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091:比我好【求月票么么哒】

091:比我好【求月票么么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又不是来捣乱的。

    这认真听课的架势摆出来,饶是李教授,也莫可奈何。毕竟,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人家说他慕名而来,总不可能冷着脸轰出课堂去。

    两节课八十分钟,前两节课间也不过休息五分钟,直到最后,宋望这状态也没变,半节课过去,教室里注视他的目光便渐渐少了下来。

    当然,也有至始自终都收不回目光的,距离两人不远处的苏艺便是。

    宋望高调表白,原本学校里对林思琪羡慕嫉妒恨的人就多,等着瞧热闹的也不少,只觉得无非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又因为《天籁之音》一炮而红。

    这些总裁公子哥的,也不过就图个年轻漂亮。

    可让她们始料未及的是,林思琪竟然有颇为丰厚的身家!宋望会陪着她参加节目,直播现场说出自己是认真的那样的话!此后,更是高调求婚,雷厉风行领证!

    这每一样想起来,总难免让人嫉妒。

    分明是差不多的起点,为何她一眨眼竟是能站的这样高?

    代课老师都喜欢她,就连李教授,虽说因为课堂秩序被捣乱的事情罚过她,可那些,根本没有课堂上夸奖她的次数多好么?

    苏艺怔怔地看了两堂课,一只手握着笔,忍不住就在桌上的课本上狠狠划了几道,愤怨嫉妒,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

    她这嫉妒,在第二节下课铃声响起后达到了顶峰。

    李教授已经出了教室,学生们长吁短叹,前俯后仰地放松,简直像打了胜仗一样的兴奋。

    宋望伸手将羽绒服的拉链往下拉了些,顺便活动活动脖子。

    他陪着来听课,自然想着穿得随意一些,可……

    啧,不常穿羽绒服,还真挺不习惯的!

    抱一抱林思琪却很习惯,他一只手松着拉链,一只手就相当自然的从林思琪脖子后伸过去,将她整个人揽到自己胸膛处,大爷似的。

    “注意点吧。”林思琪猝不及防,又哭笑不得,以手握拳就在他胸口砸了两下,嗔怪道,“两节课也完了。你不说坐两节就走么,快走。”

    “急什么。”宋望垂眸看她一眼,“我就抱抱你,再抱抱你就走。”

    他说着话,伸手在林思琪额头上碰了碰:“这几天还得注意点。有时候发烧完一不留神又烧起来。觉得头疼就立刻用体温计量一下。”

    “我知道了。”林思琪笑了笑,挣脱不了,索性也靠着他,“又不是小孩子,哪有那么娇气,上次是意外。”

    “我看你就是小孩。”宋望伸手在她鼻子上拧了拧,“娇气也没什么。我就喜欢你娇气。”

    “行了。”林思琪又砸他,“败给你了。快走吧。”

    “亲亲我。”宋望看着她笑了笑,耍无赖,“亲我一下。快,亲我一下,我就走。”

    “能不能行啊?”林思琪当真窘得不行,一张脸都绯红,滚烫滚烫的,“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你,不要脸。”

    “要你就行。”宋望拥着她的手臂紧了紧,“赶紧亲,亲了就走。”

    这人……

    林思琪被他缠得完全没办法,也不敢左顾右盼,红着脸凑过去,在他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

    宋望一偏头,凑过去,重重一个吻就落在他唇角。

    林思琪一脸羞窘地低下头去,宋望便溢出颇为愉悦的一声笑,伸手拧了她的脸,才心满意足地站起身,出门去。

    “艾玛,我真是疯了!”楚滢眼看着宋望高挑峭拔的身形消失在教室门口,一脸无奈地看了林思琪一眼,“你到底怎么受得了他啊!怎么我从前没发现他这么缠人呢?”

    “那他以前什么样?”林思琪对宋望这几年的生活其实挺好奇。

    “刚来楚家的时候挺傲的,”楚滢有点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后面就挺能装的,西装笔挺,看上去正人君子似的。”

    “去你的。”林思琪捶了她一下,“什么叫看上去正人君子似的。”

    “反正我算是看明白了。”楚滢撇撇嘴,“你丫也是个没良心的。见色忘友,有了男人都不要姐们了,你自己说说,被他拐带了多少次。”

    “也没几次。”林思琪声音小了些。

    “没几次?”楚滢伸手在她胳膊上掐了一下,“表嫂你说这话脸红不脸红?!我真鄙视你!没出息!”

    “好了好了我错了。”林思琪笑着去抱她的胳膊,“我以后一定好好陪你。怎么样?我可以发誓。”

    “得了吧。”楚滢没好气地推推她,“姐们才不要你陪。你男人指定削我。我还是琢磨琢磨,立刻展开一场恋爱的好。”

    “有情况?”林思琪挑眉看她,一下来了精神。

    “屁的情况。”楚滢看她一眼,有气无力地趴在课桌上,“我倒是想有,关键他没有啊。说真的,我挺想谈一场恋爱的。”

    “那就谈呗。”林思琪也抱着胳膊趴在了课桌上,冲着她挤眉弄眼,“人不风流枉少年。该出手时就出手!”

    “你这都什么跟什么?”楚滢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正要在说话,上课铃响了。

    江教授踩着铃声进教室的习惯也算是自成风格,总归从来不提前一分钟,也从来不迟到一分钟,永远都是踩着点站上讲台。

    时间把握的这么好,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林思琪坐起身,朝着楚滢挑眉笑了笑,后者给她翻了个白眼。

    讲台上,江教授目光逡巡一周,直截了当:“上课。”

    他也不像李教授,喜欢语重心长,长篇大论。他讲课永远都是能少一句是一句,能看片就不教条,舍不得唾沫似的。

    不过,大多数学生还就喜欢他这样。

    身高腿长相貌好,尤其年轻还未婚,家里却养着软萌萌一只小黑猫,左看右看,平素克制冷静的教授都有点反差萌。

    林思琪换了课本,忍不住笑了笑,边上的楚滢戳戳她胳膊,将自个的作业本推了过来。

    “那啥,江远他也是我们学校表演专业毕业的。”

    楚滢写字挺豪放,龙飞凤舞的,每个字每个字都挺大,看上去不拘小节,就是挺不好认。

    林思琪多瞅了两眼,提笔道:“正常。颜值在那摆着呢。”

    她写字就很漂亮,大小一致,弧度流畅而圆润,看上去都十分舒服,和个人形象有的一拼。

    “你说他一学表演的,怎么就想起了教书呢?”楚滢道。

    “也许是因为工资比较稳定?”林思琪笑着写了一句,看了看,又补充道,“你不是和他聊得挺欢么,都没问问?”

    “我们没说这个,没说起职业。”楚滢将本子推过来,又翻个白眼给她。

    她的帐号其实没什么个人信息。专门去和他聊天,原本就有些心虚,怎么可能主动说起学校里这些事。

    江远其实年龄也不大,三十一岁,却正好是她喜欢的那一型。

    话不多,每一句却都能说到点子上,挺细心,偶尔关心两句,不会让人觉得烦,而是特别的恰到好处。

    楚滢觉得他很聪明,还是那种挺有深度挺有智慧的聪明。她那点小心思,在人家跟前估摸着压根不够瞧,完全不在一个段数嘛。

    她其实挺迷他。

    好像也就课堂上那一次,他短短几句话,就让她怦然心动。

    他说:“哦?原来是个女孩儿。”

    又说:“好了,坐下吧。”

    没有生气没有恼怒,一点脾气也没有,声音温醇带笑,看上去那么包容,是能让她登时没一点脾气,愿意好好听话的那一种包容。

    妈妈奶奶爱她,她其实从小就知道,可许是因为她性子太犟,说话总是横冲直撞,从小不怎么招男人喜欢。

    爷爷脾气也倔,爸爸是周正威严,就连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楚沐,也总是厌烦她的脾气,她的胡搅蛮缠。

    她其实只不过想多要一点疼爱而已。

    如果在她发脾气的时候,在她扔东西的时候,在她暴跳如雷的时候,他们能多笑笑,包容地看看她,伸手揉揉她的头发,随便哄一哄。

    她肯定都会很乖很听话。

    可从来没人那样对她,其实他们也没有那样对白茉,楚家的男人表面温柔有礼,私底下却都严肃内敛。也就楚沣那样的,对着白沫,温柔宠溺无底线。

    她其实羡慕那样的爱,也羡慕宋望对上林思琪那样的表达。

    她也想要那样一个男人,可以温和柔情的对她笑,耐心地听她说话,包容她数不清的毛病和脾气。如果有那样一个人,她肯定也会很乖很听话,卸下所有防备,将小刺猬最柔软的肚皮朝向他,让他摸,永远不会扎到他的手。

    楚滢有点恍惚,便没有再继续和林思琪聊天,抱着手臂趴在课桌上,有点贪婪地看着江远英气迷人的眉眼。

    他会在夜晚十二点准时和她说“晚安,早点睡”,会在她问“在吗”的时候,及时的回复一声“嗯?”

    他的“嗯”后面总带着疑问号,她知道他耐心,有什么话便都能轻松地说给他听。

    她有时候难免暴躁,暴躁的时候会发“抓狂”的表情给他,他回复的时候也总是“安慰”的表情,一只手摸着头顶那样一个表情,她所有的烦躁就在他“揉揉脑袋”这样的动作里,全部的烟消云散。

    他在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私底下也总能让不动声色地让她觉得踏实安慰。

    这,是喜欢她吗?

    楚滢突然很想知道,很想挑明了,问问他。

    她看的时间久了,目光自然也专注,即便隔挺远,江远其实也老早就察觉到。他便趁着放电影的空闲状若随意地朝着她看过去。

    小姑娘头发挺短,一张脸精致小巧,算不上特别白,可皮肤亮亮的,看上去就很健康,眼睛也亮,尖尖的下巴搭在胳膊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看上去就有点小可怜,好像在“求疼爱。”

    看上去没心没肺一丫头,可很多时候都挺招人心疼的。

    也挺逗,每次看见她发的那些句子和表情,他很容易就能想起那头她的表情,透过手机或电脑屏幕,她整个人都是活灵活现的。

    她很容易让他发笑,这种感觉挺稀罕,其实也从来没有过。

    江远收回目光,眼看着电影短片到了尾声,便抱着胳膊靠在讲台上,想着找个学生随便提问一下。

    他看着左边神色认真的几个女生,一开口,却直接喊了声“楚滢。”

    楚滢坐在他视线右边,眼见他转头,正是有点怅然若失,被他冷不丁叫一声,下意识的,飞快站起来。

    江远叫完了才发现,伸手在自个眉心按了按,调整了一下站姿,抬眼看过去:“这段短片,观后感,随便说几句我听听。”

    “没有。”楚滢略微想了想,简短地回答了两个字。

    “嗯?”江远微微挑眉,看着她,声音挺温和,也和平素一样,完全不可能生气的样子。

    “江教授,”楚滢语调顿了顿,挠挠头,“我没有过恋爱经验,看这一段挺没有感觉的。”

    哗……

    教室里的学生愣了一秒,前俯后仰,哄堂大笑起来。

    江教授不像李教授,课堂上没什么规矩,却反而很招学生喜欢。他讲课的时候基本上没人胡闹,所有人都尊重他,可其余时候,课堂气氛一向热烈,学生们也没什么忌惮。

    楚滢这回答有点像挑衅,登时逗乐了不少人。

    学生们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许多人好整以暇,都明显等着江远的反应。

    江远也微微愣了一下,低头自顾自笑了笑,抬眼朝她看过去,开口道:“该找个男朋友了。”

    哈哈……

    学生们又是一片笑,楚滢难得的有点难为情,看着他,一张脸绯红。

    “坐下吧。”江远手心向下,朝着她做了个手势。

    楚滢便依言坐下来,边上的林思琪忍不住笑了笑,小声道:“估摸着被你整的一点脾气都没了。”

    楚滢看她一眼:“他本来就没什么脾气。”

    “也是。”林思琪赞同地点点头,正想再说点什么,手臂却突然被边上一个女生碰了碰。

    折起的纸面上,清隽的七个字“麻烦给楚滢,谢谢。”

    林思琪愣了愣,侧头看过去,同一排最边上一个男生朝着她挥了挥手。

    乌童。

    国内著名主持人乌乐的独子,和她们并不是一个班,可因为在校学生会和篮球队都挺出名,她自然知道。

    林思琪朝着她笑了笑,将手下的纸页推给了楚滢。

    楚滢也明显愣了愣,直接将她递过去的一页纸打开了,上面也就是清隽工整的一行字:“我可以做你男朋友吗?”

    呃……

    林思琪很容易就看见,愣了一下。

    这表白来的太及时,也挺直接,楚滢明显也意外,下意识的,同样探着头,朝她们边上看了过去。

    最边上的乌童咧嘴笑了笑,露出两个白白的虎牙来,朝着她又挥挥手。

    “乌童!”讲台上江远突然的一声将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正挥手的乌童挠挠后脑勺,站起身来。

    “上窜下跳做什么?”江远抬眸朝着他看过去,一开口,跟着他齐齐看过去的学生们又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没做什么。”乌童伸手在自个额头上挠了挠,突然又想到什么,声音郎朗的开口道,“我就追楚滢。”

    “哈哈……”教室里爆笑声差点掀翻了屋顶。

    林思琪忍不住也笑,她边上的楚滢捏着纸,一张脸更红了,却忍不住抬眼朝江远看了过去。

    “下课再追。”江远微微蹙眉,看着乌童说了句。

    后者忙不迭应“是”,没心没肺地坐了下去。学生们自然又笑,江远继续讲课,楚滢的脸色却是有点稍微难看了。

    课堂里放了两部电影短片,三堂课很快过去。

    林思琪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朝着边上的楚滢开口道:“中午吃什么?”

    “米线怎么样?”楚滢随便地回了句,目不转睛地看着讲台上夹了课本往出走的江远,眼看着他消失在教室门口。

    她怅然若失,视线处,乌童蹦着追了出去。

    国内著名主持人的独生子,乌童是很阳光活跃的一种帅,三两步蹦出去,直接朝着走出一段距离的江远追了过去。

    “哎,小舅你慢点。”乌童伸手在他笔挺的背上点了点,“我找你有事呢。”

    “挺本事的呵,”江远脚步没停,侧头看他一眼,边走边道,“追女生追到我的课上了。”

    “嘿嘿。”乌童挠挠头笑了两下,“我觉得那姑娘挺逗的。”

    “逗?”江远看看他,“我觉得你也挺逗的。”

    “哎我去。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乌童快步追着他,“我是真挺喜欢她的。琢磨她好久了,认真的。”

    江远没说话,依旧大跨步往前走。

    “别介啊,”乌童简直有点无奈了,“我说不是吧。我就在你课堂上闹了一小下而已。这不是琢磨着她肯定喜欢率性爽快的男生嘛。”

    “真生气了?别介啊,小舅,你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什么事,说吧。”江远扯开话题,“不是说找我有事么?说说看。”

    “哦对。”乌童一拍脑门,“就我宿舍一哥们,可喜欢蔓菁姐了!”

    乌童有点不好意思地搓搓手:“那啥。我的意思就是,他想要蔓菁姐的签名,怎么样,赏一个吧。”

    江远垂眸看了他一眼,又转过身,直接往前走。

    “别介啊,你不能这样,”乌童火急火燎去拉他,“小舅你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不就一个签名嘛,又不是玉照。放心,他要照片的话我指定削他,那哥们就想要签名,啊,一个签名就行。”

    “没有。”江远语调有些生硬,“照片签名的,都没有。”

    “艾玛。”乌童简直想跪倒在他的西装裤下面,“不行啊。你行行好,可怜可怜你大外甥吧。我可是拍着胸脯给人家保证下的。等蔓菁姐回来,你随便让她赏两个字就好啊,根本也不费什么事。”

    江远被他拉着袖子,叹了一口气,站在了原地。

    “最后一次。”他说,“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行。就最后一次。”乌童登时笑起来,“不就个签名嘛。还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放心好了,要不是那哥们实在和我关系好,我才不给他呢。”

    “行了行了,回去吧。”江远拿手里的课本在他肩膀上拍一下,“其他老师课堂上规矩些。”

    “肯定的。”乌童咧嘴笑了笑,蹦着往回走。

    “等等。”身后的江远又出声叫住了他。

    “您吩咐。”乌童登时站住,转过身,笑嘻嘻地看着他。

    “算了。”江远朝着他挥挥手,“没事。你回吧。早点去吃饭。”

    “知道。”乌童应了声,重新蹦远了。

    江远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夹了课本,转身,伸手在自个眉心按了按,兜里的手机突然想起来。

    是微博私信,他设置的提醒音。

    江远脚步慢了些,将手机掏出来,点两下,一条私信蹦了出来。

    小呀么小刺猬:“如果,我要交一个男朋友,可以是你吗?”

    她这话问的直白,和平时拐弯抹角的玩笑都不一样,江远握着手机看了两眼,低下头略微想了想,许久,也不知道如何回复。

    他将手机重新揣回兜里去。

    下午没课,他不在学校用午餐,直接朝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过去。

    上了车,将手里的课本直接扔到了后座去,将手机重新掏出来,又看了两眼,屏幕上又蹦出一条私信来。

    小呀么小刺猬:“你觉得乌童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江远握着方向盘的一只手紧了紧,将屏幕上一句话来回看了好几遍,又低下头略微想了想,将手机放在一边,找出烟盒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吸了几口,他重新将手机拿起来,回复道:“比我好。”

    这句话显示出来,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又紧了紧,叼着烟猛吸了一口,直接发送了过去。

    可不是比他好?

    乌童二十一岁,活泼开朗,阳光帅气,从小学习成绩好,体育各方面也都不错。虽说有时候贫了点,可为人处事上一点也不马虎,应该也没交过女朋友。

    就最后这一点,已经比他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他已婚。

    ------题外话------

    嗷,又开始每天一求票。

    话说,每天求月票的话亲们会不会觉得挺烦滴?要不要阿锦改成隔一天一求或者隔几天求一次?

    那样的话,又怕你们忘记阿锦呐,真纠结。o(︶︿︶)o

    今天还有作者朋友说,月票榜是作者必争之地,阿锦登时就觉得激情四射有木有?噼里啪啦火花四溅有木有?

    不求都不行,o(︶︿︶)o,怕阵亡啊,汗滴滴。

    然后,顺带说一下,相对于《影后》的温馨平缓,《女王》是一个情感冲突以及感情表达方式都更复杂更激烈的故事,但,总归来说,《女王》也是个跌宕起伏,归于圆满的故事,么么哒。

    最后,推荐朋友【大雪人】的现代文,【弃妇难追之宠妻入骨】。

    书院推荐制度变了些,现在文文上架都挺艰难的,喜欢现代的亲们有时间都去瞅瞅呗,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