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57章 天柱烈狱陷仙阵,界空破碎渊洞开

第57章 天柱烈狱陷仙阵,界空破碎渊洞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临央戏谑道:“不过我看城主收保护费收得这么开心,想必不欢迎我吧?”

    幽弃冷哼:“你道我收来做什么!城里多个人,法阵的负担就多一分,为了补充灵气,维持法阵日夜不散,我还打算再加一成税。”

    “这是治标不治本,等到灵气耗光,游观城一样要倒霉。得找出变乱的源头才行。”临央略一思索,道:“你刚回来没几天,天象就产生异变,其中或许有什么联系,你好好想想?”

    幽弃当即大怒,魔气暴涨,如黑烟弥漫,倘若临央不是仙身,早被腐蚀得连骨头也不剩。“你意思是我干的?原来你也跟那些假正经的仙神一样,以为是魔皆恶,逢魔必诛!”

    拂袖驱散黑烟,临央白了他一眼:“说你干的了没有,炸毛个啥呀。你怎么逮谁咬谁,跟条狼狗似的?因为身怀半魔血脉,从小被人欺负狠了?反应这么激烈。”

    幽弃既打他不过又说他不过,火冒三丈,气得要吐血。

    “好啦,不气你了,我们好好说话。”临央怕他一气之下魔化失控,转又安抚道,“你毕竟是本地人,对此界比我熟悉,想想回来后有什么蹊跷之处?能影响天象,必是一股极大的威能,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出现,之前或有什么预兆。”

    幽弃这才冷静下来,道:“我回魂醒来后的第三天,南方天际有环形极光漫射,足足持续了一日夜才逐渐消失,此间二十四时辰皆是白昼。从那之后,就不再有天光了。”

    “南方?具体位置在哪里?”临央追问。

    幽弃走到窗边,朝南方极目远眺,血瞳中魔光闪烁,许久之后道:“应当是在此界最南端的至高峰,诸毗山。”

    临央一怔:“诸毗山?那是四根天柱之一!远古共工怒触不周山,撞倒天柱后,天有裂痕,女娲娘娘以石补天,又砍巨鳌四肢做四极新天柱,其中南极天柱就是这鳌腿所化的诸毗山。极光环射,莫非天柱有变?”

    “……听起来是件大事?”

    “何止是大事,怕要影响整个三界!”

    幽弃道:“上界就派你一人下来,能处理得来?不如你回去多叫几名仙人来帮手。”

    “还没查出个所以然,叫什么帮手。”临央道,“我自去诸毗山上探查一番,看究竟出了什么事。”

    他正要从窗口飘出去,背后幽弃叫了一声:“等等,我也去!”

    临央转头,有些意外:“你跟我去?咱俩有那么熟?再说,你身为城主,好好守着你的城就是了,跟我去做什么。”

    幽弃凌然道:“一座城算什么,整个太焕极瑶天迟早都是本座囊中之物,地界内出了事,难道本座不过问?”

    这半魔还挺有野心,临央哂笑腹诽,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法力高强,方才交手之下便发现,他虽只有一半魔血,却比普通天魔强悍得多。这还只是人形,若是魔化,实力还会翻上数倍不止。魔寿命漫长,或许再过个几百年,真会成为统御此界的宗主。

    不过这与他并没有多大关系。仙与魔之间,也并非凡人想象的水火不容。魔作为三界万千生灵中的一个种族,道书中称其为“自然之灵通过修炼而登真,其中显者为仙,主生发与赐福;隐者为魔,主杀伐与惩戒”。正如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相辅、光暗相合,因而自古以来,仙魔自然也不能独存。

    魔亦有正邪之分,除了个别观念偏激、逢魔必诛的仙神之外,大多数仙神还是只除邪魔,自正道心的。

    临央一贯懒散又独善其身,只求领悟大道,并没有什么以除尽天下妖邪为己任的愿心。见到了就顺手除一除,没见到也就罢了,更不可能主动去找无害的魔的麻烦。

    眼下这半魔要跟他去查探,他看对方还顺眼,加之双方亦算有点前缘,也就没有严词拒绝,笑道:“那你自己跟上,落下了我可不等你。”

    当即招来三色流霞,赤足踏上,破虚而去。飞了数千里,他有些好奇那半魔是否能跟得上,回首看去,幽弃被烈焰包裹着,仿佛一颗燃烧的陨星,紧紧尾随在后,并未被落下。

    “看什么,你敢小瞧本座!”幽弃传音道,语气忿戾。

    临央笑得直打跌,觉得他跟天锋才是天生的一对双子星,而摇光定是开天辟地时被造化安放错了轨道。

    两人一前一后,飞了几个时辰,才到达地界最南端的天柱诸毗山脚下。

    诸毗山险峻嵯峨,高耸入云,仿佛从不知多深的地底穿出,又延伸向不知多高的苍穹。他们眼中所见,只是南极天柱在此界的一部分。

    临央腾云驾雾,直上三万仞,才到达接近此界山巅的一处平台,再往上便是分隔诸天的界空了。

    “是这里么?”临央落在磐石上,四下环视。周围石柱林立,围绕着中央一块方圆百丈、近乎圆形的平坦巨岩,像是个天然生成的祭台。

    幽弃道:“应该是。”

    临央站在石台中央,头顶星宿笼罩,照亮方圆十里。他微微抬起双臂,仰头闭目,感应天地间灵气流动。

    狂烈的山风到他身边时亦不敢呼啸,化作柔和气流拂动素白道袍,衣袂行云流水般翻卷。垂落不簪的长发被山风扬起,一顷乌浪似的在空中飘荡。

    星光朦胧,白衣、乌发,少年仙人眉目如水墨绘就,潋滟而云渺,仿佛已融于天风山岚之间,沟通天地,无所不极,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意境。

    幽弃凝视他,不禁有些幽明恍惚、难以形容之感,许久之后才意识到,这是对“道”的一丝触动,微妙而无形。

    道合万类,不独爱人,亦不斥妖魔,他隐约感到体内法力涌动,是境界即将提升的先兆。

    山风止歇,衣袂与长发静静垂落,临央睁眼,道:“此处残余一股极大的威能,曾试图撕裂虚空,破界降临。”

    他绕着众多石柱走来走去,手指触摸之下,石柱上有不明其意的符文亮起。“这是个……阵法?我看不懂这些符号,不是仙庭天书,也不是三界文字……”他摸着符文上的各色微芒,蹙眉喃喃道。

    “是魔文。”幽弃道,目光中有种复杂的神色,与符文一同闪动。他将掌心在身边尖锐的石刃上用力擦过,赭赤色鲜血涌出,渗进石柱。

    刹那间万符皆亮,赤、黑双色幽芒在石柱间来回穿梭,交织成一道魔气滔天的浩瀚阵法,将临央锁在其中。“这的确是个阵法,名为‘烈狱陷仙阵’。”

    临央颇为意外地看他,要笑不笑地感慨:“你不仅是个阵法宗师,骗起人来也是一等一的。”他手掐法诀,打出一道仙力,却被阵法光芒尽数消融,如汤沃雪。又使出九成解数,阵法将吞噬不及的仙力反弹回来,震得地动山摇,那些刻着符文的石柱却岿然不动。

    “没用的,”幽弃道,“此阵为上古魔神专为束缚仙人而创,若十来个金仙合力,或许还有破阵的可能,只你一个,死活都出不来。”

    临央受了点暗伤,也不枉费力气了,盘腿坐在阵中,一面调理阻塞的经脉,一面与他套话:“你把我骗来,困在此处做什么?”

    他身陷困境,却心平气和地与敌人聊天,一脉悠哉毫无怒色,倒叫幽弃讶然之余,有些捉摸不定。“你不恼火?不抵抗?”

    “何必做那些无用功,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么做用意何在?”临央倚靠着石柱看他,眼中有好奇之色,“先容我猜猜……‘烈狱陷仙阵’既为上古魔神所创,在魔界诸阵中应该也是顶级的存在,却能叫你习得,你的身份肯定不止半魔这么简单……或者传授你阵法的是某位魔界大能,想以天象异变为诱饵,捕捉一名金仙以上的仙人,做什么用,血祭唤灵?萃取仙魂?还是想试试,仙魔意气交接,能否生出后裔?亦或者是……

    只你一个不是我的对手,除了用法阵困我,一定还有后招……”

    面对这位想象雄奇、滔滔不绝的金仙,幽弃嘴角肌肉微微抽搐,觉得己方那些阴谋诡计在对方口中几乎无所遁形。“留着点力气,应付后事吧。”他漠然道,随即朝宏阔石台的上方,打出一道血红咒文。

    仿佛有一股磅礴而暴虐的威能,在界空的另一断遥相应和,虚空如一张被巨手揉皱的透明纸张,逐渐褶皱、扭曲、洄旋。在虚空漩涡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极小的黑洞。

    这黑洞,比此界漆黑一片的永夜更加幽邃,天地间一切光线都被它森然吞噬,就连临央头顶的那片星云也难以逃脱,星光黯淡到几近熄灭。

    黑洞愈扩愈大,附近的虚空从四面八方被扯裂,最后形成一道深弘如渊的黑暗玄门——

    一条巨大粗壮、如玄武岩雕刻成的赤/裸的腿,跨出玄门,一脚踏在烈狱陷仙阵前的宏阔石台上。

    如同远古时期极天蟠地的魔神轰然降临,天柱震颤,山石滚落,无比浓郁的魔气似惊涛骇浪席卷四方。陷仙阵中的临央首当其冲,窒息感令他揪紧衣襟,浑身每一寸肌肤都生出被魔气腐蚀侵削的疼痛。

    ……这架势,是魔帝降临了么?真是给足了我这区区一金仙的面子。他苦中作乐地想。

    虚空中那庞然大魔跨出玄门,落在石台时身形凝缩,化为丈余高度,黝黑半裸的身躯上,肌肉坚硬隆起如岩石,繁杂诡异的魔纹密布其间,头生双角、赤发如焰,一双魔睛没有眼白与瞳仁之分,呈混沌慑人的漆黑。

    无数品阶各异的魔众从他身后撕裂的玄门中蜂拥而出,浮空环绕,将山巅这一片石台柱林团团包围,空气中魔音嘶啸,惊魂荡魄。

    幽弃走到那魔近前,单膝跪地道:“恭迎魔君。”

    “唔。”那魔君倨傲至极地喷出一声鼻音,步步震地走到陷仙阵前,仿佛评估待宰羔羊般,打量阵中的临央。“只这一个?”

    幽弃未得指令,不敢起身,继续跪在地上回禀:“就下来了一个,但是个金仙,法力颇强。”

    烈狱陷仙阵万千符文间的幽芒,化作赤、黑双色绳索,将临央捆了个密密实实。魔君畅然无阻地走入阵内,抬起一只趾尖锋利如刀的赤脚,踩在他身上,像踩兔子一样碾来碾去:“吾乃幽帝之子,魔君幽隍。”

    临央一身仙力被阵符束缚,被踩得气血翻涌,骨头缝吱咯吱咯作响,依然笑道:“原来是魔帝之子,幸会幸会,吾乃紫微座下,金仙临央。”

    幽隍听到“紫微座下”,脚下力道微微一顿。

    临央趁机传音入密:“你有好爹,我有硬靠山,撕破脸对大家都不利,不如就此作罢,彼此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幽隍周身魔气陡然大盛,狠狠一脚踩在他腰腹,低头狞笑:“你当我会心生忌惮?莫说你究竟是不是北极紫微一脉,就算是,他座下金仙无数,难道会为了你一个与统领魔界的幽帝撕破脸皮?”

    临央被这一脚踩得经脉断裂,口角溢出鲜血。幽隍伸出桌案般的大手,五指轻松掐住他双肩悬空拎起,放在鼻端嗅了嗅,露出一丝满意之色,对幽弃恩赐地丢了句:“起来。”

    幽弃起身,面色冷漠,血红瞳睛看不出情绪,仿佛不经意地扫了临央一眼。

    临央目光灵动,意味深长地从幽隍的一头红发上掠过,落在他的身上。

    幽弃暗凛,从这一眼中蓦然读懂了对方的心里话:你想继续为奴为犬,任他践踏?幽弃,幽弃,你就真觉得你母亲血脉卑贱,心甘情愿当个幽帝的弃子?

    在临央似笑非笑的眼神中,他别过脸去,看自己留在石柱上的启阵之血。魔体强悍,他的手掌割伤早已愈合,心底暗伤却又隐隐作痛。

    他忽然想到,临央原本挂在腰间的长剑不见了。

    那柄剑出鞘时,煞气狂暴,威力不亚于上古神兵,恐怕就连天魔之体也抵挡不住它的锋锐,如今却不在临央身上——剑在哪里?

    又极力回忆,临央在踏入烈狱陷仙阵之时,那柄剑是否就已经不在他腰间?

    幽隍将捕获的金仙捏在巨掌之中,正欲跨越玄门,重回魔界,眼角余光见幽弃站在一旁发怔,登时无名火起,另一只手握拳,如山岳横来,重重砸在他身上。

    这一拳将脚下万斤巨石轰作齑粉,幽弃被砸飞出去,四溅的石屑割伤了他的右眼,从眉峰到眼眶下方,切开一条深长的血口。

    幽弃混着一身石末摔在岩间,围绕四周的群魔桀桀怪笑,放肆地戳指他,互相吱吱喳喳地逗趣。

    “废物!”幽隍不屑地啐了一口,“杂种!”

    最后两个字眼如万箭穿心,幽弃攥紧双拳,从岩石间爬起来,摇摇晃晃走到幽隍面前跪下,驯服地道:“魔君息怒。”

    幽隍又踢了他一脚:“玄门将闭,滚去维持渊洞。”

    幽弃被踢得翻滚到空中,身上魔纹依稀开始幽光流转,仿佛暗流在黑暗死寂的海面下涌动,即将掀起吞天的狂潮。他又瞥了临央一眼。

    临央被掐得面无血色,以目视他,微微一笑。

    这缕玄妙的微笑,令幽弃彻底下定了决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