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78:惊险【一更】

178:惊险【一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可惜,程思琪的后台在那里摆着,既有宋望一味护短,又有江远、卓航甚至沈小小整个导演组的喜爱偏帮,她再生气,也不可能明着起冲突。

    娱乐圈这么些年,她又不傻。

    唐韵看着镜子里自己艳丽端庄的容颜,抑郁不已。

    边上--

    程思琪已经进去试衣间,在造型师的帮助下换上了一会拍戏要穿的衣裙。

    剧组拍摄主要是按着场地方便来,上午总共也就一幕戏,因为牵扯的演员众多,剧情复杂,拍摄的时间自然长一些。

    是卫国向姜国送美人的一幕戏,这美人,自然主要是程思琪。

    也就是剧中的青萝。

    卫国宰相凤梧亲自前往姜国王宫,送了六位训练有素的曼妙美人给姜王炎,其中最出挑的一位是青萝,其次一位则是玉容。

    影片里玉容和青萝一样,一举获得姜王赏识,册封美人。

    进宫后,却因为姜王独宠青萝备受冷落,没多久,郁郁寡欢生了病,被王后赵华阳利用对付青萝,却到底未能成功,彻底失宠后被姜王随意赐给了一位五大三粗的中年武将。

    命运可悲,如同货物。

    饰演玉容的正是先前凭着两组写真走红网络的刘子琼。

    相比于程思琪,唐韵更讨厌她。

    主要是看不上,演技长相气场什么的,根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甚至不能让她称之为对手好吗?

    唐韵抑郁地想着,又从镜子里瞄了两眼程思琪的衣裙。

    她的广袖长裙是蓝色,湖水一样清澈美丽,清婉动人,非常适合年轻女孩,因为要跳舞,面料轻薄,外面罩着柔软的轻纱,看上去如梦似幻。

    反观自己,大红色华服,金丝银线刺绣图案,尊贵有余,清纯却早已不在。

    唐韵从来不曾如此刻这般介意过她自己的年龄。

    神色淡淡地收回视线,耳边却传来程思琪化妆师的问询声:“这创可贴能撕掉吗?看上去挺奇怪的。”

    “这。”程思琪尴尬起来,半晌,闷闷应了一声。

    又低低道:“这个怎么办,能用粉底遮掩吗?”

    “噗。”化妆师忍不住笑一声,“就说你怎么贴着创可贴呢,感情是宋总的错,哎呦,总是这么甜蜜单身狗还要不要活呀。”

    “能遮掩吗?”程思琪声音更窘迫,又重复一句。

    “我试试吧。”化妆师促狭地笑起来,两个人低低说话的声音慢慢消失。

    按着话里的意思,是吻痕?

    真是够不要脸的!

    唐韵有点坐不下去,直接甩了袖子起身,面无表情地就往休息室外面去,身后的两个小助理连忙跟上。

    《青蛇》剧组总共四个休息室,导演组一个,诸多配角统共两个,几个主要演员也没有谁搞特殊化,几个人共用一个。

    拍戏时间暂时还没到,唐韵出了休息室,便暂时没有清净地方休息。

    烦躁不已。

    她身后一个助理追上去,察言观色道:“唐姐别和那种人一般见识,不就年轻漂亮靠男人嘛,看她能得意几天。”

    “就是,那种花瓶有什么演技啊,开拍了有她丢人的时候!”另一个助理愤愤不平道。

    偏生,两句话都戳到了唐韵的痛处。

    三十多岁,表面光鲜亮丽,实际青春不再,一贯以自己的演技自豪,可也只有她知道,试镜时,对上程思琪,她输得一败涂地。

    “等着瞧好戏就对了。”第一个助理又道。

    “闭嘴!”唐韵猛地回过头去,“不说话没人拿你们当哑巴,唧唧歪歪做什么,不知道祸从口出啊,整天就知道嚼舌根,能有点正经事不?”

    “唐姐,我……”

    “我们……”

    两个助理马屁没拍好,结结巴巴一句话尚未出口,唐韵猛地转身,气急败坏地又走了起来。

    “砰”一声,撞到了一个人怀里去。

    江远捂着下巴倒退了两步,这才抬眼,看着她愣了一下。

    唐韵也愣了。

    半晌,连忙笑起来,出声道:“撞到您了吧,不好意思,我走得太着急了,没怎么注意路。”

    “没事,我也没注意。”江远微微蹙眉,揉了揉下巴。

    啧!

    还挺疼。

    不经意间,指尖触到一点温热的血。

    唐韵已经梳妆打扮好,头上坚硬的发簪饰物不少,这样猛不丁碰在一起,不知怎的就将他下巴给磕破了。

    唐韵自然也没想到,看见血就紧张起来,连忙道:“真是对不起您,流血了都,要不让医生看看,抹点药?”

    “哪里至于?”江远笑起来,“一会我找他要个创可贴,没事。”

    “对不起。”唐韵和他不是很熟,只能道歉,眼看着他英俊的下巴上出现了道血口子,却神色自若毫不在意,一时间又松了一口气。

    江远摆摆手:“说了没事,你急着吧,有什么事先去,不用管我。”

    话音落地,他礼貌地点点头,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而去。

    “哎。”唐韵看着他的背影,脚步停在了原地,抿抿唇,没说话,不知怎的,心里有了一抹异样感觉。

    第一次琢磨起这人来。

    年轻英俊、严谨自律,电影圈出了名的天才编剧,诸多专业人士颇为推崇的资深影评人,据说是出自电影世家,传媒大学表演专业科班出身,几届老师学生都赞不绝口的校园风云人物。

    蔓菁真是个傻的,身边有这样一块宝都能闹到离婚的地步。

    毕竟,江远的团队成就她一个蔓菁年,这在娱乐圈已经算至高无上的荣耀,没有几个女星能轻易红成这样。

    不说气质相貌,单是他在这样一个圈子里的地位,周围那些得天独厚的人脉资源,已经能让任何一个亲近的演员朋友享用不尽了。

    也才三十二岁,大她一岁。

    如果能在一起呢,卓航、沈小小这些人,江宁、王京那些人,除了导演编剧,还有业内颇为出名的那些摄像师、化妆师、造型师……

    她可是还没忘,当初程思琪和蔓菁对上的时候,那些跳出来支持她的人,哪一个在业界没一点地位?

    都是声名鹊起的人物。

    程思琪有什么,能一举获得这些人赏识,不就因为他吗?

    尤其他还洁身自好,相貌好。

    唐韵随意地想想,只觉得心动不已,无论是人品性格、家世背景、相貌气质,这人简直都无可挑剔。

    结过婚怎么样?

    总归已经离婚了不是,况且他的过去也是颇具话题性的蔓菁。

    若是两人在一起,那些媒体记者纵然有心渲染,蔓菁也是他的过去式,自己才是未来式,想起来就让人颇为期待。

    “陈医生在哪?”唐韵这样想着,连忙朝边上的助理问了一句。

    《青蛇》剧中打打杀杀的场面也不少,牵扯演员众多,陈医生正是为防意外,环亚专门配备的跟组医生。

    “这会不到九点,也不知道来了没?”一个助理小心翼翼道。

    “要你们干什么用?”唐韵蹙眉冷哼一声,抬步朝拍戏的地方去,工作人员正在布置现场,那里人最多,可以问问。

    话音落地,她也不再停留,直接抬步继续过去。

    与此同时--

    江远已经到了休息区,还没进去,看见了迎面而来的程思琪。

    她穿着一袭质地轻柔飘逸的湖蓝色广袖长裙,很仙,高挑婀娜,清丽动人,漂亮的脸蛋化了妆无比精致,却也自然好看,额头上贴着花钿,是桃红粉色,衬托的肌肤白皙清透。

    青萝是进献的美人儿,又要跳舞,她的造型和唐韵比起来简单轻便许多。

    发绾于顶,两侧结高鬟,是飞仙髻。

    底端以金钗固定,中间镶宝石,底座镀金泛光,宝石椭圆,海水蓝,和衣裙相得益彰。

    她侧身和经纪人说话,此刻抬眸看过来。

    一笑倾城。

    江远心尖微颤,站在原地,也朝着她点头笑了笑。

    程思琪却诧异起来,看着他倏然蹙眉:“江教授,你下巴怎么了?”

    “哦。”江远不自觉抬手碰了碰,“刚才不小心磕了一下。”

    “口子还挺深的啊。”程思琪目光落在他下巴上,仔细端详了两下,声音闷闷地说了一句。

    “是挺疼的。”江远笑了笑。

    “我有创可贴,”程思琪突然想起来,松口气笑笑道,“您等一下,我进去拿个创可贴给您,好歹可以止血。”

    “嗯。”江远没推辞,看着她,不客气地应了一声。

    程思琪连忙转身跑回了休息室,没多久,又跑出来,看了他下巴一眼,将手里的创可贴撕开递了过去。

    江远摸了下伤口贴上,她忍不住笑起来:“肉色的,其实看着不明显。”

    话音出口,自己又觉得不对。

    呃……

    不知怎的宋望的话就蹦出来,他真是无处不在。

    程思琪抿唇笑着,秀丽的眉眼越发动人,正想和江远告别先走,身侧的江远又换了方向,直接开口道:“走吧。”

    “您不进去了?”程思琪指了指边上的休息室。

    “本来就想着处理一下这伤口。”江远淡笑着说了一句,其实他也突然忘了自己最开始想到休息室干什么来着。

    总归无关紧要,距离开拍时间也没多久,索性不进去了。

    三个人一起往拍戏的地方而去。

    还没到,又遇上匆匆而来的唐韵,打了个照面。

    唐韵手里拿着棉签、碘酒和创可贴,眼看见江远的下巴上贴了个小小的创可贴,神色一愣,古怪地笑了笑:“您已经处理过了啊?”

    “嗯。”江远笑道,“思琪给了个创可贴。”

    又是她……

    唐韵不动声色地看了程思琪一眼,简直恨不得将手里几根棉签直接折断,脸上依旧是带着笑:“撞了您真是过意不去,改天请您吃饭,权当赔罪。”

    “不用客气。”江远连忙推拒。

    “应该的。”唐韵和他打太极,“您别客气才是,再推辞我都不知道怎么表达歉意好了。”

    江远:“……”

    边上的程思琪和荣晴打量着两人,又走了几步,荣晴声音小小道:“感觉起来唐韵应当是看上你们江教授了。”

    “啊?”程思琪愣了愣,哂笑道,“不会吧。”

    “怎么不会?”荣晴笑了一下,“你看她那个殷勤劲,不就撞了一道小口子吗,又是找医生又是请吃饭的,夸张了。”

    “可是,”程思琪踌躇道,“按着她的身价,找个富豪问题也不大。”

    “傻,”荣晴戳了一下她额头,“按着她演戏那拼命劲,江远在圈子里的地位人脉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再说了……”

    荣晴睨了她一眼:“你以为江远有多穷?就一个易宁工作室,那就是生财福地,拍什么火什么,捧谁红谁,怕没钱吗?”

    程思琪:“……”

    好吧,她从来不曾往这一方面想过,在她心里,江远是文化人,文化人自古清高,自然是和钱财不怎么沾边的。

    不过,荣晴这话,似乎说得很有道理。

    她可是没忘记上一世,唐韵和林楚在一起,让圈内圈外所有人跌破眼镜。

    这一世依依没死,也没有《华夏好声音》,《天籁之音》的舞台上也没有他,唐韵自然不可能和他有所交集。

    林楚沉郁内敛,正是沉默型青年,似乎,和江教授哪里也有些性格类似。

    不过,他自然是比不过江远的,无论是气质相貌、家世背景,再加上荣晴口中无价之宝的人脉,林楚都根本没法和江远比。

    唐韵能看上林楚,对江远生出心思也不无可能。

    感觉怪怪的,不像准备谈情说爱,更好像一出利益权衡。

    她下意识抬眸朝江远看过去。

    江远已经走到了卓航、沈小小边上,两人看了他一眼,卓航扑哧笑出声:“你这是怎么了?出去一趟回来就带伤了。”

    “被磕了一下。”江远道。

    “是唐韵?”沈小小挑眉,语调笃定。

    “你怎么知道?”江远看她一眼,“别说什么女人神秘的第六感。”

    “哈,这次真不是,”沈小小也跟着笑起来,解释道,“看见她找陈医生要碘酒棉签了,还挺着急,原本还纳闷呢,谁这么大魅力劳烦她亲自照顾。”

    “呵呵。”江远看着她笑一声,没说话。

    “怎么?”沈小小努努嘴,“被女王亲自、慰问的感觉如何?”

    “这?”江远修长的手指在创可贴上碰了碰,眼睛微弯笑起来,“这个不是她,思琪给的。”

    他说着话,眼眸里不自觉溢出一抹温柔,自己不清楚,边上的两人都了解他至深,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这眼神,怎么说呢?

    也就在说到他们家嘟嘟的时候才偶尔流露。

    将程思琪比作一只猫自然是有些奇怪的,可要知道,那是一只陪伴他五六年的猫,多少个晚上两人都搁一个被窝里睡觉,多不容易。

    尤其,这人还挺爱干净,有那么一丢丢小洁癖和强迫症。

    嘟嘟是个例外。

    沈小小还曾经打趣过他:“无论谁和你在一起,估计都得事先约法三章来一句,嘟嘟不得上床,要不然,吵架的时候,要我还是要它?”

    可眼下--

    他身边出现这样一位女孩,他每每说起她,喜爱看重溢于言表,因为她,和自己刚离婚的前妻唱对台戏,暴露雄厚人脉,因为她,和以前关系还好的业内编剧微博论战一上午,因为她,将嘟嘟送到剧组,跟着拍戏,因为她,有了《青蛇》,有了卓航史无前例第一次女主角试镜……

    甚至,有了唐韵和刘子琼这样迥然不同的磨刀石。

    娱乐圈哪个女星能有这待遇,他身边也从来没有哪个人能有这待遇,无论男女。

    他为她费尽心思,自己却觉得理所当然。

    爱上她了吗?

    沈小小目光审视,卓航微微叹息。

    他想起了那一次,宋望出事的时候,江远接电话安慰程思琪,声音微颤。

    青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他们早上离开,他问话,江远给出的那个回答,他说没有,他没有爱上她。

    她是谁呢?

    他根本没有提到程思琪的名字,江远却没疑惑,没吃惊,没郁闷。

    声音低低道:“没有。”

    他不愿意承认,是不愿意被人置喙,甚至,不愿意听人劝解,明知道爱上她应当是一条不归路,却依旧选择独自前行。

    他依旧自我骄傲固执,这一次,却固执地看着自己弥足深陷。

    清醒着吗?

    卓航挺想问一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发问。

    他不认识这样的江远,这样的江远,也不是他以往熟识的那个江远,他一向淡然自若,身边所有人事都可以拿来打趣,嬉笑怒骂皆可,百无禁忌。

    可程思琪就好像这禁忌,眼下,甚至没有人敢拿她和江远开玩笑。

    他如此,沈小小也是。

    为什么不敢,大抵是因为清楚地发现,他当真了。

    唉!

    卓航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去指挥两个助手检查道具摆设,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 一切准备就绪,一众演员也陆续到位。

    这场戏里面的主角,牵扯到姜王炎(徐尧饰),姜国王后赵华阳(唐韵饰),青萝(程思琪饰),玉容(刘子琼饰),卫国宰相凤梧(贝南饰)。

    卫国宰相凤梧亲自送六位美人到达姜国王宫,宴会上,六位美人献舞“凌波仙”,惊艳全场。

    领舞的青萝被赐封青萝夫人,姿容舞姿出挑的刘子琼则被赐封美人。

    其余四位没有收入后宫,直接在宴会上被赐给了几个重臣。

    眼下,一众人均已上好妆。

    故事背景架空,类似于古代乱世,姜王炎的衣袍是黑色,沉郁光亮的黑,广袖以金银线刺绣一指余宽的奇禽异兽图案,身前后背也是,绣着张牙舞爪的凶兽,看上去威势逼人。

    赵华阳是大红色,身前的图案和国君姜王相匹配,是凤鸟图案,不是古代传统意义上的凤凰,而是设计师主观臆想出的美丽鸟类。

    《青蛇》投资巨大,主角的许多服饰都是为了电影专门设计,奢华精美自是不必说。

    他们两人之外,卫国宰相凤梧的衣袍是宝蓝色,气质上凸显出年轻俊朗,器宇轩昂。

    青萝和玉容的广袖长裙颜色一样,只青萝的裙摆更长些,更飘逸,微卷,旋转舞蹈起来犹如流云翩跹,头上饰金簪,玉容则是镶宝石银簪。

    其他四位美人的裙子是浅青色,同样轻柔飘逸,却也到底略逊一层。

    主次分明。

    这一幕戏时间长,牵扯广,发展分为面见国君、*献舞、赐封奖赏三部分,中间献舞最为主要,被安排在最先拍摄。

    卓航亲自检查了一遍各处布景,先给徐尧讲戏。

    剧组的舞蹈指导老师则给程思琪等六个人讲解注意事项。

    “按着开始说的那样,你们两个先出场,”舞蹈老师指了指边上两个配舞演员,“接下来是你们两人”,又指向另外两个配舞演员,“四个人成两列,散开些,”看向刘子琼,“接下来是你,记得给姜王抛媚眼,楚楚含情一些,不要太奔放,”最后看向程思琪,“思琪你最后一个出场,记得也和姜王眼神互动,不过得自然俏皮一些,你对感情尚且不懂,看向他应该是懵懂好奇的,大胆率性,明白吗?”

    “知道了。”程思琪点点头笑着应了一声。

    “嗯,”舞蹈老师继续道,“还有花,你们四个捧着花瓶的注意千万拿稳了,瓶子拿在手中不要抖,也不要顾忌太多,主要还是舞蹈到位,思琪噙着花最后出现,弯腰再抬头看见姜王,就可以拿下来,不用一直噙着,得累死。”

    “我知道。”程思琪忍不住笑了笑。

    编排的舞蹈里,四个配舞演员会手持白瓷长颈瓶上场,瓶子里插着蓝色花枝,而她则会噙着一支白海棠上场,在开场之后松开,转身舞蹈。

    “嗯,就记着这些,”舞蹈老师笑了笑,“按着卓导的进度基本上不可能一条过,不过也得好好跳,力求完美。”

    “知道了。”六个人齐齐应了一声,那边副导演已经喊了声:“演员就位。”

    程思琪几人暂时没入画,按着顺序站在了镜头之外。

    四个配舞,刘子琼,其次程思琪。

    摄像机立在一侧,给了大殿全景,按着年代构架,青丘尚未出现高桌长椅,国君和大臣统一盘腿而坐,身前置长几,瓜果点心美酒菜肴,一一排开。

    徐尧座位较高,唐韵次之,位于大殿主位。

    下面两列,左边坐着卫国宰相凤梧和几位使臣,有姜国文臣作陪,右边则坐着姜国重臣,各个面色威严,好几个在圈子里颇有些名气。

    一声“action”之后--

    大殿角落的乐师聚精会神,低头轻轻拨弄,丝竹管弦之声漾起,第一声分外轻柔,却十分撩人悠扬,整个大殿倏然安静起来。

    时光飞快倒退,到了那样一个纷扰古旧乱世之中。

    凤梧已经和姜王炎把酒言欢好一会,此刻,贝南酒气微醺,视线从好整以暇的徐尧身上移开,将手里的酒樽搁下,微微眯着眼睛笑起来,朝大殿门口方向,抬手,“啪、啪、啪”缓慢有力,击掌三下。

    乐声骤然大了一些,四个长裙翩跹的美人儿曼步而入。

    姜王炎勾唇看着,眯起了眼睛。

    姜国国风开放,女子多豪爽英气,以赵华阳为楷模,如此这般轻纱罗裙的女儿家,的确让姜王眼前一亮,尤其,各个柔情款款。

    四个人手指白瓷长颈瓶,瓷质细腻透亮,莹白流光,花枝随着舞步颤颤巍巍,看上去更显浪漫清逸。

    四个人像花朵般时而聚集靠拢,扬起的笑脸精巧白皙,修长脖颈优雅细嫩,时而散开舒展,裙裾云朵一样飘散,纤腰弱柳般婉转,分外动人。

    大殿寂静无声,所有人看得饶有趣味,边上几个姜国武将看直了眼睛。

    乐声悠扬。

    四个人再次散开,门外,穿着蓝色长裙的玉容曼步而入。

    没有持花瓶,却拖着广袖,翩然飘来,好像仙子一般,飞快地穿过四人留出的位置到了前面,看着几米之外的姜王,眼尾轻勾,似嗔含笑,欲拒还迎,转身,融入四个舞姬之中。

    五人齐齐后退,姿势若邀请。

    边上看着的宰相凤梧脸色微微变,没有看向殿外,低头,慢慢饮酒。

    青萝翩跹而入。

    和前面几位妩媚的舞姬不一样,她笑容天真娇憨,曼步轻旋而入,让人眼花缭乱,每每回眸,都让人惊艳一瞥,却迟迟不能看清她相貌。

    她旁若无人地旋转飘舞到姜王面前,路过的五人倏然间沦为陪衬。

    弯腰一行礼,广袖长裙当真好似化成了水,她修长白皙的脖颈泛着玉一样的光泽,纤细的一截腰肢动起来柔弱无骨,再抬头,倾国倾城一张脸,衬着娇嫩红艳两瓣唇,唇微抿,唇角的花瓣洁白如雪。

    她没说话,弯起眼睛笑起来,大胆率真,眼眸黑亮,好像满天繁星尽数坠落在清泉里,让人微微眩晕。

    她的美,天生带着自然泼辣的魔力,十分吸引人。

    姜王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看着她,身子微微前倾,指腹轻轻摩挲着下巴,唇角轻勾,兴趣和侵占欲倏然显露。

    他的余光里,凤梧依旧在喝酒,他的目光里,青萝已经旋转远去,洁白的花瓣飘散在殿中,她银铃般咯咯笑声融入倏然轻快一些的乐声里。

    整个大殿,就好像她肆意游乐的场所,她跳舞,只是因为兴趣喜爱,不是为了邀宠引诱男人。

    每每回眸,天生娇憨风情蕴藉在眼角眉梢,都致命。

    程思琪舞蹈功底深厚,舞蹈老师排得这支舞蹈对她来说不算难,完全游刃有余,只为了突出青萝的柔软肆意,旋转的舞步比较多。

    想着接下来的变化,她正欲侧身从一个配舞身边飘过,边上突然有人“啊”的一声轻呼,长裙撕扯的细微声响传来,两个伴舞脚下不稳朝着她倾斜过来。

    六个人都穿着曳地长裙,也不知到底是谁踩了谁,“砰砰砰”瓷瓶落地的脆响传来,程思琪不知道被谁挤了一下,整个人晕乎乎朝地面摔了过去,脸朝下,正对着一地碎渣瓷片。

    四面八方传来尖叫声,轻呼声,椅子被踢到的声音。

    有人喊“思琪”,声音急促。

    程思琪蓦地睁眼,似乎才从旋转的眩晕感中回过神来,一只手连忙撑地,一个让人目瞪口呆地侧空翻,她整个人翻了一百八十度,撑在地面,愣了一秒,站起身来。

    对上不远处目瞪口呆的五个人。

    好惊险。

    程思琪深深吸了一口气,额头还冒着虚汗,看着一地碎片,惊魂未定。

    刚才直接摔上去,结果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一张脸就此毁了。

    还好,《篮球宝贝》拍了那么长时间,啦啦队队员的一些基本动作她烂熟于心,下意识空翻,行动完全比思维还快了一步。

    手有些疼,她愣神低头,手心被瓷片划破了一道口,涔涔流血。

    ------题外话------

    嘿嘿,这几天有二更哦,今天二更在下午九点前,么么哒。

    一更明天还是中午十二点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