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55章 明心见性逐魂魄,上穷碧落下黄泉

第55章 明心见性逐魂魄,上穷碧落下黄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东来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却忽然听得身后一声唱喏:“福生无量天尊。”

    他循声望去,一名手持拂尘、容貌清雅的青衣道人出现在竹径上,朝他稽首:“参见陛下。”

    “微一?炼神返虚初期……离地仙不远了。”东来眯眼看他,揣测来意,“你来做什么?”

    “皇上难道忘了,月前曾急召贫道前来北疆,说是历王殿下遭妖物所擒,危在旦夕?当时贫道闭生死关、渡妄境劫,不与外界相通,直到前日境界提升、破劫出关,方才接到密旨,火速赶来。”微一望向被剑锋钉在墙上、生机尽逝的印云墨,叹道:“不料想,殿下并非丧命于妖物之手,而贫道还是来迟一步!只不知皇上眼下此举,日后想起时,于心安否?”

    东来不为所动:“不存在,就无所谓心安不安。你也算半步地仙,难道看不出我的真实身份?”

    微一目光通明澄澈,语声容徐如风:“尊神虽然高上,但说颢国皇帝不存在,却是错了。他若不存在,为何你一眼之下,就能叫出贫道名号?俗世间芸芸众生,尊神若不施神通,未必会一一认得罢?”

    “彼此记忆共通,并不意味着就是同一人。你想圆场和稀泥,也要看有没有这个脸面,以及来不来得及!”东来哂笑,“既然想插手,就由你来收拾残局吧。”言罢拂袖而去。

    微一叹口气,走到印云墨身前,拂尘一甩,秦阳古剑退出躯体,掉落于地。

    一团浑圆光球从尸首的上丹田缓缓升起,悬浮于半空,化成一位着星云道袍、长身玉立的仙君虚影。他看似十六七岁,面容隽美如无瑕白璧,因着涟漪般半透明的虚幻而显得可望不可及,衣袂飘飞、乌发不簪,赤足踏三色流霞,于风流蕴藉中又平添几分颓唐疏懒之意。

    微一深深行了个叩拜大礼:“参见临央仙君。”

    临央魂魄迷离,语声也是飘渺,若有若无:“你我非师徒,不必行此大礼。”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贫道愚钝,直至突破化神期才看清仙君身份。虽不知仙君与龙神前世有何恩怨纠葛,但今生今世,就凭着历王为皇上所尽的种种心力,也不该是如此终场!”微一起身,感慨道,“何为大道、何为天意,我修行愈久,却发现愈是看不透……”

    临央依稀发出一声自嘲的轻笑:“尽心力?你错了,这三十年来我尽的哪里是心力,不过是差事罢了。成仙一千七百载,逍遥自在,予取予求,早已忘却了当初身为凡人时的真情与本心,即使再度转世为人,亦是抱着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心态。我看世人钝拙贪婪、偏激残忍,渺如朝生暮死的蜉蝣,不值一提;却没意识到自己如今也是其中一员,也有脱不了的红尘羁旅,挣不开的七情六欲!

    入情,入情……有生之年不思、不解、不屑;而今思了、解了、上心了,却在这一日身死。

    ——你问何为道?这便是道,在天在地,在大在小,在生在死,在情在心。”

    如今我方才明了,堕凡不止是为偿还前世宿债,而东来对我所言的‘两不相欠’,也并非再无瓜葛。

    肉身既亡,此间事毕,我当以真魂入幽冥界,重修道身,再续前缘。”

    言罢,临央虚影越发透明如水,在一阵卷落漫天雪沫的清风中消失无踪。

    微一怔立许久,反复回味他的话语,若有所悟,又若有所失,最后朝冥冥茫茫的虚空恭敬稽首:“福生无量天尊。”

    守候在后园门口的一干内侍与紫衣卫见两人进去,一人出来,皇帝面色如密云不雨,是极峻刻凄厉、万万不能招惹的样子,于是大气也不敢出,捏着鼻子将圣驾送进房间,得了“不必侍奉”的恩典便纷纷退避。

    东来站在房中,一时间脑中万念杂沓,心绪百转千回。

    亲手毁了临央的转世之身,当然是快意,却并不淋漓——印云墨死前所受的痛楚,尚不及自己当初的百分一、千分一,一剑穿心,算是便宜了他!

    快意之余,又愤怒丛生——即使毁他今生又如何?他从来对自己只有算计与利用,没有丝毫情意,而这样无心无情的临央,居然爱上了一个渺小不堪的凡人?而自己身为万龙之主、永寿神君,在他心中竟连个凡人也不如!

    愤怒之中,又陡生苍凉。从此以后,两不相欠,与他之间竟是连最后一分羁缚也没有了,哪怕是债与罚!

    这些转念令他心底一股复杂的恨意如滔天怒火般焚卷起来,神威溢泄,屋内什物瞬间炸为齑粉。

    唯有桌面一方铜镜幸免于难,模模糊糊地映照出他的面容。

    镜中是东来的脸,亦是印暄的脸。

    “你竟杀了他!朕的小六叔,朕放在心尖上的人,你竟真下得了手!”印暄咬牙切齿,面色狰狞。

    “那又如何?你爱你的,我杀我的。你有何德何能,能阻止得了我?”东来冷笑。

    他伸出一指,点上镜面——区区凡人,一点残余意识,弱如微萤,吹息即灭——可是却灭不掉!

    东来脸色丕变,指尖威能倍增,自身神魂却感到一种被生生撕裂的剧痛!这份剧痛,比当年的抽筋断骨、拆皮剐鳞尤胜百倍!

    “不明真相的人以为你是托舍转世,难道你也自欺欺人?”镜中的印暄同样冷笑,“还是说,你真想割裂自身魂魄,就像紫微大帝对临央所为?”

    东来如遭重击,遽然后退几步。

    他知道临央被生裂魂魄,以封印龙威保全他转世之身,却不知竟然这样疼!

    他亦知道,所谓凡人意识,明明就是他神魂中那一点心存侥幸、又自我厌弃的秘望——即使遍体鳞伤,他依然想知道,如果换个身份、换个时间、换个处境、换个新的开始……他与临央之间,究竟有没有相爱的可能!

    结果,临央的转世,真的爱上了东来的转世。悲哀的是,一切最终还是毁于他自己手中。

    那样的爱恨钩缠,那样的身魂煎熬,一心想原谅、又一心想摧毁,最终还是因为他对前世境遇的不甘心与放不下,刚刚看见希望的苗头,便彻底成为梦幻泡影。

    为了一朵可能结出甘果的花,他封闭神识,以一个全新的人生去供养,最后却忘了初衷,将那朵花当作赘生物,断然拔除。

    印暄在镜中看着东来,东来在镜外看着印暄,同时看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自己。

    “如今你是想彻底割裂我,还是彻底融合我?这具即将溃散的凡人肉身,你是要,还是不要?”印暄漠然道,“做出选择罢,东来。”

    印晖率麾下镇北军穿过雾州关隘,回到怀朔军镇时,听闻圣驾驻跸于他的肃王府,当即卸下武器盔甲,沐浴更衣,前来谒见。

    一名好心的内侍悄悄对他道:“皇上不知为何事震怒,将侍从们都赶了出来。奴婢方才听见屋内乒乒乓乓好一阵砸,王爷这会儿去见驾,恐怕要撞在气头上,不如等皇上消了气,迟些再来。”

    印晖望了望紧闭的房门,心中也有些琢磨不定,颔首道:“多谢公公提点。”便去军营里转悠了大半天,见天色彻底黑透,估摸着皇帝应该用过晚膳了,这才回府去求见。

    未几内侍来通传,说皇上宣他在后园竹林面圣,印晖意外之下默默地去了。

    园内并无任何侍从,烛火从小径旁一根根镂空石雕灯座中渗透出来,照得竹影婆娑。印晖远远见皇帝背对着他,负手而立,似乎在专注地看一堵围墙。

    他走过去时扫了一眼,红砖墙面上苔痕宛然,墙头积了点残雪,除此之外没看出任何异常之处。

    “微臣叩见皇上。”印晖抱拳道。

    皇帝转身,面容一半陷于幽暗的夜色,一半被烛火映亮,光影迷离,明昧不定。

    “皇兄免礼。”

    印晖立刻请罪:“宛郁入侵,怀朔险些城破,边军死伤无数,俱是因微臣误信伪谕导致,几陷圣驾于兵燹。微臣罪责深重,不敢为自己辩白,但请皇上发落。”

    皇帝目光掠过他,不知投向夜空何处,显得心不在焉:“宛郁奸细潜入朕书房盗印宝玺,伪造谕令,此等阴蜮诡计防不胜防,不能将罪责都推在你身上。况你之后及时回援,追敌数百里,亦有功劳。往后当乾惕自省,以免再落人彀中。”

    印晖松了口气,按捺下心底隐生的不豫。在他看来,印暄虽没有多加怪罪,可并不是因为信任与体谅,而是一种容忍与恩赐,以显示身为上位者的胸怀博大。尤其是最后一句,满满是训诫的意味,令他下垂的手指微微抽动。

    他低下头,毕恭毕敬地谢恩。

    皇帝又道:“紫气东来落碧池,雨侵菡萏色无失。微君之故何留盼,龙跃金鳞会有时。‘微君之故’的‘君’是谁?‘龙跃金鳞’的‘龙’又是谁?”

    印晖面色猝变,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颈后冷汗顿出!

    印暄看到那首诗了?

    不过是他一时随手戏作,也算不得僭越犯上——可关键在于,皇帝信吗?相信一个手握重兵的藩王、身为嫡长子却不能继位的皇兄毫无怨意,一心忠君?

    他自己都不能完全说服自己,更何况是向来城府深阻、疑心甚重的印暄!

    印晖呼吸急重,汗湿重衣。他凛然盯着印暄绣着金龙的鞋履,一股不可自抑的狂暴念头从心底卷起:父皇也好,兄弟也罢,为什么总要让别人决定他的生死!他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印暄武艺不精,论身手与他有天壤之别。

    ……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周围没有紫衣卫。即使有,他若刹那出手,谁又能拦得住?

    ……此处不是京师,是他的藩地雾州,圣驾有失,尽可以推在敌国刺客身上,没有确证,谁又能指讦他?就算有人怀疑又如何,先帝嫡子只有两个,印暄尚无子女,不是他顺理成章地登基,难道还从庶子宗亲去挑?

    ……哪朝哪代没有这种事!天下谁人不争权、争势、争生存!

    印晖深深吸气,觉得手中有一把万钧长戟,几乎握不住,却又急迫难耐地想要出击。

    ——可印暄就这么贸贸然、这么粗疏?他是这种人么?故意单独召见,会不会正是个圈套?

    ——他与印暄一母所生,幼时同吃同住,关系虽不甚亲密,可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

    ——他真能下得了手?

    万千思虑顾忌,几番犹豫挣扎,公与私、邪与正,归根到底只在一念之间。

    印晖长长地吐了口浊气,双手一抖衣摆,下跪道:“臣言行不修,犯了圣讳,心中着实没有不臣妄念,还请皇上明察!”

    皇帝上前两步,将一只手温和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印晖身躯微微一颤,胸口发热,心中五味俱陈。

    “朕知道。你可以当这是场考验,也可以当是句赠言:明心见性,凭心而行。”皇帝哂然笑了笑,又补了一句:“你我共勉。”

    他将一卷帛书递到印晖面前。

    印晖打开扫视,难以置信地瞠目看他:“……传位诏书?!皇上还是疑我试我?”

    皇帝淡淡道:“有这必要么。这个皇位,朕不想坐了,朕还有比这人间天下更紧要的事物要去追寻。你是先帝嫡长子,储君之位本就该是你的,如今也算物归原主。诏书还有两份,都加盖了宝玺,一份送往内阁,另一份送往后宫。朝中若有非议,母后自会为你做主。”

    印晖浑身都颤抖起来,猛然起身喝道:“——你都策划好了!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任何回应。

    他蘧然发现,四周空无一人,没有当朝皇帝,也没有他的弟弟印暄。只有他自己孑然的影子,在地上被烛光拉得颀长。

    若非手中那卷传位诏书,他几乎以为自己做了黄粱一梦。

    天际闷雷滚滚,夜空中似有一道金光游动。印晖抬头,极目远眺,依稀看见了一条飞腾九天的巨龙。

    (九州卷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