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26章 一点心思燎起,万千绮念不可收

第26章 一点心思燎起,万千绮念不可收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少年向后弓起腰身,忽然望向他藏身之处,一双眼睛黑凉凉地盯着帷帘,勾起嘴角无声地笑。

    印暄手心里揪着纬纱,那笑容令他心惊肉跳地想闭上眼睛,眼皮却完全不听使唤。

    好、看、么?少年笑着翕动嘴唇,悄悄做了几个口型,忽然扬声道:“你已藏在帷帘后偷看了十五年,还要看多久?”

    印暄赫然发现,床上空无一人,十五岁的印云墨起身拾起地上朱衣,神态自若地披在赤/裸身躯上,朝寝室深处行走。印暄不由自主地撩开纬纱,尾随而去。

    温泉浴池白雾蒸腾,印云墨将光润如玉的双臂架在池沿,湿漉漉的乌发绸缎般散在后背,热气为脸颊晕染上一抹诱人的潮红。“暄儿,你还未回我的话。”他慵懒地眯着双眼。

    “我,我就看见两次。”印暄有些局促地答。

    “撒谎!你一直在偷看。”印云墨睁眼,幽然看他,“在你心底,从未忘记过这一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沉淀在识海深处,你以为我不知道?”

    印暄陡然一股心慌意乱,嗫嚅道:“小六叔……”

    “别叫我小六叔,你和你父王一模一样。”印云墨冷声道。

    “不!不是的——”印暄正待辩解,却见印云墨朝他伸出一只胳膊,水珠自光洁的肌理间盈盈滚落。

    “拉我起来。”

    印暄犹豫一下,抓住了他的手。不料对方猛一使劲,将猝不及防的他拽入浴池中。印暄呛了两口水,随即被水中柔韧赤/裸的肢体缠绕。

    “你嘴上说得无辜,这里却骗不了人。”

    印暄惊觉被对方握在掌中的下/身如怒蛙抬头,在紧贴的湿衣下隆起坚/挺的弧度——不知何时,七岁的幼童身躯已长成为健壮成熟的男体,在声色与欲/念的刺激下,阳气勃发,燥热难耐。

    “你……”

    印云墨的容颜近在鼻端,鬓发濡湿,红唇微启,凤目迷离。印暄一时无措失语。

    “若想证明清白,就推开我,走出去。”印云墨将他搂抱,附耳呢喃。

    暗香自耳鬓厮磨间冉冉散发,一点深埋的心思瞬间燎原,万千绮念一发不可收拾。印暄骤然翻身,将怀中少年压在池沿,低头深吻,唇舌纠缠。

    少年曲起一条腿,圈住他的腰身,喉间发出甜美*的呻/吟。

    “云墨,云墨……”印暄忘情吮吻对方光滑细腻的肌肤,将一切世俗伦理抛却脑后。怀中少年便是他的极乐世界,他要侵入他、占有他,纵使万劫不复,也绝不回头。

    “没想这荒山匪寨中,也有如此美景。”大堀山后山的一处梅林,风寒未愈的印云墨与马贼打扮的左景年一前一后漫步而至。面对雪地红英的烂漫景致,就连一贯无心风花雪月的左景年也忍不住低声感叹了句,却见印云墨蓦然扭头,望向远方天际发起了怔。

    “公子,公子!”他连呼数声,印云墨才回过神,伸手一指梅林:“景年,你说究竟是雪色迷人,还是花色迷人?”

    左景年道:“应是雪色花色交相辉映最迷人。”

    印云墨淡淡一笑。“我倒觉得,这雪色花色,不过都是心中之色。入眼为空,入心才是色,就这点而言,佛家说法也不无道理。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末了语气陡然转沉,一声罄响似的铿冽:“色不迷人人自迷!”

    “——色不迷人人自迷!”冷喝声在印暄耳边炸响,浑如分开两片天灵,倾下一桶冰雪。他猝然惊起,神智顿脱浑噩,涤荡一清。

    如梦初醒般抬头,见绫帐半悬、银钩斜挂,玉案上瑞脑吐着青烟,空气中一股说不出的暗香浮动,而正与他在锦榻上颠鸾倒凤的,竟是自称在世仙人的苏映服!

    印暄一把推开缠绕的少年肢体,面色铁青地起身穿衣,咬着牙道:“好个淫/荡不要脸的仙君!”

    苏映服侧身而卧,以手支颐,不着寸缕的身躯肆意舒展,暖玉温香般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光艳与妍妩。他似乎对印暄的叱骂并不在意,只神色遗憾道:“本想借人间交合之法助你脱胎换骨,可惜功亏一篑……你若始终放不下世俗观念,此生便真与道无缘了。”

    印暄冷笑:“如此道法,不修也罢!就此告辞,不扰仙君修行!”

    苏映服道:“你如今身在我紫清仙境,我若不肯放行,你一辈子也休想出得去。”

    印暄扯开四周纱纬,满目只见浩浩汤汤的波涛一直延伸到天际,整座凉亭仿佛漂浮在海面的一叶孤舟。他不死心地弯腰伸手一撩,确是真真切切的冰凉水面。

    苏映服倚在床头浅笑,“我没骗你,即使跳下水,游上三日三夜,也仍在这片汪洋之中。”

    “——你究竟想怎样?”印暄强忍满腔怒火,寒声道。

    “公子这话,似乎透着股我不理解的禅机。”左景年道。

    “你看他,自然解我话中之意。”印云墨指了指梅林深处的一道人影,“邢大当家此时便是心中无色,所以才舍得辣手摧花,摇落漫天残红来练箭呢。”

    左景年早已看见邢厉天在林中练箭。他目力极好,见随劲气飘舞的一瓣落英,未及沾地便被飞箭钉在树干上,最多时一弦四箭,例无虚发,果然是箭术不凡。

    印云墨颔首道:“虽未登堂入室,已窥得以气驭箭的门槛,这邢厉天还真是个无师自通的天才。倘若这四箭齐射,你能一剑挡下吗?”

    左景年想了想,道:“勉强能。”

    “那也就离真正的御器之术不远了。”印云墨微微一笑,“你先留在这,我要过去打扰邢大当家,顺道借用一枝他的箭。”

    左景年依言留在树后,不放心地远远觑看,见公子走过去后与邢厉天交谈片刻,那马贼头子竟将随身武器交给他,还附在身后比划了一番,似在手把手地教他如何弯弓搭弦。

    左景年相信公子心中自有打算,静观其变,忽见一枝长箭携龙吟虎啸之声疾射而出,半空中蓬起一簇浓烈赤光,以流星追火之势朝西北方向飞去,须臾不见了踪影。

    邢厉天仰望箭光破空,神色有些愕然,半晌垂下弓道:“好个出神入化的一箭!祁公子你——”

    印云墨亦讶然摆手:“可不关我事,那一箭是你射的,我连力都没发呢。”

    “我射的?”邢厉天翻来覆去看自己执弓的手,很有些难以置信,“不可能啊,我的功力怎么会忽然暴涨至此……”

    印云墨笑眯眯地将手笼进袖里:“或许正如你们习武之人所说的,什么‘突破瓶颈’的机缘到来了吧。大当家慢慢研究,我先回去休息了。”

    邢厉天随意点了点头,此刻一门心思都浸淫在武道上了,反复开弓拉弦寻找着当时的感觉。

    左景年跟着印云墨踱出梅林,忍不住问:“公子,那一箭连我也未看得清楚,究竟是谁射的?还有那团赤光,不像是箭气,总有些相识之感,却不知是何物?”

    印云墨笑道:“要射出那样一箭,他缺的是境界,而我缺的是力道,合一合不就成了么。至于那团赤光,确是你的旧相识,好生回忆吧。”

    他又转头望了眼天际,自言自语:“人事已尽,接下来就看你自身意志了。若心底有半分留恋,活该出不来,哼。”

    “公子在说谁?”左景年不解道。

    印云墨撇嘴:“一个误入藕花深处的家伙。”

    “怎么,公子莫非还想对我兵刃相向不成?”苏映服浑不在意印暄悄悄握住袖剑的右手,将雪色道袍随意一披,起身步步朝他走来。

    印暄冷冷道:“纵你有百般法术,我也不惧一搏。”

    “何必呢,一番拳拳盛意,反倒落得被你敌视。”苏映服轻叹,“也罢,你此生既无仙缘,强求不得……”

    他边说边走得近前,印暄警惕地侧身闪开几步远,更不敢再看他面目,心中不免生出了无奈与焦急。

    正在这时,脚下骤然一震,紧接着穹顶四壁都猛地摇撼起来,周围炸裂声响彻不绝,好似天崩地摧一般。苏映服霍然变色,失声道:“有人企图毁我结界!”急急抬头,见穹顶上一簇星点,眨眼间涨作拳头大小,又眨眼大如罄钟,于黑雾萦绕中放出夺目赤光。

    印暄从异象中回过神,见周围光线扭曲起来,那些垂纬绣榻、玉案仙草都虚化了一般逐渐淡去。他愈发怀疑一切都是幻化出的假像,心一横,闭了眼便朝亭外海面上冲去,果然没有落水,脚踏实地似的凌波而去。身后依稀听见苏映服气咻咻的骂声:“竟是龙血养成的赤精蛊灵,也舍得用来自毁破界!早说拿出来换人可不好,暴殄天物……”

    眼前一阵光影迷离,恍惚已身在山郊野外,远眺可见飞檐斗拱,看来离道观不远。印暄一路步行,找到停在观外松径上的车马,吩咐守车的一个侍从进观,去叫还在厢房中等候的花霖等人。

    一干侍卫莫名其妙地见印暄消失在房中,半日后又面如寒霜地坐在车内,谁也不敢多问,驾车掉头直朝昶州城去。

    到了城中客栈,印暄立刻叫来数名心腹侍卫,吩咐他们深入市井调查有关天罡教的消息,不到一个时辰便有了回报,多是天罡教教主苏真人如何显神迹于人间,有目共睹,确非招摇撞骗的凡人。这一点印暄已深有体会,并将他定位在邪魔妖道之流。另一条却令他心生警惕:昶州知州许澄江也是天罡教信徒之一,常弃政事不务,前往紫清观斋戒修行,在人前对苏真人也是一口一个“仙君”,恭敬至极,每年都要拨好几笔专门款项,借口修缮道观、救济出家人,其实统统给天罡教添了香火。听说,还做了苏真人的亲传弟子,私底下端茶递水、捏肩捶腿,伺候得比下人还殷勤。

    “荒唐!堂堂五品大员,去为个江湖妖道打杂献媚,朝廷的脸都给他丢尽了!枉法渎职、愚昧昏聩、气节全无,这种人也能成为我大颢百姓的父母官,是朕为君之耻!朕今日可以严惩他,可以砍他的头,可我大颢十三府一百八十州县,究竟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官员,还在逍遥法外?”印暄沉痛地道。

    一干侍卫见皇帝撂了重话,纷纷惕然拜倒,恳请息怒。

    印暄并无迁怒之意,挥手让他们起来。一贯挺直的腰身向椅背靠去,他按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一时间觉得肩上重荷如山,疲惫得想要卸下一切好好歇息。可他卸下的担子,又有谁能扛得起来?

    眼下当务之急,是拔了天罡教这颗毒瘤,好好整顿一番昶州吏治。

    “花霖,依行程看,后队一万人马几时能到昶州城?”

    花霖略一思索,道:“回皇上,大约半个月后可到。”

    印暄颔首:“那就先探一探这个知州许澄江,看究竟不堪到什么地步。”

    “皇上要显明身份吗?”

    “暂时不,你先着人去打探许澄江近日在何处做什么。”

    花霖诺了一声,正要出门。印暄又叫住他道:“再叫人快马回一趟卉阳,看看历王的病好了没有,若是还病着,责令随行御医用心医治,需要什么药材,八百里加急也得给朕即刻送到。”

    “遵旨。”花霖行礼退出房间,心中暗道:皇上性子冷峭,何时对人这般上心过,历王殿下也算是荣宠冠绝。这位王爷虽说位分高、容貌俊,可惜总有些不着调,有时故弄玄虚跟个神棍似的,说起话来尊卑不分,皇上竟也能容得下,想想也是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