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34章 十年坐忘仇不忘,今朝留难别亦难

第34章 十年坐忘仇不忘,今朝留难别亦难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字叁柒回到自己位于城东北的家宅中,思来想去,觉得今日在一干紫衣卫面前暴露了身份,新帝对他的态度又十分冷淡,这昶州城恐怕不宜久留,还是走为上。

    他匆匆忙忙收拾起行囊,忽然感觉房中多了个人。陌生气息在背后无声无息地出现,带着锋刃般凛冽的锐意与杀气,显然来者不善。更令人心惊的是,他竟丝毫没有发现对方是如何进来的,修练了几十年上乘武功,此刻却仿佛成了聋子瞎子,叫他心中一片绝望。

    玄字叁柒手上动作一滞,慢慢转身,立刻认出了来人——是那名一指就擒住他的紫衣郎将,今上的心腹之一。

    他见对方面沉如水,第一反应便是新帝要替先皇杀他灭口,不由心底苦笑:既然早晚有这一日,何必让他赖活两年!先帝驾崩之时若命他也殉葬,他自然会二话不说就谢恩刎颈。

    “大人带来的是皇上的密旨,还是口谕?”他心如死灰地问。

    左景年暗自一怔,眨眼就参透玄机,决定借势而为,答道:“口谕。皇上命我来问清旧事,命你不得有任何诳诈隐瞒。”

    玄字叁柒行了个接旨大礼,起身道:“大人尽管问,草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血刺究竟听命于何人?”

    “自然是先帝景成爷。不过我等未亡之人,奉遗诏效忠新皇,甘为今上鞍前马后。”

    “十五年前,珞陵城郊葛洪山上,有一炼丹大家名左丘,一夕之间阖家灭门,无人幸免,可是血刺所为?”

    “是。”

    左景年强忍激荡的情绪,拳头在背后攥得青筋毕露、骨节泛白,面上不露声色继续问道:“左家因何获罪?”

    事关先帝隐秘,玄字叁柒犹豫了一下,似乎不太拿得准言语尺度。

    “先帝已驾崩,如今天下是皇上的,难道你不知何为审时度势,想在茶馆里当一辈子说书先生不成?若惹怒龙颜,可就不是你一人生死的问题了。”左景年半是劝说,半是威胁。

    玄字叁柒只好照实答道:“那件事我并未亲身参与,因而也不知细节。只听闻先帝——当年还是庆王,命左丘炼制一种养生丹药,他却敷衍推脱极不爽快,最后才勉强同意。后来庆王殿下说他炼制的是毒药,想要谋害自己,于是出动血刺,私下将他满门抄斩。”

    左景年牙根紧咬,口中满是鲜血的铁锈味,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声音嘶哑地问:“先帝命他炼制的,真是养生丹药?”

    “我也只是听说,内中隐情,我是真不知道!”玄字叁柒似乎感应到什么致命的危机,紧张地后退了几步,躬身作揖,“草民不敢有丝毫隐瞒,还望大人据实禀报皇上。”

    待到他抬起头,面前已是杳无一人,那名紫衣郎将倏忽来去,方才对话如同一场惊梦。

    ——此地断然不能再留了!玄字叁柒连行囊也顾不得收拾,仓惶跳窗而逃。

    野地中,左景年在大雪中漫无方向地纵马狂奔,只觉全身血脉沸腾,一颗心中满是悲愤痛苦,几乎要将胸膛涨爆。

    前方是一片幽林,眼见要连人带马撞上,他却毫不躲闪,左臂灵光漫溢,凝结成一条雄奇诡谲的骨玉色长鞭,携着龙吟之声横扫而过,将面前大片林木拦腰劈断,轰鸣声中枯枝雪沫漫天飞舞。

    鞭飞如龙蛇,将整座山林摧铩得七零八落,仍不能疏解胸中窒戾之气,他不禁仰天发出一声凄烈长啸。翻身滚落马背,他将自己埋进冰冷积雪之中,渴望能稍微减轻仇恨的烈焰在身上焚烧的痛楚。

    杀父灭门之仇,不报枉为人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无数念头滚石落雷般在脑中碰撞,他蜷起身双手抱头,在风雪交加中呜咽,仿佛一头走投无路的困兽。

    许久之后,风声平息下来。他面无表情地缓缓站起,一身残雪簌簌抖落,目光中是一种尘埃落定的锐冽与决绝。

    貔虎服、奉宸刀,凡是天家所赐,他一件一件脱下,弃于雪地之中——从此以后,他不再是紫衣上卫、御前行走。

    他是再无任何束缚的左景年。

    仇人虽死,其子犹在,虽说印暄当年只有七岁,并不知情,但他左家襁褓中的婴儿又有何辜!既然父债子偿,那就请今上代先帝受过,接他尽力一击。一击过后,不论生死,这仇就算是两清了!

    左景年沉默地抚摸着盘绕在左臂上的鞭身,化螭蜕骨鞭转眼隐入体内。这是阿墨亲手打造的灵器,就算再趁手,他也不会用来对付公子名义上的侄子。

    以他目前炼精化气的修为,即使随便拿一柄普通刀剑,也能使出法器的威力。

    唯独只担忧公子……公子会因此而愤怒伤心吗?在我与印暄之间,他又会倾向那一边?左景年无比自嘲地笑了笑——我真是自不量力,竟奢望与当今天子比较,公子是他的六叔,是皇室贵胄,自然是向着他的。而我不过是公子梦中的消遣,一段虚无缥缈的幻境生涯中的玩伴而已。公子与阿墨,既是同一人,又不是同一人;从此以后,我怕是与公子缘分已尽,无论生死,只守着心中的阿墨便罢了!

    一名紫衣卫跪伏在御座前的地面上,大气不敢出。

    印暄皱眉问:“朕当时脸怎么了,你当真什么也记不起来?”

    对方惶然叩头道:“万死不敢欺君!微臣根本不记得当初说了那半句话,全靠其他人的指证,才知自己失言冒犯天威,微臣也不知当时是怎么回事……”

    察言观色,应当不至于撒谎,印暄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得挥挥手打发他退下。

    “朕想一个人静静,你们都先退下。”

    其余侍从也奉命退出房间,皇帝独自坐在书桌后,回想着印云墨坠下城墙时,自己身上发生的异变……好像是前额?他伸手摸了摸,眉心光洁而温暖,当时那种冰冷坚硬的触感,以及躯体深处涌出的那股苍莽浩瀚、几欲失控的神秘力量,仿佛都只是个错觉。

    但小六叔又确确实实是被他救回来的,瞬间消失,瞬间出现,毫发无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印暄反复忖思,感觉头又要疼,干脆不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倘若还有下次,再详细研究不迟。

    他正要起身,准备去后院池边把钓鱼的印云墨找回来,一同去用晚膳。旁边的整扇窗牖骤然向内爆裂开来,木屑飞溅中,一道寒光凛冽的剑芒破壁而入,如电惊雷腾,于静室中掀起层层翻涌的气浪,以裂山沸海的大威势向他斩来!

    印暄心念不及生,身体便本能地作出反应,左手急速拔出袖中秦阳古剑,迎向这惊魂夺魄的一击——

    剑风一触,直接将古剑外套的亀皮剑鞘撕成齑粉。寒芒随即攻袭而至,正正抵在了秦阳古剑的锋面上。印暄被气浪冲击得整个人向后飙飞出去,桌椅、格柜、帘帷在他身后纷纷四分五裂,脚下坚硬的地砖上被剑芒波及,绽开一条宽可容臂的狰狞裂缝。印暄就如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一退再退,横穿十几丈宽的厅堂,后背抵到了厚实的砖墙上。

    秦、阳、王、易、剑!古剑锋面的五个铭文上淡蓝幽光闪过,堪堪挡住了来袭者那磅礴一剑的最后锋芒。与此同时,印暄的身躯在剑芒与墙壁的挤压间气血翻涌、胸痛欲呕,压强再重一分,势必肺腑遭受重创。

    而那道剑芒终究还是力竭而止,无奈地停在了距目标性命半步之遥的地方。

    “哐当”一声,一柄气势散尽、光泽暗淡的普通长剑掉落于地。戴笠蒙面的持剑人一声长叹,并未趁胜下手,旋身跃出了破烂的窗洞。

    印暄一手紧握古剑,一手摁压胸口,极力平复了翻涌的气血,随即追出房去。

    方才那一场突袭,从窗牖破、剑芒起、气浪卷、人飙飞、什物毁、地砖裂,直至对方弃剑而走,不过在短短几个眨眼之间,堪称白驹过隙,而又瞬息万变。

    负责御前戍守的紫衣卫们闻声而动,那刺驾者早已几个兔走鹘落,掠过围墙冲向后院。

    印暄这才变了颜色,朝一干紫衣卫喝道:“历王在后院,快去护他!”

    池边一棵郁香扑鼻的老腊梅树下,印云墨悠悠哉哉地钓着鱼。一道挟风带雪的灰色人影掠过他身旁,微一驻足,斗笠下的脸转过来看他。

    印云墨也偏了脑袋,去看对方蒙面黑巾上方露出的一双眼睛。

    “原来暄儿的变数是你呀。”他感慨道,“这一剑之后,你与他就两清了,如何?”

    蒙面人从眼神里流露一股意料之中的无奈与伤感,仿佛用尽毕生精魂与气力似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足尖如惊鸿飐水,在石阶、屋脊上点了两下,身影翕忽消失于天际。

    “跑这么快作甚,还怕我护不了你不成……难道我这当主人的就这么不可靠?”印云墨在朝消失的背影郁闷地嘀咕。

    回头见一群锦衣卫汹涌地冲过来,他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别追啦,追也追不上。”

    印暄双手握住他的肩膀,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见他毫发未损,焦急关切的目光顿时一敛,又换上平日里八风不动的神情,转头对紫衣卫指挥使鱼从峻下令:“派一批武功高强的,去追查此人下落,朕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重卫之下弑君刺驾!”

    “算啦,反正你也没事不是。”印云墨拖着腔道。

    印暄不悦又狐疑地看他:“朕遇刺了,险些丧命,你不担心朕,倒像是替刺客说话!说,是不是你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印云墨撇嘴:“我在池边钓我的鱼,干我底事!”

    印暄暗自恼火,“朕的安危,难道不干你事?”

    “皇上安危乃天下臣民心中所系,难道就关我一个人的事?”

    “朕不问旁人,就问你一个!”

    一旁侍驾的花霖几乎要听不下去,觉得此时的皇上和王爷大约是一个受惊吓、一个饿昏头,两个都有些绞绞缠缠拎不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