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56:妻奴是怎样炼成的【月初求票】

156:妻奴是怎样炼成的【月初求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青城早晚温差大。

    有风从半开的纱窗中吹进来,浅色的窗帘轻轻晃动着。

    小静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恍惚不已,浑身的酥麻颤栗感觉都还在,房间里,除了她,却空荡荡没有人。

    她不知道孟青什么时候走,只记得昨夜,他缠绵温柔的吻和触感冰凉的手指。

    他的手指没有一点温度。

    即便是那样地揉搓抚摸她,始终都是冰冰冷冷,让人想起处在阴暗里诡秘的吸血鬼和天生冷血的蛇。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因为他一只手软化成水,意乱情迷,甚至,不堪承受晕了过去。

    真羞耻啊!

    小静双手环抱着膝盖,将脸颊深深地埋了进去。

    孟青,是爱吗?

    原来这就是爱的感觉,有忐忑、有期待、有兴奋、有激动、有担忧、魂不守舍、牵肠挂肚、夹杂着让她无比羞耻的快感。

    小静紧紧地抿着唇,胡乱地想着。

    半晌,又重新躺在被子里,发呆,一抬眼,看到了枕头上几根掉落的短发。

    枕面洁白,孟青的头发短而黑,和她蓬松柔软的金发自然是不一样,她神色愣了愣,将他几根头发捡起来,握在自己手心里。

    想着想着,她竟然觉得怕。

    孟青行踪不定,在孟家似乎都神出鬼没,每一次,他出现都无声无息,而离开又是这样,不声不响。

    他似乎没有说过爱,也没有说过喜欢。

    他看上去温柔又蛊惑,可有些时候,他冷静又讥诮,甚至,看上去十分危险。

    爱她吗?

    是因为对她心动,所以才抱她吻她,才不顾及孟歌,也要和她亲密纠缠?

    孟青爱她吗?

    小静这样想着,便怎么也安静不下来,在床头拿了手机,在屏幕上迟疑地摩挲了两下,找到孟青的电话,发短信给他。

    “你去哪里了呢?”

    短息提示音响起来,孟青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到的便是这一条。

    他看着短信,微微抿唇,浅淡的一抹笑,便从薄而锐利的唇角溢出来,漾开在俊秀白皙的面容上。

    他笑容温柔,眼神却危险,带着讥诮和冷意。

    就好像,守在陷阱边上的猎人,冷眼看着自己的猎物掉入陷阱里,犹不自知,反而在陷阱里寻求庇护一般。

    他握着手机,没有回复。

    驾驶座的男人从后视镜里看见他,略微想了想,忍不住笑道:“看样子,三哥昨晚将人给拿下了。”

    “没有。”孟青看着窗外,冷笑了一声。

    “诶?”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有点不解。

    “我怎么可能要孟二的女人?”孟青一低头,笑出声,冰凉的手指摩挲着手机屏幕,淡淡道,“玩玩而已。”

    “嘿嘿,也是。”副驾驶的男人接口道,“三哥怎么可能捡别人剩下的,尤其那个人还是孟……”

    男人说着话,却觉得车里一时间安静下来,不由自主转头看过去。

    孟青看着他,神色淡淡,眼眸凉薄。

    似乎,正等着他说完后面的话。

    鬼使神差地,副驾驶的男人却不敢说完了,干笑着咳了两声,自觉地转过身去,兀自唏嘘。

    孟青心性坚韧,可心思,也最难捉摸。

    他猜不透他的心思,有些话,说过头了自然不好。

    前面两个人安静了,孟青便重新将视线移向窗外,窗外是青城八月的天,清晨,天色蔚蓝,白云如棉絮一样被扯开。

    看上去软而轻,飘飘荡荡。

    他想起了小静温软的身子,娇娇柔柔,带着女儿家特有的馨香,他不过轻轻拨弄,她便在他手下软成一汪水,包裹温暖着他的手指。

    真敏感哈。

    孟青抬起一只手放在眼前,轻轻地捻着自己指尖,似乎,还能闻到幽幽的女儿香,迷醉清甜,要让人乱了心智。

    他看着手指,半晌,又自嘲般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变态。

    笑着笑着,他又捂着伤口剧烈地咳嗽起来,一下一下,那声音沉闷折磨,好像从他的胸腔中发出来。

    “开慢点,你开慢点。”副驾驶的男人着急了,朝着开车的那一个斥责道,“三哥身上有伤,开稳点能死啊!”

    “是、是。”开车的男人也着急,看着后视镜里孟青陡然苍白的脸色,忙道,“一时忘了,哥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还是去医院再看看,大夏天的,别感染了。”

    “没事。”孟青慢慢止了咳,“死不了。”

    昨天那一刀没在要害,伤口不大,可深了些,稍稍一扯动,自然疼,尤其从昨夜到早上,他一宿未眠。

    折磨着小静,又何尝,不是在折磨他自己。

    他二十一岁,血气方刚,没有过女人,当初,怎么就想到用这样的方式,去挑衅羞辱孟二呢。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眼下,已经开始了,却怎么也不想停止,原来报仇也是会上瘾的。

    孟青如是想。

    胡思乱想着,一只手依旧握着手机,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小静给他发短信,过去了十几分钟,够久了。

    他低头笑着,回复道:“醒了?”

    “嗯。”小静回复的很快,不过又重复了前面的那一句,“你去哪里了呢?”

    “我有点事,暂时不回去。”孟青低着头,抿着唇角,眼角眉梢却染着一抹温柔和缓的笑,他自己也根本不曾意识到。

    “那,我一会跟着思琪她们走了。”小静有点纠结,编写完这一句,又添上一句,“你什么时候回京城去?”

    “不好说。”孟青道,“我回来会找你的,乖乖等我。”

    乖乖等我……

    他这句话,怎么看,都暧昧多情,很温柔。

    小静怔怔地看了两眼,回复道:“嗯。你注意伤口,记得去医院检查。”

    “会的。”孟青回复了最后一句,装了电话。

    不知怎的,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酸涩,很熨帖,好像有某种情绪在慢慢地发酵着,蒸腾着,他有点想念小静。

    想抱抱她,亲亲她,想触碰她,看她羞,看她用海水一样的眼睛,迷茫纠结地看着自己。

    犯病了吧,孟青。

    他看着车窗外,严肃地抿着唇,在心里,无声地咒骂了自己一句。

    排斥着纷杂的心绪,不愿意再多想。

    与此同时,小静抱着手机,手指紧握着,怔怔地发呆许久,忍不住笑起来。

    就因为一句“乖乖等我。”

    她很容易满足,她觉得兴奋又期待,她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爱上孟青了,孟青孟青孟青,小五小五小五,这两个称呼,辗转在嘴边,让她无比欢喜。

    这感情被确认,来得非常快,气势汹汹。

    她甚至,完全将孟歌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心性简单,小孩一样,最是多情,其实,也最无情。

    爱情就好像玩具,她喜欢了第一个,又被第二个吸引了,神魂颠倒,很快的,就能将第一个完全抛诸脑后。

    孟歌就好像第一个,她喜欢倾慕过,可到底,没有走心。

    孟青就好像第二个,入了视线,就直接强势地占据了她的心,甚至反客为主,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被他牵引操控着,要失去自我。

    失去自我,却甘之如饴,尚且,不自知。

    小静起身下床,换了裙子,洗漱完,去找程思琪。

    从青阳回京城,路经澄明。

    早上九点的飞机,时间还早,一众人并不着急,收拾完,在酒店餐厅里吃了早饭,才动身去机场。

    澄明是宣传的第二站,发布会从头至尾仅有半小时,程思琪现场献唱了第二主打《请你爱上我》,也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一众人没有在澄明过多逗留。

    下午三点,回到京城。

    专辑发布会在市中心的盛世大酒店三楼宴会厅举行。

    她要献唱《爱的主打歌》,为了烘托气氛,星际特地安排了已经发了专辑的苏晋帮她伴舞。

    程思琪在休息室换衣服、化妆。

    蓬松的长发梳成马尾高高扎在脑后,为了契合歌曲节奏,她穿着十分利落清凉的紧身T恤,配着一条黑色的小短裤。

    伴随着音乐蹦跳热舞,几度将现场的气氛送到最*,也成功的,让自己出了几层汗,发布会结束,就连鬓角都汗湿,越发显得她一张脸,晶莹剔透。

    笼着细密的汗,漂亮的脸蛋儿就像剥了壳莹白的荔枝。

    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程思琪舒了一口气,再回去,T恤还裹着她曲线玲珑的上半身,一走动,便露出柔软腰肢。

    宋望来接她,站在休息室外面,远远看见,都忍不住蹙眉。

    程思琪到了他近前。

    他绮丽的眉梢微挑,情绪倏然转变,露出个腻死人的温柔笑容,开口道:“宝贝儿。”

    呃……

    程思琪看着他,哭笑不得,道:“你怎么来了?”

    “这不过来接你?”宋望抑郁道,“你这一脸嫌弃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哪里嫌弃了。”程思琪扑哧笑出声,“就觉得你总是大庭广众下,宝贝宝贝的,太肉麻了,鸡皮疙瘩起一身。”

    “全世界都知道我这样叫你,没必要避着。”宋望面不改色。

    “不要脸。”程思琪嗔怪一声,去休息室取包。

    “要你就行了。”宋望一把搂紧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低着头,在她玉白的脖颈上啃了一下,呢喃道,“想死我了。”

    “就一天没见。”程思琪在他怀里拧麻花,“你小心被人看见了。”

    她说着话,宋望低低笑一声,松开手,在她圆翘的屁股上拍一下,催促道:“快去收拾东西。”

    程思琪登时羞起来,下意识地,连忙从他怀里蹦开。

    宋望看着她,勾唇笑起来。

    真好,他觉得这样年轻俏丽的程思琪,真好,他其实一开始就见到她这样年轻靓丽的样子,可他总有一种错觉,这样的程思琪,来之不易。

    她就好像他丢失已久的瑰宝,不知怎么地,意外来到他身边。

    将他一颗心完全占据,让他甘愿为奴。

    感情的奴隶。

    宋望淡淡地想着,浅笑,休息室里几个人便一起出了来,程思琪和荣晴、小静说着话,绯川逸便到了他边上,声音低低道:“道上的阿三,是孟秋的儿子,叫孟青,应该是孟五。”

    “哦?”宋望挑眉看他,略微想了想,点头道,“孟家老五是叫孟青。”

    “和小静在一起。”绯川逸声音更低,说了一句。

    宋望这下愣了愣,余光不自觉瞥过不远处说话的小静,半晌,收回思绪,低声道:“真有意思。”

    “青城的时候,晚上出去,有人拿刀刺向小静,孟青替她挨了一下,两个人共度一夜。”绯川逸略微想了想,继续道,“可能是孟青的苦肉计,感觉起来,像他自己安排的一出戏。”

    “呵呵。”宋望笑两声,“据说他胆识过人,行事一向不要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怎么办?”绯川逸道。

    “不用去管。”宋望挑挑眉,“你是觉得我们自己事情还不够多吗?孟家这段时间不安分,小心盯着。”

    “还不动手?”绯川逸压低声音,语调叹息。

    “可以动了。”宋望低低笑起来,“干等着也无聊,你们看着办,要不像他骚扰我们一样,也骚扰骚扰他,孟歌多疑,稳着不动他也得警惕。”

    “知道了。”绯川逸笑了笑,应了一声。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

    一众人马不停蹄地奔波了两天,自然也累。

    绯川逸开车送荣晴和小静回家,程思琪便和宋望一起,直接上了车,回家。

    车上--

    程思琪没有换衣服,汗湿的紧身T恤不舒服,赵青开了冷气,她松了一口气,将上衣扯了扯。

    宋望垂眸看着她,干燥的手掌不动声色地伸了过去。

    紧紧扣着她腰肢,揽着她。

    他指腹顺着她温热的腰轻轻摩挲,程思琪觉得痒,用手肘推了他一下,连带着白了他一眼。

    “我就摸摸。”宋望凑近她,低声哄道,“就放这不动,摸摸。”

    “你别说话。”程思琪简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然后,不自在地动了动。

    宋望“嗯”了一声,再然后,手指直接顺着小短裤伸进去。

    程思琪:“!”

    “别动了。”宋望满意了,一只手托着她,往自己身边坐了坐,咬着她耳朵,小声道,“赵青在前面,再动被他发现了。”

    程思琪靠着他,双腿并拢坐得规规矩矩,简直想骂脏话。

    一路上很艰难。

    七点刚过,车子驶到了宋家。

    赵青停了车,直接开门下去,头也不回地离开。

    后座里--

    程思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手肘推着他,一脸无奈道:“下车了。你以后再这样,再也不和你一起坐车了。”

    “生气了?”宋望揽着她,薄唇微抿,声音低低地问了一句。

    程思琪乖巧的时候他放肆,可每当她脸色稍微不对,他总会第一时间察觉感知到,不知怎的,次次心疼。

    “那倒没有。”程思琪抿着唇拔出他一只手,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无奈道,“咯得慌。”

    “嘿。”宋望松口气,笑一声,从里面开了门,揽着他下车。

    程瑜早知道她要回来,在厨房里准备晚饭。

    江蔚然在帮忙。

    两人和程瑜打了招呼,一起上楼去,先洗澡换衣服。

    两天跑了三个城市,程思琪自然累,抱着衣服进到浴室,第一时间反锁门,免得宋望跟进来。

    宋望慢了她一步,扭了一下门,登时紧紧蹙眉,询问道:“你锁门干嘛?”

    “你去客卧洗。”程思琪在放水,头也不回道。

    “不要。”宋望拒绝地很干脆,“开门,宝贝儿别闹了,我都饿了,还等着吃饭呢。”

    他说的果断,到后面又撒娇,程思琪抿着唇,想了想,有点纠结了。

    该来的躲不掉。

    她抑郁地想着,宋望隔着门一声声哄着,半晌,程思琪摸摸水,抿着唇,好歹开了门,将他放了进去。

    “不听话。”宋望一把将她逮到怀里,屁股上扇一巴掌。

    呃,声音很响亮。

    他目瞪口呆,登时心疼起来,程思琪也愣了,一张脸爆红,咬着唇,伸手使劲地扯扯他耳朵。

    宋望第一次被人揪耳朵,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你拍疼我了!”程思琪两条胳膊圈着他脖颈,吊在他身上,猫一样地缩着身子,委屈地撒娇。

    她柔弱无骨地缠着他,宋望哪里还有脾气,好像受了蛊惑一般,笔直地站成了一棵树,垂眸定定看着她,脱口道:“我给你吹吹?”

    “滚蛋。”程思琪哭笑不得,又撒娇,“我好累,不做行不行?”

    “宝贝儿。”宋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行不行嘛,真的好累。”程思琪脸颊蹭着他胸膛,“两天都没怎么休息,蹦蹦跳跳,腿都软了。”

    宋望看着她,半晌,咬牙道:“行。”

    程思琪揽着他胳膊,倏然笑起来,凑过去“啵”了一口,一脸满足道:“老公你真善解人意,最爱你了。”

    她嘴上抹了蜜似的,又说软话又撒娇。

    宋望被恭维的十分愉悦,满足得不行,神魂颠倒,一颗心都酥成了蜜糖,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迫切地想进来干嘛。

    于是乎--

    程思琪躺在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

    宋望呢?

    帮她捏捏肩膀捏捏腿,抹着沐浴露打泡泡,结结实实伺候了她半小时。

    还自得其乐。

    两人在浴室里磨蹭了半个多小时,再神清气爽地下楼,程瑜和江蔚然也刚准备好晚饭,一众人还没开动,靳允卿到了。

    八月天,他还穿着笔挺的西装,看上去,随时可以参加商业宴会。

    一张脸依旧苍白,站在灯光下,玉人似的。

    宋望将桌上一个苹果扔给他,挑眉道:“靳秘书,吃饭了吗?”

    靳允卿从小身子弱,可他有一项罕见的优点,记忆力非常好,过目不忘,靳老爷子一早有心让他从政,可他一直兴趣缺缺。

    眼下被宋望叫回国,休养了一段,自然如了老爷子的愿。

    眼下,给中央某位领导做秘书。

    用宋望的话说,终于有个人样了,也因此,宋望每次见了他,直接恶趣味地称呼他官职。

    靳允卿素来拿他没办法,由了他去。

    眼下,伸手接了宋望抛到跟前的苹果,他握着笑了笑,回话道:“吃过饭了,有点事情过来和你说。”

    话音落地,下意识看了江蔚然一眼。

    有几天没见面,江蔚然抿抿唇,低头吃着饭,唇角的笑意怎么也遮不住。

    靳允卿笑了笑,走两步,坐沙发上等着。

    饭桌上--

    程瑜略微想了想,喝了一口汤,朝着程思琪开口道:“有件事,我想说一下。”

    程思琪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先前和宋望也通过气,伸手揉了揉小思源的脑袋,笑笑道:“我们以后要多两位家人了。”

    “不是。”程瑜笑了笑,打断她,“我觉得还是不一起的好,他也这么想,我带着思源,住过去。”

    “什么?”江栎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问了一句。

    “阿姨再婚了。”程瑜看着他笑了笑,“可能以后不跟你们一起生活了,你好好学习。”

    “妈!”她这话和原本商量好的不一样,程思琪登时着急起来,“不是说好了吗?让叔叔和他孩子过来。”

    “不方便。”程瑜道。

    “没什么不方便的。”宋望搁了筷子,神色温和地看着她,略微想了想,道,“妈,您这说走就走了,一大家子吃饭都没个准。”

    程思琪在桌下踢了他一脚,蹙眉看了他一眼。

    眼神示意:“我妈不是专门来给你做饭的!”

    宋望也看看她,眼神交流:“别说话,交给我。”

    程瑜看重的无非是程思琪和小思源,怎么可能舍得离开程思琪,可因为程思琪眼下又上学又发展事业,很忙,每每回家,时间也被他占据不少。

    程瑜有落差感,他自然明白。

    住在宋家,还带着小思源,不想给他再添麻烦,他自然也明白。

    所以,只得用负担留下她了。

    反正,这些孩子对她来说,也都算甜蜜的负担。

    宋望清雅地笑了笑,劝道:“家里这么大,也就你们来了有点人气,这眼看着开学了,思琪和江栎、蔚然都要上学,您再一走,家里可当真一点人气都没了。”

    “这……”程瑜性子软,为难地愣了一下。

    宋望直接抬眼看向小思源,问道:“思源想离开姐姐吗?”

    “不。”小思源委屈地摇着头,简直快哭了。

    宋望又抬眼看向江蔚然,笑笑道:“以后都吃不到阿姨做的饭了,怎么办?”

    “阿姨您别走啊。”江蔚然直接抓着程瑜的胳膊摇了摇。

    宋望又看江栎,挑眉道:“你呢。”

    江栎脸色凝重,朝着程瑜,声音闷闷道:“我也不舍得你们。”

    “看。”宋望直接做总结发言,“少数服从多数。赶明儿我们和叔叔见个面,一起吃个饭,最好开学前,接他和儿子一起搬过来。”

    “这……”程瑜迟疑。

    宋望看着她,笑眯眯道:“妈,就这么说定了。”

    他语气笃定,周围一众人都一脸期待地看着程瑜,半晌,程瑜点点头,有些无奈地笑道:“那好吧,就一起。”

    程思琪看着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宋望看着程思琪,勾着唇角,得意地挑挑眉,一脸邀功神色。

    不一会--

    江蔚然先吃完饭,偷偷溜到大厅里,坐在靳允卿边上,削苹果给他吃。

    接下来是江栎,叼着瓶酸奶,回房去休息。

    紧跟着是宋望,吃完饭,跟着靳允卿去书房谈事情。

    程思琪帮着程瑜收拾完碗筷,环视一周,大厅里哪里还有人,电视也不知道开着让谁看。

    她洗了手,关了电视,正准备先上楼,听到小思源唤了声:“小白。”

    程思琪愣在了原地。

    小思源声音低低的,可是,带着哭腔。

    程思琪神色怔了一下,循声看去,这才发现,他蹲在大厅外,庭院的台阶上,一只手拨弄着小白软绒绒的爪子,嘀嘀咕咕地说着话。

    程思琪转身,抬步出门。

    大厅门开着,她走路一贯没什么声音,小思源蹲在地上,和狗狗说话,根本没感觉到她走近。

    “姐姐结婚了,妈妈也要和别的叔叔结婚了,没有人要我了。”

    低低的一句话落在耳边,程思琪看着小思源的后脑勺,神色依旧是怔怔地,半天,发不出声音来。

    暑假一直工作忙,很多时候的回家时间晚,宋望又总缠着她,她基本上没有很多空闲时间休息,更别提和小思源谈心了。

    此刻低头看着他,她突然发现,自己这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长高了些。

    他蹲在地上,她也能很明显地看出来。

    阿源他,长高了。

    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却根本没有发现,分明朝夕相处,可她一直都没发现,他长高了。

    他和小狗说着话,声音那么委屈,带着哭腔。

    得有多闷,才能偷偷躲在院子里,和小狗说话,一只狗,它知道什么呢?

    程思琪站在原地,没出声,小思源蹲着,慢慢地,声音小小地哭起来,单薄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他哭着,似乎又感觉到身后有人,迟疑着回头看了一眼。

    “姐。”小思源被吓到,连忙伸手抹眼泪,飞快地站起身来。

    他睫毛上还染着泪,手足无措地抹着眼睛,好像做错事被人抓包一般,非常窘迫,看了她一眼,难堪地不敢抬头。

    程思琪看着他,心疼不已。

    她这弟弟从小就非常乖巧,秀气得像女生,来了京城,人生地不熟,也一贯黏着她和程瑜。

    是没有安全感吧?

    程思琪伸手触上他的脸,帮他抹眼泪,声音轻轻道:“阿源,对不起。”

    “姐。”小思源看着她,咬咬唇,“我没事。我胡言乱语的,我什么也没说,我没有怪你和妈妈的意思。”

    “是我们疏忽你了。”程思琪帮他抹着眼泪,声音温柔,小思源怔怔地看着她,蓦地,眼泪流得更欢了。

    程思琪便将他搂紧在怀里,一只手拍着他的背,安抚道:“姐姐是因为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不是故意疏忽你的,别怪姐姐,好吗?”

    “没有,我没有。”小思源呜呜地哭起来。

    “嗯。”程思琪声音低低道,“想哭就哭吧,姐姐抱着你呢。”

    小思源哭声大了起来,埋头在她怀里,委屈不已。

    半晌,他才哭够,从程思琪怀里仰起头来,看着她,双目通红道:“都是我的错,让姐姐担心了。”

    “来。”程思琪握着他手腕,安置在院子里的藤椅上。

    她自己坐了另一把。

    眼看着他眼眶通红,程思琪略微想了想,进屋去,倒了两杯水端出来。

    小思源喝着水,她便抿抿唇,略微想了想,开口道:“阿源喜欢姐姐和妈妈吗?”

    “嗯。”小思源看着她,连忙点头。

    程思琪笑了笑,揉着他头发,声音柔柔道:“人到了一定的年龄,都要组建家庭的,姐姐自然也要,和宋哥哥结婚,不是不要你,怎么会不要你呢。”

    “我知道。”小思源声音闷闷道。

    “妈妈也是。妈妈本来和你爸结婚的,可他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爸爸对妈妈不好,所有他们不能继续生活在一起。我结婚了,等你长大,也是要结婚的,你希望妈妈一个人孤独终老,永远都不结婚吗?”程思琪摸着他头发,继续道。

    “不是。”小思源抬头看着她,反驳道。

    “姐姐知道你不舒服,”程思琪说着话,握着他一只手,慢慢道,“可思源都是大孩子了,个子都长高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不能自己藏着掖着,憋在心里,都要和姐姐妈妈说,知道吗?”

    “怕你们笑我。”小思源看着她,眉眼纠结,扁嘴道。

    “怎么可能?”程思琪忍不住笑出声,“姐姐才不会笑阿源呢,阿源从小就喜欢哭鼻子,姐姐知道的。”

    “还说不笑我。”小思源看着她,眼睛瞪起来,控诉道。

    程思琪松了一口气,正想说话,收拾完客厅的程瑜出了门,到了两人近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迟疑道:“怎么还哭鼻子了?”

    “觉得我们不要他了。”程思琪笑了笑,“闹了点小情绪。”

    程瑜愣了愣,看向小思源。

    “我没事。”小思源刚被安慰,看着程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声音小小道,“我就是突然难过了,已经没事了。”

    “嗯。”程瑜看着他,朝程思琪笑了笑,“我和阿源说会话,你先上去休息吧,九点多了。”

    “姐姐我没事。”小思源看着她,连忙道,“你去休息吧。”

    “嗯。”程思琪揉揉他脑袋,“以后别躲着哭了,有什么事都记得找姐姐。”

    小思源抿着唇,红着脸,点点头。

    程思琪看着他,唏嘘一声,和程瑜交换了眼神,先上楼去。

    她着实有点累。

    靳允卿已经回去,程思琪到了卧室,才发现宋望并不在,站在门口略微想了想,她朝着书房走了过去。

    宋望坐在书桌上,开着电脑,浏览网页。

    程思琪敲了门进去,走几步到了边上,宋望便伸手拉着她,圈到了怀里。

    一只手拖着鼠标,关了网页。

    “等我一起睡?”宋望一只手捏着她手指,把玩着,下巴抵着她额头,低笑着问了一句。

    “嗯。”程思琪略微想了想,笑着道,“想上网查个东西。”

    “什么?”宋望挑眉看着她,准备关电脑的手势顿了一下。

    “就看看观众对《篮球宝贝》的评论什么的。”程思琪在他怀里动了动,一只手去拿鼠标。

    挨着他胳膊,蹙眉道:“一身汗味,你先回房洗澡吧。”

    “吃饭前刚洗过。”宋望拧眉,低下头,抑郁地在他领口闻了闻,嘀咕道,“哪里有什么味?”

    “吃饭热的吧。”程思琪淡淡道。

    “那我先去。”宋望被嫌弃,无奈地揉揉她脑袋,站起身来,抑郁地暂时离开,去洗、白白。

    程思琪坐直了身子,眼看他离开,点开了网页浏览记录。

    十色被查封,李侯进了监狱,寰宇和橙光最近都出事,虽说都不是什么大风浪,可已经足以让她知道,的确有人在对付宋望。

    她并不知道宋望是故意没有捞李侯出来,只以为事情太棘手。

    能查封十色,对付宋望的,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简单角色。

    靳允卿眼下在政界,这么晚过来找宋望,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猜测可能和最近的事情有关。

    程思琪胡乱地想着,先前被宋望直接关掉的网页弹了出来。

    是几个官员的百科简介,也有私人微博。

    程思琪对政界名人压根不清楚,前世今生都没什么兴趣,也没怎么注意过,浏览着网页,看着陌生的人名,她一直蹙眉。

    宋望看过的几个官员都在政界举足轻重,程思琪看了半天,才略微理顺了思绪,这几人之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比如说,曾经有上下级关系,或者出席活动,往来亲密。

    是一个派系?

    她这样胡乱地想着,最后,将视线锁定在最后一个官员的名字上。

    李正耀……

    如果她没记错,这人,正是前世震惊全国的贪污受贿案主角,大抵就在明年,他便会突然落马,连带着,与他关系亲密的许多官员都或多或少都受到些波及。

    贪污受贿总金额上两亿,甚至,李正耀老家的小别墅还设有地下金库,所藏金条数以百斤计。

    在前世,他的丑闻一出,举国哗然。

    许多网友还在微博上设计出他抱着金山流口水的简笔画,写了许多冷嘲热讽的文章,总之,他贪污案始末风风火火闹了半年之久,紧跟着,又被政敌曝出其他许多罪状,尘埃落定之后,处以死刑。

    树倒猕猴散,李氏一党,消失在华夏政坛。

    因为太轰动,就连她这样从来不关心此类新闻的人,都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可眼下时间未到,李正耀依旧是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并非京城人,可势力也绝对不容小觑。

    很多时候,华夏新闻台都能看到他出席活动,甚至,接见外宾的身影。

    对付宋望的幕后人,是他吗?

    程思琪这样想着,又拖动网页看了几遍,最后,默默关掉。

    得先弄清楚才对。

    不过--

    无论李正耀和宋望是什么关系,她都得将李正耀的事情想办法通知给宋望才对,若是敌,一举扳倒不在话下,若是友,也可以让宋望尽早认清他的本质,及早结束往来。

    程思琪关了电脑和灯,出了书房,默默地往卧室走。

    边走边想。

    越想越不对。

    算着时间,她恍然惊觉,似乎,这一世政界要风平浪静许多。

    前生到了2015年,李正耀前面,已经有好几个高官落马,虽然不及李正耀事件轰动,可每一次,也都会让民众震惊上颇长一段时间。

    李正耀事件也并非终结,在他之后,政坛几乎经历了一次大换血。

    她印象里,前生的华夏政坛一直动荡。

    最起码,她在京城的那几年,十分动荡,说是风云迭起,毫不为过。

    哪里出了问题呢?

    程思琪百思不得其解,她想到了许依依和江蔚然,可又觉得不对,许依依是死后灵魂附体成了徐伊人,和这些事挨不上边。

    蔚然呢?

    她应当是和自己一样,重新活了一世,可她一个女生,似乎,也根本和政坛挨不上边。

    唉!

    程思琪胡思乱想着,叹了一口气,索性将心里的猜测都抛到九霄云外,想要帮助宋望,估摸着,一个李正耀,就够了。

    她边想边走,一不小心,“砰”一声撞在了卧室的门框上。

    宋望裹着浴巾刚出来,听到声音,被吓了一跳。

    一回头,程思琪揉着额头,呲牙咧嘴地看着他。

    “想什么呢你!”宋望轻斥一声,到底觉得心疼,快步走到她跟前,低头查看,边看边道:“得,又肿了一包,估摸着明天粉丝们又得讨伐我了。”

    “讨伐什么?”程思琪不解,捂着头问他。

    “家暴啊!”宋望撇着嘴,拉着她手腕往床边走,边走边道,“上次的事情你忘了?你这磕了伤了都是大事,被人看见指不定传成什么样。”

    “你还记着呢?”程思琪看着他,忍不住笑道,“这么小气。”

    ------题外话------

    话说,阿锦真的是一只取章节名的废柴,真特么纠结死了,唉。

    亲们可以记住这个节奏,凌晨万更,凌晨不更新会在评论区提前说。

    不过,还是不建议亲们熬夜等文哈,早上起来看就好啦,群么么。

    然后,又到月初了,八月可能是书院作者万更月,阿锦也努力冲万更全勤,所以呢,新的开始,新的一月,继续,求月票!

    据说月初一张票,抵得上月末十张票,无论是看文的还是抽奖的,喜欢文喜欢阿锦的亲,记得吧珍贵的月票投给阿锦哈,酱紫阿锦更有动力,嘿嘿,爱你们,群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