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80章 丹液甘霖生骨肉,魔神斗战见天锋

第80章 丹液甘霖生骨肉,魔神斗战见天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回丹液甘霖生骨肉魔神斗战见天锋

    罗浮山杜子仁的洞天附近,果然如嵇康所言生长着成片的南天烛,临央与摇光挑选其中千载以上的成株,毫不客气摘了个精光。

    随后摇光携着后土珠回到上清境紫微山的自家洞府,开炉炼丹。万载造化丹的炼制时间需要七七四十九日,若放在凡间炼制则需四十九年,且因凡间灵气稀薄,成功率也极低,因而他们宁可多花点力气穿越界空。

    静待丹成的日子里,临央都在后土珠里打坐修炼,吸收内中的山川土壤之力,蕴养魂力。摇光见他神色自若,忍不住问:“来得及么?”

    临央道心已经恢复平静,泰然道:“来得及。别忘了当初在诸毗山顶,我与幽弃联手对付魔君幽隍,一打就是十二昼夜。幽弃嗜战,东来神勇,两人短时间分不出胜负。再说,我们还有望天犼,它既能从现世跑到千年前的古云梦泽,说明在流溯时光方面有异能,万一迟了点,也可以靠它弥补。”

    摇光这才安心,专注地去守炉火。

    四十九日后,炉开丹成,满室异香扑鼻。红彤彤的丹气如芝云上涌,边缘镶着金色灵光,凝结于洞府上空久久不散。

    摇光拿白玉瓶装了一百零八瓶,比预计的成丹量还多了些零头。临央又催促道:“快走快走!”

    摇光带着点调侃笑问:“如今怎么又急了?”

    临央白了他一眼:“财不露白!一看丹云就知道这里炼成了万古级仙丹,到时一群神仙蜂拥而来,讨的讨、换的换,还有像吕纯阳那种擅长坑蒙拐骗的,你一派耿直如何应付?”

    摇光想想也是,立时将丹瓶装进乾坤壶中,以遁法离开洞府,直奔色/界第六重竺落皇笳天的黄海之滨。

    ******************************************************

    海面夕阳久悬不坠,斜晖将天水笼罩在永恒静谧的苍黄中,也将海边一条气势磅礴、巨龙形状的山脉映照得分外冥茫。

    摇光落在山体最大的一处涧坑边。涧坑深不见底,仿佛曾被一柄戮天之剑洞穿,周围岩层七零八落地断裂着,石缝间流淌的金色泉液几近干涸。

    临央从后土珠中现身,蹲下身来摸了摸断裂的岩石。魂魄虽触不到实体,他却依稀觉得指尖传来冰冷坚硬的触感,心底不禁一阵追悔与怆痛。他起身对摇光道:“这里被天锋剑刺穿,伤势最重,好在魔气已驱逐干净,至少要用五十瓶。”

    摇光倒出五十瓶万古造化丹,以法力调剂,融为一股极为粘稠、岩浆似的红液,倾入涧坑中。药香蒸腾,此界天地间的灵气,似乎被丹液散发出的气息吸引,风起云涌般聚集过来,向山体涧坑内灌涌。

    建木灵根铸骨骼脉络、生死肉骨芝育血肉皮毛、南天烛发精气神,地火胆、象龙角等六味辅材调阴阳、补元气、消沉疴。山体内部隐隐传来一股异动,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犹如骨在拔节、肉在被覆。临央听到这股生机复萌的响动,面露喜色:“万古造化丹果然有效!”

    “此处龙鳞被剜,用七瓶。”

    “此处龙角截断,用十瓶。”

    “此处缺损长筋一根,用十九瓶。”

    “此处……”

    摇光依照临央的指点,将丹液分别注入山体,最后还剩余八瓶,挥手召来一大片雨云,化丹液为甘霖,洒遍整座山脉。

    涧坑与断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修复,黯淡苍黄的岩石表面,金光开始流转,散发出勃勃生机。朦胧烟雨中,山脉剧烈晃动起来,仿佛自经年沉睡中苏醒,抖落鳞片上的尘埃,随时要昂首吟啸、扶摇九霄。雨停之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五爪金鳞、蜿蜒不知几万里的巨龙,双目虽仍闭阖,阵阵龙息却搅动风雷。

    临央长舒一口气,“成了。龙身已复原,只是缺少魂魄不能化形,难以移动。幸好有后土珠,唯大地的载物之功,才能容纳龙神肉身。”

    摇光担心道:“主上用后土珠来装载龙神肉身,魂魄如何自处?”

    临央不以为意道:“我的魂魄再弱,也不至于晒晒太阳就化了,暂时曝露一下有什么关系。闲话少叙,赶紧去八部浮屠将龙身交还东来,才是正事。”说罢抛出后土珠,将龙身摄入,又从摇光袖中掏出一只灰毛肥兔子,挠了挠它的肚皮:“我少只坐骑,你来驮我可好?”

    兔子被他挠得舒服极了,咕噜噜直叫,跳到地面迎风而涨,眨眼间变做天马大小。只见其双耳直竖如剑、瞳光灼灼如电,口角隐现利齿,如此看来,又浑然不像兔子了。

    “果然是先天灵种望天犼。”摇光道,“我之前竟没看出来。”

    “不知与慈航道人那头龙头狮身足如麒麟、踏水奔腾蹄下不波的金毛犼比起来,哪个更厉害些。”临央飘上犼背,在茸毛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好,“走,我们回祖龙埋骨之地。”望天犼轻唤一声,无翼而飞,穿云破空时周身腾起透明焰光,如云幔拱绕御座,刹那间掠过千里山河。

    摇光忙闪身追上。临央魂魄在犼背上被透明焰光笼罩,毫无烈阳暴晒、罡风侵袭之苦,高兴地摸了摸它的耳根:“难怪神佛们明明能御风驾云,却总爱找个坐骑,威风倒是其次,主要是称心啊。”

    望天犼被新主人称赞,十分得意地扭动麻团似的短尾巴。

    接连穿越五重界空,到达凡间的桐吾江水道,只花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望天犼站在岸边,朝江面发出一声长长的、带颤音的鸣叫。奔流不息的江水产生了瞬间的停滞,顷刻后竟缓缓倒流起来,满江碧波相互碰撞,荡起万千涟漪,其中一个涟漪愈来愈大,仿佛蒙着雾气的镜面影影绰绰地晃动。望天犼腾空而起,携着临央魂魄与摇光,如一道流光投入这圈涟漪中。

    跋涉时光河逆溯千年,即使金仙施法为之也极吃力,因为牵扯到天道与因果,一不小心还会在时光河中迷失。而对望天犼这种先天灵种来说,穿梭时光却要容易得多,也算是造物对其不能化形的补偿。

    如同做了场极短的梦,睁眼便是古云梦泽那浩淼的湖泊丘壑,临央与摇光轻车熟路地从祖龙法阵的入口进入秘境,重新回到被漆黑险峰包围的龟裂盆地。

    高耸入云的八部浮屠依旧矗立在盆地中央,却在内部两股磅礴力量的激斗下震颤,忽而黑气弥漫,忽而又金光漫射,挂在各层檐角的莲花形梵钟不停摇晃、铿然作响。

    临央仰头望去,蹙眉思忖:“金光此刻虽压制住了黑气,却丝丝缕缕地在减少,只怕东来魂力消耗太甚,即使破釜沉舟斗赢了幽弃,也会对龙魂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我们得尽快上去,可如果按规则去爬塔,又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如何是好?”

    摇光建议:“我带后土珠飞到顶层,从外面硬闯试试看?”

    临央摇头:“八部浮屠乃先天灵宝,威力尤胜极品仙器,我不能让你冒险,重蹈诸毗山天柱的覆辙。得另想一个法子。”他沉吟片刻,忽然眼中一亮:“东来曾经说过,龙族遇先祖墓穴必进,取遗骨佩戴以示尊敬。祖龙既然将八部浮屠归葬埋骨之地,会不会有意为龙族传承所设?如果真是如此,塔身对龙族的禁制应该较为薄弱。我要进入金龙肉身,试试能否从外部直接进入顶层!”

    “主上如今是凡人魂魄,这么做太危险了!”摇光立刻反对。

    “不比一层层爬塔危险。”临央逐条分析给他听:“第一,龙神肉身强悍无比,即使被塔身禁制反弹,我也受不了多大伤。第二,我在第七层求不得的幻境中,曾入龙身生活百年,可以说是驾轻就熟。第三……哎我一时也想不出第三来,反正不论暄儿还是东来,此刻都处于凶险境况中,你同意我要去,你不同意我也要去!就这么定了!如何?”

    摇光无奈:“都定了我还能说什么。主上非要去就去吧,我为你掠阵。”

    临央笑道:“好摇光,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依我。”说着从后土珠内放出金龙肉身,魂魄飘到双角之间的某块鳞片处,谨慎地探入。

    方才探入一魂一魄,他便感觉泰山压顶,凡魂在浩瀚的龙威前,如一颗随时会裂为齑粉的土块。他顿时意识到自己估算失误了。在塔世界中有规则之力的加持,所以才能那么容易地操纵龙身,而现实世界,凭区区一介凡人魂魄,如何能驾驭?只怕如星火如汪洋,来不及眨眼便要彻底熄灭!

    但就此退出,他又于心不甘,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任何办法,能将龙身交到东来手上。临央咬牙,又挤进一魂三魄,仿佛听见自己魂魄碎裂的声响……

    摇光神识有所感应,面色大变,冲过去要将他魂魄强行抽出——此刻临央拼尽全力,魂魄驭使金龙喉舌,张口发出一声磅礴浩远的龙吟!

    一道粲然金光自塔顶射出,直坠地面,投入金龙肉身的同时,将临央的二魂四魄小心翼翼地包裹、送出体外。

    临央的魂魄在地面显了形,竟虚幻到几近消失的地步。摇光心痛地扶住他,将星力源源不断地送入他魂魄中修补损伤,心底既万分庆幸又悔惧不已:主上关心则乱,自己怎么能由着他胡来!若不是东来听到龙吟,魂魄及时脱离八部浮屠,进入龙身将主上送出,再迟几息,只怕他就要魂消魄散,湮灭于天地之间!

    龙吟声遏,金龙肉身猛地睁开双目,射出湛然神光!神魂归位,龙神东来终于身魂合一,完完整整地苏醒!

    临央扯出一抹虚弱的浅笑:“很好……去把幽弃解决了,再来见我……”

    五爪金龙带动猎猎风雷,腾空飞起,万丈身躯盘旋于云霄,张口朝塔顶喷吐出一大口龙息烈焰。一颗本命内丹从烈焰中浮现,悬挂在八部浮屠的尖顶,散发出的五色炫目光芒,开始一层层浸染塔身。他这是催动了全部神威,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炼化八部浮屠,直接结束这场争斗。

    “……好一招釜底抽薪!”幽弃喝道,不得不脱塔而出。

    杜子仁想要紧随他出塔,却被一道赤色灵光缠住。

    嵇康经过数十日打坐疗伤,破裂的丹田虽仍未愈合,元气已恢复了不少,此刻脸色苍白、神情坚毅地起身:“留下五道轮回门!”

    杜子仁持黄金间碧笛一挥,斩断了赤色光索:“杀了我,你自去我尸身上找!”

    嵇康五指一攥,月轮“残血”飞回身畔。内中器灵挣脱了杜子仁设下的禁制,带动“残血”急速飞旋,在半空形成一轮猩红满月。“我不杀你,我要带你去见北阴帝君,由他来处置。”

    杜子仁笑得尖锐而凄冷:“你不杀我,那就只能我杀了你!”

    两人一个元神削弱、一个神体重伤,又彼此知晓法术门路,纵使拼力相搏也一时难分轩轾。

    幽弃在团团黑雾的包裹下悬浮于高空,躯体随即暴涨至山峦大小,傲视着塔顶上方的金龙,声如滚雷:“片刻间便将八部浮屠炼化了五成,不愧是万龙之主。不过,你以为这样就算分出胜负了?”他边说,边伸手到后颈,利爪□□皮肉,从颈椎处缓缓抽出一根染血的漆黑长骨……

    临央定睛看去,那不是椎骨,而是一柄染血的长剑,银锷乌锋、煞气充溢,仿佛汇天地间的凌厉与肃杀于一刃!

    “——天锋!”他失声道,同时发现剑身同样魔气缭绕,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戮世气息,比之前更加锋锐暴戾。

    上一次与天锋见面,是在颢国边境雾州的怀朔军镇,白衣黑裤的童子仰头剑指城墙上的临央与摇光,犹带童音怨恨地怒喝:“……等我真正修成剑魔,就是你们的死期!”

    没想他不仅逃去魔界,还落在幽弃手上,成为了他用自身血肉蕴养的本命魔器。

    幽弃转头望向临央:“没错,这是你的佩剑。你曾用他,与我联手击败了幽隍,可还记得?天锋一剑,弑三界生灵、绝万千生机,当时我就中意这柄剑,但不想夺人所爱,就没有开口。谁料他自己逃来魔界,被我发现后擒获,又耗费大力祭炼成本命魔器,如今就算你想要回去,我也决计不会给你了!”

    他擎剑在手,朝正在炼化八部浮屠的金龙冲去。

    临央对摇光低声道:“快拦住他!无论如何,也要拖到东来炼化完成!”

    摇光犹豫:“主上魂魄尚未稳固……”

    临央推开他输送星力的手掌,意态决绝:“事有缓急,快去!”

    摇光咬牙,松手化作星云长鞭向幽弃卷去。

    幽弃挥剑一挡。高天之上两大极品仙器相互碰撞,剑锋与鞭身格出的火花,如同九霄紫电一般耀人眼目。

    临央心想,幽弃性情虽暴烈却不失率直,也不知百年过后变没变,且拿话套套他,拖延一点时间也好。便扬声道:“幽弃,你把天锋还我吧!他并非真心入魔,是杀幽隍时被魔气侵染所致。怪我当时心神都被重塑摇光鞭占据,没有及时发现他的异常,如今我只想当面对他说一句‘天锋,回来吧,以后我会陪你洗炼煞气,陪你战胜心魔,天天将你带在身边,再不会只把你锁在剑匣里了事。’”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也再不会威胁要把你回炉炼成王八壳子了。以后我怎么对摇光,就怎么对你——临央愿发天道誓言。’”

    天锋剑煞气陡增,道道剑芒离体数丈,在刺向金龙的半途中生生拐了个弯,直朝临央所在的地面射去,裂响中激起漫天黄尘,将本就皲裂的盆地割得更加狼藉不堪。幽弃哈哈笑道:“听见了吗,他说讨厌我没错,但更讨厌你,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他握住剑柄,用力一震,又冷笑着对剑身说道:“你敢违逆我?果然只是个半成品,等我将你完全祭炼成魔器,你就唯命是从,再生不出半点异心了!”

    临央听得心疼:“你这是要抹杀他的神智?天锋虽暴躁顽劣,却是星魂自生的意识,与人无异,抹去神智岂不成了行尸走肉!”

    幽弃嗤之以鼻:“武器只需执行主人的命令,要多余的意识做什么!”

    “你只当天锋是武器,我却当他是家中的一个幼辈。诚然,他戾气重、爱使性子、脾气又坏,总是惹是生非,但毕竟是从我手上诞生。我以严父之心待他,恨铁不成钢地骂也好、罚也罢,但绝不能让他被外人欺负了去!”临央放声唤道:“天锋,我知道你并非自愿被祭炼,我一定会救你,要坚持住!”

    幽弃不愿再与他车轱辘话扯来扯去,加强了魔气控制,继续操纵天锋剑袭向金龙。摇光鞭又散作漫天星河,交织成天罗地网笼罩下来,星力游弋一触即走,不与他正面交锋只是缠斗不休。幽弃攻势屡屡被他阻挠,躁怒之下暴喝一声,浑身皮肤上的魔纹飞快流动,如蜿蜒流动的黑色岩浆在体表燃烧,彻底化成三头六臂、面目狰狞的天魔之体。

    天锋剑身魔气暴涨,将星网撕裂成漫天微光碎屑,幽弃的天魔相横眉忿目,六臂持兵握拳直朝金龙轰然砸去!

    东来就在此刻炼化完毕,八部浮屠浩然放出万丈佛光,将此界所有妖氛魔气涤荡一清。幽弃也因这佛光,周身流动的魔纹骤然黯淡,三头六臂的天魔相被打回原形。

    八部浮屠在佛光中逐渐缩小,最后被金龙张口吸入。金龙昂首摆尾,回身朝幽弃发出一声怒意勃发的龙吟!

    鏖战未尽,胜负已分,八部浮屠被炼化,除非其主身亡或自愿转让,万难得手。幽弃虽觉憾恨,但也只是计划落空,己方并无多大损失,不如把力气留待下一个目标。他将天锋剑重新插回后颈,临央听见剑锋轻微而不住的颤鸣声,目光深切:“幽弃,我会取回我的天锋!”

    幽弃身后渊洞涡旋、玄门渐开。他紧紧盯着临央,说了句:“那就重登仙位,来魔界与我一决雌雄!如果你能胜我,天锋剑拱手奉上!”言罢,身影消失于无尽黑暗之中。

    连通魔界的玄门彻底关闭。埋骨之地的秘境缺乏八部浮屠支撑,开始寸寸崩塌,祖龙遗愿将传承赋予了选中的后裔,打算将墓穴永远埋葬在时光河中。

    东来化为人身落地,一把抱起临央魂魄:“走吧,回现世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