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203:顾市长就是你爸爸

203:顾市长就是你爸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尊敬顾市长,却不希望他和程思琪扯上关系。

    这感觉,就好像他欣赏江远,却不希望江远和程思琪扯上某些关系差不多,他唯一并且永远的出发点,就是他的思琪。

    任何能让她烦恼、困惑、无措的事情,他都要直接扼杀在萌芽状态。

    可这,不是他逃开责任的理由。

    累及无辜,他总觉得烦恼,顾市长出事,并非他所愿,顾市长的事情影响程瑜,甚至可能影响思琪,更非他所愿。

    李侯到底找的哪个蠢材?!

    宋望胡乱想着,不知不觉,桌角的烟灰缸里已经摁灭了三个烟头,他抿着唇又摁灭一个,看着烟灰缸发呆。

    多久没抽烟了?

    眼下想起来,他差不多都忘了,自从有了程思琪以后,他以前的那些瘾差不多都散了。

    宋望拿起手机又看看,暂时还没什么消息。

    房门动一下,程思琪探进个脑袋来,圆溜溜的眼睛瞅着他,撒娇道:“你干嘛啊,打个电话这么长时间?”

    她神色娇憨,说着话就往里走,宋望连忙道:“别进来。”

    程思琪定在了原地。

    “我抽了两根烟,”宋望拿着手机起身笑笑道,“有味,小心熏到孩子了。”

    “你怎么不说熏到我了呢?”程思琪扁嘴道,“就知道孩子,这下来了三个,怕是没有我容身之地了吧。”

    “怎么说话呢?”宋望在她额头敲一下,“他们算什么,你才是我心头宝。”

    “哈!”程思琪忍不住笑起来,低头看着自己小腹道,“你们三个听见了吧,爸爸最爱我了。”

    她眉眼含笑,对着自己肚子说话的样子实在傻。

    宋望却觉得心软得一塌糊涂,打横抱起她,边走边道:“是,最爱你,永远最爱你,无论来几个孩子,都没人比得上你。”

    “你以前可不这样说。”程思琪乖巧地揽着他脖子,晃了晃。

    “以前是为了逗你,”宋望忍不住笑起来,“我说爱予安,你还傻乎乎和我生气,孩子似的。”

    “唔,”程思琪有点不好意思,将脸颊埋进他怀里去,“你说的太真了,谁让你说的那么真呢。”

    “我的错,”宋望好言好语地哄着她,“都是我的错,给你道歉,好吗?”

    “我就说说。”程思琪在他怀里动一下,仰头道,“你刚才和谁打电话呢,怎么那么长时间,还抽烟,你都好久没抽烟了,有什么烦心事吗?”

    “没什么。”宋望淡笑道,“猴子那边生意出点事,不算大问题。”

    “嗯,”程思琪摸摸他脸蛋,“还是少抽烟的好。”

    “我知道。”宋望抱着她,用脚踢开门,又关上,将她小心翼翼放到床上,掀开被子,自己也跟着挤上去。

    他一只手从被子里伸过去,隔着睡裙,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程思琪的小腹。

    程思琪躺在他臂弯里,任由他摸着,声音轻柔道:“三个宝宝呢,你说给他们取什么名字好?”

    “第一个就予安,后两个……”宋望略微想了想,“佑予,佑安怎么样?”

    “宋予安,宋佑予,宋佑安?”程思琪低声念着,又苦恼蹙眉道,“听起来都像男孩名字,要是三个丫头怎么办?”

    “怎么会?”宋望笑着捏捏她鼻子,“你反应这么大,最近又这么能吃酸,感觉起来像三个混小子。”

    “万一是女孩呢?”程思琪揪着他衣服。

    “万一是女孩,嗯……”宋望笑起来,“宋大宝,宋二宝,宋小宝怎么样?三个宝贝?”

    “好难听呀!”程思琪嫌弃地捶着他胸膛,撇嘴道,“真难听,才不要。你看邵总裁取的名字,长乐,长安,多好听。”

    “嘿。”宋望一把握住她手腕,“这几个名字怎么了,我觉得都挺好。”

    “难听。”程思琪又踢他。

    “你的脚!”宋望长腿勾住她的脚,低声道,“别撩我,一会办了你。”

    “你敢吗?”程思琪坏笑道。

    “欠收拾。”宋望将她往怀里揽了揽,薄唇吮吸着她脖颈,暧昧的声音萦绕在房间里,半晌,他轻喘着唤道,“琪琪。”

    “嗯?”程思琪呼吸不均,一个字都像撒娇。

    “你想过爸爸吗?”宋望抱着她,声音小小道,“有没有想过你亲生爸爸?”

    “想过呀。”程思琪低声回他,“其实小时候经常想,他在哪,是生是死,长什么模样,为什么不要我,可也就想想而已,想了也没用的。”

    “如果他活着呢,想见他一面吗?”宋望又道。

    “我也不知道,”程思琪用手臂缠上他的腰,伸手解开他睡衣纽扣,柔软的手指抚摸着他精瘦的背,用脸颊蹭着他温热胸膛,声音怅惘道,“我很多年没想过这个问题了,前生出事的时候,其实恨过他,特别恨。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妈妈就不用嫁给林凯,那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可到了现在,却觉得无所谓了,那些不重要,真的都不重要。”

    她滚烫柔软的唇吻着他胸膛,喃喃道:“因为有你。你知道吗,因为有你,让我觉得曾经经受过的一切都无关紧要。甚至有时候,还觉得是不是应该感谢那一切,如果那些事没发生,我的人生有了偏转,那是不是不会遇到你?”

    “我不知道,”她紧紧抱着他腰身笑起来,“反正那些事也没有答案,想了也没用,能有你,我觉得上天厚待我,如果用过去的所有磨难才能换一个你,那,我也是愿意的。”

    “傻子。”宋望手指重重搓着她的脸,说不出话来。

    “你好烫。”程思琪声音喃喃道,带着点让人心痒难耐的羞窘。

    “嗯?”宋望轻嘶一声,垂眸看着她,呼吸都倏然间急促起来,“十一点多了,你不困?”

    “一点点。”程思琪声音轻轻,脸颊贴在他心口,他心跳乱了节奏,砰砰砰,狂乱激烈。

    宋望便没有再说话,手指揉搓着她腰背上的软肉。

    程思琪也没有说话,滚烫绯红的脸颊贴在他心口,听着他心跳声,呼吸慢慢乱了,气喘吁吁。

    很快,宋望也低声喘起来,带着点克制的意味。

    似乎很煎熬,好像受刑。

    “琪琪,”他声音哑哑地唤着她,薄唇贴着她耳朵,吻着那里的湿汗,魅惑请求道,“快一些。”

    “好累的。”程思琪紧紧抿唇。

    “嗯……”宋望也抿唇,发出情难自禁一声喟叹,性感撩人,尾音似乎都带着湿漉漉的汗。

    程思琪听着他声音,羞恼不已,脸颊贴着他胸膛,不敢出声。

    这事情不是第一次做,可不知为何,只要听见他声音,触碰他抚摸他,她总会心动紧张,羞恼交加。

    十二点过后,房间里暧昧的喘息声慢慢停下。

    宋望在床头扯了湿巾,沉默地给程思琪擦着手,动作十分轻柔。

    程思琪面色绯红,眼眸柔情似水,带着点羞意,咬唇看着他,青涩得好像第一次。

    宋望忍不住笑起来,低声道:“怎么还害羞?”

    “没有。”程思琪窘迫道。

    “你这脸蛋都红成苹果了,不会是热的?”宋望扔了纸巾,重新扯一张,连她指缝里都仔仔细细擦干净,柔声道,“瞌睡吗?”

    “有点难受诶。”程思琪脚丫缠着他的腿,蹭了蹭。

    宋望深深看她一眼,捏着她肩膀吻上她的唇,温柔地纠缠抚慰,半晌,听到她呼吸急促,才慢慢放开她,摸着她脸蛋道:“这下呢?”

    “嗯。”程思琪闷声道,“你会不会不舒服?要不去洗洗?”

    “好。”宋望应了一声,放开她,起身往洗手间而去。

    里面水声传来,程思琪松口气平躺在被子里,抚摸着自己肚子痴痴笑两下,床头宋望的手机又响了。

    她侧身拿过,看了眼,帮着他接了电话。

    “大哥。”电话里李侯的声音传来。

    “他在冲澡呢。”程思琪声音轻柔道,“有事吗?一会他出来回电话给你。”

    “大嫂啊,”李侯怔一下,迟疑道,“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还没睡。”程思琪笑了笑。

    “嗯,那就好,”李侯道,“他出来了你给他说一声,让他回个电话给我,有点事。”

    “好。”程思琪应了声,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靠在床头,静静地等着宋望,不过几分钟时间,浴室里水声戛然而止,宋望围着浴巾出来。

    “李侯?”他洗澡时隐隐听到说话声,垂眸问了句。

    “嗯。”程思琪将手机递给他,眼见他转身又要往窗边去,忙道,“没事,反正我这会也睡不着,你就在这吧,别跑来跑去了。”

    她要求,宋望略微想了想,握着手机上床,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握着电话,给李侯拨了过去。

    “大哥。”李侯这下声音明显小了些,迟疑道,“大嫂在你边上?”

    宋望低低“嗯”了一声。

    “顾青媛死了,顾市长重伤入院。”李侯言简意赅道,“进了天伦医院,不过具体情况眼下没法得知,顾家老爷子被惊动,封锁了整层楼。”

    “我知道了。”宋望松口气道,“明天再说。”

    “我会派人守着的。”李侯自我检讨道,“这次事情真是我失职,做了顾青媛原本再简单不过,掉以轻心了,顾市长……”

    “嗯,明天见面说。”宋望声音淡淡,又说了一句。

    “那好。”李侯自然知道他说话不便,应一声,挂了电话。

    宋望放了手机,揽着程思琪滑进被子里,把玩着她的手,询问道:“你拍戏还有几天?”

    “不到一星期了。”程思琪道,“明天不用去,参加了期末考试再去就行了。”

    “后天期末考?”宋望微微诧异。

    “嗯。”程思琪抿唇道,“还有些紧张,这学期耽误课程挺多的。”

    “那明天看看书。”宋望笑道,“两辈子的知识呢,肯定没问题。”

    “但愿。”程思琪声音低低。

    “快睡吧。”宋望拍着她肩头,声音低低哄她入睡。

    已经过了凌晨,程思琪靠在他臂弯里,没一会沉沉睡去。

    宋望却没什么睡意。

    顾市长重伤入院,能惊动顾老爷子,可见,伤势定然不轻,毕竟,顾市长和顾老爷子关系僵,冷战由来已久他多少知道些。

    眼下这样……

    宋望又搓搓手指,垂眸看着程思琪,神色间带着些愧疚。

    半夜三点睡去。

    ……

    翌日,程思琪起得早。

    妊娠反应严重些,她早上七点多醒来,到洗手间呕一阵,神色困倦,却也没了睡意,索性洗脸。

    声响自然惊动了宋望,跟着她起床,心疼不已。

    半个多小时收拾完,宋望抱着她下楼。

    中学小学都放了假,餐厅里,秦少游和小思源都在,陪着程瑜和司机大叔吃早餐。

    眼见他们下来,秦少游诧异地挑眉道:“思琪姐不多睡会?”

    “睡不着。”程思琪看着他笑笑。

    “是不是难受?”程瑜关切地问了一句,无奈道,“这才刚开始,反应这么大,看你后面怎么捱。”

    “过了这些天就好了。”程思琪看她一眼,“妈你别担心了。”

    程瑜看着她,也只得将许多话咽下去,起身道:“坐着吧,我去给你们倒豆浆,早上打了点花生豆浆。”

    “姐姐吃小笼包。”小思源将自己眼前的包子推给她。

    程思琪捂着嘴,一侧身,又连忙起身往洗手间跑去,宋望连忙跟上,小思源目瞪口呆。

    司机大叔温声笑笑,安抚道:“她最近吃不了肉包,你自己吃吧。”

    “对,长身体。”秦少游捏了一个包子塞进他嘴里,哈哈笑道,“快吃,你这小身板风一吹就倒。”

    “我有七十多斤了。”小思源吞咽着包子,支吾道。

    秦少游嘻嘻哈哈打趣他,司机大叔起身去了客厅,看早间新闻回放。

    他和程瑜起得早,老早就吃了饭,一直等着几个孩子而已。

    程思琪和宋望回了位子,程瑜刚好端着大杯豆浆出了来,就听见他声音意外道:“顾市长被车撞了,生命垂危?”

    “啊!”

    “啪!”一声脆响和秦少游的惊叹声同时响起。

    餐厅一静,众人抬眸看去,程瑜手中的大杯子砸碎在地面上,碎片四溅,豆浆泼的到处都是。

    她神色怔怔站在原地,看着客厅方向。

    “妈!”

    “别动!”

    几道声音齐齐响起来,司机大叔已经快步走到了她边上,俯身看一眼,打横将她抱起来,往沙发上走过去。

    正是夏天,程瑜穿着轻薄的七分裤,脚踝被溅起的瓷片划伤了好几道。

    打发了秦少游收拾残局,宋望扶着程思琪也连忙到了沙发边,司机大叔已经拿出医药箱来,边取东西边道:“疼吗?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疼。”程瑜垂眸看着伤口,声音低低。

    “有三道,”司机大叔拿棉签沾了点碘酒给她处理伤口,“夏天穿得少,拿东西什么的都得小心点,一不留神磕着碰着都得疼。”

    “没事。”程瑜又说了句,神色恍惚。

    半晌,看着电视,状若随意道:“你刚才说谁被撞了?”

    “市长啊,”司机大叔给她贴着创可贴,叹息道,“新闻说是昨夜出的事,肇事司机逃逸,眼下进了医院,还在重症监护室,没脱离危险呢。”

    “哦。”程瑜应一声,说不出话来。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却有些僵硬,忍不住看了眼边上的程思琪。

    程思琪一脸关心地看着她,倒完全没有受到这消息影响,诧异地挑了一下眉之后,非常专注地看着她的腿。

    这孩子,不知道那人是她爸爸。

    他是生是死,她听过最多也就意外一下,完全不放在心上。

    程瑜一时间悲从中来。

    她眉眼间的哀愁藏都藏不住,宋望多看了两眼,朝程思琪道:“没事了,先去吃饭。”

    “妈,你感觉怎么样?”程思琪依旧看着程瑜。

    “还好。”程瑜往沙发里面挪了挪,“我坐着休息会,你和他们去吃饭,没事。”

    “嗯。”程思琪松口气,重新回餐厅。

    宋望眼看她坐好,去院子里打电话,直接打给靳允卿。

    “喂?”电话那头传来靳允卿一惯慢条斯理的声音,宋望直接道,“顾市长在天伦医院里,具体情况你知道吗?”

    “怎么?”靳允卿微微笑了笑,“你怎么也关心起政事了?”

    “和我有关系。”宋望声音低了些。

    “你?”靳允卿愣了愣。

    “是,”宋望道,“说来话长,目标是那个刘子琼,他是意外,昨晚进了天伦医院,现在怎么样了?”

    “应该挺严重,顾老爷子封了整层楼,除了医生护士,里外都是顾家人。”靳允卿略微想想道,“具体情况我现在还不清楚,你等我问问。”

    “能进去吗?”宋望道,“如果我这边想送人进去?”

    “不说了是意外吗?你这要……”靳允卿迟疑起来。

    “想哪里去了?”宋望蹙眉斥一声,“他是思琪的爸爸,”说着话,他伸手在眉心按了按,“事情说起来复杂了,我觉得他可能缺少求生意识。”

    他半宿未眠,思前想后,觉得依着顾市长眼下的情况,一旦重伤,很可能凶多吉少。

    毕竟,他和顾家老爷子多少年僵着,眼下妻亡子散,也许念着程瑜,可是已经算全无可能。

    这样的人走到了鬼门关,还能对世间有几分留恋?

    他是猜测,却觉得自己这猜测让人心惊胆战,毕竟,是他的责任。

    无论程思琪对他怀有几分感情,他总归是她亲生父亲,他不能容许自己做出这样让她伤心的事情,意外也不行。

    “啊?”这样的信息,靳允卿都一时间诧异起来,略微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思琪爸爸?”

    “嗯。”宋望语调肯定。

    “那我知道了,我先问问。”靳允卿说完,先挂了电话。

    宋望掐了电话,转身往屋子走。

    与此同时——

    天伦医院里,ICU病房外。

    年过花甲的顾老爷子站得笔直,诧异地看了眼边上的市长助手,拧眉道:“你说什么?那女人是青媛?”

    “是。青媛小姐和市长吵了一架,怒气冲冲跑出去,市长没等一会也紧跟着追了出去。”市长助手小声道,“这意外也有我的责任,我应该劝着点。”

    “等一下。”老爷子深深拧眉,“你说昨天死的那女人是青媛?”

    “青媛小姐出事后去了国外,做了植皮整形手术,应该是前段时间回来了,可市长他并不知道。昨天又出了那样的事,市长他当然生气,说话重了些。”助手是顾市长心腹,当然没说到程思琪的事情,只以为老爷子心疼孙女,言语里为顾市长开脱。

    “死不足惜。”顾老爷子看他一眼,咬牙道,“那样不知羞耻的女人不配做我们顾家人,尸体交给刘家去处置,不用管。”

    “是。”老爷子边上的中年男人应了声。

    “等等,”老爷子又道,“她这出一趟国,换一张脸,连她是谁名谁都不知道了?刘子琼,哼!”

    老爷子怒气冲冲道:“看看她在国外都搞了些什么,这名字是怎么回事?!”

    “是。”边上有人又应了一声。

    老爷子拿着拐杖在地面敲两下,看了眼病房,余怒难消:“一辈子就毁在一个情字上,一双儿女养成这样,真是没一个成才的东西。”

    他厉声骂着,边上一众人自然不敢出声,病房门从里面推开,晏少卿扯下口罩,蹙眉道:“吵什么?影响病人康复,谁担责?”

    他面色平静无波,一双眼睛却明亮锐利,直视着一众人,一句话声音不高,气势却足。

    老爷子边上的中年人愣了一下,讪讪地看了顾老爷子一眼。

    被一个后辈当众斥责,顾老爷子脸面也有点挂不住,可奈何,对面这年轻人昨夜到现在尚未合眼,他哪来的资格发火。

    老爷子看着他,客气道:“晏医生,顾祁他如何了?”

    “在危险期,先观察四十八小时。”晏少卿将口罩扔到边上垃圾桶里,声音淡淡道。

    “我们需要做什么?”市长助手连忙问了一句。

    晏少卿睨了他一眼:“保持安静。”

    话音落地,他伸手在自己眉心按了按,抬步离开,跟出来的助手苦着脸看了眼他的背影,连忙笑着解释道:“手术将近十小时,晏教授昨夜到现在都没合眼,有些累了,他平时脾气还好的。”

    助理说着话,晏少卿回头,目光淡淡地看着他。

    正帮他解释的助理连忙笑起来,朝顾老爷子扬起更大的笑容,连忙离开。

    “您担待。”老爷子边上的中年人看着他脸色,小心翼翼道,“年轻人嘛,才华横溢的总是骄傲些。”

    老爷子没接话,声音到底低一些,发问道:“青伦在里面多长时间了?”

    “有一年多了。”市长助理道。

    “嗯,”老爷子转而朝向他边上的中年人,“捞出来。”

    “我知道。”中年人应一声,建议道,“您也累了一整晚,要不先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守着。”

    “有什么事随时通知我。”老爷子说着话,转身往外走。

    抑郁难平。

    他有三个儿子,顾祁最小。

    天姿秀敏,他自小寄予厚望,这些年,却是最让他头疼的那一个。

    为了一个女人,父子俩关系僵了二十多年,以至于,他将自己儿子送进监狱,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眼下,他躺在里面,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哎。

    老爷子叹一声,转个身,被簇拥着消失在楼道转角,整层楼都因为他的离开,慢慢安静下来。

    医院大厅——

    眼看着他从侧门离开,程瑜到了电梯口。

    重新按了楼层,上去。

    出了电梯左右看两眼,对上了守在一侧楼道口的几位黑衣保镖,各个挺拔高大,西装笔挺。

    好像回忆里某个令人窒息的画面,她停下脚步,慢慢退到了电梯边上。

    她怎么忘了?

    那是顾家,门第观念极深,家风森严。

    她高攀不上。

    即便眼下那人生死未仆,他和她之间,依旧有深深的鸿沟,她为什么而来,即便来了,又能干什么呢?

    程瑜失魂落魄地下了楼,医院门口拦了出租车,回家去。

    秦少游带着小思源出门玩,秦浩出去跑出租,偌大的客厅空荡荡,一点声音也没有。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不远处多宝阁里摆放的茶具。

    秦浩当真是个妙人儿,厨艺、茶艺、车技,甚至各种球类运动,都挺精通,他有些自己的生意,却喜欢跑出租。

    不像工作,更像一种休闲,用他的话,开车载着各种各样的人经过这城市大街小巷,实在,有生活味。

    她有时候还挺羡慕,他无论何时,总显得充实乐观。

    不像她……

    程瑜起身倒杯水,握着水杯,半天却递不到嘴边去,两只手颤抖得厉害。

    她实在紧张。

    想起他生死未仆躺在医院里,总觉得紧张不已,心痛疼惜。

    这些年过得很苦,她从来未曾怨过他,无论她到哪一步,记得的始终是他以往那些好。

    在她心里,她也始终是那个不负初心的女孩。

    爱着他记挂他,从未改变过。

    顾祁哥……

    程瑜放下水杯,失魂落魄上楼去,她思绪游离,到了二楼也未曾察觉,又直接到了三楼去。

    楼道口左起第一间,就是程思琪的舞蹈室。

    半圈落地窗阔达干净,明亮的阳光倾泻而入,木地板纹理细密,在阳光下似乎通透起来。

    她站在门口,依稀记起自己的少年时光。

    好些次在剧院里练舞到黄昏,头发绑得很高,一个人,为了某个节目,在舞台上做一圈圈枯燥的旋转练习。

    夕阳从剧院老旧的窗户中映进来,那时候还没有落地窗,那些暖黄的阳光被铁窗栏切割成一块块,映出满地斑驳。

    她总会在突然回头间看到顾祁,他无声无息地出现,坐在台下看她跳舞。

    她一心痴恋的男孩挺拔清俊,头发理得很短很干净,总是穿白衬衫,深蓝色布裤子,笑起来眼睛很温柔,好像有星光。

    她看见他总是欣喜不已,好几次扭到脚,怪罪他来得太突然。

    他会笑着捏她脸,有时候两个人在黄昏下坐到夜幕降临,他背着她回家,置身在安静的月光弥漫的巷子里,她以为是永远。

    那时候她还挺大胆,心血来潮的时候,敢主动亲吻他。

    他却小心,捧着她的脸,薄唇有些凉。

    被尘封的记忆慢慢涌上来,程瑜站在舞蹈室门口,两行泪无声滑落,顺着脸颊而下,蜿蜒进衣领。

    她已经四十多岁,却依旧有好身材和白皙肌肤,岁月在某一方面亏待她,在相貌气质上却一直厚待她。

    程思琪从书房里出来看见她哭,神色一怔,倏然心痛。

    她觉得太可怜太心疼。

    这么些年,她不是没见过程瑜的眼泪,可从没有一刻如眼下这一刻,她只看着她,都觉得心痛窒息。

    她的泪,好像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妈。”程思琪声音小小地唤了她一声。

    程瑜转过头看着她,愣了一下,连忙伸手抹眼泪,仓皇道:“没事,我没事,就想起以前一些事。”

    程思琪抿着唇,目光审视,半晌,突然道:“是……想起爸爸了吗?”

    她记忆里年轻的程瑜很漂亮,气质优雅如幽兰,笑容温婉如新月,在带着她出门的某些时候,常常被搭讪。

    她其实一直挺好奇,是怎样的男人,能让这样柔弱的女人不顾一切。

    “你,”程瑜看着她,慢慢地,靠着门框直接坐下去,坐在地面上,双手抱着膝盖埋起头,声音低低道,“琪琪,你一直想知道他吗?”

    “主要看你。”程思琪小心蹲下身,拥着她的肩,“妈,如果你不想说,我就不听。如果你想起来难受,我宁愿永远不知道。”

    程瑜抱着膝盖哽咽起来。

    “爸爸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妈妈才至关重要。”程思琪拍着她耸动的后背,也微微哽咽,“真的,难过的事情忘掉就好了,别想了。秦叔叔他很好,能陪着你度过后半生的。”

    “他快死了,”程瑜啜泣道,“老爷子都出动,他肯定很严重。”

    “什么?”程思琪疑惑地问了句。

    “顾市长。”程瑜声音低低道,“琪琪,顾市长就是你爸爸。”

    程思琪拍着她后背的动作停下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觉得恍惚,伸手扶住了边上的门框。

    “顾……市长?”半晌,她声音艰涩地问了一句。

    “是,他是你爸爸。”程瑜声音沙哑,苦笑起来。

    程思琪看着她泪水斑斑一张脸,恍惚间,回想到记忆里几个画面。

    她第一次见到顾市长,是在顾青媛的订婚晚宴上,她站在顾青媛边上,跟着众人一起回头,看见迎面而来两个人。

    顾市长和宋望……

    原来,是她的爸爸和她的丈夫吗?

    她有点无法去想象,心里疑惑一重重,许多谜题,都让她一时间头疼起来,她胡思乱想着,又想起刚才在书房看到的新闻。

    两则新闻。

    其一,顾市长是昨夜十点多出的车祸,其二,刘子琼疑似死亡。

    顾老爷子紧急处理了状况,刘子琼的死并没有和顾市长扯上关系,可眼下,回忆着这样两个新闻,却让她想到了昨夜。

    宋望接到的那两个电话。

    刘子琼和顾市长在同一晚出事,和他有没有关系?

    是李侯吗?

    那一起肇事逃逸,是他们所为?

    程思琪手脚有些凉,分明是七月,她却突然觉得冷,她从来不曾质疑过宋望任何事,就如她所说,哪怕他是魔鬼,她也爱他追随他。

    他杀人,她也许当真递刀给他。

    她爱他成痴。

    可眼下,眼下,那个生死未仆的人让妈妈这样伤心,那个危在旦夕的人,可能,不对,原本是她爸爸。

    宋望昨天问起她,问她关于爸爸的那些话。

    他,原本知道吗?

    ------题外话------

    在上传和再写一千字中间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觉得上传好了。

    抱歉久等了,明天中午见,十二点。

    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