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080:跟我死磕上了

080:跟我死磕上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别急,”林思琪听见她哭也觉得难受,连忙道,“妈,你别着急。我这会也没上课,我马上过来。什么事等我到了医院再说。”

    “嗯,好,”林母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就在这等你。”

    林思琪又安慰了两句,挂了电话。

    “怎么了?”宋望垂眸看她,边走边道,“妈那边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林思琪紧紧蹙着眉,“好像是我继父又怎么了,不太清楚。这些日子我也没问过他的情况。”

    “你继父?”宋望微微挑眉。

    “嗯,谁知道又闹出什么事?”林思琪一边快步上车,一边伸手在自己的眉心按了按,叹气道,“先走吧,去医院,有什么事去了才知道。”

    “嗯。”宋望应了一声,发动车子,目光扫过林思琪焦虑的眉眼,下意识的,紧紧拧了眉头。

    牵扯到医院和林凯,他难免想到两个护工。

    那两人原本是按摩小姐,也正是他专程给林凯备下,引诱他背叛林母的关键所在。

    目的,自然是让林母狠下心离开这个人渣。

    可按着他的计划,应当是林凯在住院期间和阿丽眉来眼去,到最后,要出院的前几天起了心思,“强暴”阿丽。

    两人撕扯的过程中被林母给“撞见”,阿丽衣衫不整委屈痛哭,小凤一旁作证,讲明林凯一直对阿丽心怀不轨。

    林母心灰意冷,在他和林思琪的劝说之下,认清林凯其人,决意离婚。

    这事情说起来简单,可必须天时地利人和才行。

    第一,林凯应当是对阿丽有色心,阿丽假意勾引实则陷害的手段才行的通;第二,时间上应当在林凯拆了石膏,复原期间;第三,为保周全,撞破丑事的自然不能是林母一个人,所以行事之前,阿丽应当和他取得联系,商量出具体时间来。

    可眼下,就单从时间上,这件事也不应该发生。

    那,到底是什么事呢?

    宋望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微微屈起,在自个的腿面上点了点,想了半天,也有点弄不明白。

    两个人各怀心事,一起到了第四人民医院。

    宋望停了车,两个人便直接往病房而去,一进门,都因为眼前的情景怔了怔。

    林凯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的平躺在病床上,只眉眼耷拉着,看上去似有愧色;他边上,林母坐在椅子上,紧紧咬着唇,脸色十分难看;另外,阿丽远远坐在另一张病床上;小凤则是有点无措的立在林母边上。

    这情形……

    宋望的目光在阿丽身上转悠了一圈,眼见她根本不敢抬眼和自己对视,心下已经有了点不妙的预感,他没有说话。

    林思琪先开口,她走过去拍了拍林母的肩膀,轻声道:“这是怎么了?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事?”

    林母抬眸看了她一眼,又看看跟她一起来的宋望,扭头过去,伸手指了指阿丽,红着眼睛道:“她,勾引林凯。刚才我进门的时候,他们……”

    林母手指颤抖,哽咽着说不下去。

    林凯的石膏还没拆,根本活动一下都不方便,可她刚才进门的时候,却看见他贪婪的啃着阿丽丰满的胸脯。

    恶心,真恶心,想起来她就恶心的作呕。

    病房里一片寂静,林思琪诧异的看了低着头的阿丽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了宋望的身上。

    她直觉这件事和他有关。

    林凯是怎样一个人她心里清楚,自然不会因此怪罪宋望。

    可除了她,其他人并不真正的看清林凯。宋望找了这护工来,出了事,难免被母亲迁怒,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思琪若有所思,她也没有开口说话。

    “离婚吧,”林母的声音依旧带着些颤抖,脸上的神色却坚决,看着床上的林凯,开口道,“等你好了我们就离婚。”

    她原本未曾爱过林凯,是为了让林思琪有个家,经人介绍,才选中他。

    她有过刻骨铭心的一段爱,最终却未能如愿做了那人的新娘。她有了孩子,为了这个孩子,被父母逐出家门,背井离乡,一个人到了青城。

    她以为父母爱她,总会将她原谅,可不曾想,不过几年,那曾经将她视如珠宝的父母双双辞世。

    她这一生已经走过了一大半。

    前面二十多年,她总有孤注一掷的勇气,以为舞蹈和爱情就是她的生命,沉浸其中浑然忘我,后面二十年,却被细碎的生活磨平了所有棱角,除了承受,再无痴心妄想。

    可眼下,却第一次觉得,这一生,几乎没有一件事做对呀。

    应该珍惜的时候她忽视,应该争取的时候她放弃,应该舍下的时候她强留,应该抗拒的时候,她忍受。

    她这一生,辜负了善良温吞的双亲,逃离了青梅竹马的恋人,妥协给柴米油盐的生活,到了最终,却发现,这生活,原本从来不是她想要的。

    程瑜啊程瑜,怎么能错的这样离谱?!

    到底为什么,将自己弄到这样糟糕的田地里?!

    林母的眼中蓄满泪,端坐在椅子上便显得无比哀伤,她分明是哭着,却忍不住笑,又哭又笑,看上去实在伤心至极。

    林思琪没见过她这样,心里不知怎的竟是有点怕,抱着她的肩膀按到自己怀里,轻声道:“妈,你别伤心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支持你离婚。”

    “思琪……”

    林母哽咽着唤了声她的名字,一双胳膊更是紧紧地圈着她,好像圈着自己唯一的宝贝。

    她的思琪,从小乖巧听话,一路支撑自己走到如今,终于长大了啊。

    “妈。”林思琪也抱着她,心里酸涩难言,忍不住掉下泪来。

    两个人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抱在一起便显得十足悲伤,落在林凯的眼中,他却登时恼怒起来。

    林母性子软,相貌好,身材也保持的好,可这么多年,在那一方面却从来冷淡。

    就连林思源,原本也是她不情不愿,意外怀上的。

    他渴望她,这些年都是,可每次牵扯上那些事,两个人私底下总有说不完的别扭和矛盾。

    她从来不曾主动过,眼下有别的女人对自己主动一次,她就受不了了吗?

    而且,他原本也没错的,是别人主动勾引他的。

    林凯怒火中烧,可也知道这件事着实是自己的错,除了服软,别无他法,总得先哄好了林母才是。

    这样想着,他冷着的一张脸登时就软化了些,朝着林母开口道:“程瑜,你别生气了。这件事是我不对,可主要是阿丽勾引在先,而且我们也没发生什么事。”

    “你闭嘴,”林母脸色冷淡道,“这些事我不想再提了,你先养病,好了我们去办离婚手续。”

    “我不同意,”林凯气急败坏,“我这也没犯多大错,你怎么还得理不饶人了。”

    林母看了他一眼,没有再理他。

    这些年,正是因为知道自己在那一方面对他有所亏欠,她才一直在生活上百般忍耐。

    可眼下,突然想通了,只觉得自己一直在作茧自缚。

    思琪不喜欢他,自己也不喜欢他,原本她自己带着孩子就能生活的很好,却偏生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才又一次回到原点。

    林母苦笑着想着,目光却没有再在他脸上逗留一秒。

    林凯看着她,第一次,觉得有点怕,他想再说些什么软话,却又因为病房里人多犹豫起来,就在他犹豫的这时间,林母从椅子上起身,出了门。

    没有说自己要去哪,没有说这两个护工怎么办,她就那样直接出了门,好像将和他有关的一切,彻底的抛开了。

    这情况让林思琪猝不及防,也有点让宋望出乎意料,两个人对看一眼,林思琪追了出去。

    宋望依旧在房内,目光审视的从三个人面容上划过。

    “宋先生,我……”局促难安的小凤最先开口,看着面无表情的宋望,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呵。”宋望冷淡的笑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被气的,没接她的话,目光定格在一直沉默的阿丽身上。

    “是你对不对?”病床上抑郁难平的林凯开始咆哮,“一定是你!你怎么这么恶毒?为了让程瑜和我离婚,这样下作的招数都使得出来?!”

    这男人,出了事永远不会找自己的原因。

    宋望冷笑着到了病床前,俯身,伸手以两指掐上他的下巴,左右转着看了两眼,到了最后,却少了说话的兴致。

    放开林凯,他直接打电话给猴子。

    电话里猴子的声音还带着喘,火急火燎的唤了一声:“哥。”

    “打扰你好事了?”宋望眉梢微挑,语调里也听不出喜怒,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声。

    “哪能啊,没,”猴子忙不迭道,“哥你有什么事?”

    “找两个男护工给林凯。”宋望简明扼要。

    “男的?”猴子明显愣了愣,“现在?”

    “现在,”宋望道,“经验什么的都无所谓,是男人就行。给你半个小时,将人直接带到医院来,我等着。”

    “明白。”猴子应了一声,宋望直接掐了电话。

    他面色冷漠,屋内三个人便不怎么敢出声,尤其林凯,听见他几句话心里憋了一万句斥责,却依旧咽了回去。

    宋望有点意兴阑珊,转身走出了病房。

    从第一次去林家,见到林凯,他就本能的厌烦他。这种感觉挺奇怪,毫无缘由,但特别真实。他一开始就知道林凯不过是继父,因而对他根本不如林母上心,有时候连个招呼都懒得打。

    他打了林思琪,自己当时就想收拾他,也是因为林母,才按捺住满腹火气。

    后来,林凯被打的时候直接扔下了小思源,更是让他看清了这人自私自利的本质,那以后,就想着如何让林母和他离婚了。

    可事实上,这件事他一直觉得自己介入过多,对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林母来说,也有点不公平。

    毕竟做了十几年的夫妻,林母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也不能百分百确定。

    眼下,失望了?气愤了?

    要离婚的话,是一时之气,还是……

    想起刚才那一刻林母脸上决绝的光,宋望突然觉得,他也许没有真正的了解林母,她看上去温吞和软,骨子里,又似乎不是。

    女人在感情上总是奇怪的。

    宋望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楚香兰,她应当是深爱着父亲的,那个男人也是标准的桃花眼,笑起来总好像在引诱人。

    许多人说,桃花眼的男人多风流……

    宋望胡乱的想着,忍不住低头,伸手在自己的眼睛上摸了摸,很自然的,他想起了林思琪。

    他会背叛她吗?

    如果会,她会不会一改往日的乖巧柔顺,也像母亲那样,一刀一刀的刺进自己的心脏?

    这样的想象,让他心口缩了一下,说不出的疼。

    医院楼道里有风,还挺冷,宋望紧紧抿着薄唇,觉得自己又想念起林思琪了,真想现在就抱抱她呀。

    有一丁点脆弱的时候,想起自己母亲的时候,他总是想抱抱她,她身上香香软软的,似乎总能给自己慰藉。

    想要她,啧……

    宋望察觉到自己不知怎的又想歪了,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他低头,一只手避着风,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两口。

    然后,林思琪的短信来了。

    “我妈心情不好,怕她出事,我先跟着她回去里,今晚住家里。医院里还得你处理一下,麻烦了。”

    “我知道,”宋望低着头编短信,“好好陪陪她。”

    “谢谢。”林思琪的短信回得很快。

    “哪里需要说这些,”宋望不假思索的编写着短信,略微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思琪,我永远爱你。”

    有人说男人的感情总是内敛沉稳的,像大山,不会将柔情絮语挂嘴边。

    可他不一样,他不愿意总藏着,他得说出来,让林思琪知道,他不但要自己说出来,还希望林思琪回应他,这样,他觉得安全,心满意足。

    毛病真多啊!

    宋望握着手机鄙视自个,林思琪又回了短信。

    “我也是,永远爱你。”

    乖丫头,真是他的宝,宋望握着手机忍不住笑,低头,在她发的那句话上亲了一下。

    猴子办事效率一向高,不一会儿,带了高大健硕两个男人。

    宋望抬眸看了看,发现平日总跟着他的程谦没来,挑着眉,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哥,”猴子被他笑得头皮发麻,连忙开口道,“这两个怎么样?”

    “可以,”宋望点点头,朝着两人道,“二十四小时轮流守着他,直到出院,不许除了林母之外的其他人探望、靠近。明白吗?”

    “知道了哥。”两人果断的应了一声。

    宋望懒得再进去,让猴子将阿丽和小凤给带了出来。

    半个多小时后——

    几人回了十色,平素除了公司,这基本上是他最常待的地方。

    Vip包厢里挺安静,他冷着脸不开口,便总没什么人敢说话,目光齐刷刷落在阿丽身上。

    “我不是故意的,”阿丽的声音很低,“李哥不是说前面一直*么?我就是,他摸了我,我也有点受不住。”

    “嘿。”猴子哭笑不得,挑着眉梢喊了一声,音调挺高。

    阿丽肩膀瑟缩了一下,边上的小凤也是。

    “算了。”宋望没有和女人计较的习惯,直接抬手,朝着阿丽做了个“下去”的手势。

    “哥,”等她们两人被带下去,猴子忍不住开口道,“这事不对。”

    “我知道。”宋望俯身,在茶几上给自己捏了一根烟,就着边上旁人燃起的火苗吸了一口,“阿丽的丈夫瘫痪在床,你不是说了么?”

    每个人总有不容易,他当时选中阿丽,也是因为心里有几分喟叹。

    她虽然做着一般人不齿的行业,可实际上挺重情义。他选中她,演一场戏给林母看,酬劳丰厚,足够她歇上好些年了。

    “是啊,”猴子极为不解,“不都说她有情有义,爱着她老公么?怎么会被别人摸一下就受不了,这女人,真是的。比男人还难搞。”

    “也许有人给了她更多钱,”宋望吸着烟,屈起两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自个的腿面,“又或者,有人动了她的丈夫。派个人跟着她吧。”

    “这,”猴子迟疑着看了他一眼,“是。”

    “有人介入了林凯的事?”边上的赵青垂眸问了句。

    “应当是。”宋望伸手夹了烟,另一只手仍旧是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自个的腿面,语调淡淡的说了句。

    “是,顾青伦?”赵青拧着眉,若有所思道,“就算进去了,以他的实力,这件事也还不在话下,完全做得到。”

    除了他,似乎也没有旁的人一直和林思琪过不去。

    “不确定,”宋望语调淡淡,“不过也*不离十了。就算不是他,也大抵和他有关。顾市长清正无私,他那个妈妈可就说不准,别忘了,她妈妈背后还有个孙氏。”

    京城排的上号的大财团之一,孙氏,自然不容小觑。

    “眼下怎么办?”赵青伸手在自己的眉心按了按,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连忙道,“对了。公司那边最近也出了点事。”

    “说。”宋望手指夹着烟,往沙发上靠了靠。

    “这个月一开始,有好几个中层递了辞职信,”赵青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因为你在忙林小姐的事,我就先处理着。”

    “叫大嫂。”宋望抬眼看看他。

    “啊?”赵青一时没转过弯来。

    “我和思琪已经领了证,”宋望一本正经的看看他,目光又在边上几人面容上逡巡一圈,“以后都直接喊大嫂……”

    他语调顿了一下,又笑:“实在喊不出来,小林姐也行,宋夫人也好,林小姐就算了,别再喊了。”

    “是。”边上几人齐齐应了声。

    赵青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一时间觉得重点完全跑偏了。

    “顾青伦不见棺材不落泪,”宋望却是收了笑,俯身捏着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前面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自然得想方设法找回来。林凯的事也罢,公司的事也好,估摸着总和他脱不了干系。”

    “那我们怎么办?”边上有人比赵青还嘴快。

    “先不动,以不变应万变,”宋望看了看赵青,“那几个中层你派人留意下,指定有了更好的去处要跳槽。还有董事会那些老头子,财务部、策划部,重要部门重要人员也要留意下,我倒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是,”赵青有些忧心,“顾青伦那人,认准了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跟我死磕上了,”宋望笑了笑,“我说了,他不见棺材不落泪。”

    顾青媛不知怎的毁了容,以顾青伦的心性,怕是已经将这些全部算到了自己头上,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就像眼下,进了监狱,也是半点也不安生。

    只是——

    他控制阿丽和林凯发生暧昧,到底是为什么?

    也和自己一样,为了让林母和林凯离婚,还是更深一层,为了让林母迁怒自己,将林思琪的生活搞的一团乱?

    顾青伦出手,会这么简单?

    他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目的?林凯是不是知情人?

    宋望蹙眉想着,总觉哪里不对,可偏生,顾青伦买凶打人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林凯既然知道,应当不会再和他有任何交易才对。

    会不会还有自己没考虑到的地方?

    宋望拧着眉,静静的思索着,手机突然震动,将他的思绪打断,是林思琪的短信。

    “阿丽的事情,是你让她做的吗?”

    林思琪这一句话也听不出什么情绪,宋望略微想了想,回复道:“你在家?妈怎么样?”

    “还好。只说是等他好了要离婚。”

    “离婚也好,”宋望低着头编写了道,“你继父人品有问题,先前被顾青伦收买过。要是你妈打算离婚,考虑一下,思源的问题。”

    “自然是跟着我们的。”林思琪回复了一句。

    “嗯。那好。”宋望略微想了想,又道,“护工的事情的确和我有关。但今天这件事并非我授意,可能和顾青伦有关。他后面也许还有招,我明天会让人跟着保护你妈和思源一段时间。”

    ------题外话------

    这字数,嗷,今天肯定有二更,下午五点以前吧。么么哒。

    播报一下月票战况,目前在十三名,嗷,差一点点上榜,亲们手上有月票的,表要攒着哦,乖,投给阿锦么么哒。

    (┬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