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鬼凶途 > 第八十八章 蜀山传人

第八十八章 蜀山传人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着鲨戮的话语看过去,禅右目光落到那口黑棺材上面。

    “紫苑的遗体果真被抢去了……”禅右话语中加强了一些惊讶的语调看着那口棺材。

    “你说的对,师哥,当年就是我抢走的紫苑,你可以去看看紫苑的模样,我用了最好的千年檀龙做的棺材,棺材里面用了冰封最好的玄冰冻住紫苑的模样,师哥,我知道你此刻心中所想的是什么,紫苑的模样,你也应该快要忘记了。”

    鲨戮收去全身散发的阵势力量,话语中带着些许讽刺。

    “你错了,小左,紫苑在我心中是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的模样的。”

    “你以为你很自谦吗?你的眼里心中全部都只有那个师傅他老人家,对他言听计从,又怎么能容得下紫苑?”

    “也罢,小左,既然紫苑的遗体还在,那我要回去给复命,这么多年过去了,谢谢你照顾。”

    “如果你是为了将紫苑送回去的话,你认为我会答应你吗?”

    “小左,你不要再错下去了,如果紫苑还活着的话,也不愿意看到你牺牲这么多的人来救回她的,另外你也知道紫苑从小也是有她的使命在身,是命中注定的,我们不能自私的擅自改变。”

    “你跟那些人一样的愚蠢,所有的人自从生下来就有他们自己的路,而不是命中注定,紫苑不是命中注定要死的,她原本有一条自己的道路要去走,而你跟师父成了她路上的碍脚石,是你们害死了她!”

    鲨戮越说语气越发的冷厉,秃鹫般的眼睛有些发红的看着禅右,旋即从案桌下拿出一把桃木剑来,往身前一划而过,凌厉的剑势散落开来在空气中。

    “当然若不是你告密,紫苑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时缝二十年的今天,师哥,你也应该要为此付出代价!”

    说着鲨戮右手持桃木剑横于胸前,左手食指跟中指直伸跪其余三指,划过桃木剑的剑身,一股令人窒息的剑气在空气中陡然增强。

    “来吧,师哥,相信紫苑会很喜欢看着一场的。”

    “小左,我说过今天来我不是跟你打架的,我只是想救这些无辜的人,以及带回紫苑的遗体而已,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见鲨戮已然展开阵势,禅右却依旧是面色从容淡定的说着。

    一旁的刘卫忙回到越野车里面,看了看密狐的伤势,已经稳定了。

    “你认识这个穿黑西装的人?”密狐问刘卫。

    “嗯,是的,上次我们在火车上面是他救了我们的,这次我得知了他的名字,他说他叫禅右。” 刘卫回答道。

    “你确定他是叫禅右?”密狐再次问。

    刘卫点头道“嗯,他是说他叫禅右,不会错的。”

    “原来他就是禅右!”

    听闻间,密狐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车外的这个黑西装男子。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刘卫疑惑问道。

    闻言,密狐给刘卫解释道∶“禅右是当今现任蜀山的副宗主,地位仅次于蜀山大宗主,他为人性情孤僻,很少与人交流,惜字如金,虽然他的身份是蜀山的副宗主,但却常年不在蜀山,游离在各个省份之间,他也只不过是挂了一个空的副宗主名号而已,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原来他是蜀山的人,那跟小雷就是同僚应该,可是你是怎么知道他的资料的?”刘卫问。

    密狐轻笑道∶“这很简单好不好,干我们这行的,对于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要知道了解,今天我们应该是运气好遇到了禅右,从他跟鲨戮所表现出来的的对峙来看,他们的关系应该是敌对关系,刚刚禅右跟鲨戮短暂的交过手,他所表现出的实力也不弱,再则以他的身份,应该会帮助我们救下黑虎跟夏雷的。”

    “嗯,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刘卫点点头,坐在越野车里面,两人目光紧紧的看着车窗外已经快剑拔弩张的禅右跟鲨戮二人。

    “现在已经不是你心里所设想的那样,师哥!”

    鲨戮沉声话语落下,身形暴冲向禅右,看似平淡的桃木剑整个剑身竟然布满白冰色的光来,就像是握着一根发光棒一样,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一旁的夏雷震惊的看着鲨戮的桃木剑上所散发出来的剑势光芒,惊呆不已。

    转眼之间,鲨戮的身形就已经到了禅右的面前,闪电般的出剑速度横砍向禅右,桃木剑在空中划过带着凌厉半圆的弧形冰蓝剑芒光,砍向禅右。

    极快的速度,禅右站在原地,用手中的那个一米多长的保险箱子侧挡挡住了鲨戮的这一横劈砍,禅右也往后退却了几步。

    “出招吧,师哥,就让我来好好让你想起你心中紫苑的模样!”

    刚刚一招被挡住,鲨戮沉声一喝,前扬起桃木剑往身后一挑,鲨戮右脚一蹬地面,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从脚步让他猛然窜起三米多高,手中的桃木剑高举国头顶,散发着一股强悍的冰冷气流,鲨戮这个凌空高跃的身姿,充满了霸气的力道,天空中的那轮皎洁明月就在凌空跃起的鲨戮身后,显得无比光亮,他仅仅是在停留在空中一秒左右,瞬间朝禅右劈砍了下来。

    冰蓝色的剑芒在空中留下数道残影,而真正的剑身却已经劈砍而下。

    禅右再度拿手中的保险箱朝上抵挡,在保险箱接触到鲨戮的这一记凌空劈砍,鲨戮桃木剑上所散发的霸道的力量瞬间把禅右的保险箱给轰得粉碎在空中。

    鲨戮跪蹲在地上,一身酷黑的风衣边摆在后地上摊着,手中的桃木剑还是以劈砍往前的姿势笔直砍在前方,剑身所落的地面龟裂了数道缝隙。

    而禅右的手中由那个保险箱取而代替是另外的一个东西,是一把一米多长的剑,刘卫跟夏雷上次见过的在火车上,就是那把很像武侠小说里面的那种绝世宝剑,时隔这么久,又见到了这把长剑。

    一旁的千尽跟铁牛目光也是注视到了禅右手中拿着的这把剑上面。

    整把剑身通体皆呈灰褐之色,剑柄呈龙形,末端往一边弯半的胡须条形状,是龙的尾,往剑格上走是一条蜿蜒往下的是龙身,龙身上的鳞片纹路清晰可见,剑格处就是这条龙的龙头,龙开口往下张开吐出修长的剑身,剑身修长灰褐,由上往下依次镶嵌着七颗灰色如纽扣般大小的圆珠直至剑尖,双边剑刃虽然灰白,但却透着一股锋利的寒芒,虽然此剑颜色灰褐并非艳丽之色,但却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严之气。

    刚刚在保险箱炸裂的瞬间,鲨戮的那一剑却并没有因此散去威力,禅右是抽出了保险箱里面的这把剑接住鲨戮的这招后,身形迅速后退才结束这道攻击。

    “师父他居然把游龙剑给你了……”

    看到禅右所拿的这柄剑后,鲨戮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是的,这把游龙剑原本不是给我的,在你带着紫苑离开蜀山之后,师父才将游龙剑给我,师父说过,以你的资质这把游龙剑是属于你的。”

    禅右说着将游龙剑插回剑鞘之中。

    “很好,师哥,那我应该恭贺的尊称你一声为宗主公。”鲨戮沉声说道。

    “我没有做宗主公,这些年我一直离开蜀山在各地找寻紫苑的遗体,因此,我只不过是暂且配拥游龙剑,等我带着紫苑回蜀山,就会把游龙剑重新归还给师傅,另选宗主公。”禅右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你依旧是那么的坦诚,师哥,既然你想带紫苑回蜀山,现在你有了一条新的路可走。”

    “什么路?”

    “打赢我,我便让你带走紫苑,也会散了凤丹放了他们两个人。”

    “为什么想跟我打?”

    “你可以当做我是为了当年你告密师父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为紫苑。”

    “好,我接受。”

    “你不会赢的,师哥,我刚刚也说过,要用你的鲜血祭奠紫苑重生!”

    鲨戮厉声说话,手中的桃木剑再一次的从他手中闪发出蓝冰色的剑芒,寒冷的气流从桃木剑上散发出,渗透进空气里面正一点点。

    而禅右,在答应鲨戮的挑战后,重新抽出了游龙剑纵握在胸前,片刻之间,禅右手中的游龙剑也逐渐的闪烁着暗红颜色的剑芒围绕游龙剑整个剑身,一股炙热之气开始在空气中逐渐燃烧。

    两人还未出手,紧紧只是在酝酿着各自的强悍剑势,而且两人的力量所散发出来的剑势力还在不断的上升加剧着强烈,鲨戮的寒冷气息跟禅右的炙热气息越发的强烈,寒冰之气更强,炙热之气更猛,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再各自所代表的那片区域通过空气在空中向彼此所在的力量端口蔓延开去。

    他们两人所属的两边,皆是冰火两重天的开始。

    然而剑势还在猛涨着,以及其恐怖的速度。

    “这就是他的力量么……”

    一旁双拳抱胸的千尽沉着头一脸肃杀般的看着鲨戮所展现出来的剑势,似乎也是有些震惊。

    “两人还没有交手,就已经从剑上散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不知道接下一旦打上,孰轻孰重,很难预料啊,看来大哥这一次动真格的了。”

    铁牛更是满脸惊愕的看着对峙着的鲨戮跟禅右,瞪大了眼睛。

    这两个人的力量居然有如此夸张,看来真的是互相遇到高手了。

    被绑着的夏雷看到对峙的两人,在心里暗暗分析着,鲨戮跟禅右,是他到现在见过最为强悍的两个人,没有之一,心里也是很期待着两人马上要进入的打斗。

    “你说他们两个谁会打赢?”

    越野车里的刘卫问密狐。

    闻言,密狐沉思了片刻,摇摇头,道“很难说,以目前他们两个所表现的实力,应该是半斤对八两,伯仲之间,不过有一点很难说,就是鲨戮所拿的是桃木剑,而禅右拿的不是桃木剑,应该是属于钢铁之类的剑,如果只是从武器上面看的话,禅右的胜算更大一点,而鲨戮则处于劣势。”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就算是禅右的剑要比鲨戮的好,也不一定禅右能够赢鲨戮,四两拨千斤的原理,应该都清楚。”刘卫分析道。

    “那就看他们打吧,希望禅右能够赢他。”密狐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黑虎。

    剑势在不断的增长蔓延开来,终于,在鲨戮跟禅右两人所属的力量在空中蔓延到彼此的临界点的时候,鲨戮的桃木剑往旁一甩,提着桃木剑的身形就像是被橡皮经给拉直弹飞出去般的速度冲向禅右。

    眨眼之间,鲨戮的桃木剑就已经出现在禅右的面前,桃木剑上散发着冰蓝色剑芒,正劈砍向禅右。

    禅右握游龙剑右手横于胸前,在鲨戮的桃木剑正劈砍过来后与禅右的游龙剑短暂接触的一瞬间,两股力量交碰在一起,但禅右的剑仅只是在硬碰到鲨戮的桃木剑剑刃一瞬间,禅右就收退了剑,剑随他身形往旁一闪,从鲨戮的旁边闪去。

    见禅右收去了对撞的力量往旁闪,鲨戮怎么能不反应过来,随手往禅右躲闪的一边横砍过去,桃木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冰蓝之光,凌厉的剑势劈砍向禅右。

    侧躲闪的还未过鲨戮的身,禅右跟鲨戮两人是面对肩的瞬间,桃木剑就横扫了过来,禅右拿剑放于胸前,并没有使出力量,鲨戮的桃木剑狠狠的扫在禅右的游龙剑上,强悍的力量送桃木剑上爆发出来在接触到游龙剑的瞬间。

    由于禅右没有发动力量抵挡,被桃木剑一劈扫,禅右连人带剑被鲨戮这一招给劈退后了十多步才停下。

    禅右的停稳身形紧紧是一瞬间得到安息,一秒都没有,鲨戮转过身来,提着桃木剑在地上划过,像铁剑一样竟然在地上滑起阵阵火花闪烁。

    鲨戮沉声一喝,桃木剑再度高举起,像一块巨大的陨石坠落一般带着强悍霸道的从在空中直劈砍下对禅右。

    禅右在原地横握着剑在抵挡着鲨戮那迅快刚猛的一次次劈砍,鲨戮是双手把握着桃木剑,在沉吼声中像发疯一样的对禅右疯狂的直劈砍着,就像电风扇的那个风扇转叶不停的旋转,而鲨戮,也在蛮横般暴力的劈砍着。

    他根本就不把手中的桃木剑当成木质来使用一样。

    二十多次连续没有停过且充斥着无比霸道力量的劈砍后,鲨戮厉声一声,双手握剑狠狠的劈砍下来,这次,一直都处于抵挡之中的禅右被鲨戮这一记劈砍给震退了二十多步距离。

    车里的刘卫跟密狐像是看功夫大片般的入迷了,心里也不知不觉对鲨戮如此强横霸道的力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人鬼凶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沉流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沉流沙并收藏人鬼凶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