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48:宁姐之死

148:宁姐之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对待媒体的态度一向强势,基本上,已经很少有人敢主动往他跟前凑。

    可耐不住这个消息的冲击力太大,媒体记者们蜂拥而至,便是代表了公众寻求解惑,单一的个人权势再大,也没有当场动怒的道理。

    这样想着,记者们越发胆大,直接七嘴八舌发问了。

    “今天早上网络疯传的那个帖子,宋总看了吗?”

    “网传您指使女人勾引江昊成,并软禁他很长时间不露面,造成光影股价动荡,是确有其事吗?”

    “江昊成的死,和宋总有关系吗?”

    “江家宴会上江筱雅曝出不雅视频,网传是您和靳家二少的手笔,您怎么说?”

    “宋总!”

    “宋总,请简单说两句!”

    一个年轻的记者着急了,话筒急急地往前伸,直接捶到了宋望的脊背上,原本大跨步进公司的他猛地住了步子。

    边上有赵青和公司里快步而出的保镖护在左右,宋望猛地停步转身,便将所有人齐齐吓了一跳。

    他相貌英俊,眼睛尤其好看,眼珠漆黑明亮,眸光十分锐利,直直地落在最当先那个男记者的身上,被他注视的记者便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

    宋望移开视线,环视一周。

    冷淡地哼了一声,他唇角带上了一抹讥诮的弧度。

    “说两句?”宋望绮丽如画的眉梢微微挑起,散漫地笑了笑,“想听我说什么?我害了江昊成?还是我找人玷污了江筱雅?”

    他眉眼冷峻,笑容讥诮,媒体记者们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是没有人敢率先开口说话了。

    记者们没人说话,宋望又冷嗤一声,继续道:“关于收购光影的事情,我就一句话,商场如战场,兵不厌诈,成王败寇。”

    他抬眼环视一周,淡声道:“至于其他事,似乎都已经触及法律,我若是犯了法,自然有执法部门调查,多说无益。不过话说回来,执法部门也得凭证据办事,有哪个警察会因为网上流言,上门拿人?有哪个法官会因为网上流言,宣判定罪?诸位这样着急上火地过来,是准备用我几句话编新闻搏版面?还是觉得,娱乐新闻就不用摆事实讲证据,可以编故事一样揣度猜测?”

    “宋总。”近前的几个记者神色讪讪,话未出口,宋望已经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直接转身大跨步进公司。

    从清平乐林凯和赵晓琳的事情之后,他对媒体记者向来没什么好脸色。

    此刻,被留在原地的记者们也没人敢再追上去。

    光影之后收购华娱,眼下,橙光已经和环亚、星际一起,成为娱乐圈三大巨头,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尤其,宋望手下还有寰宇集团。

    他自然不是一两个记者,甚至一两个娱乐网站可以撼动的。

    娱乐记者为找爆点,有新闻蜂拥而上实属正常,事实上,只要宋望能好言好语地解释两句,媒体记者撰稿之后并不一定就是负面新闻。

    可很明显,他才懒得管你到底要怎么报道,压根不愿意因为这些事,和媒体记者们虚与委蛇。

    他有他的骄傲,偏生,这骄傲又并不让人讨厌。

    媒体记者们悻悻而去,有些年轻的女记者还花痴一样地看着他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

    这样倨傲冷淡的男人,这样每每说话毫不客气的男人,这样从相貌身价都完美优秀到无可挑剔的男人,他私底下,却有那样温柔缱绻、深情惹人的一面。

    他能为一个女孩屈膝,跪倒在冰天雪地里求婚,也能为了那个女孩从暗处走到明处,给她庇护,还能为了和她互动,开通微博,晒各种照片示爱,想起来,那些举动其实还都有些孩子气,非常可爱。

    刚刚播出的《娱乐星天地》节目里,整蛊环节他一个电话让网上热闹了好几天,一句“我什么也不吃,吃你就行”更是被一众网友奉为“2015年最经典爆笑网络流行语。”

    明面上,他强势地保护宠爱她,私底下,他柔情地呵护疼惜她。

    他还无赖痞气,只是可惜,一般人根本无缘看到。

    这样的男人,简直是所有适龄女人心目中另一半的不二人选,很可惜,她们看到并日渐了解了这样的他,却始终只是看客。

    渐渐散开的好些女记者无限唏嘘,已经进了公司的宋望自是根本不知道。

    他快步往专属电梯而去,赵青紧紧跟着。

    进了电梯,宋望略微想了想,开口道:“一会出去先给宁姐打电话,问问最近怎么回事,有没有人找她。”

    “是。”赵青出声应了一句。

    宋望便没有再说话,微微眯着眼,若有所思。

    收购光影的事情其实并无不妥之处,暴露出的所有问题也是光影原本的问题,也就唯独江昊成和江筱雅的事情上,留有弊端。

    可归根究底,玷污江筱雅的那几个人原本就是孙虹和江筱雅指使,真要深究起来,那几个人应当没胆量说出靳允卿,反而是孙虹母子两自讨苦吃。

    让他意外的原本是江昊成的事情,毕竟,他原本只是让宁姐绊住江昊成几天。

    谁知那老东西色迷心窍,碰了宁姐就再怎么也放不下,支票珠宝给的阔绰不说,最后,还能在快活的时候突发脑溢血,没了。

    总归是牵扯不到他身上才对。

    可时隔这么久,这些事突然被人提起来,倒好像专门冲着他来的。

    会是谁?

    宋望大跨步往办公室而走,微微蹙着眉,大脑飞快运转,最后,想到了孟歌和孟欢。

    排除生意上的纠葛争执外,他也就和这两人有些恩怨,偏生,也就这两人,亲眼见到他自皇庭一号带走了江蔚然。

    那几人是孟欢遣人送到他手上,也因而,他们自然能猜测到他和靳允卿将这桩事记到了江筱雅的身上。

    至于宁姐,算是京城暗面名声响亮的人物,光影被收购之后,她和江昊成没有按着约定断了往来,在一起的次数多了,难免被注意到。

    这件事,到底是孟歌,还是孟欢?

    所欲为何,有无后招?

    宋望蹙眉想着,最后,还是决定先和宁姐见一面,毕竟,江筱雅的事情责不在他,也就江昊成的事情算是一道破口,眼下江昊成已死,想要对付他,定然得先想方设法掌控宁姐。

    宋望料想不错,不过也并非全对。

    当天下午,几家娱乐门户网站以旁观的视角,中立的态度,发布了和网上抹黑宋望的帖子相关的新闻。

    自然不敢明面上指责他,只论述了前因后果,将宋望的三两句话作为他本人的态度,直接摆了上去。

    新闻里,还附有早上采访宋望的视频片段。

    孟家大厅。

    宽屏电视里女主播收了话尾,握着遥控的孟欢“啪”一声关了电视,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神色风流地往沙发上靠了靠,顺带着,在边上衣着清凉的美女屁股上戏谑地捏了一把。

    “四爷。”那女人娇滴滴就往他怀里靠,孟欢挑眉看她一眼,又觉得烦,指挥道:“过去拿葡萄来,喂我吃。”

    女人娇笑一声,自茶几上的描金彩绘瓷盘里拿了串葡萄,用精心绘制的长指甲捏着,一个一个,放在自己嘴边,用嘴喂给孟欢。

    孟欢好色、好酒、好赌,三项里尤其好色,京城里人尽皆知。

    此刻,他微微眯起细长凤眼,吃了一颗葡萄,顺带着,重重地吮吸了一下女人的唇,还带着响。

    分明是下午,一方空间都被他染得颓靡。

    不远处,倚靠着沙发的孟歌冷眼瞧着他,神色厌烦,唤了声:“老四。”

    他一脸不耐,和往日比起来,却隐有不同。

    孟欢直接将边上的女人推了一把,一条腿搭在沙发上,一只手摩挲着下巴,看着电视屏幕的方向,阴测测笑道:“就只是试试手而已,不着急。”

    邵正泽重创了孟家其他几个兄弟的生意,原本是想着让孟歌成众矢之的,孟家一众主子内斗争抢,从而一蹶不振,也免得脏了他的手。

    可不曾想,孟歌身后来了个邓南疆,他非但平安无事,还直接坐稳了孟家家主之位。

    识时务者为俊杰,各方面势力都完全不敌,孟家几个兄弟,以孟四为首,自然都暂且放下成见,屈从臣服于孟二。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而孟歌,因为许依依怀孕动了恻隐之心,暂时不作任何动作,停手整顿孟家之后,便将目光锁定在宋望身上。

    孟家想要维持三代以来创下的地位,宋哥,自然是如鲠在喉。

    尤其,孟歌还含有私心。

    他和邵正泽的事情,因为他对许依依动心思在先,不占理,自然告一段落,可与此同时,宋望横插一脚,让他难堪,却是不能忍。

    他性子狠绝,原本已经很难容人,先前有软肋,母亲秦晴是其一,许依依是其二,在孟家做事一向都有所顾忌。

    可眼下,许依依怀有身孕,和他无关,秦晴将小静送上他的床,违背他意愿利用他,他难免觉得失望。

    人无软肋,便无所顾忌。

    手握孟家,他眼下筹谋的,便是以宋望为突破口,让孟家再越一层,若是达成所愿,孟家脱离京城四大家之末这一位次,也并非全无可能。

    孟四屈从支持,也提出了唯一的条件。

    程思琪。

    自上次宴会上再见程思琪,他近来神魂颠倒,看其他女人都觉得不对劲,甚至情事上都提不起劲,味同嚼蜡。

    女人就好像他的命。

    孟歌想要对付宋望,而他,眼下想要的唯有程思琪而已。

    “到底是试试手还是打草惊蛇,你自己该好好掂量掂量,宁姐也没找到,你这样根本不可能撼动他。”孟歌冷嗤一声,神色淡淡道。

    “宁姐已经在找了。至于这事情,”孟欢肆无忌惮地笑了笑,“撼动不了让他闹闹心也是好的。就算猜到我们又怎样,凡事得讲证据才好,他动手也得师出有名,不是么?”

    他自然是有把握发帖人不会被搜索到,说话也显得极其傲慢自信,悠然自若地往沙发上靠了靠。

    孟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索性没有再说话。

    闭目养神。

    孟欢凤眼微眯,抬手捻了捻手指,指尖似乎还残留着女人香,他勾着唇角笑了笑,揽了边上的女人,直接往房间去。

    与此同时--

    赵青联系到了宁姐,将地址报给了宋望。

    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宋望看了眼时间,一边起身一边朝赵青开口道:“紫郡长安?我们现在就过去。”

    “地方稍微有点远。”赵青紧跟着他,提醒道。

    “嗯,让小川去接一下琪琪。”宋望简单地应了声,出了电梯,给程思琪打电话,说明晚些回去。

    乌童脱离了危险清醒过来,江宁却还是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将《闪婚》全权交给了导演李晶负责。

    眼下剧组已经开始继续拍摄,程思琪也忙得脚不沾地。

    听到她匆忙应了,宋望也没有再说话,掐断通话,上车,和赵青一起,直接往紫郡长安而去。

    紫郡长安在西郊,是去年才落成的住宅区。

    占地面积颇大,户型是统一的二层独栋小别墅,售价不算高,可因为地理位置实在偏了些,眼下并未发展起来。

    宁姐有多少钱没人知道,她喜好收集旗袍、香烟和翡翠,也喜欢买房,还曾经自嘲,说因为狡兔三窟。

    宋望淡淡想着,面无表情。

    事实上,自从上次因为宁姐的事情,让程思琪受委屈,他眼下,基本上避免再见到宁姐,以及其他任何一个可能往来的女人。

    程思琪的哭声太揪人,想起来,他的心都得碎了。

    宋望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前面的赵青突然开口道:“大哥,有人跟着我们。”

    “甩掉。”宋望眼眸都未抬,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是。”赵青应了声,提了车速,直接变道,驶进了边上一条绿树成荫的街道,三两下,从一片喇叭声中窜了出去。

    六点多,车子驶入西郊枫林区。

    晚霞很艳,如火如荼,瑰丽的画卷一般在天际铺陈开来,视野越发宽阔,宋望将车窗落下去一些。

    看着窗外,他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抽。

    一根烟燃尽,紫郡长安便到了。

    宁姐选得位置极偏,在整片小区边角,也就风景不错,远远看去,有一条河,在夕阳下波光粼粼,静谧得不像在京城。

    赵青从最近的车库入口进去,停了车,折回来按了门铃,宁姐亲自下来接两人进屋。

    她依旧穿着旗袍,梅红色,质地滑顺的缎面上却是一片星星点点的白。

    好像写意白梅。

    宋望垂眸看了一眼,觉得密集恐惧症的人大抵要觉得晕。

    “来了。”宁姐在家里也穿着高跟鞋,袅袅婷婷地站着,好像随时会柔弱无骨地倒下去,招呼了宋望一声,她朝着赵青笑笑道,“刚泡了茶,尝尝?”

    “谢谢。”赵青应了一声,礼貌地笑了笑,坐到沙发上倒茶喝。

    宁姐的生活方式很特别,节奏非常慢,从走路、说话中都可以窥得一二,她以自己为资本,得享一切。

    到底好不好,赵青也从来不做评价,不去想。

    毕竟,宁姐比他们都大上许多岁,应该有差不多十年了,当年他第一次和宋望见到宁姐,她也和现在一模一样。

    气质风韵、长相皮肤,全然未变。

    私底下,许多人都觉得诡异,甚至曾经有人胡言乱语,说她不是采阳补阴,就是喝着少女血青春永驻。

    总之,因为这个人神秘又传奇,让人都有了妖魔化的猜测。

    赵青胡思乱想着,宋望也没客气,抬步坐到了沙发上,俯身捏了一个小瓷杯,递到唇边抿了一口。

    “抽烟吗?”宁姐抬眸问了他一句。

    “不了。”宋望淡淡道,“最近是不是有人找你?你要是觉得烦,可以暂离京城落个清闲。”

    “不必的。”宁姐给自己点了一根烟,青葱一样的手指夹着,淡淡笑了下,沉默着,没有再说话。

    半晌,她指间一根烟燃尽,抬眸朝宋望道:“到楼上吧,有些话和你说。”

    她这意思,自然是要避着赵青。

    宋望略微想了想,挑眉看赵青一眼,又看向她,点点头。

    他点头,宁姐便笑了笑,从沙发上起身,迈步往楼上走,家里凉气很足,她小腿光裸,踩着十多公分的高跟鞋,走在花纹繁复的彩色地毯上,极稳。

    宋望不紧不慢走在她身后。

    宁姐上了楼,往书房走,这过程,不说话也不回头,安静得像一缕幽魂。

    宋望第一来,目不斜视地进了书房,先是被手边实木手架上一排排一模一样的书页封皮所吸引。

    一眼望去,那些封皮都是略显沉郁的暗红色。

    视线最近处的几本,几行字跃入眼帘。

    《聊斋志异》、《山海经》、《西厢记》、《牡丹亭》、《蓬莱夜话》……宁姐的书,和她这个人也挺衬。

    只是--

    宋望觉得,一个人得有多无聊,才能仔仔细细地给每本书亲手做封面。

    满满当当几个书架,着实让人眼花缭乱。

    宋望移开了视线,桌面上,只摆放了一个长颈玻璃瓶,玻璃瓶里盛了水,水里插着两枝花。

    应当是月季,一朵暗红,一朵浅粉。

    两枝花被人修剪过,没有绿叶,枝条光秃秃,花朵在细细的枝头摇摇欲坠,看上去,倒好像不是真的花。

    宋望神色淡淡地收回了视线,宁姐已经走到了落地窗前,往外看。

    如火如荼的晚霞从整扇落地窗映进来,她整个人便好像站在艳丽的火苗里,随时会消失一般。

    宋望没有再往前走,看着她的背影,没说话。

    宁姐似乎是轻轻一声喟叹,微微侧身站着,朝着他扭头笑了笑:“宋望,你还记得青城吗?”

    “记得。”宋望淡淡地应声道,“家乡怎么能忘?”

    这话说完,他似乎是觉得奇怪,神色定定地看着宁姐,慢慢道:“您也是青城人?”

    他这称呼比以前都客气许多,直接差了辈。

    宁姐笑了笑,扭头过去,看着窗外,声音悠悠道:“是,我是青城人。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一户吗?因为那条河。”

    宁姐伸手指了一下,宋望抬腿走两步,便看到晚霞下波光粼粼那条河。

    “当年我第一次遇见你父亲,就是在傍晚,”宁姐看着那条河,声音悠悠道,“一条河从桥下穿行而过,他笑着跳上船,眉眼张扬,骄傲得像个孩子。”

    “您认识我父亲?”宋望神色微微诧异,发问道。

    “我爱他。”宁姐道。

    宋望垂在身侧一只手微微收紧,握成拳,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抬眸定定地审视着她。

    “就是我。”宁姐慢慢道,“传言里,那个让你家破人亡的女人,就是我。”

    宋望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宁姐看着他,似乎过去很久很久,也不曾开口。

    窗外晚霞的艳色更盛,宋望绮丽如画的眉眼映在瑰丽的色泽里,宁姐侧头看着他,一瞬间觉得恍惚,伸出手,朝着他的脸上摸过去。

    宋望一把握上她手腕,似乎是抑郁不已,使劲地磨着牙。

    “那是宋清晖的选择,与人无尤。离开京城吧,我可以当做从未认识你。”宋望握着她手腕,差点握碎,半晌,却淡淡地说了一句,放开她手腕,转身欲走。

    宁姐比他大好些岁,这些年,也私底下为他做了不少事,眼下到了这一步,真相昭然若揭,他却懒得再计较了。

    感情的事,怪得了谁呢。

    如果不是宋清晖有心,单凭她,怎么可能让宋家落到这步田地。

    宋望紧紧抿着唇,大跨步往门外走。

    身后,宁姐看着他高挑挺拔的背影,苦笑道:“你错怪他了。”

    一句话,又让宋望停在了原地,没回头。

    “我是一厢情愿,我一直爱着他,我甚至比你母亲更早认识他,可这些其实都没有什么用。他去京城,对你母亲一见钟情,追求征服她,带她回了青城。可是他没有变过心,从头到尾,爱的人只有你母亲而已。你应该知道吧,他将你母亲唤作香香,你现在也有了爱人,难道体会不到那些称呼里的爱意吗?”宁姐在他伸手,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胳膊,声音轻轻道。

    宋望在她的声音里慢慢转身,一字一句道:“可是我母亲杀了他。”

    “她误会了。”宁姐苦笑道,“你父亲在外面醉了酒,是我主动靠近他,抱他吻他,带他去房间,被你母亲看见了。我是故意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可是他受惊一样地跑开了。”

    “宋望?”宁姐看着他,试探道,“你怪我吗?”

    她原先不觉得愧疚,她原本不会觉得愧疚。

    可这些年,看着宋望,看着他从青城到京城,看着他从原本那样秀丽如玉的少年变成如今这样,很多时候都冷漠散漫的男人。

    他因自己家破人亡,也因自己背井离乡,纵然走得越高,却不见得比原来幸福。

    眼下他有了心爱的女人,一颗心终于因此而柔软,她却觉得愧疚。

    宁姐看着他,神色忐忑而期待。

    宋望愣了良久,突然抿唇笑了一下,他眉眼含笑地看着她,似乎是觉得不知所措,手指摩挲着自己色泽浅白的薄唇,笑着反问道:“怪你吗?”

    宁姐怔怔地看着他。

    宋望咬牙切齿:“我恨不得杀了你。”

    “要是能死在你手上,我甘愿。”宁姐放下环抱着自己的双手,神色认真,苦笑道,“宋望,要是能死在你手上,我甘愿。”

    “我妈妈她,能回来吗?”宋望看着她,一步一步,缓慢地走近,伸手扣上她纤细的脖颈,推她到窗边,手指用力收紧,一字一顿道,“杀了你,我妈妈她,能回来吗?宋清晖,能回来吗?”

    宁姐被她掐着脖子提起来,越提越高,猛烈地咳嗽起来,无法开口。

    “能回来吗?啊!”宋望声色俱厉地问了一句,下一瞬,松开手,将她直接顺着窗户甩出去,“砰”一声,书桌都被撞的退了一步。

    宋望居高临下,垂眸看着她,神色隐忍,克制着怒气。

    他紧握着双拳,浑身血液沸腾,肌肉都紧绷,笔直地站着,脸色铁青,好像下一刻,就是狂风暴雨。

    他看了良久,看着宁姐,眼神凛冽如刀。

    可最后,他没有再上前一步。

    他和宁姐相识差不多十年,她一直对他颇为照顾,也迁就,只要他需要,她能够帮助他做不少事。

    谈不上利用,可实际上,这么多年,他也利用她不少次。

    他有些心软,最起码,没办法亲自杀了她。

    宁姐看着他紧握的双拳上青筋暴跳,神色怔怔,突然了然地笑了笑,渐渐地,声音越大,她好像发疯一般地笑起来。

    她多了解他,这就是她认识的宋望,和宋清晖一样,心慈手软。

    也许平素很多时候狠绝冷厉,可实际上,他有极其柔软的一面,这柔软的心肠,是对每一个身边人而言。

    他并非不敢杀她,可他不忍心。

    他性子里有执拗赤诚如孩童的一面,对伙伴和朋友,哪怕是犯了错的伙伴和朋友,都没有办法狠下心肠。

    这就是宋望……

    宁姐哈哈哈大笑起来,眼眶里笑出了泪,声音无比苍凉,好像这一瞬间,突然老去了不少。

    宋望紧紧地握着拳,转身,大跨步离开了房间。

    他心绪涌动,这晚到的真相让他差点承受不住,下楼梯的时候,他脚步踉跄一下,额头上都突然冒出了不少汗。

    他想起了楚香兰,她握着血淋淋的剪刀,对着自己笑,她说:“小宋同学,我杀了你爸爸。”

    他也突然想起了宋清晖。

    事实上,这么多年,他一直避免想起他。

    宋清晖眉眼飞扬,大跨步进屋,当着他的面,一把就能将楚香兰举老高,甚至在空中扔一下,还稳稳地接住她,爽朗笑着唤“香香。”

    香香……

    是了,在他懂事以后的那些年,他看似玩世不恭的父亲,一直这样称呼着他的母亲,这样的两个字里,带着骄傲,带着浓烈缱绻的爱。

    是连他,都打扰不了的亲密。

    他其实还清楚地记着他的长相,他的父亲宋清晖,和现在这个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他完全承袭了他的眉眼鼻梁,一直以来,想甩都甩不掉。

    原来是误会。

    让宋家家破人亡的这件事,到头来,一个误会而已。

    妈妈,你知道吗?

    宋望伸手在自己心口按了按,那里沉闷堵塞,让他难以呼吸,他脸色极其难看,好像受了重创,下了楼,连赵青都吓了一大跳。

    “哥,怎么了?”赵青连忙起身,探询地问了一句。

    “没事。”宋望摆手道,“我没事,回家,现在。”

    “行。”赵青连忙应一声,扭头朝楼上看一眼,转身跟上他,大跨步出门。

    宋望一直没说话,赵青取了车,两人一路出去,距离整片小区远了些,后座的宋望一句话都未说。

    “轰!”

    一声震天巨响突然传到耳边,赵青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车窗外,远远的地方,燃起了熊熊大火。

    火光映红了半边天,带来的热浪他们似乎都感知得到。

    宁姐的那栋小别墅,在火光中,被炸得四分五裂,分崩离析,这情况始料未及,赵青震惊错愕不已,紧急刹车,车子停在了原地。

    宋望从落了半扇的车窗中看出去,视线之中,只有一片艳丽的火光。

    “走吧,回家。”良久,他微微启唇道。

    晚上九点,宋望回到家。

    家门口,他遇上了刚好准备进门的江栎,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江栎正掏钥匙的动作一顿,转头看他。

    宋望面无表情,眉眼冷峻,看见他,就当作没看见。

    事实上,从上次争执以后,他们一直冷战。

    江栎看着他,挡了去路,宋望便也停了步子,等着他开门,一言不发。

    半晌,江栎抿唇看着他,道:“江昊成的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我没有要他的命。”宋望言简意赅。

    “你为什么收购光影?”江栎想了想,又道。

    “呵,”宋望笑了笑,“和你有关系?或者说,光影和你有关系?你在光影处于什么职位,握有多少股份?”

    江栎看着他,一时间语塞。

    “商场这些事,我的事,你还无权置喙。”宋望淡淡道,话音落地,索性越过他,直接开门。

    “表哥。”江栎在他背后唤了一声,慢慢道,“你在帮我吗?”

    宋望推门的动作顿了一下:“你觉得呢?”

    “是。”江栎简短地说了一个字。

    宋望没说话,也没回头看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客厅里,程思琪和程瑜看着电视说话,小思源靠在沙发上,吃葡萄。

    眼见他们一前一后进来,神色都还挺冷淡,程思琪站起身笑笑道:“你们俩在外面吃饭了吗?”

    “吃过了。”江栎先回话,越过宋望,上楼去。

    宋望到了程思琪跟前,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半晌,温柔地笑起来,道:“我想吃面,做碗面给我吃吧。”

    “琪琪也刚回来,我去做吧。”程瑜站起身笑了笑,“她就会下面条,你也别委屈着,想吃什么都行,我去做。”

    “妈,你去休息吧。”程思琪扭头看她一眼,“下个面也没有多累的。”

    “真要吃面啊。”程思琪看着宋望,笑问一句。

    “嗯。”宋望点点头,一脸认真。

    “我去做。”程思琪说着话就往厨房去,边走边道,“你要不先去洗澡吧,也得一小会,你下来再吃也来得及。”

    “吃完再去。”宋望说着话,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海鲜面吧,我妈今天在超市买了虾皮,很新鲜。”程思琪打开冰箱看了看,头也不回地建议道。

    “嗯。”宋望从背后紧紧地抱着她的腰,埋头在她颈窝,应声道。

    “怎么了?”程思琪笑着掰开他的手,推他,“别闹,还想不想吃饭了,时间已经挺晚了。”

    “别推我。”宋望收紧手臂,更执拗地抱着她,“让我抱一会。”

    他声音和平时有些不一样,程思琪敏感地察觉到,便没有再推他,声音轻轻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事,就想抱你一会。”宋望牢牢地抱着她,蹭着她脸颊,声音低柔道:“宝贝。”

    “嗯。”程思琪温柔笑着应了一声,在冰柜里找菜。

    “琪琪。”宋望声音低柔地又唤了一声。

    “嗯。”程思琪又耐心地应着。

    宋望先后叫了她好多次,她每次都极耐心地答应,到最后,宋望扳过她肩膀,低下头去,温柔地吻着她。

    他动作极轻柔珍视,捧着她的脸,好像捧着易碎的瓷器。

    程思琪觉得他有心事,一边耐心地应付着他,一边洗菜、切菜、下面条、调味。

    她也就会做这些,原本想着好好学厨艺,因为后来越发忙碌,每每回家,纵然有心,也没多少时间。

    两人在厨房里磨蹭了好一会,等宋望吃上饭,程瑜和小思源都已经上楼去休息。

    宋望吃得很慢,一直若有所思。

    等他吃完,程思琪收拾了碗筷,两人回房,已经到了晚上十点。

    宋望去洗漱。

    程思琪先上床,觉得无聊,用手机上微博,胡乱地浏览着,看新闻,最新一条,西郊枫林区紫郡长安一栋别墅爆炸。

    时间就在下午七点左右,原因未明。

    消防员赶到现场施救,呈现出来的画面却惨不忍睹,业主被炸得四分五裂,尸骨不全。

    程思琪觉得残忍,索性退出微博,唏嘘不已。

    等宋望围着浴巾出来,还能看到她明显惊魂未定的惋惜样子,他一边擦头发一边发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程思琪勉强笑一下,又觉得他今晚看上去显得闷了些,想想又道,“就刚才看新闻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西郊枫林区一栋别墅爆炸了,业主都炸得没能留下全尸,太可怕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说着话,宋望低着头,若有所思:“嗯,我知道。业主是宁姐。”

    “宁姐?”程思琪诧异不已,愣了半天,突然抿抿唇,开口道,“上次和你一起,被拍到的那个女人吗?她到底是谁?”

    她第一次这样认真发问,宋望握着毛巾,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宁姐?”程思琪若有所思,半天,又道,“她和江昊成有关系吗?今天网上那个帖子,是,确有其事?”

    “如果我说是。”宋望垂眸看着她,“如果我说是,是我让宁姐勾引了江昊成,到最后,他也因此间接死亡,你会觉得怕吗?”

    “我说过的。”程思琪看着他,“哪怕你是魔鬼,我也爱你。我相信你,无论做什么,你总有你的原因的。”

    程思琪语调顿了一下,上前拉过他一只手,跪在床上,抱着他的腰:“你今天怎么了?宁姐为什么会死?愿意说给我听吗?”

    ------题外话------

    呼呼,周末快乐么么哒。

    答案是C哈。

    昨天的留言关于猜题的,阿锦统一不回复了,回复起来有些压力,就奖励正确的,回答其他涉及剧情的,么么哒。

    然后,今天25日,正版读者留言,奖励30币币,么么哒,截止晚上12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