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鬼凶途 > 第九十一章 游龙不惊

第九十一章 游龙不惊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盗墓笔记 (全本)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些家伙是怎么出现的?好像只有眨眼之间就来了?!”

    看着四周突然出现了这么多持刀男人,出现的速度简直是光束,让黑虎感到诧异无比。

    “其疾如风,起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这些鬼兵在小左的驱使之下,从县城里面而来,虽然来的速度很快,但却是牺牲了这些鬼兵的精元,使得他们的力量下降了很多,不用多久就会鬼魂俱灭,看来小左是要在此做一个了断。”

    “刚刚禅右先生你不是用了那么霸气的火龙大招吗?那么惊天动地的场面,难道还没有打败他吗?”夏雷有些疑惑的问道。

    禅右摇摇头,道“我们之间的胜负,还没有分出来,小左的实力很强,刚才我只不过是让他受伤而放弃战斗,但是他从小性格就倔强,不会轻易失败,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没有改变。”

    “刚才你都已经那么厉害了,那样的招数简直就不是人能够干出来的事情……噢,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既然鲨戮他知道你能放这么厉害的招数,他居然还不肯服输,难道他有比你厉害的地方没有施展出来吗?”

    黑虎也是亲眼所见禅右弄出来的那条威猛无比的火龙,对禅右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只是鲨戮他还不肯认输,这才觉得疑惑不已。

    “我们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见面,不过从刚刚跟小左交手来看,这些他的确变强了很多。”

    禅右的话既没有说出自己对鲨戮实力的到底,只是用了变强二字来形容,说明在禅右心中对鲨戮的实力也是一个未知。

    而那些突如其来的持刀男人将整个空地围成了一个圈之后,却并没有行动,只是成了这个圈的围桩而已,完全将这块空地给切断了出去的路。

    鲨戮的站在案桌前,烧了几张写着不知名符文的黄纸符后,一手端起先前那个装着被鲨戮用自己的鲜血滴红的小石块跟泥屑的木盆,另一只手在木盆上掐着手诀,嘴里同时念动着什么。

    身形一跃,鲨戮端着木盆已站到了它的面前,它被铁链绑在十字架上,血红的弯爪显得寒森,脸中那只通红的独眼也在注视着鲨戮,然而,鲨戮却是直接贴了一张黄纸符在它的眼睛上面。

    看到这儿,刘卫忍不住的就往鲨戮冲了上去,虽然不知道鲨戮在干什么对它,但刘卫绝对不允许鲨戮这种人碰自己的哥哥!

    “卫哥你干什么!”

    夏雷连忙拉住冲动的刘卫,但刘卫却倔强的想要挣脱夏雷的手。

    “我要去救我哥哥,他的身体不允许再被人触碰!”

    说完,刘卫挣脱夏雷的手,朝鲨戮扑了上去,但却还只在半路,就被铁牛一脚给踢退了十多步摔在地上。

    “臭小子,想要去打扰我大哥,那就先过了我这一关!”

    铁牛恶狠狠的对刘卫说着,双手的手指咯咯响动着,代表着有力量的挑衅,同样,千尽也站在铁牛的旁边,两人拦住了去鲨戮那里的路。

    “禅右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哥哥……”

    刘卫被夏雷搀扶起来,哀求般的对禅右说着。

    “你的哥哥是那个怪物?”

    禅右的目光也落在它的身上,他的话刚出,却遭到了刘卫有些生硬的反驳“他不是怪物,是我的亲哥哥。”

    “对不起,我用词不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请恕我直言,那个如果是你的亲哥哥的话,也已经无力回天就算我能救下他来,二来据我观测,你的哥哥很奇怪,应该不属于怪物这一行列,对于他的存在,我也并不清楚,但是一点可以确定,他已经不可能再变成一个正常的人了。”

    “你胡说!我哥哥是人,他不是什么该死的怪物,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就不需要你帮忙。”

    情绪有些激动的刘卫再次挣脱夏雷的搀扶,正准备朝鲨戮冲过去的时候,被禅右伸手挡住,沉声道“你这个样子是救不了他的,既然在你心中还对你哥哥有执念,我愿意帮你。”

    话语落,禅右拔出游龙剑,暗暗红弧光随着剑身划过,朝鲨戮冲了上去。

    挡在前面的铁牛跟千尽也进入了对战状态,千尽拔出背后的双剑,跟铁牛一同迎上冲上来的禅右,三人一时间扭打在一起。

    而鲨戮在贴完那张黄纸符后,将手中的木盆放到它的脚下,手指在它的胸膛处打动着手诀,它胸膛上那道深黑的符文似乎已经永远的烙印在身上被程零,此刻在鲨戮打出手诀的同时,它胸口的那道黑色的符文开始逐渐闪烁着暗红的光。

    而此时远在桃江县城内,正逐渐发生着一种诡异的变化。

    被持刀男人砍得鲜血淋漓的地面上所残留的那些鲜血,仿佛被注入了某种生命活力一样,不知不觉中竟然逐渐的渗透进地下,鲜血所消失的地方,变得干净无比,那些被砍得缺胳膊断腿的人残体所流出的血,全部都融进到了地下。

    整个桃江城因为这次丧暴事件所流淌出来的鲜血都在此刻尽数流进地下,变相的将被鲜血染红的桃江给打扫得干干净净。

    “我没看错吧……那些血居然自己流进地下消失不见了?”

    一个手持冲锋枪的军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地面上的变化,他的眼前是一堆被砍得死无全尸的人的尸体,原本快要凝固的鲜血居然全部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的流进地面,逐渐的消失,看到这一幕的不仅仅是这个军人,所有参与清除这次暴徒扰乱的士兵都睁大双眼的看到了。

    片刻间,原本鲜血染染的桃江,变得干干净净,再也找不到人血,有的只是那一堆堆因为失血而变了模样的人体残尸横在街头,感觉不再那么血腥真实。

    鲨戮一指点在它的怪眼上,正额心间。

    瞬间,在它体内的安眠药失去了作用一样,那张螃蟹的钳子般的嘴左右夹动着,从喉咙深处发出有些刺耳的丝丝声,整个身体也不知为何在铁链之下颤抖了挣扎了起来。

    从它闭合的蟹嘴里面无力的吐出连绵不断的黑色液体来滴在放在它脚下的木盆当中,那是它体内的黑色血液,还在吐着。

    “哥哥他有危险!”

    看到这一幕的刘卫顾不得让还在跟千尽铁牛争斗中的禅右帮忙,自己毫无顾忌般的朝鲨戮冲了过去。

    “小心,卫哥!”

    夏雷担心的说着,他也跟着刘卫跑了出去。

    千尽跟铁牛已经无法分心再去拦着刘卫跟夏雷,刘卫已经快跑到鲨戮的面前,他飞起一脚,朝鲨戮踢了过去。

    “不自量力的蠢货。”

    鲨戮轻哼一声,看似很平常的甩手一扯,居然将刘卫踢过来的一脚给紧紧抓住脚后跟,在刘卫意识到不好的一秒时间之内,鲨戮抓着刘卫又是随手一甩给扔了出去,摔在地上。

    “你这个混蛋!”

    刘卫被甩出去的片刻,夏雷已经冲到鲨戮的身边,怒喝一声朝鲨戮砸过去一拳,虽然速度跟力量在夏雷自己看来是已经最猛的了,但是他砸的人是鲨戮。

    鲨戮站在原地跟夏雷硬碰硬的对打了一拳。

    一个是铁球,一个是气球,两者的对在一起,只有一个结局。

    夏雷被鲨戮一拳显得很夸张的打退了十多步身形不稳的倒在地上翻滚着。

    “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实力。”

    鲨戮一拳打退夏雷,黑虎随之也朝鲨戮扑了上来,他的拳风也是以力量型为主,但并没有跟鲨戮硬碰硬,黑虎出拳的速度也不弱,让鲨戮的几拳打过去也落了空,黑虎趁鲨戮落空的空隙瞬间,一个回身旋转踢向鲨戮。

    果然,鲨戮的收拳时间低于黑虎的踢腿速度,黑虎一脚踢在鲨戮的身上。

    “速度还可以,但是这种力度,还远远不够。”

    “什么……”黑虎惊愕看着鲨戮,自己的这一腿全部的力道都打在鲨戮的身上,但是却没有让鲨戮退后半步。

    黑虎从鲨戮身上收腿的瞬间,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给抓住,像是被一块巨石压制住让黑虎的腿不能动半分。

    鲨戮低声一喝,抓着黑虎的腿,像扔铁饼一样的甩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黑虎口中一热,喷出一股鲜血洒在地上。

    “黑虎……”

    因为双腿断裂的密狐只能无奈的瘫坐在地上,看到黑虎受伤,心里一颤,但却无奈的只能看着。

    而被千尽跟铁牛纠缠着禅右还在继续着,他后背的那一刀的伤口隐隐浮现出更多血来,将黑色的西装染红得一大片,但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痛苦之前,平静的像一滩静水,不露分毫情绪。

    他手中的游龙剑主要对手是千尽的双长剑攻击,千尽的双剑也不弱,攻防之间显得密不透风,再加上千尽的少年身手速度敏捷,让禅右不得不凝神应对他的双剑,因此一时半会也无法靠近鲨戮。

    它蟹嘴当中的黑血逐渐吐满了一木盆,鲨戮撕去它额头上的黄纸符,凭空引燃烧掉在木盆中,灰烬与黑色的血液凝在一起。

    鲨戮手指着木盆手指画着圆圈,木盆里面的黑血随着鲨戮圆圈的手势变得逐渐的在中间一点加力以漩涡的方式转动起来,鲨戮松去手势,但木盆中的黑血依旧以缓慢的速度旋转着。

    鲨戮双手在空中打着繁琐的手诀,单手一指着木盆,凭空将木盆给浮升在空中,鲨戮又是一道手诀指令打出,木盆哐当一声全部的木块爆裂在地上,但里面装着的黑血水却没有洒在地上,而是继续是圆形的漩涡旋转方式在空中转动着。

    黑血在转动的同时,自身也在发生着变化,黑血似乎旋转得越来越多,以圆形的方式朝地下延长,就像是一个伸缩警棍一样,被逐渐的拉长,但是黑血的圆形面积并没有改变大小。

    很快,黑血以旋转延得像一个圆柱形至地上,触碰到地面的瞬间,黑血像是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一样,旋转速度骤然之间提升了数倍,变得狂暴异常。

    它胸部的那道烙刻上去的符文暗光闪烁着更为强烈,似乎与这道黑血圆柱形成了某种感应一样,黑血旋转的速度越快,它胸口的那道符文就闪烁得更为急促,但也同时让它感受到了某种撕裂的痛苦,它疯狂般的摇晃着头,抖动着身体似乎想要摆脱该死的铁链,但是无果。

    鲨戮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快意,注视着旋转的黑血圆柱。

    意识到不对劲的禅右看着鲨戮眼前那道黑血圆柱,他急切想要接近鲨戮。

    千尽的双剑交叉呈剪形状的剪向禅右,禅右游龙剑随之刺进双剑的剪嘴里面,千尽迅速收剑,想要夹掉禅右手中的剑。

    千尽双剑迅速合并在一起,夹住禅右的剑,禅右握剑在双剑夹着的缝隙中一抖,毫不费力的将千尽的双剑给震开,一股不小的力道从游龙剑上传入千尽的双剑上再传到握剑的身上,让千尽有些狼狈的退后了几步。

    就在千尽退却的瞬间,禅右挥剑一甩,整个身体轻盈的朝鲨戮奔去,原本挡在禅右前面的铁牛却被禅右双脚蹬地跃起踩在铁牛的肩膀上借力在空中跃向鲨戮。

    禅右的前方再无人阻拦。

    “咻咻!……”

    鲨戮手中甩出数张黄纸符,像利剑一样射向凌空跃来的禅右。

    没有声息的挥剑声音在空中,禅右的游龙剑精准的打退飞过来的黄纸符,被打飞的黄纸符落在地上瞬间就凭空的燃烧成灰烬。

    在禅右的游龙剑剑尖刺过来片刻,鲨戮双脚一瞪地,整个身体也高高凌跃而起,与刺过来的禅右对凌而去。

    一剑对一人。

    在禅右的剑尖即将刺到鲨戮胸口的瞬间,鲨戮往旁微微一侧,看似十分惊险的躲避在鲨戮身上却实际显露出的是胸有成竹般的轻松。

    鲨戮躲过禅右的迎面一剑还不算完,两人的右手又在空中相互对拳对掌,虽然没有像电影里面那般打得砰砰响,但实际在两人对拳的实际蕴含着彼此冰火不同的能量交碰,真实能力的对打只有他们两人自己知道。

    这一切都是两人在蹬地跃在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完成的。

    两人几乎同时落地。

    “风云骤变,游龙犹惊,好一条游龙犹惊,加上你手中的游龙剑,真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招,师父他老人家很看重你呐,师哥!”

    鲨戮沉声看着禅右,对于先前禅右从天引下来的那惊天动地的火龙,鲨戮的这句话可以算是一句评价。

    “你也变强了,小左。”禅右轻声道。

    “我刚刚说过,我们之间的胜负还没有分,你还不能够带走紫苑。”

    “是的,我明白。”

    “很好,那么师哥,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今天,是你最后一次用游龙不惊!”

    话音落,鲨戮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气息化作寒流,朝四周再一次的扩散冲出,寒气流吹得禅右背后的长发扬起。

    然而,这种冰冷的气息还在以疯狂的速度增长上升着。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人鬼凶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沉流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沉流沙并收藏人鬼凶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