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76章 蝴蝶振翅无济事,相由心生不自知

第76章 蝴蝶振翅无济事,相由心生不自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六回蝴蝶振翅无济事相由心生不自知

    印云墨并未急着再次施展入梦之术联系东来,而是开始尝试他的“挖蚁穴溃长堤”法。

    譬如前世东来与临央的第二次见面,是因为青提帝君于瀛洲岛举办的宴会。临央有意与对方冰释前嫌,便将宴会上切磋道法时赢得的一面阳燧宝鉴拱手相让,使得东来不再记恨他之前的唐突。

    于是在赴宴前,他便托人联络原主,以一朵雷泽云换走了阳燧宝鉴。谁料在宴会上,“东来”又一眼相中了雷泽云,而它毫无意外地落到了“临央”手中。被规则之力控制的印云墨,只得顶着龙神的皮囊,啼笑皆非地接受了“临央”的好意,吐出一句“回头登门致谢”的吊颈绳。

    其后他又多次在细节上暗动手脚,均无功而返,证实了塔世界规则的漏洞并非轻易可钻。

    一来二去,“东来”与“临央”日渐相熟,双方各有投桃报李之举。而“东来”在“临央”的启发下化成人形,学会对弈、鼓琴等雅趣之事后,更是不时登门拜访。

    仙山无岁月,如此悠然地过了三年。

    印云墨这日无所事事地在东来洞府中边泡温泉、边晒太阳——顺道一提,这具金龙肉身他如今用得很习惯了,连带沾染了龙族喜水喜阳的本能。尽管与“临央”相处时,多是以人形出现,但私下里,他还是对一览无余的东来的人身相当膈应,宁可以龙身独处。

    自从上次梦境相见,已隔三年,东来想必暗暗心急了吧。印云墨用龙尾拍出几朵水花,觉得是时候进行第二次会面了。

    这回“临央”的梦境不像前次那么空旷荒芜、迷雾重重,而是出现了一座临山面海的雅致宫殿,山上绿意葱茏、花团锦簇,海边长滩洁白、碧浪轻波,天地间吹拂着令人惬意的暖风。由此看来,与“东来”相识来往三年,“临央”也并非全然无动于衷,即使他自己未意识到,于梦境中却有所投射。

    但这对印云墨而言毫无意义,他此行目标明确,在宫门口的玉阶现身后,便拾阶而上,直奔主题。东来正在宫殿高处一块凭峰望海的露台上,铺设了玉簟席、紫檀矮桌,桌面摆着灵酒仙肴,一面自斟自饮,一面居高观海,看不出半分急躁之色。

    印云墨微怔,走过去,在桌案另一边的席子盘腿坐下,从托盘里取了一个空酒杯,“神君这是算到有客登门,早有准备呀。”

    “三年才登一次门的贵客,自然是要上心些的。”东来拈起酒瓶,徐徐地为他斟了杯酒,酒液在白玉杯中色泽澄绿、透澈芬芳,十分诱人。

    果然是急了。印云墨满饮一杯酒,笑道:“这三年我也尝试了不少扭转事态发展的法子,试图干扰规则运行,然而起不了任何作用。”

    东来颔首:“瀛洲宴会上切磋道法赢得的是雷泽云,而非阳燧宝鉴,我就已意识到了。只是蝴蝶振翅,焉能掀起这一片汪洋上的风暴?我们还得另寻他法。”

    印云墨作势思考片刻,无奈道:“实在不行,也只能考虑考虑神君上次的提议了。”

    “哦,我上次提议了什么?时隔太久,已然忘记了。”东来不动声色道。

    印云墨腹诽他惺惺作态,面上露出几分恰到好处的尴尬:“从根源下手,将‘求不得’变为‘求得’。”

    东来又替他斟了杯酒,示意他满饮:“仙君足足花了三年时间,才勉强想通,我真不知是受宠若惊,还是悲哀莫名了。”

    见好就收吧死长虫,得了便宜还卖乖!印云墨心中暗骂,又喝了一杯,“既然神君觉得不妥,还是算了,其实我也没拿定主意。反正还有九十多年时间,我们还可以慢慢想其他法子。”

    东来哂笑,又继续斟酒:“治标不如治本,只怕其他法子再折腾也不见效,平白浪费了时间。不知仙君打算如何完成我之所求?”

    印云墨有些不胜酒力,但还是勉强喝了第三杯,两颊微泛红晕,“总得……循序渐进,彼此之间多了解了解……”

    “过来,坐这里。”东来拍了拍身侧的席面,语调平淡却不容商榷。

    印云墨搁下酒杯,挪过去。

    “再近些。”

    他又蹭过去一点儿。东来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将他的头按在自己胸口:“闭上眼,听。听到了什么?”

    “心跳声。”

    “够不够了解?”

    “……”

    丽日当空,暖风熏人,四周浮动着草木清香,平和又安逸。印云墨枕着对方厚实的胸膛,逐渐将一记记平缓有力的心跳,听成了刷刷拍打着沙滩的海浪声。自混沌初开以来,这些海浪便是如此绵延不绝地追逐着岸边,日以继夜,亘古不变;即使退潮,也像有着不忍远离的牵挂,在下一次涨潮时分化为更加汹涌的拥抱。这世间最为坚定长久之事,也不过如斯了吧。

    “然而千万年之后,沧海也会化为桑田。”印云墨闭着眼,梦呓似的呢喃。

    东来仿佛听懂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答:“这片沧海化为桑田,总有另一片桑田又化为沧海。”

    印云墨许久没有回应,像是睡着了。

    东来俯首嗅了嗅他头顶黑发,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

    对凡人而言,数十年足以终其一生,而在仙家眼中却如白驹过隙,不过是漫漫长生路上一段极为短暂的浮光掠影。

    在这一层塔世界中,早已逝去的仙界时光点滴重现,“临央”与“东来”或烹茶手谈、感悟天道,或四处游冶、结伴探幽;而印云墨时常往来梦境,与东来的共处也从别扭、防备甚至敌意,逐渐变得习惯成自然。

    数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印暄的意识却再未出现过。无论印云墨如何旁敲侧击,或者是严词逼问,东来都只是淡淡一句“不是告诉过你,印暄根本不存在”。

    “我想暄儿了,你让他出来吧。”一次泡完温泉后,东来将印云墨摁在大腿上,为他擦拭满头青丝。印云墨安安静静地趴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你让我最后见他一次,我就死心了,如何?”

    东来手上动作停滞了一下,继续擦拭,“我没法让一个消失的意识再出现。你若实在想念,就把我当做是他吧。”

    “可你毕竟不是他。”

    “难道连半点相像之处也没有?”

    “当然没——”印云墨忽然翻个身,端详上方近在咫尺的东来的面容,“奇怪,天天看不觉得,被你这么一提醒,忽然发现你的模样与原先不太一样了……虽说身为神君,万千幻化不过一念之间,不过我记得前世你曾说过,永远不会改变初次化形时的容貌。”

    “是,”东来淡淡道,“因为这是前世你指引我化出的人形。”

    印云墨想起那时东来第一次化形,非但分不出人类外貌殊异,连起码的品味都没有,穿着金袍的模样活像只灿灿发光的大元宝,不禁莞尔,“如今为何变了?”

    “经历多了,心思多了,容貌自然就变了,不是说,相由心生。”

    “唔,说得也是。不知为何,如今你这五官,我总觉得有些……古怪?有种说不出的眼熟……”印云墨霍然变色,从东来膝上跃身而起,指着对方厉声道:“这眉眼形状分明是印暄的!东来,你又捣什么鬼!你不肯让印暄出来与我见面也就罢了,动这些不入流的手脚是想要做什么?”

    东来泰然道:“都说了,相由心生,何须我去动什么手脚。再说,你的魂魄本该是临央,却为何始终保持印云墨的模样,又是在刻意逃避什么?”

    印云墨语塞,气冲冲拂袖而去。

    回到自身梦境,他怒容立消,唤出摇光道:“摇光,我怀疑我们先前的推测有误。”

    “请主上明示。”

    “你曾说过,东来想利用幻化出的印暄这个身份来报复我,让我也尝尝情殇之痛,对吧?如果是这样,东来就必须表现出跟‘印暄’这个身份划清界线,因为他们越是截然不同、互相对立,就越会令我信以为真;他越是排斥否定印暄,我就越把印暄当成一个独立的意识。”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

    “可为何,在这九十余年的相处中,我竟觉得东来与印暄之间的界线愈来愈模糊……刚开始,只是偶然间的一句话、极其细微的一个动作,让我不经意地想起暄儿,可又觉得只是个巧合;渐渐的,连他说话的方式、对待外物的态度和处理事务的手段,甚至包括志趣与性情,都与暄儿有不少相似之处;如今,竟连容貌也透出四五分印暄的影子!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东来这是想要做什么?”

    “……主上可曾问过他,他如何回答?”

    “他说,行止随心、相由心生。”

    “……意思是,他并非刻意去模仿,扰乱主上的视听,而是心中便是如此想、如此说、如此做的,甚至连容貌也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

    “你觉得这可信么?还是说,东来又是耍的哪一种诡计?目的何在?”

    看着印云墨陷入深思,摇光心底忽然跳出四个字:当局者迷。他自己也算半个当局者,所以一直钻着牛角尖,忽视了东来除消抹、吞噬印暄,再假借印暄身份来设骗局之外,还有另一种可能……

    摇光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却更清楚有些事必须当事人自己去体会,从其他人口中说出反而适得其反。于是他对印云墨道:“摇光不明内情,是否可信还得主上自己去判断。我只想劝主上一句——主上从来机巧多谋,这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

    “怎么说?”

    “但凡机巧多谋者,眼中所见,也是一个诡谲危险、需要时刻提防的世界。所以有时候,摇光希望主上能活得更简单、更轻松些。”

    印云墨笑道:“摇光转世一趟,把左景年的一板一眼与说教腔也带回来了,既然说相由心生,怎不见你如今容貌像左景年几分?”

    因为怕主上感觉生疏,对我有了隔阂。摇光在心中默道,不再作声。

    印云墨正要离开梦境,回到金龙躯壳中去,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离“临央”发现上古战场秘境后精心布局,利用上古魔神困住祖龙的残阵来束缚“东来”的那一天,似乎没剩几日了!莫非不管如何努力,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规则钳制着,一步步走向注定的结局?就算他能忍过熬过剔鳞截骨之痛,就一定能破解规则么,还是会像曾经的东来那样,坠落于黄海之滨,连龙身都石化成山峦?那他是不是终生都别想走出八部浮屠,永受易魂之苦?

    这第七层当真令人既烦躁痛苦,又绝望无奈,难怪叫“求不得”,简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不知东来那边,没有什么对策……印云墨叹口气,决定翌日还是再去见见东来。虽然那张透着印暄影子的脸令人恼郁又备受折磨,但怎么说也是一条船上的难兄难弟,关键时刻还是得同舟共济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