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01:允卿回国,主角齐聚【求月票】

101:允卿回国,主角齐聚【求月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怎么了你?”徐尧扶着她的肩,却意外地发现,她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好像陷入一种突如其来的恐惧之中。

    “我没事。”许依依声音小小地说了一句,整个人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她怕孟歌,看见他,恐惧便深入骨髓,让她四肢百骸都忍不住颤抖。

    众所周知的京城四大家,邵、靳、孟、楚。

    其他三家都是建国前就存在的名门望族,枝繁叶茂,子孙众多,势力俱是涉及军、政、商三界,盘根错节,门庭稳固,不可撼动。

    年轻一辈里,邵家有邵正泽,高冷周正,环亚集团坐拥娱乐圈半壁江山;靳家有靳允浩,沉敛稳重,弃商从医,一手打造国内超一流私人医院;楚家原本有楚沣,现在楚洵归国,兼之手握寰宇的宋望,商业这一块,实力也不容小觑。

    四大家族里,唯有孟家,黑道出身,至今仅有三代。

    不同于其他三家根正苗红,家风严正。京城孟家,错杂的关系网一向诟病颇多,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孟家大宅里,被现任家主孟秋承认的女人有四个,子女不详。

    孟秋之下,年轻一辈向来水火不容,其中最让孟秋看重,并且握有最多权势的,便是孟家老二,孟歌。

    孟歌是孟秋大老婆秦晴第二子,为人心狠手辣,阴晴不定,他折磨人的法子不计其数,稍施手段,便能让男人痛不欲生,女人跪地求饶。

    她孤儿院出生,为了站在最万众瞩目的地方被父母发现,十六岁在星探的劝说下,踏入娱乐圈,签约京华。

    最初的两年多,许卿并未和她父女相认,京华高层为了巴结这一位,便让她作陪,变相进献。

    被囚禁的那几天,她见识了当年的新科影后跪在他腿边辗转求怜,也见识了富家千金被他直接扔给手下,随意凌辱。

    孟歌为人冷酷寡情,说是恶魔投生毫不为过。

    最后,为了守住清白,一了百了,她将手边一把碎玻璃碴子直接塞进口中,求死。

    她没死成,醒来的时候在医院,一住就是好久,直到许卿出现,与她父女相认,噩梦结束。

    那之后,第二年孟歌出国,自此,两人已有六年时间未曾见面。

    她有许卿,许卿将所有的疼爱和关怀给她,她自那性格渐渐开朗,脱胎换骨,眼下,还有了邵正泽……

    想起那在人前永远高冷矜贵,私底下却温柔霸道的男人,许依依猛地低头,手指紧紧揪着身侧徐尧的衣袖,声音小小道:“走吧,我们先走。”

    “现在?”徐尧有些担心地看了眼蜷缩在宋望怀里的程思琪,想到刚才宋望一系列肆无忌惮的行为,便觉得自己也着实帮不上忙,低声应道,“也好。我们先走。”

    他话音落地,便率先走在前面,许依依还有剧组没走的几个工作人员都亦步亦趋地跟了出去。

    他们和宋望并不一起,孟欢的人自然不会拦着。

    “呵。”孟歌看着一行人越来越远的背影,低下头,捻着手指,玩味地笑了一声。

    国外五年多,他从未忘记她,也正是因为听到她和邵正泽在一起的消息匆匆赶回,却也不曾想,会在回国的第一天就看见她。

    不过,这里是孟欢的地盘,两个人从小争抢到大,他自然不会在这里展露出丝毫意图,孟歌便将目光投向了宋望。

    这人十多岁来京,一身傲骨,不怕惹事不怕死,不曾想,眼下竟是将势力扩展到这一步,尤其,据说结婚了?

    想起记忆里宋望惯常散漫轻佻的眉眼,孟歌便将目光投向了他怀里。

    那里蜷着的,想必就是他的心肝?

    长得的确漂亮,即便一边脸泛红肿起,头发散乱,也丝毫不影响她第一眼给人的惊艳感觉,相貌身段在娱乐圈已经算的上首屈一指。

    孟歌漫不经心地想着,觉得大抵也就依依足以和她并列。

    可这姑娘应当比依依小几岁,此刻,大而黑亮的一双眼睛水光潋滟,似乎也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他,然后,便浑浑噩噩地扭头,将自己的脸颊埋进宋望的胸口,一只手揪着他西装衣领,声音软软道:“我想回家。我们回家吧。”

    “乖。”宋望这一瞬间温柔得不可思议,甚至,就在这过道里所有人的注视下,直接低下头去,在她头发上落了轻轻一个吻,声音低低地哄,“再忍耐一下,马上回家。”

    被下药了?

    这念头一闪而过,想到她先前的确略显迷乱的神色,下意识地,孟歌抬眸,侧身看向孟欢,唇角轻勾笑了笑。

    “这是?”孟欢原本就注意着林思琪,此刻自然也警惕地问了一句。

    “我老婆,”宋望抱着林思琪的胳膊紧了紧,“今天若是当真在你这里出了事,我破坏的就不是两扇门。”

    他也混黑,可从不涉黄。孟欢不一样,手下的会所、洗浴中心私底下都有些上不了台面的营生,皇庭一号自然也不例外。

    表面富丽堂皇,内里藏污纳垢,因而听到思琪说起,他才会觉得紧张。

    可此刻,这人儿已经安全地到了他怀里,自然便能无所顾忌。

    “呵呵。”孟欢伸手摸了摸自个尖瘦的下巴,略略勾唇,轻笑道,“宋总还是这样,说话从来不留余地。”

    宋望也笑,眉眼倨傲:“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他当然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京城这圈子统共也就这么大,当年楚家来了个外孙,清隽秀气,宛若玉人,兼之身负万贯家财,在他们之中颇引起一番轰动。

    少年时候的宋望,眉眼绮丽更甚女孩,偏生散漫乖戾,是个刺儿头。

    楚家的老爷子拿他没办法,素来高冷寡淡的邵正泽分分钟被他激怒,就连比他们大几岁,*而去的楚沣,从小冷酷沉默,对上他也莫可奈何。

    可诡异的是,这人很招长辈疼。

    楚家老爷子,靳家老爷子,甚至邵家老爷子,都对他颇为待见,每每等他捅破天,也是明里斥责,私下维护。

    忒没天理!

    刚才听说他脸色铁青地匆匆而入,一连踹了两个包厢门,他原本是起了兴师问罪的心思,可眼下,当真是不可能了。

    别说宋望,就单单边上站着置身事外的孟歌,他就不可能就此起冲突。

    孟家兄弟没有一致对外的时候,窝里斗了这些年,时刻提防得就是兄弟,更甚于对手。

    眼下宋望日渐坐大,谁先正面对上他,便等于将整个后背袒露给形同豺狼的兄弟,稍不留神,也许被吞得连骨头渣也不剩。

    孟家关系错综,这样冒险的事情,没有人会去做。

    孟歌不会,他自然也没有那么傻。

    孟欢低着头略微想了想,唇角扬起的弧度越发深了些,笑着往边上让了让,呵斥自个的手下道:“退边上,别挡你宋哥的道。”

    “谢了。”宋望话音落地,再不多说,抱着怀里的小人儿,从齐齐后退的两列人之中快步走过。

    赵青抱着胡乱扭动的江蔚然,紧随而出。

    “四少?”边上有人低低叫了孟欢一声,“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吗?”

    “还要怎么样?”孟欢扭头看他,视线似有若无地从孟歌身上划过,低声吩咐,“包厢里那几个人怎么回事?弄明白了把消息给他递过去。”

    “这?”男人迟疑。

    “顺水人情而已。”孟欢笑笑,下意识捻了捻自个手指,正想说话,视线不远处却蹦跳着奔过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儿,兔子一样直接窜到了孟歌的边上,挽着他的手笑嘻嘻道:“你怎么在这啊?我找了好半天了。”

    女孩十*岁,脸蛋圆润,一双眼睛清澈得像海水,笑得弯弯,一脸灿烂。

    孟歌蹙眉抬眸,落在她后面的唐三脚步匆匆地跟了过来。

    “放手。”孟歌低垂眼眸,拧眉斥了一声。

    “唔。”女孩吐吐舌头,捏着他衣袖的两只手便慢慢地松开了,看上去有点窘,却全无恼意。

    饶是孟歌对她不假辞色,两人之间这样的相处状态仍是让孟欢大吃一惊。

    要知道,这人虽然也是阅女无数,平素,却是从不让女人近身的,可以上他的床,没有他许可,却无人敢如此毛躁地去揪他的衣服。

    他竟然只是拧眉斥责,没有动怒?

    孟欢扯动唇角笑了笑:“真可爱。你是?”

    “叫我小静好了。”女孩登时活泼起来,答得飞快,“我是孟歌的朋友。你可以叫我小静!”

    “朋友?”孟欢挑眉。

    “是啊。”女孩说着话,忍不住用余光打量孟歌,“你别误会,不是女朋友。”

    “你是Y国人?”孟欢又道。

    “我是混血儿。”女孩笑眯眯看着孟欢。

    “行了。”边上站着的孟歌颇是不耐烦,用眸光无声地斥责了唐三,直接开口道,“走了。”

    眼看他离开,女孩连忙追了上去,还不忘朝着孟欢吐吐舌头道:“我走了哦。”

    孟欢勾着唇角点头,双手环抱靠在墙壁上,饶有兴味。

    ……

    过道里安静了下来,早先离开的宋望却是不得安生。

    赵青开着车,他抱着程思琪坐后面,身边还跟着个张牙舞爪、又喊又闹、妆容全花的江蔚然。

    从小在青城,父母其实没有人提及楚家。

    也是来了京城,他才知道,自个那美丽脆弱的母亲,尚且有好几个兄弟姐妹。并且,他的小姨,也和他母亲一样,与楚家决裂。

    不同于他母亲远嫁青城,当年年轻活泼的楚香君,嫁给了一个除了相貌,各方面都挺普通的男人,也就是现在的光影传媒董事长江昊成。

    他来京称当年,素未蒙面的小姨生病去世,留有不足十岁的江蔚然和江栎。

    他印象特别深刻。

    因为那一日,向来善良温和的外婆和老爷子大吵一架,之后,又将自个关在房间里整整两天,绝食,还差点就此而去。

    楚家很奇怪,所有嫁进去的女人都温柔软弱,就像外婆和楚滢的妈妈,说话从来都轻声细语,可与此同时,所有亲生的女儿都偏激倔强,就像他的母亲和小姨。

    不过,宋望将目光落在江蔚然身上,觉得她倒是将小姨随了个十成十。

    其实不说楚家男人,就是他,也喜欢并偏向如怀里的思琪一样温柔包容的女孩儿,对类似楚滢和江蔚然这种动辄吵闹型,好感欠缺。

    他也实在不明白,如允卿那种,到底是怎么喜欢上江蔚然的!

    自个这表妹,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么?

    此刻,江蔚然一身酒气,手指扣着他袖子,东倒西歪,神色痛苦,眼看着就要弯腰下去。

    “停车。”宋望朝着前面的赵青喊了句,不等他转头,将江蔚然揪起来往车门边推了一把,“带她下去吐一吐,清醒了再上来。”

    “是。”赵青拉开车门扶着江蔚然出了去。

    宋望伸手在自个眉心里重重按了两下,低头去看怀里的小人儿。

    程思琪睁着眼睛看他,不过因为神志混沌,平素大而黑亮的眼睛此刻水汽氤氲,就好像沾染了蒙蒙一层雾,一边脸微肿,唇瓣干红,手指紧紧地揪着他的外套,烦躁的小猫一样,直往他怀里窜。

    “别闹。”宋望将她扒拉自己衣扣的手指握在手心里,低头在她耳边,柔声低语道,“乖。再忍耐一下。一会就到家了。”

    “宋望。”小人儿伸手去抱他,埋头在他胸膛,“我知道你是专门来看我的。”

    她其实有些糊涂,脑海里还是上一世,她独自在京,某一次,和依依去市三十七中表演节目,宋望从青城辗转来京,夜色里注视她的那一幅画面。

    宋望却不懂,抱紧她笑了笑:“是,专门过来接你的。”

    “想我了是不是?”程思琪声音软软的。

    “是。”宋望又笑。

    “我知道你爱我。”她说着话,抱着他,呜呜地哭了起来,声音很大,听起来倒像个吵闹的孩子。

    不是没见过她流眼泪,可是她一般流眼泪,都是无声的,安静而沉默。

    此刻这样哭闹的样子让宋望心疼又好笑,低头就去吻她的脸,薄唇划过她脸上斑斑泪痕,边吻边道:“怎么还哭上了。别哭了,我这不是来了么?是不是难受,回去了就给你,乖一点。”

    他其实也没有哄人的经验,这种时候说的话也总让人啼笑皆非。

    程思琪糊涂着,却听得见他说话,流着眼泪又笑,傻乎乎的紧紧抱着他,蹭着他胸前被自己泪水打湿的衣料。

    宋望越发心疼,抱紧她朝窗外看了出去。

    赵青拿手帕帮着江蔚然擦了嘴,又折回来拿水瓶漱口,将她再次扶上车。

    “嘿嘿,表哥!”江蔚然爬上来就往他跟前凑,一副看见熟人乐不可支的样子,摇头晃脑道,“好久不见。”

    “坐好了。”宋望扯着她坐下,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小姨死了以后,老头子并非铁石心肠,只想着将这姐弟俩晾一段时间,哪知道宴会上意外碰见,这两人直接拿了蛋糕就往他身上扔,边扔边骂:“外公坏,你不要我们,我们还不要你呢。”

    江家有尚在人世的江老太太,和依旧精神抖擞江昊成,老爷子自然以为这是他们言传身教所致,索性撒手不管。

    眼下一晃十年,这姐弟俩更是变本加厉,不到二十岁,嚣张跋扈,为所欲为,在圈子里出了名的臭名昭著。

    老爷子痛心疾首,几次想管,奈何这姐弟俩根本不买账,江家那边江昊成早已二婚,夫妻俩倒像都没长眼一般,视若罔闻。

    “两个你!”江蔚然伸手过来就扯着他外套往出拉,“你怎么来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我告诉你,我才不要去楚家呢。”

    宋望一把拍掉她的手:“回我家。你再动我扔你下去信不信?”

    “你怀里还有个女人!”江蔚然这才发现,手指着程思琪又扑了过来。

    “关你屁事!”宋望恨得磨牙,拎着她肩膀将她往车门边扔了扔,“乖乖坐好了!我得说几遍!”

    “唔。”许是被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给吓住,江蔚然蜷在门边不说话了。

    眼见她安静,宋望才算是舒了一口气,抱着怀里的人儿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坐着,朝赵青开口道:“不去昌宁路了。回长青园。”

    “好。”赵青自然知道他是怕程瑜和小思源担心,直接应了声。

    宋望掏出手机,给程瑜打电话说了两人晚上不回家的事情,半个多小时,车子驶到了的长青园。

    长青园是各种设施都颇为完备的高档别墅区,占地面积颇大,其中最有特色的是随处可见的冬青树,精神抖擞,一年四季青绿盎然。

    赵青去停车,宋望抱着程思琪,用目光示意江蔚然跟着自己走。

    江蔚然当真不会走,走一步绊一跤,跌跌撞撞,就像小孩学步,夸张的酒红色长发做成了大波浪卷,路灯下,映着残妆,当真和女鬼也没什么区别。

    宋望叹了一口气,站在原地,等着赵青。

    等到了,眼见赵青扶着她,又略微想了想,开口道:“她晚上估计得闹,打电话让猴子和程谦过来。”

    “好。”赵青应了声。

    “再找个女孩,”宋望低头想着,边走边道,“还有衣服,拿两套她能穿的过来。”

    “知道了。”赵青又应。

    说话间四人进了屋,宋望抱着程思琪,直接往楼上主卧去,赵青无奈,只得先陪着江蔚然,坐在沙发上。

    屋子有钟点工隔几天定时做清洁,目之所及连丁点的灰尘也没有,宋望大跨步到了卧室,将怀里的小人儿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程思琪衣服有点皱巴巴,上衣往上卷,包裹了高耸的曲线,露出白嫩娇软一截小腰,哼唧着动了一下,看上去撩人得很。

    “医生刚让我节制房事的。”宋望坐她腿边,有些无奈地说了一句,先起身,去洗手间,拧了湿毛巾帮她擦脸。

    她脸蛋上带着指印,宋望又找了消肿药膏帮她抹了抹,动手去解她的衣扣。

    他解着扣子,程思琪就蹬着腿哼哼唧唧地动,宋望低着头一言不发,解完了,扯开自个的衣服扔边上,抱着光溜溜的她滚进了被子里。

    程思琪的药量应该不算特别重,也就是让她四肢发软、意识涣散。

    宋望总归也不忍心让她受这样的折磨,抱着她,极尽温柔的亲吻,给的也温柔,时间很长,身下的小人儿倒很惬意,修长玉白的双腿缠着他,哼哼唧唧、唧唧哼哼,蹭了老半天。

    “好了好了。”宋望在她圆翘的屁屁上拍了拍,嘴唇贴着她唇角,轻笑着哄,“你先睡一会,好好休息一下。”

    “你去哪?”程思琪两只手抱着他的胳膊,翻身躺在他怀里,赖着不动。

    她嘟着嘴好像撒娇,宋望忍不住笑了笑:“去楼下看看蔚然,她醉了。”

    “喔。”程思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好吧。你去,我睡觉。”

    “乖。”宋望在她额头亲了亲,“我一会上来帮你洗。”

    “去吧去吧。”程思琪推他,自个一扭头,似乎是觉得羞,将整张脸都埋进了被窝里。

    宋望立在床边,一边套裤子,满目温柔地看着她,忍不住低头笑了笑,笑完了,又在洗手间洗了手,慢悠悠下楼去。

    猴子和程谦已经来了,和赵青一起,三个人在客厅里看着江蔚然,莫可奈何。

    江蔚然在发疯,将手边的两个抱枕扔到地毯上,跳上去拿脚踩。

    她是宋望的表妹,三个人自然也不可能强硬地去拉她,只防着她不要摔倒,看上去郁闷的很。

    宋望到了近前,也站着不动,冷眼看他。

    江蔚然踩完了,身子晃了晃,又倒在沙发上,一边伸手胡乱地拍打着,又扯自个的衣服,嘴里又糊里糊涂地念着“星星”、“蝴蝶”之类的。

    宋望抬眼看向了赵青。

    “应该是嗑药了。”赵青伸手在自个眉心按了按,“不过份量很轻。主要还是醉的,酒里面估计也有东西,刚才没发作,这会才闹腾开。”

    “你是谁?”弯腰颤抖了两下,江蔚然又突然直起身来,喊了一句,就往宋望的怀里冲。

    宋望一手抓着她胳膊将她推倒了在沙发上,拿了桌上开着口的半瓶水,劈头盖脸,朝她直接浇了过去。

    “疯够了没?”他一边说着话,又抓着江蔚然的胳膊,将她直接拖到了洗手间,水开到最大,用手撩着直往她脸上抹,也不说话,手劲很大。

    江蔚然化了浓妆,又哭又闹,这一会看着也骇人,宋望洗了半天也没干净,索性将洗面奶洗手液挤了一手心,劈头盖脸又往她脸上抹。

    “哇!”江蔚然大哭出声,脖子被他扣着,皮猴一样的扭起来。

    “能清醒么?”宋望说着话,摸着她脖颈肌肤发烫,一脸烦躁,略微想了下,就将她整个人往浴室里推,拿着花洒,劈头盖脸又浇了一通。

    “啊!”江蔚然大叫,蹦着起身,直接扑到她跟前胡乱地拍打着,宋望抓着她手臂又推倒,用凉水继续浇。

    思琪出了事他尚且有办法,尤其她原本被欺负,他自然心疼。

    可他不是允卿,没有和这丫头一起长大的情意,尤其,江蔚然这样子,和自我放纵关系极大,他自然缺少耐心。

    要不是当真怕她出事,酒吧会所里遇到她,他都不一定愿意管。

    过了十八岁,家庭等等一切都不是原因,境遇坎坷的,有的是人成才,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自怨自艾,自我放纵,好像全世界都亏欠她。

    江家这两个姐弟也是因为有光影做后盾,家里的老太太和后妈纵容着,嚣张纨绔,这几年越发不知收敛。

    也是因为没吃过亏!

    宋望拧着俊眉,一边想,索性将花洒的水调到最冷,站在浴室外,面无表情地就往她身上浇。

    江蔚然哪里遭到过这样的对待,冲到他跟前扑腾了几下,又被宋望抓小鸡一样的直接丢到墙角去,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浇。

    到了最后,江蔚然总归也折腾不动了,抱着手臂,整个人在墙角缩成一团,埋着头,呜呜直哭。

    “清醒了吗?”宋望拧着眉问了一句,江蔚然不说话,他便直接将花洒扔到她腿边,冷着脸,出了门去。

    洗手间里闹得这么凶,外面三个人自然听到,眼见他出来,都有点欲言又止。

    不过转眼想到,除了眼下楼上那小女人,自个这大哥对女人一向都缺少耐心,别说哄劝,连应付都不愿意。

    当初也是被楚老爷子念叨得久了,又觉得顾青媛是个识眼色的,才勉强同意了订婚这件事。

    眼下,很明显,这人性子其实根本没变。

    这才四月天,那姑娘穿的又单薄,这样在冷水里折腾半天,指定得病了。

    不过自个这大哥做事又一向如此,随心所欲惯了,他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当真也没什么置喙的余地。

    宋望走到沙发边,一只手解了扣子,扯着衣领,将半湿的西装外套直接脱了下来,扔到沙发上。

    俯身在茶几上给自个拿了一根烟,一边往嘴里叼,一边朝着猴子开口道:“不是让找两个女孩过来么?”

    “马上就到。”猴子忙不迭开口道,“这不是着急过来,我们就先来了。小何就来,带着人呢。”

    “嗯。”宋望应了声,低着头要点烟,火苗噌一声蹿起来,他又愣了愣,似乎突然想到些什么,手指夹了烟,一脚踩了腿边的垃圾筒,扔了进去。

    竟是抑郁地连烟也不抽了。

    赵青和猴子互相看了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从认识到现在,自个这大哥算得上烟不离手,心情好了得抽,心情不好也得抽,忙起来就叼嘴里,无聊了就夹手里。

    反正每天也得上了一包才对。

    当真是气惨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这样想,宋望伸手在茶几上摸了自个手机,抬步坐到沙发上,身子往后靠,修长的两条腿交叠着,低头翻着通讯录。

    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他拨了电话过去,响了两下,那头传来“喂”的一声。

    “让允卿接电话。”宋望说话不怎么客气,那头的男人犹豫了一下,回话道:“二公子睡觉着,还没醒。”

    “没醒就给我弄醒了!”宋望道。

    “这?”电话那头的男人仍犹豫。

    “听不懂我说话么?”宋望紧紧拧着眉,“弄醒他。”

    国外国内有时差,原本正是半夜,接电话的男人有些无奈,可看着手机屏幕上亮着的人名,终归是无奈地叹了一声,开门去叫醒靳允卿。

    “怎么了?”两个人性格迥异,宋望散漫带刺,靳允卿却是文弱沉静,亲近的关系原本就让圈子里一众人大跌眼镜,也就他们安然自若,此刻靳允卿说话的声音不高,还带着点闷,将醒未醒。

    “你什么时候回来?”宋望听着他的声音,问了一句。

    靳允卿低沉地轻笑声从电话里传来:“你不是知道吗?我一般住到六月回来。这边空气好,温度适宜,适合养病。”

    “一年十二个月,你大半时间在国外,挺惬意。”宋望屈起手指,敲着腿面。

    “你大半夜打电话说这个?”靳允卿无奈,一只手撑起身子往床头靠了靠,“是太无聊了消遣我?”

    “我闲的?”宋望语调凉凉地反问了一句。

    “那到底什么事?”靳允卿又笑,笑着又咳嗽了两声,说话的声音却包容。

    “回来吧。”宋望道,“收拾一下,坐明天最早的班机,回来。”

    “我这不养病着。”靳允卿无奈。

    “死了吗?”宋望扬声反问了一句。

    “那倒没有。”

    “没有就回来。”宋望语调不容置喙,“你再不回来。蔚然那丫头我真不管了。爱嗑药嗑药,杀人放火由她去。”

    那头没有人说话,靳允卿似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宋望握着电话,也不出声,就等他出声,过了一会,靳允卿才声音低低地继续开口道:“她要嗑药,你就把她送我哥的医院去。”

    “放屁!”宋望忍不住骂了一声,“你这德行能不能改一改?我送她去干什么?戒毒吗?你以为按着你哥的性子,会对一个嗑药的产生什么感情!不嫌弃都难。”

    “你倒挺了解我哥。”靳允卿无奈地笑了一声。

    “我更了解你。”宋望将手机换了一只手,声音沉着许多,“就明天中午,你不回来别后悔。我今天能顺手救下她,明天可不一定。她下午差点在包厢被几个男人给强了,我估摸着事情有蹊跷。”

    江蔚然的确爱玩,可和她整天忙着把妹的弟弟不一样,除了妆容夸张,喝酒打架之外,她倒很少往男人堆里凑,从小到大,估计心里也就装着靳允浩。

    可感情这事总归这样,靳允浩为人板正,和邵正泽一向合得来,对这种不知自爱的女生,向来是有多远避多远。

    也正是因为有这一层关系,身子骨差劲的靳允卿一年有大半时间待国外养病。

    可眼下,江蔚然这件事透露着古怪,总归他没那么多精力天天守着她,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了靳允卿。

    那头的靳允卿又沉默,宋望继续道:“你想清楚。她现在还迷糊着,药效没过直往我怀里扑,你不回来,我就让赵青要了她,一了百了。”

    “你!”电话里靳允卿猛咳了两声,边上立着的赵青欲哭无泪。

    “能回来么?”宋望道。

    “好。”靳允卿握着电话,低声道,“我回来。就明天。”

    “我在长青园。”宋望报了地址,直接挂了电话。

    等他挂了电话,门铃声刚好响起,最边上的猴子快步过去开了门,将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一路带了进来。

    “就洗手间那个。”宋望伸手指了指,“给她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送到卧室去。晚上要是闹,就拧毛巾帮她降温。”

    “知道了。”两个女孩应声往洗手间方向去。

    宋望又道:“晚上注意着。她要是感冒发烧及时叫我。”

    落后些的女孩又扭头应“是”,宋望坐在沙发上又想了想,打发赵青几人去休息,自个去厨房,给程思琪温了一盒奶。

    她先前睡去的时候还不到九点,宋望自然怕她饿,端着碗进了房间,却瞧见小人儿修长玉白一条腿伸了出来,将被子给死死夹着。

    睡觉也不老实……

    宋望忍不住笑了笑,将碗放在床头,坐上床,一只手去扶她的腿往被子里放。

    程思琪翻个身钻进他怀里。

    宋望拍了拍她光裸的肩,蹙眉想了想,觉得她大抵也不会醒来了,索性自个喝了牛奶,按了床头灯,抱着她睡觉。

    这一天也算是从早折腾到晚,他这一觉也睡的挺熟。

    翌日,中午。

    程思琪先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宋望熟睡的一张脸。

    他相貌非常英俊,眉眼工整绮丽,更甚女人,鼻梁挺直,薄唇色泽浅白,唇角微翘的样子看上去却带着点小孩子的稚气,好像正做着美梦。

    他面部最漂亮的是一双眼睛,此刻紧闭着,睫毛低垂,他睫毛浓黑纤长,这样安静地睡着,睫毛便投映在眼睑下方,晕出一小块淡淡的暗影来。

    程思琪看的有点痴,忍不住笑,柔软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摸上他的眉毛,再到眼睛,到鼻梁,到他微微翘着的唇角。

    宋望一把抓着了她的手,迷迷糊糊笑着将她往怀里带,嘴里还低声地念着:“宝贝过来,我亲亲。”

    “我就在你怀里呢。”程思琪说着话,低头在他胸膛上啃了一口,宋望便醒了。

    他每天醒来总要先亲她,此刻自然和平时一样,掐紧她的腰在脖颈上先啃了一口,又在肩膀上轻咬了两下,最后脸颊蹭着她脸颊,来来回回地磨。

    “好了好了,起床了。”程思琪将他往外推,“痒死我了要。不是记得蔚然好像跟我们回来了吗?还在吗?”

    “在。”宋望说着话,这才想起来她昨晚被自己浇了水,很可能感冒,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坐起来就开始穿衣服。

    先给程思琪穿,总归穿衣服也不忘了吃豆腐,三两下程思琪就软在他怀里,索性也不动了,由着他一边揩油,一边眉开眼笑地给自己穿衣服。

    两人刚收拾好,还没来得及去客卧看江蔚然,楼下程谦一路跑了上来,站定,开口道:“靳家二公子回来了。到门外了。”

    “先下去。”宋望点点头,拉着程思琪的手往楼下走。

    程思琪前生没怎么见过靳允卿,知之甚少。

    大抵也就是他是靳家长房第二子,靳允浩的弟弟,因为身子骨差,常年不怎么出席社交场合。

    眼下是四月,这人西装外还罩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没走路,坐着轮椅被推进来,面色很苍白,眼眸深邃如古井幽潭,脸部轮廓也深刻,抿着毫无血色的唇,看着倒像电视里古老庄园里的伯爵一般,贵气文秀,沉默冷淡。

    程思琪的目光落在他腿上,走在她边上的宋望步伐快了些,上前站定在他轮椅前。

    程思琪以为他要关心地问候两句,谁料,宋望垂眸定定地看了靳允卿一眼,抬脚在他腿上踢了两下,挑眉道:“能走么?”

    “能。”靳允卿抬眸,笑了笑。

    “那你装什么装!”宋望撇嘴说了句,又忍不住笑,伸手拉了他一下,轮椅上的靳允卿便顺势起身,解释道,“坐习惯了!”

    “你就作吧。”宋望说着话,一手揽了边上哭笑不得的程思琪,往沙发上去。

    电视里正播放午间娱乐新闻,女主持人面色严肃,语调飞快:“身为光影传媒董事长之子,江栎在圈子里一向臭名昭著。此次疑似强奸事件一经曝出,更让舆论哗然,群情激奋。据悉,今天上午十时,江栎已经被沣阳区警方控制……”

    ------题外话------

    嗷,总算码到一万字了。

    汗滴滴,阿锦修文那边还没弄完,因为要一个字一个字的改这一遍,真心慢,想了想,还是争取每天万更吧。

    其实本来月初也说的是平均日万更,月更新30万,应该不会食言。

    所以继续求月票,上榜不容易,到了月中,掉下来又可惜,汗哒哒。

    亲们喜欢《女王》的话,希望还是支持阿锦,把攥着的月票给阿锦么么哒,先争取万更,再努力努力,争取将时间弄得早一些,嗷,群摸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