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20章 非我非鱼是因果,一饮一啄为天意

第20章 非我非鱼是因果,一饮一啄为天意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子夜时分,皇宫一处荒僻院子,墙根处一男一女的私语声被蓊郁花木掩映,微不可察。

    男子声音问:“你可看真切了?”

    女子簌簌地穿着衣物,语声中犹带*过后的娇懒,“错不了。王爷单独将他叫进内殿,我便躲在门外偷听,听见他们说到‘冒犯’、‘前程’什么的。”

    “什么冒犯?什么前程?你说仔细些!”

    “王爷好像在说何止是冒犯,什么钻进被窝,什么该当何罪……哦,还说什么想法子,将你讨过来。左郎将说愿为公子效命,终身驱策什么的……”

    男子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就没听见一句完整话?”

    女子有些委屈:“其实我听得也不太真切,怕凑太近被他们察觉。那可是王爷,若是发现我听墙角,还不得把我打死,我为了你,连命都豁出去了!”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知道你对我好。”

    女子哭哭啼啼道:“那你得答应我,想法子让我出宫,我才能嫁你。”

    “放心吧,不就宫女脱籍吗,哪天我见皇上心情好,替你讨个恩典就是了。”男子按捺住不耐烦,嘴里哄道。

    “真的?”女子又惊又喜。

    “千真万确。好了快走吧,别惹人耳目。对了,别忘了继续打听,还有什么发现及时告诉我。”

    “那……我先走了。”女子依依不舍道。

    男子点了点头,目送她钻出树丛,左右张望一番,提着裙裾小跑而去,从鼻子里轻哼一声:“蠢女人。”径自穿戴完毕,转过墙根,走出庑门,赫然是紫衣卫校尉谢豫。

    他边走边在心中琢磨,这听来的几句只言片语虽不清晰,连起来却也能见几分端倪。看来历王软禁于清曜殿时,与左景年有一腿是必然的了,难怪要向皇上讨要他。左景年大约也愿意,不然不会说什么效命驱策。

    “呸!”谢豫不屑地啐了一口,“什么忠心耿耿、救驾有功,还不是靠卖屁股上的位!难怪隔三岔五就往清曜殿里钻,给人玩儿上一个月换连升三级,他倒会精打细算!”他语气虽鄙夷,心底却有些懊悔,当时那么多监守的紫衣卫,王爷只赐了两碗蛇汤,可见对他也是有些意思的,偏这个左景年会顺杆子上树,抢到他前头去了。否则如今当上郎将的,应该是他谢豫!

    他满腹恼忿不平,想起历王的容貌,心中又痒又燥,对左景年更是恨之入骨。

    私通诏囚、勾引王爷、秽乱宫闱,光是其中一个罪名就足以令他死无葬身之地!要是皇上追究起来,十个王爷也保不住他。如今的问题只在于,怎么将这事不露痕迹地捅到皇上面前,自己又能从中渔利……谢豫目光阴鸷地抿紧了嘴角。

    御书房内,印暄正连夜在灯下批阅折子。

    按朝制,六部的奏折统一递往内阁,由三名内阁辅政大臣审阅,将统一后的批复意见附在折子下面,称为“票拟”,再上呈皇帝朱笔批红,方可定夺。如此一来,便可大大减轻皇帝的政务负担。但有两处奏报,除了皇帝亲阅,再无第二人可以得见,那便是来自紫衣卫与“鹰哨”的密报。

    眼下正有一份紫衣卫密报呈在印暄面前。他由头至尾、一字一字看完后,慢慢拢起了眉峰,冷笑一声:“朕还没下手呢,倒有人蹦跶起来了。”

    一旁研磨的魏吉祥轻声问道:“紫衣卫中有人不老实?”

    “是朕这个小六叔不老实。”印暄屈指扣着密报,“瞧见没有,说他与一名曾监守清曜殿的紫衣卫私交甚密。今日还明目张胆地差人来向统领要人,统领不敢做主,这才合着这份匿名举报一同送到朕这里来。你可知,这名紫衣卫是谁?”

    “是谁?”

    “朕刚刚提拔的郎将左景年。”

    “这个……似乎有些令人难以置信。”魏吉祥谨慎地道,心想历王若真想收个紫衣卫当侍从,直接向皇帝讨要便是,何必过问紫衣卫统领,多此一举。

    “空穴来风,未必无音,朕倒要看看,这两人的私交究竟有多密。”印暄淡淡道。

    魏吉祥问:“皇上打算如何处置?”

    “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

    “若举报之事为真,历王自然会向朕提起讨要,若为假,便是有人蓄意诬陷。不论是私通之人,还是诬陷之人,都在这一批监守过清曜殿的紫衣卫中。”印暄顿了一顿,“你上次说,共有多少人?”

    “共是五十二人。”

    印暄慢慢笑了一笑,“朕已决定如何处置这批紫衣卫了。”

    魏吉祥低头问:“要灭口吗?”

    “不,朕要将他们赐给历王作侍卫。”印暄道。

    “对呀,一旦他们成为历王亲卫,自然不敢去嚼主子的舌根,倘若口风不紧,皇上便可以历王的名义暗中除去,如此一来也不怕整个紫衣卫人心动荡。奴婢怎么就没想到这么好的法子!”

    “不过,朕交到他手上的,只有五十人。”

    魏吉祥心念数转,顿时凛然于年轻天子深沉的心思:被除名的两人中,其中一人必是左景年,无论举报是真是假,皇帝都起了疑心。倘历王不提他最好,皇帝爱才,势必收归己用;倘历王所讨要的正是他,他必死无疑。另一人,恐怕就是举报者了,无论他隐藏得多深,皇帝想要将他掘出灭口,亦非难事。

    只要与历王之事有关,皇帝绝不会手下留情。一念及此,魏吉祥更是提心吊胆,再次告戒自己,唯有守口如瓶,方能保全性命。

    翌日傍晚,印暄在御花园信步时,远远便见印云墨独坐池边垂纶的背影。他示意宫人不必随侍,一个人走过去,悄然站在他身后看。

    “皇上说我这一竿能否钓上大鱼?”印云墨头也不回地低声问。

    印暄想起他关于“金口玉言”的怪论,无声笑道:“能。”

    “什么颜色?”

    “来做赌吗,朕赌红色。”

    印云墨失笑:“这么肯定,该不会这一池子放养的都是红鲤吧?”

    印暄也笑,“朕总要赢你一次的,赌不赌?”

    “好,我赌……黑色。”印云墨道,“赌注是什么?”

    “若是你赢,这皇宫里无论你看中了哪一样,朕都赐给你。若是朕赢……朕要你做一件事,你不得拒绝。”

    “什么事?”

    “等日后朕想好再说。”

    印云墨摇头叹道:“狡猾。也罢,赌就赌。”

    片刻后,水面上的浮标有了动静。

    “嘿,上钩了!”印云墨兴奋地叫道,腾地起身拽动鱼竿,“力气够大的,肯定是条大家伙。”他一面拖着竿遛鱼,一面转头对印暄炫耀。不料鱼线那头猛一使劲,将他拉得一个趔趄,眼见往水面栽去。

    “小心!”印暄右手一抄,拦腰将他抱稳,左手握住了竿,助他遛起鱼来。

    足足扑腾了两柱香,那鱼才显力竭,被拖上岸来。

    “看,黑色的!至少十斤重!皇上,你又输了,哈哈……不用懊恼,等晚上红烧了,我分你半尾。”印云墨得意洋洋地将鱼放进水盆里。

    印暄狠狠瞪着那尾通体乌黑的大鱼,“怎么可能,明明一池子都是红鲤……你事先染了色!”

    “就算我染了色,也不能保证上钩的就是它呀。”印云墨笑,“愿赌服输。”

    印暄不甘心地检查过鳞片,找不到一点猫腻,只得板着脸道:“好吧,这回又是你莫名其妙地赢了!想要什么,说吧。”

    “只要是这皇宫中的一样,什么都可以?”

    “不错,君无戏言。”

    “我想想……”印云墨摸着下颌若有所思。

    印暄目不交睫地盯着他,仿佛要从他淡薄疏懒的神色中挖掘出深藏的心绪来。

    “唔?”印云墨忽然低头看盆,似乎被什么惊动。他蹲下身,伸手拨弄了一下扭动的鱼头,喃喃道:“有问题……”

    “什么问题?”

    “这不是鱼。”

    印暄弯腰看盆,奇道:“有鳞有尾的,不是鱼是什么?”

    “水鬼,一个喊冤的水鬼。”

    印暄愕然看他,“胡说八道什么,鱼怎么会变成水鬼?又喊得什么冤?”

    “不是鱼变成水鬼,而是水鬼化作了鱼,难怪成了黑色。他说昨日有人逼他做一件事,肯做便给他一锭银子,不肯做便要杀他。他被逼无奈做了,最后仍被灭口于这方池底。”

    印暄见他一本正经,说得有鼻子有眼,不由顺话问道:“是谁逼他做何事?他又是什么人?”

    “他说我做不了主,只有皇上能给他做主。”印云墨一指水盆,笑道:“要不,皇上您亲自问问?”

    印暄直起腰,面色冰冷地逼近:“你敢戏弄朕?!”

    印云墨后退一步,脚跟踩到了岸边湿泥,“没有,绝对没有,我哪儿敢呢……”

    印暄冷笑着揪住他的前襟,用力往后一推。

    背后便是深池碧水,印云墨后倾失衡,“啊”地一声惊叫,双手在半空乱挥,死死攥住了龙袖。

    “你也知道怕?嗯?”印暄大笑,将他上半身又拉了回来。却原来并未松手,仍牢牢抓着他的衣襟。

    印云墨脸都吓白了:“……这天寒地冻的,我又不识水性,皇上竟然开这种玩笑!”

    “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下次再敢戏弄朕,朕便一脚将你踹下水去。”印暄揪着他,离岸边好几步远后才放了手,笑得很是愉快,“别以为朕还是当年那个任你欺负的小孩子。歪脑筋别动到朕的头上来,否则朕有的是办法治你!”

    印云墨撇嘴拍打衣襟,嘟囔道:“知道了,下次不跟你开玩笑就是了……那赌约还是要算数的。”

    “朕说过了君无戏言,你想要什么?”

    “皇上说只要是这宫里的,什么都可以,那人算不算?”

    “人?”印暄如同一头发现猎物的猛兽,慢慢眯起了眼睛,“既然这么说了,当然也算。你想要谁?”

    “一个武艺高强、能打能抗,水性好能救我、轻功好能跑腿的贴身侍卫。皇上您看如何?”

    “不错。你心中可有合适人选?”

    “论身手,宫中要属紫衣卫最佳,不过那是皇上的亲卫……”

    “无妨,朕准了,”印暄不动声色地再次问,“你想要谁?”

    印云墨微微一笑:“谢豫。”

    印暄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压住了情绪,并未露出意外之色,颔首道:“好,朕让他明日去找你。”

    谢豫快步进门,对坐在圈椅上喝茶的魏吉祥兜头便揖:“何事有劳魏公公亲至,卑职受宠若惊。”他面上热忱恭敬,心中却有些发虚,不由再三揣摩起昨夜行事可有破绽。

    那个假传历王口谕去向紫衣卫统领讨人的宛宁宫小太监,事后被他捆上石头喂了鱼,死不见尸,最多摊上个失踪人口。这宫里年年都有失踪者,多他一个不多。谢豫想来想去,觉得天衣无缝,这才心下稍定。

    魏吉祥放下茶杯,端着声儿道:“受宠的不是咱家,是谢郎将你。”

    “什么,郎将?”谢豫疑惑道,“公公错认了,卑职只是个校尉。”

    魏吉祥意味深长地道:“已经不是了。”他一挥手,旁边过来个小太监,手里托盘上端正地叠着一套紫衣卫郎将装束与腰牌。

    谢豫又惊又喜,“这、这是怎么回事?”

    “天恩浩荡,还不快谢皇上恩典?”

    谢豫稀里糊涂地叩头谢了恩,心道:莫非皇上已查知匿名举报的人是我?定是如此,皇上最恨被人瞒骗,左景年私通历王,依皇上的性子,必是死罪无疑。皇上要奖赏我,这才将我提拔为郎将。

    他喜不自胜地接过托盘,小太监又递上一斛美酒,澄净的酒液在玛瑙杯中微微荡漾,芬香扑鼻。

    “另赐贡酒,望你日后不忝其职,忠心为皇上效力。”

    谢豫再次叩头:“微臣定不负圣恩,忠心为皇上效力!”言罢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好了,上路吧,郎将大人。”魏吉祥满是褶子的老脸上,笑容殷勤而冷漠。

    上路?上什么路?谢豫正欲发问,却赫然发现,涌出双唇的不是话音,而是大口大口的污血,夹杂着黏糊糊的肉块……

    酒中有毒!他的脑中闪过四个字,便在剖肠割肚的剧痛中失去了知觉。

    “死了?”印云墨睁大了眼睛,“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印暄轻啜一口清茶,淡淡道:“命太医验过尸,说是隐疾发作,暴病而亡。”

    “可惜呀,”印云墨遗憾地叹道,“我还想将他讨来当侍卫呢。”

    “看来是他福薄,经不起恩典。既然死了也没办法,这样吧,朕为补偿皇叔,就赐五十名紫衣卫给你做亲卫,如何?”印暄取出一卷黄帛递过去,“这是名单,你看看。”

    印云墨接过来,迅速扫了一眼,勉强点头道:“一换五十,看来我也不亏,就这样吧。”

    “何止不亏,你占了朕的大便宜。”印暄笑,“对了,你说红烧了要分朕半尾的那条黑鱼呢?”

    “呃,我吃光了。”

    “……”此乃意料之中,没什么可奇怪的,皇帝默默扭头。

    圣驾离开后,印云墨起身走到庭中,望着桐林下的一池碧水,自言自语般轻声道:“冤已伸,仇已报,你可以安心轮回去了。”

    一尾黑鱼浮出水面,朝他叩首似的连连点头后,尾巴轻甩,隐没于阴暗的水底。

    印云墨从袖中取出黄帛,望着上面的名单叹气:“只是这么一搅和,小左又不知何时才能回到我身边了。”

    印暄回到寝宫,正宽衣沐浴,魏吉祥忽然弓着腰小跑着进来。

    他坐在温泉浴池中,撩了把水花在身上,一边皱眉道:“又什么事,火急火燎的?”

    “回皇上,六百里加急……”魏吉祥低头奉上奏折。

    印暄接过来一看,在哗然水声中猛地起身。衮袍加身时,他是一副高挑修长的体态,然而脱去衣物后,便见肌肉贲张、块垒分明,又从修长之外显出健硕来。水珠在他光滑而结实的赤/裸肌肤上滚动,一颗一颗打向池面。

    “这些马贼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运往震州的军粮辎重也敢劫!”他怒叱,“昶州、旭州连年马贼为患,朕多次下令剿匪,邢厉天这颗毒瘤却至今无人能拔除!边军卫所如此不堪,难道非要朕派出京军三大营,才能解决吗?!”

    皇帝罕有的强烈愤怒令魏吉祥伏地不起:“圣上息怒,龙体为重……”

    印暄深深呼吸着,逐渐平复了起伏的胸口。

    他已很久没有这般震怒过了。这一次,他会令世人尽知,帝王一怒的代价,天底下无人可以承受。

    (紫微卷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