长进都没有,说什么都当真。”

    左景年怔怔看他,“王爷,卑职……”

    印云墨眉一挑,“卑什么职,当初不让你自称‘在下’,如今反倒变本加厉了。我最后给你次机会,若是叫错,你就永远别想再见我——叫我什么?”

    左景年低低道:“王……公子。”

    印云墨板着脸:“我不姓王。”

    左景年心一横,咬牙又叫了声:“公子!”

    印云墨朗声而笑,将奉宸刀送回他腰间刀鞘内,“对了!只有我们两人时,我是公子,你是景年。记住了么?”

    左景年心中百感交集,胸口仿佛被一块滚烫的大石堵住,连呼吸中都带着酸涩的热意。“记住了。”他铿然道,抬头直视印云墨。

    只是这一看之下,正有如冰雪当头倾倒——面前金冠华服、口角含笑的男子,若是再丰腴几分、再年轻几岁,分明就是梦中少年阿墨的模样!

    历王……印云墨……阿墨……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光是听闻清曜殿中人的真实身份乃是当朝皇叔,便已令他心乱如麻,彻夜难眠,只恨不得远远地避开去再不相见,可又忍不住远远地偷看他的身影轮廓。如今这一惊人之念,更是如同一把利刃直插胸腹,搅得五脏六腑支离破碎、剧痛难当。

    阿墨阿墨,他究竟是不是阿墨!如若不是,天下真有这样巧合的容貌?如若真是,他又为何一无所知,仿佛全然不记得梦中之事?难道他真不记得,正应了那句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愿与他相认,相逢只作路人面?

    左景年面无表情地立着,分辨不出心中是恼是苦、是伤是痛,只觉整个人都木然如死了。

    “怎么了?”印云墨伸出五指在他面前晃了晃,“魂兮归来。”

    “……没事。”左景年长而微弱地吐了口气,面上异乎寻常的平静。

    “回过神来就好,”印云墨笑着轻拍他胳膊,“我怕你就这么僵死了。”

    隔着厚实的秋衣,左景年依然感觉到他掌心的热度,宛如自己在梦中抱着阿墨时怀中的热度一样。他胸口猛揪,不禁后退了半步。

    印云墨似乎并未察觉他的微动,犹自沉吟:“王府至多半年可建成,届时我便不得随意出入皇宫,恐怕一年也见不到你几次面了……要不,我想个法子,从皇上那儿将你讨过来?”又摇了摇头道:“不可不可,这不是误了你的前程!唉。”

    左景年觉着冻僵麻木的胸口仿佛春阳烘照般,因他的几句话又有了复苏的温暖,冲口而出:“我愿意!”

    “什么?”

    左景年深吸口气,坚定地道:“我愿为公子效命。什么前程功名,于我而言不过是浮云,只要公子不嫌弃,我愿终身为公子驱策。”

    印云墨深深看他,目中满是欣慰与喜悦,忍不住伸手拥住他,用力地抱了一下。“多少年了,一点都没变。”他喟然长叹。

    左景年僵在他怀中,霎时心跳如鼓,浑身血液都冲到了头脸,在耳边嗡嗡作响,哪里听得清这句低语。王爷……公子……阿墨……他思绪骤乱,竟张口结舌不知该叫什么好。

    幸而印云墨很快放开他,“你若真愿意,我会想办法。”

    左景年籍机后退两步,这才喘了口气,只觉连耳根都烧热起来,拱手掩饰道:“一切听从公子吩咐。”

    印云墨道:“你先回去当值,久了恐惹人生疑。”

    左景年点头,心中有些怅然,栈恋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