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仙 > 第84章 番外——天锋(上)

第84章 番外——天锋(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番外天锋(上)

    天锋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生出神智的。

    他是混沌分化、天地初开时的一缕先天灵气,被造化的指尖拨到苍穹的星轨上,成为北斗杓端的一颗星曜。

    一颗隐而不明的星曜。

    当大地上的万物抬头眺望夜空时,看到的往往是他明亮的双生兄弟——摇光。大而白、动有光,凡间的人们称摇光为破军星,是忠诚骁勇的七元解厄星君之一。而他天锋却被称为“凶星”、“煞星”,被排除在北斗七宫之外。

    他的星光长久地晦暗着,一旦亮起,便是天下野乱起、有争兵;赤地千里、枯骨籍籍的战燹之时。

    作为星宿时,他跟摇光挨得很近,却几无星辉与神念上的交流,与其他星曜更是形同陌路。

    直到掌管诸天星象的北极紫微大帝,将他与摇光赐给了座下的一名金仙。他见自己的蠢兄弟依然一副随遇而安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你甘心?”

    “甘心什么?”摇光莫名其妙地反问。

    “由别人主宰我们的命运。天道把我们安放在哪儿,我们就得在哪儿,帝君把我们赏赐给谁,我们的一切就得归谁。凭什么?”

    “凭那是天道,是帝君啊。”

    天锋觉得摇光堪比解体的死星的一块顽固碎屑,简直无可救药。

    摇光却笑了笑,道:“天道运行、万物去向,自然有它的理,何必满腹牢骚、妄自非议,又能改变什么呢?”

    天锋气得不再搭理他。

    那名金仙道号临央,年岁不大,成仙才四百余载,就从天仙顺利晋升到了金仙,在整个玉清境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仙骨与资质,又是帝君钟爱的亲传弟子。跟着这么个前途无量的主人,也不算亏呀——其他星君如是说。

    天锋冷厉地瞥了他们一眼,心底恶狠狠道:呸!

    临央自从晋升大典上得了双子星,就在琢磨着如何物尽其用。

    “用星魂炼一对兵器好了,刚好我也缺副称手的兵器。看这品秩,至少也能炼成上品仙器吧。”他听见那个整天高眠懒起、四处游荡的少年仙君,触摸着摇光的星云说道,“这样你们既是星魂、又是器灵,可以继续普照天下,同时还能与我一起游历悟道,多好。”

    临央也想摸天锋,却被他恼怒地躲开了,甚至不顾主从身份,放出星力来袭击。

    “哟,果然是个刺儿头。师父说你天性乖张暴戾,杀戮心重,把你交给我,也是对我道心的一种磨砺。”临央笑眯眯地朝他招手:“来,主人好好调/教调/教你。”

    天锋化成一道煞气四溢的刀光斩了过去,撕裂仙雾云海,甚至连界空都劈开了条裂缝。

    临央轻巧避开,哂笑道:“气势与力道都不错,可惜还不够锋利。你不适合化作刀形,刀虽霸道,却不够灵利,还是当一柄剑罢。”又摸了摸稳静的摇光:“你为鞭形最佳。”

    “去死吧!”天锋还想攻击,却被临央以帝君赐与的论星囊兜住,进了炼器室。

    九九八十一日后,摇光的星力被炼成一根裂苍穹、断星河的长鞭,赫然是万中无一的极品仙器。

    天锋在论星囊中感受到,摇光身上那股比之前更为磅礴与凌厉的威压,境界竟然提升了一大阶——这个看似疏懒的少年仙君,竟是个炼器大宗师!他在诧异之余,隐隐有了几许期待:如果他能借此机会变得更强,是否就能摆脱被摆布的命运?

    所以在轮到他时,他并没有剧烈地反抗。然而全不反抗,他又不甘心,于是就暗中使绊子拖后腿,滋扰临央的真气运行,故意消耗对方的元神法力。

    摇光在星力炼制成仙器后,因为体内混入了临央的精血,便顺理成章地结出主人与兵器之间的羁绊,见此情景,忍不住要上前压制天锋。临央却冲他摆摆手,似笑非笑道:“你帮了我,他不服。”

    于是一金仙一星君开始了漫长的拉锯,一个想兵不血刃地降服,一个要心怀不轨地捣乱,同时又得小心着法术反噬两败俱伤,炼器过程双方都十分难受。

    又过了整整一百三十六天。

    天锋见临央因为法力耗费过多而面色发白,眉目间带着疲惫之意,尽管自身累得星辉暗淡,依然感到了一种报复的快感,以及一丝莫名的松懈。

    ……算了,差不多就行了,万一他余力不足以使我升阶,我也没落得什么好处。一念至此,天锋像只刺猬收拢了身上的硬针,慢慢化出了一柄长剑的模样——银锷乌锋,阴阳昼夜一样黑白分明,剑芒吞吐间仿佛连罡风与时光都被侵削,充斥着毁天灭地、生机断绝的杀戮与暴戾之气——即使被炼化成剑,他仍是一柄令人又惧怕又厌恶的“凶剑”、“煞剑”,比之前更加凛冽锋利,锐不可当。

    待到炼器的最后一步定魂圆满完成,临央方才收回法力,长长地吁了口气,脚下有些虚浮。

    摇光化作人形,一把上前扶住了他:“主上,耗神费力过度,需要调息静修。”临央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胳膊:“摇光化成人身挺好看的呀,我喜欢。”

    天锋被迫看这幅主仆情深的情景,心中呕得很,又见摇光竟然微红了脸,跟个半推半就被调戏的小姑娘似的,更是怒且鄙夷。

    结果临央又转向他道:“天锋,你也化出人形给我看看?”

    天锋压根不想理他,要不是被滴血认主,他这会儿早把临央戳了个对穿。

    然而临央调休片刻后,又用论星囊改制了个剑匣,要把他装进去,同时沉着脸道:“新鞋难穿、新剑难驭,还是锁进匣子里杀一杀锐气的好!”

    论星囊是帝君以大威能,撷取星宿海里的黑色漩涡编织而成,专门克制星力、束缚星魂,被锁在里面的感觉十分不好受,就像把房子般庞大的身躯,硬塞进衣柜里去似的。天锋顿时有些心惊肉跳,想着随便化个人形糊弄他一下,譬如钟馗一样体貌的彪形丑汉,跟他相看两相厌,以后顶好都是剑形。

    结果他一化形,轮廓刚显五官未明,临央就开始哈哈哈地狂笑,一边指着他,一边对摇光道:“天锋竟知道我就缺这么个能带出去镇场子的,简直鬼神辟易,好极好极!”

    被临央这么一笑,天锋恼羞成怒,身形寸寸矮缩,最后变成七八岁童子大小,还梳着双抓髻,唇红齿白得像个瓷人儿,只是眉宇间煞气笼罩,一双丹凤眼锋锐如剑。

    哼,偏不随你愿!他咬着牙心道。

    临央忍笑,上面摸了摸他的脑袋,在他屎一样臭的脸色中说了句:“安心跟着本仙君,会有你好处的。”

    *****************************************************

    “狗屁好处!”天锋在匣中忍受着被挤压的痛苦,气呼呼地骂道,“带我出去,又不让我出鞘见血!不斩不杀,我算哪门子的剑!”

    摇光在外面劝他:“你知道自己这一剑下去是什么后果,不分好歹连同无辜者都要灰飞烟灭。主上制止你是对的,总不能眼睁睁看你捅篓子……”

    天锋阴阳怪气道:“嗬,你们都当好人,就我是惹祸精!当时情况你也看到了,那些所谓的无辜者被迷了心魂,助纣为虐,我为何不能一并砍了?”

    “他们被妖物控制,神智迷失,并非他们的错,而且只要诛杀首恶,就能解除控制,又何必多造杀业,损了主上的功德?”摇光一脸严肃道,“天锋,你要摆正心态!你是主上的兵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凡事要为他着想。像你般屡次三番挑衅闹事,也就是主上宽容不跟你计较,换一位金仙或是天帝,看不直接把你回炉重铸!”

    “他宽容?他那是那我开涮!带着我四处溜达,又不肯我出手,看我被杀戮的*折磨,他就开心了!”

    “天锋!你怎么就如此……不可理喻!”这下即使摇光再沉稳,也有些恼了,“依你的性子下去,总有一日要自取灭亡!亘古至今,陨落与自毁的星君还少么?多是无法抑制自己的狂暴星力,不断吞噬不断膨胀,最后失控之下解体而亡!主上正是为了使你不要步他们的后尘,才磨砺你的性子,让你领悟利而不害、为而不争的大道真谛。你怎么就不能体会主上的苦心呢?”

    天锋冷笑一声,暗想:摇光为人死板又爱说教,也不知是惯于服从上谕,还是真把那金仙放在心里,活像头认了主的忠狗,看着惹人讨厌!

    摇光见他执迷不悟,摇摇头先行离去。

    在洞府外,临央悠然自得躺在松树下的平坦巨石上,任由青丝、衣袂铺了满石,正闭目小憩。他不欲打扰,正要自行退去,却见临央懒洋洋伸出一只手臂,掌心虚虚向上,“臭小子不听劝,是不是?”

    摇光走过去,斟了杯灵茶递到他掌心,“是我口拙,没能开导好他。”

    临央嗤笑一声:“他是个什么德性,与你何干。你们名义上是双子星,也不过是因为在星轨上离得太近而已,你还得为他负责终生不成?是我这个做主人的不会调/教,都三百多年了,还是这副凶暴顽劣的模样,怕是帝君要对我失望了罢。”

    摇光听他这样说,心底不知为何有些酸楚,想起外面总有些风言,说临央仗着手中仙器与好靠山,高来高去,任意妄为,也不知修的是什么道。他听了十分想反驳几句:仙器难道不是主上自己炼制的?你们自己炼不出,妒忌什么!帝君虽看重主上,却不曾给他开过任何方面之门,一切机遇与资源全是靠主上自己的努力争取来的!你们看人家表面轻松,如何知道背后不是浸透着种种血汗艰辛,只顾眼红着说风凉话罢了!

    临央却云淡风轻地摸了摸他的肩膀,唇边带着一抹诮笑:“何必跟无关紧要者浪费唇舌。喜欢你的人,无需你去解释,不喜欢你的人,再解释也没用。”

    摇光本还有些忿忿不平,想来想去,觉得主上说得在理,也就看开了:在主上眼里心中,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与路边石子、河畔杂草并无分别,他根本不屑一顾,也自然不会受到来自杂草与石子的伤害。

    然而看着临央总是独来独往的身影,他又觉得主上其实是孤单的。主上没有真心挂念的人——宵弋仙君或许算半个,也没有知交与道侣。他永远只信任自己,信任自己亲手炼制的武器——其中还包括一个死活不开窍的天锋。他对紫微大帝,在孺慕般的亲昵之外,更多的是唯恐对方对他失望、此后再无人真正关心他的惶恐。

    这样的临央仙君,究竟是为什么而修仙?又该如何去体悟大道呢?

    摇光总忍不住要担心他,牵挂他,以至于后来半步也不敢离开他。随着时间百年千年地流逝,这种亦步亦趋逐渐就成了习惯,成了本能,成了彼此神魂间相互呼应的默契。

    ****************************************************

    “你就是奴性!”在地府胡乱砍伤平等王手下的鬼差,又一次挨了罚之后,天锋不屑地道,“好好的星君不当,非要当人家的侍卫和奴才!他要是想吃口星君肉,你恨不得把自己的胳膊塞他嘴里。”

    摇光瞟了他一眼,常年修心养气,令他已很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天锋,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悟?”

    天锋啐道:“这辈子都悟不了!你叫他放了我呀,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多好?非要当奴才!”

    摇光把剑匣上的封条多贴几重,刚走到门口,见临央脸色不太好看地现身。“主上,出了什么事?”他忙问。

    “还不是地府那破事儿。平等王越过常年隐居的北阴酆都大帝,把状直接告到救苦天尊那儿去了。我猜师父是帮我挡了一挡,才没有传我过去当面斥责。但救苦天尊说了,既然是手中仙器失控,主人有驭下不严的失职,器灵更是犯有违逆天条的大错,天锋星君罪无可恕,必须受罚。”

    摇光问:“要怎么罚?”

    “在十八重地狱的火海中煅烧,再于血池中浸泡……”临央不禁皱起眉,“如此酷重的刑罚,我家天锋还是个孩子,如何受得起。”

    摇光虽也不乐见天锋受罚,但还是忍不住默默道:你不是骂他“屁个孩子,开天辟地活到现在的熊孩子”,时常恨不得把他回炉重炼个乌龟壳,现在怎么又维护起他来了?他没说出口,只是问:“主上,如今要怎么处置天锋?”

    “……最息事宁人的办法,自然是按救苦天尊的意思办,让他吃两三年苦头,让十殿阎罗消消气,再由我出面要回来。”

    天锋在匣子里依稀听到这里,忍不住想骂出声来:去你娘的——

    一句话还没骂出口,却听临央接着道:“可我不会把天锋交给他们处置!天锋是我的,他听话也好、忤逆也罢,只得我有资格训他罚他,其他人,除了师父以外,谁想动他一个手指头,我是决计不会同意的!”

    没骂出口的那句话像一块硬面团弹回来,堵在天锋的喉咙口,叫他险些岔了气。

    他满肚子的愤懑、憎恶与恶毒的咒骂,忽然就萎了。

    许久之后,他才想到反击之词:嘴上说得好听,哼!

    然而临央又离开了洞府。他隐隐不安地等了两天,最后终于等到临央回来,说是摆平了地府的事,但也接了个差事,要去下界调查天象异状。

    外面悉悉索索,是临央与摇光开始收拾各种需要带上的法宝、丹药和符箓。天锋在匣子里待得浑身不得劲,又听摇光问要不要带他去,临央答“算了”,当即怒喝起来:“算了是什么意思!”之前说的那些话,果然全是说得好听而已,临央就是嫌弃他,凶戾、不听命、爱惹事……然而他已经尽量克制自己了!从开天辟地到如今,他从来没有为谁这么辛苦地克制过!临央一点都看不到,他眼里心里可靠信任的武器,只有摇光鞭!他总是那么偏爱摇光,无视自己……心口被酸涩堵得满满当当,甚至要漫到鼻腔眼眶里来,他竟真的像个小娃娃一般,一面用力撞着剑匣,一面用尤带奶气的童音呜呜地哭起来:“……主上也太偏心!”

    临央与摇光头大如斗地将他放出来。

    天锋也不知自己此刻是怎么想的,究竟是不要脸地假借着童子体貌,满地打滚撒泼耍赖呢,还是他就真成了一个满心委屈与暴躁的孩子,满地打滚撒泼耍赖。

    ——他娘的谁在乎啊,只要管用就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