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鬼凶途 > 第七十九章 来临之前

第七十九章 来临之前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要走的就该走,不该走的就会在。”

    莲夜深吸口烟进那诱人的红唇中,偏着脑袋看着鲨戮。

    “这可不像是你的思维,莲夜,你改变了。”鲨戮看着她。

    “以前难道不也是在改变之中吗?”莲夜答。

    鲨戮沉思片刻,意味深长的说“很好,你说的对,人,确实在改变,不过有些东西,却是永远改变不了,就算是死,也亦如此。”

    夜已经很深,所吹的风也有些凉吹到身上。

    刘卫狂跑着一路往上,终于,他看到前方有火红的光亮,在黑暗中显得那么的耀眼,刘卫没有停下脚步,更快的跑了上去。

    终于,他到了这个地方,一排排的火把点亮着这个地方,也显得那么的热闹,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第二命,但是他已经看到了前方的场景,一大片地上躺着很多的人,横七竖八,没有什么姿势。

    那是……小悦悦!

    在那些躺着的人中,刘卫认出来了一个后背印有喜羊羊图案的衣服,那正是小悦悦,此刻她失去活力一样,静静的躺在地上。

    刘卫沉住气,观察着环境,不聊却让他看到了自己所一直追寻的东西,不是东西,虽然它的外表长得那么奇怪,是个被人尽吐的怪物模样,但是却在刘卫心中不管怎么变,它都是自己的亲哥哥!

    是的,它被厚重的铁链紧紧束缚在那群人中间,那只通红的怪眼似乎也看到了远处躲在草丛中的刘卫,但是却没有任何眼神。

    刘卫心给揪了一把,他没想到哥哥也在这里,小悦悦也在这里,简短的分析来看,眼前的场景一定也跟哥哥的所在有所关联。

    他看到只有四个人站在哪里,他认出来了那个一袭墨黑风衣长发急肩的人,正是自己跟黑虎上次跟踪的鲨戮,还有那个叫莲夜的女人,以及那个胖子铁牛,背双剑的青年,全部都在这里。

    该怎么办现在,刘卫拿出手机来,发现手机早就进水开不了机,也不知道黑虎他们过来了没有,如果自己就这么贸然冲出去的话,等于是送死,谁也救不了,现在的刘卫两为难,他不知道小悦悦现在躺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么,可能正面临着生命危险。

    “大哥,刚刚转针至凌晨了。”

    铁牛看了看手表,对鲨戮说道。

    “嗯,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鲨戮鬼魅的轻笑了笑,目光注视到那口黑色的棺材。

    鲨戮走至案桌前,抓起两张黄纸符在手,凭空点燃两张黄纸符燃烧殆尽后,他又双手各握着金色风铃摇动起来,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来在夜风中,鲨戮摇晃得很有节奏,两只手一直在晃动着。

    千尽,莲夜,铁牛,三人似乎在一旁看着鲨戮在表演着什么。

    风铃摇晃了几分钟左右,鲨戮放下铃铛来,一把铜黄色桃木剑从案桌下抽出已紧握在手中,随手一甩,桃木剑上便刺着一张黄纸符在剑尖。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在地上这些人上方洒纸钱。”

    鲨戮握着桃木剑,背对着千尽三人。

    闻言,铁牛连忙从宝马车后备箱里搬出一大纸箱走到那堆人面前,正好是在小悦悦的面前,纸箱子里面满满装着的都是白色的纸钱,千尽跟莲夜铁牛三人抓起纸钱开始在那些人上方抛洒起来。

    鲨戮手中桃木剑一横过,剑尖所刺着的那道黄纸符燃烧起来,他看似轻轻的挥动着桃木剑在摆动着剑势,实则确是蕴含着一股神秘的意蕴。

    刘卫看到鲨戮居然也跟夏雷一样贴起黄纸符还弄桃木剑,心中冒出一个想法,难道鲨戮他也是一名道士?

    不,这有些不可能,根据黑虎所掌握的情报,鲨戮只不过是一个黑社会头头而已,怎么可能是道士,可是如果不是道士的话,又怎么会施展所谓的道法?

    莲夜三人则是在抛洒着纸钱,白纸漫天飞翩翩起舞,仿佛在提前恭送着地上这些人的命运。

    鲨戮的桃木剑势终于是打完,他将桃木剑轻放在案桌上,提起红毛笔在沾着朱砂,从事先准备好的一张宽大的正方形白布放在案桌旁的地下,鲨戮弯下身,上提笔在白布上面写着一行行红色的字,确切的说也并非像字,要论的话就只能说是许多字的的一半配合上有力的纹路形成,笔迹潦倒有力,看似复杂不解的文路却夹着着鲨戮每画一笔的力道跟气度,绝非轻而易举的草草了事。

    画完,鲨戮捡起写着朱砂红符文的白布往那些人上空一扔,白布正好以符文朝下的一边扔到它的头顶上方。

    几乎在白布扔出去的瞬间,鲨戮双手刚强有力的掐动着繁琐且极快的手诀,嘴唇微微抖动,几乎很难看出来他的这个动作如果不细心的话。

    “定!”

    鲨戮低声一喝,右手跪三指出食指跟中指面指着那顶白布,瞬间,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从鲨戮的食指中指释放出来,竟生生将白布给凭空漂浮在它的头顶上,没有降下。

    没有人会说这是一个拙劣的魔术表演。

    莲夜等人似乎习以为常,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惊愕,依旧洒着纸钱在空中。

    白布定在空中,鲨戮手中又抓着两张黄纸符,仿佛两道流星一样直飞向白布,在黄纸符触碰到白布的瞬间,黄纸符就像打火机点燃了汽油一样,白布燃烧了起来在空中,火光冲天。

    “啊……”

    “啊……”

    白布燃烧的瞬间,地上背对天躺着的那些人身体通电一样的全身颤抖起来,虽然还是紧闭着眼睛,但是从嘴里不由自主发出痛苦的**身来,无力的面对着地抖动着身子。

    小悦悦!

    刘卫下意识的伸出手对小悦悦,想要冲过去抱起小悦悦,看到地上的这个小家伙弱小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显然在承受某种不该有的痛苦。

    而它头顶上方的那块白布燃烧了也有几分钟,没有看到燃烧完,反而火光更加的耀眼,烧得更加的旺。

    而地上那些人痛苦难耐的声音更加大,他们原本是在麻醉剂的催化下进入了睡眠,但是却依旧躲不过去这种痛苦,只能以超出本能的痛苦身体抖动来发泄,但是,这又有什么用?

    刘卫紧紧咬着牙,双眼微红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小悦悦,双手握拳咯咯响动,他的脚有些颤巍巍的在一点点的支撑着身体想要往前跳出这堆草丛。

    “住手!”

    刘卫跳出草丛,双拳紧握放于两侧,那双眼睛在喷火着的看着鲨戮。

    对于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让莲夜停住了抛洒,跟铁牛一样朝刘卫看过来,千尽只是微微瞥了瞥刘卫,轻哼一声,若无其事般的继续洒着纸钱。

    而鲨戮,根本就没有回过头来看刘卫,他的眼睛,始终盯着那块燃烧的白布,仿佛刘卫的出现,就是一个空气的存在。

    “是你小子,没想到你的命这么大,还能够活着找到这里!”铁牛放下手中捧着的纸钱,挺着肥胖的大肚子,龇牙咧嘴的往刘卫走过来。

    刘卫先是一愣,但很快想到,绝对不能让这个家伙抓到自己,没有容他多想,刘卫拔腿就跑往小悦悦倒下的位置而去。

    “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弟弟噢。”

    莲夜点上一根烟,允吸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跑过去的刘卫。

    “给我站住,臭小子,你别想捣乱!”

    铁牛也是看到刘卫往那堆人中跑去,显然是想救那个小女孩。他也紧随其后的跑了上去。

    “你怎么样了小悦悦?没事吧!”

    刘卫忙扑到小悦悦的身边,将她给转过身来,撕下她额头上贴着的灭魂符,小悦悦却依旧是昏迷不醒,那张可爱的小酒窝脸此刻显得那么的淡白,没有一丝血色。

    “快醒醒啊,小悦悦!醒醒啊!你爸爸还在家里等着……”

    刘卫的话是被追上来的铁牛重重一脚踢到后背给踹止的,刘卫抱着小悦悦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打了几个滚,刘卫还没站起来,铁牛又走上来,继续用穿着真牛皮的鞋子狠狠的提打着刘卫。

    “这就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要给劳资闯进来!”铁牛恶狠狠的踹着刘卫的全身,而刘卫却是双手抱着小悦悦,将她挡在身前,任由铁牛恶狠狠的猜着自己的后背,刘卫咬着牙忍着。

    对刘卫连续狠狠的踢了几分钟,似乎踢得铁牛皮鞋的脚都有些疼了,终于停了下来。

    但刘卫一直都是清醒的,除了疼痛。

    像一条狗一样的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他没有去拍身上沾着的泥巴,颤颤巍巍的抱着小悦悦,弯着腰,从铁牛的旁边走过。

    “居然还这么有力,小子,看来确实是我有些小瞧你了,不过,接下来你就准备后悔吧!”

    铁牛眼中闪过一丝凶光,手中多出一把匕首来,大步就往刘卫身后走去。

    扬起匕首,还有不到两秒就刺进刘卫的后脑勺。

    “等等。”

    在这个关键时刻,鲨戮深沉的声音叫住了铁牛,虽然他一直是背对着铁牛。

    闻言,铁牛这才收去刀,问“大哥,难道你想放这个人离开这里?”

    “这个人是谁?”鲨戮问。

    “这个家伙是我在抓那个小姑娘的家里遇到的,途中我遭到了他跟另外一个同伙的阻拦,在交谈中,他听说我是沉鱼帮的人,就问我那个怪物被我们关在什么地方,当时我感觉到他不对,所以在后来就对他下了杀手,没想到他不但没事,还追到了这里。”铁牛回道。

    “你叫什么名字?”

    鲨戮转过身来,深邃的双眼看着刘卫。

    而刘卫似乎也知道这个话是对他说的,也停住了脚步,怀抱小悦悦,转过身来,刘卫跟鲨戮两人的眼睛目光对视在一条直线上。

    笔直的对视,谁也没有躲闪的意思。

    “刘卫。”刘卫面无表的说道,他的脸上已然有几处红肿的伤疤,那是刚刚被铁牛踢在地上磕到了石块。

    “你不是政府的人,否则今天来这里的就不仅仅是你一个人。”

    鲨戮的目光依旧跟刘卫对视着,也是冰冷着一副面孔。

    “你觉得问这样的问题有意义么?”刘卫回道。

    “性格不错,既然你不是军队的人,那你是怎么知道它的。”

    说着鲨戮右手甩后,指着绑在十字架上面的它。

    刘卫看了看它,脸上抽笑了笑,道“你觉得你认识你的哥哥,还要跑到别人面前抓着你哥哥的手去说我是这个人的弟弟吗?”

    刘卫的话,让千尽也停住抛洒白纸钱的动作,朝刘卫这个若跳梁小丑投来目光。

    “刚刚你所说的话,最好不要骗我。”

    然而对鲨戮,却并没有起到什么惊愕,似乎这些都是在他的掌握中一样。

    “如果我骗了你,你要怎么做?”刘卫冷笑道。

    “我已经相信你的话,你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救你手中的这个小姑娘,主要的,是你的哥哥,是么?”鲨戮看着刘卫。

    “是的,被你猜中了,但是现在……”

    “我知道你想要的,没有机遇的你,是得不到你所想要的,不过现在我可以给你这么一个机遇,只要你能跑到你的哥哥面前,我就放了它。”

    鲨戮的话语刚落,刘卫抱着小悦悦什么都没有说,催动着体力,刘卫朝它所在的中心奔跑而去。

    “何必跟这种家伙废话,大哥,我直接去杀……”

    “你要做的,还没有做完。”鲨戮冷声打断铁牛的话,对于莲夜跟千尽,根本都没有说话,目光看着往怪物的位置跑去。似乎也在猜测会遇到什么。

    哥哥就在眼前,自己要加快脚步。

    越来越近了。

    但是他马上就明白了,自己怎么会愚蠢到相信鲨戮的话。

    是的,刘卫的脚步还差十多步就接近它了,眼前一团黑影闪过,接下来他所看到的,是鲨戮,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让开,我要带他走。”

    刘卫不得不暂且停下脚步,脸上的兴奋色消散,变得阴沉。

    “就算你带走他,噢不,是它,你又能带它去哪里?关于它的罪行,你也应该知道,它杀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个家庭毁在它的手中,你带走它,政府的人也会要它的命,到时连你自己的这条命,也会葬送。”

    鲨戮冷冷的看着刘卫,及肩的黑发在夜风中轻轻吹动着。

    “你说的没错,我哥哥确实害死了那么多的人,死有余辜,但是,我要告诉你,现在这里是中国,是一个有法制的国家,就算是罪恶滔天要处决,也不轮不到你们这种人在这里说着你们似乎还有道理一样!”

    刘卫走上前几步,更加靠近鲨戮,他怀中的小悦悦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好,好一个中国,好一个法治的国家,很好。”

    鲨戮的脸色微变,慢慢的走到刘卫的跟前。

    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预兆,刘卫只知道是鲨戮出手攻击了自己,那是在感到疼痛后,没有任何阻力拦着,鲨戮一拳将刘卫给打退了十几步瘫倒在地上。

    “噗嗤…”

    地上的刘卫卷缩着身子,口中喷洒出一口鲜血来在地上,染红了地上的一把沙,很痛。

    小悦悦!

    这时,刘卫才反应过来,自己怀中抱着的小悦悦,已经被鲨戮这头秃鹫抓猎物一般的抓着衣服,提在空中。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人鬼凶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沉流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沉流沙并收藏人鬼凶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