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29章 困兽犹作力竭斗,百足之虫死未僵

第29章 困兽犹作力竭斗,百足之虫死未僵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色大亮,凌云寨里早已是人声嘈杂,十分热闹。当日负责送饭的喽啰大咧咧地推门进来,见床上衾被高拥,肉票似乎还未睡起,心中不满,指桑骂槐道:“后院的鸡啊狗啊都醒了,你竟还睡得着?快起来吃饭!”

    叫了几声没有反应,他恼怒之下,上去一掀被子,却发现几个枕头塞在下面,哪里有肉票的身影。

    “操他娘的!”喽啰把食盘一丢,风也似的去禀告大当家。

    邢厉天正盘算着再催催祁公子,叫他给家人写封信,立刻将赎金送来,不想被这噩耗打了个猝不及防,当即大怒道:“混账东西!几十个人看不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快去给我搜,把大堀山一寸寸翻过去,也得找出人来!”

    整个寨子立刻碌乱起来,马贼们四下搜索,不见肉票踪影,昨夜守寨门的弟兄忽然想起,柳麻子的两名手下天黑后还说有事出去,莫不是出逃的肉票与帮手?邢厉天听了禀报,当即叫来柳麻子,问他通行令牌何在。柳麻子期期艾艾道:“不知丢哪儿去了……昨个晚上还在呢。”

    邢厉天一巴掌把他掀出两丈远,厉喝:“速速点齐一千人,随我去追!”

    山道上积雪盈尺,前半夜马蹄踏过的痕迹还隐约可见,邢厉天领着人马,沿痕迹追踪,追到密林外的县道,蹄印便断了。正在踌躇之际,他忽然想到苏仙君。

    怎么早不逃,晚不逃,偏偏在苏仙君见过一面之后就逃了?邢厉天一脸阴霾地想,莫不是仙君与他说了什么?如今想来,当时仙君见到他,神色很是诡异,还突然遁走,莫非其中有什么猫腻……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打算先去昶州城找苏仙君,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退一步讲,也可求对方以仙法相助找人不是。

    于是一大队马贼啸聚起来,喽啰们揣着找人的谕令顺道打家劫舍,声势浩大地朝昶州城奔去。

    话说苏映服鲜血淋漓地回到天灵山,一壁痛失主尾,愤恨得要发狂,一壁又要躲着无处不在的信徒,唯恐给他们瞧见狼狈相。跌跌撞撞飞进紫清观内殿,当头撞见给他擦香炉擦得正欢的知州许澄江。

    许澄江半头白发、一把山羊胡子,瘦得有棱有角,披着八卦袍看起来像个落魄老道,见一贯高高在上的仙君如今狼狈不堪,直嚇得五雷轰顶。苏映服存了事后弄死他的心,也就不计较了,气喘吁吁地吩咐:“把修行弟子送来七七四十九、不,九九八十一人,只要少男少女,本座要闭关传授法门。”

    许澄江又惊又喜,觍着脸凑上去:“仙君,看在弟子诚心侍奉的份上,可否也算弟子一个?”

    苏映服看他的老脸褶子,嫌弃道:“滚!”

    许澄江被骂得灰头土脸,出了紫清观后左思右想,觉得仙君正在气头上,就不要在他面前碍眼了,于是悻悻然坐马车回了城,打算去积尘许久的州府衙门逛逛。

    这一逛就逛进了青楼里,才喝了大半天花酒,便有人因为也吃了闭门羹,来找他询问详情。

    邢厉天在几名悍匪的拱卫下,毫不客气地闯进许知州的安乐窝,劈头就问:“仙君怎么突然闭关了?”

    许知州喝得七晕八素,连花魁都摸不动了,大着舌头道:“仙君受……受伤了,嗝,一身的血……点了几十个弟子去密室双,嗝,是多修。”

    在世金仙也会受伤?谁有这么大本事,竟能伤得了他?邢厉天眯起眼暗忖,隐约生了些疑心,但他知道许知州是天罡教的忠实拥趸,因而并不明言,只是问:“仙君可有说何时出关?”

    许知州用力摇头,不想摇得晕了,噗的一声向后栽倒在榻上。

    邢厉天问不出个所以然,恼火地出了房间,把扭扭捏捏贴过来的老鸨推了个四仰八叉,吩咐手下道:“你们去城门口和各个客栈打听一下,看有没有祁公子的行踪。”

    手下们领命去了,邢厉天一时无事,也点了个名美妓,喝酒泻火。

    再说印暄带领七八名紫衣卫,轻装快马星夜疾驰,奔赴卉阳。两日夜跑了寻常人五六日的路程,终于在县道中途远远见到了打着龙旗的先头卫队。

    他白龙鱼服之事,只有几名重臣知晓,见到皇帝平安归来,无不老泪纵横,一再苦谏:“陛下万不可再轻身涉险,教臣等镇日惊魂难定。”

    印暄潦草安抚了几句,便下令京军神机营统领李昊、紫衣卫指挥使鱼从峻整饬兵马,以备攻战。人马粮草齐备后,皇帝亲率上万精兵,急行奔袭大堀山,再次无视了那些六部臣工的老泪,将他们与銮盖宸车之类一同抛在身后。

    神机营与紫衣卫本就是精兵中的精兵,大堀山虽曲道盘岭、地形险峻,但也禁不住大军践踏。在皇帝的授意下,沿途十数个零散匪寨被逐一剿灭,无人幸免,全不给任何纳降机会。三日后,大军在抓获的向导带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掩袭匪数最多、势力最大的凌云寨。

    凌云寨少了邢厉天这个主心骨,其余三个当家哪里见过这等阵仗,慌乱中勒兵相拒,依靠天堑倒是抵挡了大半日,自身损失了七八成人马,亦给京军造成了千余人的损伤。

    神机营统领李昊从未吃过如此大亏,一厢怒骂马贼负隅顽抗,一厢以霹雳炮、手铳等火器痛击;紫衣卫这边则化整为零,机动游击,不过几个时辰,便将整座凌云寨彻底夷平。残余的马贼们见势不妙,降的降,逃的逃,做了鸟兽散。

    皇帝亲自审问了几名马贼俘虏,都招供说十几天前确绑了个富家公子,虽是肉票,却没有亏待过半分;前几日那公子哥不知怎的趁夜逃脱,大当家领了千余人马去追,至今还未回寨。

    “怎么个没亏待法?”皇帝冷冷问,因缺乏睡眠,眼眶下阴影深重,气势却凛然如渊渟岳峙。

    一名傻大胆的喽啰抢言道:“一不打,二不骂,好吃好喝地供着,要看病,我们还得跑山下给他抓药,哪里亏待了?夜里一会儿叫火盆小,一会儿要添厚被,要啥大当家就给啥,你见哪家肉票有这等待遇?”

    皇帝听了,脸色却愈发阴沉:“你们大当家对肉票还真是体贴,只怕图谋的不仅仅是钱财吧!”又转头对鱼从峻道:“尽数诛杀,鸡犬不留。”言罢拂袖而去。

    京军甫开始攻打凌云寨时,二当家乐钟天便嘱咐一小队马贼从后山下去,急往昶州城飞报邢厉天。

    就在这一小队马贼披星戴月赶往昶州城时,邢厉天的手下打探到消息,说是与他们描述相类的公子哥,与一名侍卫打扮的青年一起,入住西城一家小客栈里。

    邢厉天当即策马奔向那家客栈,半途中与报信的马贼碰个正着。听说朝廷大军攻打凌云寨,饶是邢厉天自恃悍勇,也变了颜色。

    诚然,之前他率马贼在两州纵横来去,从未惧怕过那些军纪不整、战力低下的地方厢军;且许知州胆小怕事,又沉溺修道,根本不敢与他为敌,顶多不过做个剿匪的样子向朝廷交差,这才敢做出杀官劫粮、抢掠军械一干大事。如今皇帝御驾亲征,率大军围攻,神机营与紫衣卫的精悍战力,绝非厢军卫所能比,凌云寨危在旦夕!

    “大当家的,我们速回寨子援救!”手下焦急道。

    邢厉天第一反应也是回援,但顷刻便转过弯来:即使日夜兼程,至少也得花两天时间,届时只怕凌云寨早已陷落,自己这千余人马统统得拿去填炮口,又有何用!为今之计,一是保住根骨,日后还能招兵买马,二是趁势拿下昶州城。许知州兼管军事,手下两卫所至少有七八千人,合起来勉强上万,据守坚城,未尝不能一战。

    实在不行,苏仙君还在城郊天灵山呢!就算闭关,懒得管他们这些俗人俗事,难道天罡教老巢被毁,他也能无动于衷?届时只需他略施法力,搞不好万军之中斩人头,直接将昏君杀了,可不更省心省力?

    如此一想,他便定了半片心,也不急着抓祁公子了,转头去找醉酒的许知州,打算无论威逼利诱还是软硬兼施,也得把这个昏头昏脑的州官绑到自己船上来。

    青楼香闺里,许澄江犹自睡得正酣,忽然被一盆凉水泼了个手脚抽搐。不等他发飙,邢厉天先声夺人道:“大祸将至,大人还不早做准备?!”

    “什……什么大祸?”许澄江被他气势吓到,磕磕巴巴问。

    “朝廷大兵即将压境,要讨伐你不臣之罪!”

    许澄江震惊道:“什、什么!你胡说!圣上北巡,御驾还有月余才能到我昶州。这内外该打理的我都打理了,先前接驾的州县我也派人问过,都说今上不喜铺张,万万不要大肆操办,否则适得其反。有什么不、不臣之罪?”

    他气呼呼地起身,甩着衣袖上的水珠:“要说怪罪,也是因为你们这些啸聚山林的马贼!邢厉天啊邢厉天,我早就警告过你,凡事不可太过分,得留有余地,你倒好,连朝廷运往边关的粮草军械都敢劫,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如今我也保不了你,赶紧回你的凌云寨等死去吧!”

    邢厉天冷笑,眼底杀机闪动:“许大人,你以为你能置身事外?且不说昏君治不治你的罪,苏仙君第一个不会放过你!难道你没有亲耳听见,仙君说我才是真命天子?你敢违逆仙谕、逆天而行?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许澄江面如土色地瞪着他。

    邢厉天脸色一缓,笑道:“其实事态也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那昏君既离了金銮殿,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愣头青而已,身边区区几千人马。你我合兵一处,何止上万人!再加上有苏仙君为倚靠,届时金仙*之下,那些凡人还不灰飞烟灭!如今可是你在仙君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若是得了青睐,提携你登云步月、长生久视,永脱轮回之苦,可不比如今强上千万倍!”

    许澄江被他金刀大马一番劝说,不禁有些心动。

    邢厉天趁热打铁道:“不管怎样,昏君亲率兵马来袭,想必对你我之间的关联早有预料。届时大军入城,觌面便将你绑了治罪,连辩白的机会也不给,你信不信?就算不反,也免不了一个斩首示众,不如干脆反了,为自家性命极力一搏!”

    “为自家性命极力一搏……”许澄江沉吟许久,神色由惊恐渐渐转为一股破釜沉舟的狂热,“说的对!就算不反,皇上也饶不得我;就算皇上饶了我,罢官回家苟延残喘个十几年,最终也要化作一抔黄土,何不为自家性命极力一搏!若真有幸得到仙君青睐,提携我飞升,我便功德圆满了,哈哈哈……”

    他笑得如癫如狂,邢厉天冷眼看着,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笑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