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77章 身受制口是心非,体交汇神魂颠倒

第77章 身受制口是心非,体交汇神魂颠倒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七回身受制口是心非体交汇神魂颠倒

    “前些日子我游历色/界第七重天的西荒大山,发现了一处与众不同的秘境。我一时好奇孤身进入,险些迷失在内不得出来,颇费了点周折才脱身。”临央啜饮一口灵茶,感慨道,“这三界之内,竟然还有我临央闯不得的地方。”

    东来神念一动,壶里的茶水凌空划出银白弧线,自动注入临央杯中,隐有虹晕呈现,“难怪前阵子总联络不上你,怎不叫我同去?”

    为了让你把钩饵咬得更紧啊。印云墨在金龙体内鄙夷地道,你与临央好歹也相识百年,连这点欲擒故纵也看不出?

    “当时我觉得这秘境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幽深莫测,心想先探探是怎么回事,有了眉目再来找你。再说,你之前不是刚蜕了层皮,需要休养嘛。”临央道。

    东来望向他的眼神暖意深蕴:“你这是小瞧本座?走,我陪你去把那秘境掀个底朝天。”

    临央略一踌躇,摇头道:“恐怕没这么简单。我在秘境中感受到一股极其古老而又浩瀚的威压,似乎比……比东来你的龙威更令人喘不过气。”

    东来立刻问:“我让你喘不过气了?”

    临央笑起来:“不,只是这么个说法,总之我觉得那地方隐藏着出乎意料的凶险,若要深入探索,还需再研究研究。”

    “你带我去秘境入口,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地方,让一贯胆大妄为的临央仙君如此忌惮。”东来一把握住临央的手腕,闪身出现在洞府外的青空之上,旋即放出金龙正身,载着临央穿云破雾地去了。

    有心算无心,算的还是一片痴心,临央也真下得去手!印云墨于风驰电掣中暗替金龙打抱不平,一时竟忘了唾弃的对象正是前世的自己。

    色/界第七重的虚明堂曜天,整片西方大地耸立着不可胜数的峰峦,被怒海般的苍绿色重重覆盖,晴天时道道银光闪耀其间,则是纵横山谷的蜿蜒河流。百万大山,绵延不绝,无数蛮荒时期就存在的生灵于此繁衍生息,故而被称为西荒。

    金龙载着临央穿越界空,来到西荒之地,俯瞰脚下万千群山。临央仔细辨认后,指着其中几座山体低矮、岩壁裸/露,仿佛被刀剑削过的峰峦道:“就是那处。”

    东来降落山头,化作人身,与临央并肩立于一处深逾百丈的山涧边缘。临央施法移除了入口的禁制,秘境霎时现出真容:

    暮色昏沉,一轮圆月大而苍白地坠在天际,照射着冥茫大地。荒野上有山,但山骨嶙峋、林木不生;有水,但零散成滩、寂然如死;有树,却是一丛丛及膝高、灰褐暗淡的灌木。团团枯草在地面碌碌滚动,沙土间偶尔突出灰白色奇形怪状之物,仔细看去,依稀是某种远古巨兽的遗骸。朔风在天地之间回旋呼啸,穿过拱门似的天然岩架,风中隐隐传来金戈交鸣、鸟兽嘶吼之声。

    “我从未见过如此荒凉而肃杀,又震慑人心的秘境,仿佛曾有翻天覆地的*力、大神通于其间纵横捭阖,百万年后,犹有余波。”临央抚摩着入口处被长风雕凿出的粗糙岩柱,喃喃道。

    东来闭目侧耳,倾听风中混杂的嘶响,脸上逐渐浮现出惊喜之色。他猛地睁开,握住临央的肩头,动容道:“临央,你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这里极有可能,是祖龙埋骨之地!”

    “祖龙埋骨之地?”

    “正是。祖龙乃是万龙之祖,在盘古开天辟地,成就一个小世界之前,他便已在三千大世界中遨游,就连我龙神东来的体内,也流淌着祖龙的血脉。但万事万物没有永恒,即使是一个世界,也有寿尽崩塌之日。祖龙寿终正寝时,携龙族至宝自葬于三界中的某个地方,百万年来,无人知晓他埋骨何处,于是就成了传言中最缥缈难觅的秘境之一。方才,我从这个秘境中,的的确确感受到祖龙残留的气息!”

    临央挑眉:“这么说来,我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不错。”

    东来也从兴奋中平静下来,佯怒地捏了捏他的下颌:“你敢说我先祖是死耗子!”

    临央捉住他手指,报复似的用力掐,“我找到你家祖坟,你还没谢过我呢!”

    东来轻松挣脱,转而去戳他的腰间痒肉,临央一面躲闪,一面咯吱咯吱地笑起来:“别闹了,你究竟还想不想进去。”

    半点也不想!印云墨在“东来”体内哀叫,临央故意引你主动往火坑里跳呢,别去自投罗网,你这条缺心眼的长虫!然而这点阻挠对于规则之力而言,不过是蚍蜉撼树,东来与临央踏入秘境,往深处渐行渐远,印云墨看着结局将定,也只能无奈叹息。

    秘境荒野,放眼望去尽是古老苍凉的断坡裸岩,景色单调而压抑,如同一座满是沟壑与积水的巨大迷宫。御风与缩地的神通法术在此地全然失效,两人不时停住脚步,打量周围标识,看是否迷失了方向。他们发现了不少锈绿的古铜碎块,最大的有盾牌大小,上面雕刻着睁开的半只眼角,像某种远古图腾的一小部分。还有一些石砌高台、符文铁柱、破旗烂幡之类残余阵法的遗迹。

    东来拈起一块器物碎片嗅了嗅,疑惑道:“怎么隐隐有股魔气残留……”

    临央也拾起一片反复端详,“的确有点像魔器碎片,莫非祖龙有收集各族宝物的癖好?”

    但凡龙族大都有集宝癖——不少得手的宝物就跟垃圾似的堆在洞府后方,从未使用过,纯粹摆着好看而已,这习性颇受一些眼红的神仙诟病。东来有些尴尬地丢了魔器碎片,指了指荒野深处道:“朝这个方向继续走,我嗅到了一丝陈年龙血的气味。”

    两人又行走了大半时辰,来到一个方圆不知几百里的天坑的边沿。坑底离岸高约十数丈,像个陷入地中、庞大无朋的浅盘子。围绕着天坑,每隔一段距离,便矗立着一座非金非石的高柱,总共有十座,柱顶刻着或朴拙或吊诡的雕像,形状各不相同,但也被风沙侵蚀殆半,看不清原本面目。

    “你看坑底地面上似乎有图案,这又是什么地方,墓穴入口?”临央转头问东来。

    东来道:“祖龙气息在此处愈发浓烈,或许下方便是埋骨之地。”

    “你真打算进入墓穴,打扰祖宗安眠,你祖宗不怪罪?”临央半开玩笑地说道。

    东来解释:“龙族与人类风俗迥异,寻得一处先祖墓穴进入祭拜,而后取一小段遗骨佩戴于身,是对先祖最大的敬意。当然,我也想试试自己有没有这个福泽,可以开启祖龙传承,获得陪葬的龙族至宝。”

    临央笑道:“原来如此。我身为人,不便进龙族墓穴,就在此处等你。”

    东来几乎脱口而出“我不介意”,但转念一想,或许人族对此有所避讳,便点头道:“在此等我也好。附近虽未感应到危险,但难保没有意外发生,你自己要小心,我速去速回。”

    回不来啦!你最大的意外就是结交了这个心怀鬼胎的混账小子,并对他深信不疑,以至万年修行毁于一旦。印云墨有气无力地做了最后一把努力,依旧无法阻止东来跃下天坑,朝坑底中央模糊不清的图案一步步走去。

    临央望着他的背影,清冷平静的神情下,隐藏着一抹得偿所愿的微妙快意,与毫不自知的莫名怅然。东来……少年仙君翕动嘴唇,心底有个声音似乎要冲口而出,然而最终还是抿紧了嘴角,将这声呼唤磨灭在唇齿之间。

    东来神君!这就是你昨日对我保证的,会竭尽全力出手,阻止“临央”发动魔神困龙阵?看来是我高估你了!印云墨悻然咬牙,最后也只能将恼火化作失望。罢了,既然撼不动规则,大不了让他将当年东来经历的痛楚逐一尝过。

    ——再痛,能比得上前世身受三刑、下堕仙梯,被紫微帝君生生割裂魂魄?东来或许并不明白,他真正忧虑害怕、不愿承受的,并非肉身上的痛苦,而是永远被困在一段周而复始的时光中,无人能理解与抚慰的寂寞孤独。

    ——但只要一想到,东来也倒霉地身陷其中,与自己整好做一对永不见天日的难兄难弟,印云墨的心情又诡异地舒展开来,觉得眼下的局势,也不算坏到极点。

    于是他怀着这种“无法反抗就只能接受”的绥靖心态,随着“东来”的身躯一步步向法阵中央走去,却没有看到,身后的“临央”把手伸入袖中,摸来摸去,一脸错愕。

    用以启动阵法的风犼僵尸之血呢?分明是亲手放进去的,为何突然不见……临央讶然之余,恼意顿生:谁动了我的袖中乾坤,我竟丝毫没有察觉!

    整个世界忽然停滞,风不再吹拂、水不再流动,卷起的衣袂凝固在空中。推动世界运转的规则,仿佛被一股看似不起眼、却内蕴强大的力量骤然阻止,如同神人伸出的一根巨指,卡在运转的齿轮间,生生逼停了天地万物。

    印云墨也感应到这异变,同时发觉规则之力对自己钳制蓦然松懈了许多。他趁机控制“东来”的身躯,停下脚步,转头望向后方——

    “临央”直挺挺站在天坑边沿,面无表情,像个失去了驱动灵石的傀儡。

    ……是东来?他终于动手,且成功抵御了规则之力?印云墨并未急于庆幸,因为他也感应到塔世界规则正疯狂运转,想要突破这股阻碍;秘境中的荒野山石、苍穹圆月,也因此而扭曲迷离如海市蜃楼。

    几息之后,规则之力仿佛找到了突破口,将塔身内另一股隐藏的力量调动出来,去修正因风犼僵尸之血缺失而导致的变数。

    “临央”抽动了几下四肢,又恢复了动力。印云墨立刻察觉到,如今出现的并非自己的前世之身,而是一具与临央外貌有着八/九分相似的仙身傀儡——正是师兄宵弋仙君为他制作的傀儡!

    傀儡动作略微僵硬地伸手入袖中,掏出了一只灰毛肥兔子。兔子一双尖长耳朵被他拎着,脚爪挥舞,很不舒服地挣扎扭动。傀儡并指如剑,划过兔耳,鲜血顿时涌出,滴滴答答地落在黄沙上。

    灰毛兔子愤怒地尖叫起来。傀儡半跪下来,单手按在染血的地面,口中吟诵法咒,一团赤红光芒在他掌下逐渐亮起,随之缓缓上升,化作一方黑红色的阵盘悬停在半空中。从阵盘射出十道光线,分别投入天坑周围的十座高柱之中。高柱如久未开启的机关涩然作响,随即赤光冲天,散发出滔滔魔气。

    魔神困龙大阵还是被激发了!即使被风沙与时间消磨了百万年,威力十不存一,依然能引动上古十大魔神之力,将阵中金龙牢牢锁困。

    一道令人炫目的神魄灵光投入金龙肉身,险些将寄居其中的印云墨的魂魄震飞出去。

    印云墨感觉自己的魂魄被一股柔力包围,小心地置放于龙首位置。在同一具肉身里,两个魂魄挨挨挤挤地靠在一起,不时触碰而产生的灵魂波动,强烈到令彼此都难以忍受。“东来……”印云墨吃力地道,“你既已回到自己肉身,就放我出去……”

    “你的仙身傀儡已被规则征用,放了你,你哪有地方可去?”东来的声音低沉而艰难,似乎也在极力隐忍。

    印云墨只觉身在寒冰与烈火之中,几乎要晕厥过去。然而这并非是疼痛,而是一种过于强烈的刺激感,如同……将阴阳交/媾、精窍大开时的感觉放大了成千上万倍,以至于神魂颤栗,不可遏止。

    仙身傀儡甩开尖叫扭动的灰毛肥兔,抽出腰间天锋剑,向阵中现出原形的五爪金龙走去。

    兔子就地打了个滚,站起来抖毛,但茸毛被血水糊住,怎么也抖擞不开。它仿佛愤怒到了极致,绷紧短小的四肢,抻长更为短小的脖子,朝仙身傀儡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哮吼:“犼——”

    九天殷雷同时打响,也不及这吼声威力之万一,声浪排山倒海地卷来,夹杂着丝丝缕缕暗绿色液体,万箭齐发般喷射在傀儡的后背上。

    傀儡身上腾起阵阵腥臭的灰烟,滋滋作响。本就相当于地仙修为,又被塔世界规则强行提升至金仙境界的仙身傀儡,如落了湖的初雪、掉入火中的纸片,几个眨眼之间竟被这绿色液体腐蚀殆尽,融为一滩污水。

    这下即使印云墨正魂飞魄荡,也忍不住失声道:“师兄送我的傀儡!无量天尊,这是什么兔子啊……”

    “你竟把它当成兔子?这是一只望天犼,且还是先天灵种。”东来道,“连我一时不察都吃过它的亏,区区仙身傀儡算什么。”

    印云墨语塞,旋即怒喝:“你还不放我出去!这法阵困得了你,又困不住我,我出去关闭它!”

    东来磨蹭片刻,最后还是放他魂魄离开金龙肉身。两个魂魄不再相互触碰折磨,印云墨豁然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怅然若失。

    他飞出阵外,化作人身虚影。兔子一见他,便万分委屈地扑过去拱裤腿,给他看自己耳朵上淌血的伤口,印云墨心疼地弯腰将它抱起。兔子简直天赋异禀,能将魂魄虚影蹭出肉身般的实质感,这下更是如鱼得水,埋头在他胸前拱个不停。

    “好啦,我知道你委屈,以后再不把你弄丢了。”印云墨摸着它毛绒的肚皮,耐心哄道。

    兔子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唏……”

    “行,以后要经常抱你。”印云墨努力不去想嫦娥抱玉兔的倩影,无奈地许诺道,指了指悬浮在半空的阵盘,“我的魂体触不到实物,你能关掉这玩意儿么?”

    兔子斜着红眼看阵盘,不屑地吐了口唾沫。

    星点绿液溅于其上,阵盘被腐蚀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洞,瞬间跌落尘埃。十座高柱赤光顿熄,弥漫在天坑上方的魔气也逐渐消散。

    金龙趁机脱困,化为人身落在印云墨身边。

    印云墨抱着兔子,心中一团乱麻,不知该用何种表情抬头看他。

    东来定定地站在他面前,似乎想坦白,又难以启齿,犹豫再三后,咬牙道:“关于印暄的一些事情……是我骗了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