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私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起这彤史,贾娇娇也不是真没听说过,略怔一怔也就想起来了:

    “传说中戳正室心窝子的第一明器?”

    康熙一时竟没反应过来,然不等他发问,贾娇娇又道:

    “据说皇帝临幸了妃嫔之后,皇后不肯在上头用印,也是白搭?可您那么多阿哥格格,想来皇后们用印都是爽快得很?都是把自己憋内伤了都要贤惠的可心人?难怪您的皇后都不长寿呢,指定是自己把自己憋死的……”

    康熙原看她虚弱哀怨的小模样很有几分自得自豪之意,倒难得乐意装出个温柔体贴模样,在贾娇娇起身的时候略扶她一把,恰扶着一手仿若凝脂新洗的好皮肉,少不得流连一二,惹得几分缠绵暖意——

    也正是因此,这位才格外耐心,肯哄着她去领罚全礼。

    然康熙再能容忍,也没有由得贾娇娇随口将他几任嫡妻继后挂在嘴边随口胡诌的。

    贾娇娇或者看不懂那陡然眯起又淡定的眼睛深处酝酿的风暴,可那骤然格外轻柔拂过肌肤的手指,那也足够她连打数个寒颤,自然福至心灵,迅速改口:

    “我是说,以为您克妻的家伙简直蠢透了!万岁爷天子之尊紫气护体,怎么可能会有克妻那么倒霉的命格呢?实在是运气太好,遇上的皇后都太贤惠,硬是自己把自己熬得心力憔悴一个个去了,却怨谁?”

    康熙又眯了眯眼,正滑到贾娇娇腰上的手掌猛地一掐,把个本就腰酸腿软的贾娇娇掐得眼泪汪汪,方慢里斯条“哦”一声:

    “这么说起来,你倒是为朕抱不平呢?可朕怎么听着仿佛不像呢?”

    贾娇娇傻笑:“您听岔了吧?”

    康熙淡淡:“朕虽不及娇娇青春年少,然自问亦当不起老迈二字,想来耳朵还不至于不好使。”

    贾娇娇讪笑:“当然当然,您是万岁万岁万万岁嘛!我的意思是,嗯,那个,您饿了吗?您累了吧?那啥,人饿累的时候偶尔听岔也是寻常,就算万万岁也一样的对吧……”

    康熙瞥一眼那一看就假得很的笑脸,哼了一声,阴森森道:

    “是啊,万岁也不过凡人而已,但一人会听岔,莫非这满殿都听岔了不成?却不知道,这妄议君王、妄窥君心,后更狡言诡饰,企图欺君罔上……都是什么罪名?什么处置?”

    贾娇娇简直不敢相信,这家伙的爪子还抚在她腰上呢,一张嘴就扣上那样罪名?

    手一抖,贾娇娇差点儿就又祭出一张心理探测券,但临时又决定赌一赌——

    没法子,这渣渣的心思太多变,与其看清了那瞬息万变的心思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应对,不如赌这名器炉鼎的*度,也赌一赌这男人的劣根性。

    这般想着,索性一咬牙,惶恐蹲身、深深一福,动作大且猛,少不得牵动诸多初承恩泽难以消受的尴尬处,一扶腰、一咬牙,甚至脸色那么一白、一红、又一白,都是真实无作假,再加上垂眸低首:

    “万岁素知道我,最是个规矩欠缺不知深浅的。再加上实在是又累又饿了,一时将赞叹万岁和皇后们的好话,说得不那么中听也是有的……

    但要说欺君罔上是万万不敢的,不过一时失了分寸,只当是闺阁私语叙话,言语随意放纵了些……”

    贾娇娇那些年的宫斗宅斗各种斗文到底不是白看的,虽不曾有幸从中学得几分能活学活用的心机手段,言语应对上倒也马马虎虎,亡羊补牢,嗯,至少用在康渣渣这个看着她蹲得摇摇欲坠、竟因此颇觉自己雄风赳赳,又有“一见如故”导致的几分纵容者身上,也勉强够用。

    康熙在听到贾娇娇为他辩白克妻名声时就怒意大消,后来几番作态,虽带了点儿惩罚意味,但总是逗弄居多,此时听她这一番言辞,纵明知道就如她先前辩白一般,总有真假掺杂之处,可康熙自八岁登基至今,听的真假掺杂甚至纯属狡言诡饰的言辞何其多?不过是看说话人值不值得他装傻罢了。

    正好这时候的贾娇娇,别的不说,那“一见如故”委实没有白刷,又一句“闺阁私语”莫名戳中了康渣渣的萌点,再加上那么巧的一声腹鸣,十足验证她“饿了”,康熙更不介意因此深信她确实“累了”,自得于雄风昂扬之余,少不得将三分怜惜替代了那三分恼怒,虽然脸色依旧淡淡,却不过训一句:

    “日后言辞谨慎些。朕是许了你走亲戚的随意,但走亲戚也没得这样口无遮拦的。再者如今你我,也不可能只单纯让你走一回亲戚。”

    一边说,一边已经将人扶了起来,看贾娇娇坐下时又是一蹙眉,这渣渣眼底的得色又是一闪,更大方体贴了些:

    “罢了,时辰也不早了,且上晚膳罢——早上喝的燕窝粥甚好,再加些红枣更加。”

    其实眼下距离康熙平日用晚膳的时间足有三刻钟,但他开了口,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没眼色的非得顶撞他,御膳上得很快,那牛奶燕窝粥加了红枣后的味儿确实也很不错,贾娇娇狠吃了两碗,然其他菜色,诸如她昨晚还十分喜爱的脆皮烤鸭等,却都用的不多——

    倒不是御厨的手艺忽然大降,实在是贾娇娇给折腾得很了,坐立不安,神思晕倦,如燕窝粥那样一仰脖呼噜几下就能灌下去一碗的也还罢了,余者,贾娇娇委实胃口有限。

    康熙眼瞧着,也不说话,待得自用了一碗汤、一碗饭之后,才慢悠悠开口:

    “怎么?这是知道朕平日稀罕你吃饭香甜,故意懈怠了,好辞了这试膳陪侍的差事呢?”

    贾娇娇哀怨:“傻子才辞哩,您的饭不知道比我的丰盛多少……这不是给您折腾狠了吗?原就又大又硬,还和永动机似的不知道累,都快把我疼死了您造吗?我都以为自己死定了,能再看到今天的太阳都是万幸,吃得少些怨谁哩?”

    康熙差点给嘴里一口饽饽呛着,又大又硬又不知道累什么的,这小妮子也真是……够口无遮拦的。

    这下他倒真相信贾娇娇之前纯属失言,并不敢有丝毫不敬之意了,但该教训的时候还是要教训:

    “都说了要你言辞谨慎些了,怎么又胡说?”

    贾娇娇坐又不敢坐实,站起来又更难受,正歪歪扭扭斜倚着炕桌,闻言越发不忿:

    “谁胡说了?你明明就是……”

    康熙咳嗽两声:“明明就是的事情也并不是都能时刻挂在嘴边的,你这丫头,不是还说挺害羞的吗?怎么什么话都好意思说?”

    贾娇娇:“我这不只对着你说嘛!”

    康熙看一下左右,确实只有宫女内侍,寻常这些人也确实算不得是个人,但这样闺房密话,到底过了些。

    贾娇娇倒是没有康渣渣这样不把内侍宫女当人看的毛病,她不过是:

    “大家都是伺候您的,怎么可能不知道您那里多大多硬?发作起来多要命?”

    声音略小点儿嘀咕:

    “据说满宫里,就这乾清宫越近水楼台的,越不会想着要爬床,原我还以为是您规矩大,现在看着,是大家都知道那是一不小心就会要命的活计,不敢轻易揽上身吧?”

    康熙瞪眼:“你非得纠着这话题不放吗?”

    贾娇娇扁了扁嘴:“我不过是说说实话……好吧好吧,实话也不都是能说的,我知道的啦!”

    很乖巧地换了话题:

    “那啥,说起来,不还听说,万岁爷您那啥的时候,有内侍在外头听着算着时间提醒,怎么昨儿倒没有……”

    要是有人提醒的话,好歹自己不会伤得这么狠啊!

    贾娇娇很哀怨。

    康熙淡定夹菜:“是有那样规矩,然那规矩不过是恐子孙因淫豫之行懈怠国政、伤损自身而已。如今朕难得封笔偷闲,又身强体健,何必多此一举?”

    贾娇娇很想说您再多几举都不怕,却又听康熙接着道:

    “就如你之前几回随口胡言,朕可曾只拿规矩严苛待你,又昨晚侍寝,又可曾严厉让你依足规矩?”

    贾娇娇立刻闭紧嘴巴,不说康渣渣会不会渣到才将人吃得骨头都不剩就问罪欺君,就这清朝该见鬼的侍寝规矩——

    “万岁爷,我以后能不能也不包春卷啊?”

    康熙十分不屑她谄媚过头的假模假样,又十分大度宽容:

    “罢了,知道你是个害羞得连沐浴都不乐意人服侍的,且容你这一桩。”

    放下筷子,又问:“真宁可彤史不记,也不去请罪认罚?”

    贾娇娇小鸡啄米:“是是是,能服侍万岁就是天大的福气了,记不记的有啥要紧?”

    康熙又眯着眼打量她一会,挑了挑眉:“既如此,就用药罢!”

    贾娇娇傻眼,不记彤史和用药有啥关系?莫非是初夜补身的?康渣渣能有辣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崩坏康熙朝[清穿+红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子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子乔并收藏崩坏康熙朝[清穿+红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