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鉴宝庶女斗天下 > 第九十四章 柳府当家

第九十四章 柳府当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庆傲帝八年的冬末春来,眼看新春佳节即将来临,欣罗城每家每户都已经挂起了喜庆的红灯笼,然而那一座上书牌匾“柳府”的豪门府邸也不例外。

    金儿……啊,应该称她为柳金柔才对,此时此刻一身锦衣华服的她手里拿着一个刚用小剪子剪好的纸花正在窗户前比划着:“妹妹,你说我这花贴在这窗户上可够喜庆?”

    焦雨甄微笑着看了一眼柳金柔,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姐姐剪得那么好,贴上去自然好看,这么大的福字,看着就已经很喜庆了。不过我突然觉得……什么时候姐姐有了婆家要出嫁的时候,贴上了双喜的字样才是最喜庆的。”

    柳金柔娇嗔的看了焦雨甄一眼,有些不自在的收回了手:“你这丫头总是笑话我啊……”

    “我说过要给姐姐过上好日子的,自然是要惦记在心上,哪里是笑话姐姐呢?”焦雨甄一边说着,一边想要从椅子上起来,可是身子才刚刚挪动了一下,却觉得一阵头昏目眩袭了上来,让她身子一软又坐回了椅子上。

    “妹妹!”柳金柔连忙过来给焦雨甄探了探了额头,“怎么好像又有一些发热了?都有已经一年了,怎么一到了起风降温的时候,你就会生病。”

    “一年了……”焦雨甄轻轻勾了勾唇角,并不介意自己这个从一年前就落下来的病根。

    其实所有的事情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了,如同她可以那么轻而易举的接受自己额头上那去不了的疤痕一样。记得一年多以前她雪地重生,额头上的疤痕就因为没有及时的治疗而再也去不了,后来背上意外受伤,却又三番五次的撕裂了伤口,先被焦又涵倒了香炉灰和辣椒粉,还有用伞打,后来还被焦老夫人潘氏用了拐杖打,那个时候她的伤口已经恶化得很厉害了,若非她命硬,早就因为各种并发症而死了,可是……她还是熬了下来,足足大病了三个多月才能下床,但是从此她的身体就大不如前了,别说想要习武练身子了,现在的她简直娇弱得如同真正的千金小姐那样动不动就头晕目眩和生病,更重要的是……她也已经确定了自己是中毒,那个毒……半年前遇到的江湖上第一神医圣手紫桑奕琅和她说,那毒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娘胎……那么遥远的时候啊……

    只可惜新月阁的那位韩月公子动作太慢了,足足一年有余,却依旧没有给她带来半点柳姨娘生前的信息,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忘记了,或许是忘记了吧……

    脑海里浮现出即墨翰飞那张无可挑剔的俊脸,焦雨甄轻轻叹了一口气,自从她被赶出了焦家,她和即墨翰飞的婚事也被皇帝即墨和傲给取消了,后来即墨和傲还另外安排了一个女人给即墨翰飞,但是那个赐婚的圣旨才刚下来,那个女人就上吊自杀了,即墨翰飞这位克妻的景亲王更是从此没有再出现在世人的面前,行踪比以前更隐秘了。

    不过相对于即墨翰飞的隐秘,即墨子泽和焦如之就不一样了,一年前开春以后他们两个人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仪式,听说各国使者都有到场祝贺,那场面和架势就连焦又涵进宫被封为焦德妃的时候也没有那么隆重。焦又涵也是有本事的人,不过是短短的一年间就爬上了四妃之一的位置,但是只有焦雨甄心里清楚,正因为没有了焦利和,没有了她当景亲王妃,焦又涵才有今天的,一切……都源自于别人的牺牲,否则即墨和傲不可能封她。

    焦如之成为了泽亲王妃,泽亲王又是皇帝即墨和傲的心腹,所以焦家没有了一个太傅,却多了一个亲王妃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后来还有了焦又涵那个焦德妃,将来的日子也是很好过的,唯一让焦雨甄没有明白的是焦鸿福那个孩子……那个如此聪慧的孩子本来应该是上一年开春考试参加科举的,就算因为遇上了杜承桓这个天才没有得到状元,但是也绝对不会名落孙山的,可是……一年过去了,焦鸿福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记起当日焦利和发丧,那长长的队伍里也是没有焦鸿福的身影的,本以为焦鸿福因为在书院没有赶回来,但是现在看来或许不是如此,但是焦鸿福是焦家的长子嫡孙,焦老夫人潘氏应该不会牺牲他的,除非……焦老夫人潘氏发现了王氏和别人通奸生下焦鸿福这个秘密,但是如果这个秘密被人发现了,王氏就不可能还是当家主母……

    “咳咳……”

    “妹妹,我扶你到床上去。”柳金柔不容分说的就将焦雨甄扶了起来,直接把她扶到了内室的床上坐了下来,然后才往门外喊,“来人啊,给屋里添炭!”

    两个小丫鬟连忙从外面进来,手脚麻利的把内室的暖炉加炭。

    “我没事,姐姐。”焦雨甄靠在柳金柔的怀里,很舒服的享受着亲人的温暖,“我只是有点累了而已,这几天的天气似乎冷了许多,但是这也是春天快来了的征兆。”

    “妹妹你既然累了,一会就别和辛老板聊天了,我让人去传话,让他过两天再来。”

    “不行。”焦雨甄摇了摇头,“鹏怡见不到我会担心的,这些日子若不是他为我们打点,我们怎么会过得那么舒服?我不能让他担心。更何况今天下午他要带一个西域商人过来,让我鉴别一件神奇的商品,如果错过了我也是很伤心的。”

    看到焦雨甄提起了鉴别商品的侍候那眸子发亮的神情,柳金柔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这丫头……明知道辛老板对你好,你为什么就是不答应他呢?人家这么一个富可敌国的贵公子等了你那么久……”

    柳金柔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愿意付出那么多,若不是爱情,那么还能是什么呢?

    焦雨甄依旧只是摇头,其实她知道辛鹏怡喜欢她,更喜欢她这双眼睛的能力,可是那样的喜欢越是强烈就让她越是戒备,或许她就是一个冷心冷情的女人,竟然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辛鹏怡的爱慕,对了……还有即墨和傲……因为如果她看透了一个男人,就很难接受这个男人的爱了。

    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了即墨翰飞的身影来,或许她喜欢的男人就是即墨翰飞吧,那么英俊的男人很少会有女人不喜欢的,更何况他的身上那种隐忍会让女人产生母性的保护欲,然而他身上的扑朔迷离更能吸引女性沉沦,所以她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很轻很规律的三声,会连敲门的声音都要控制得那么一致的就只有江湖上人称“敌阎王”的第一神医圣手紫桑奕琅了,这个男人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最大的特别在焦雨甄看来便是处女座的完美主义。

    “请进。”柳金柔看了一下天色就知道这是紫桑奕琅过来给焦雨甄请脉的时间了,所以直接让对方进来了。

    一袭如同午夜迷紫幻彩一般的紫色纱衣是紫桑奕琅的标志,他有着一张宛如女子一般娇艳的容貌,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就让焦雨甄想起了那个许久不见的卿玉,但是对比起卿玉的妩媚,紫桑奕琅的容貌更偏向于中性,只是左眼下那一颗泪痣为他添了几分阴柔的味道,可是天下间没有一个人敢把他当成女子,因为他除了是神医圣手以外,更是一个善于制毒用毒的恐怖分子,得罪他的人自然会被他的奇毒折磨,所以对比起求着要他救的人的数量来说,避开他不敢与他碰面的人更在多数。

    紫桑奕琅推开了门走到了内室,柳金柔看见他便主动让开了床沿的位置站到一边去了,然而这个紫桑奕琅向来也不在乎礼节的,大咧咧的一撩衣摆就坐到了焦雨甄的床边去,伸出因为沾满了奇毒如同涂上紫色蔻丹一般的修长手指直接捏住了焦雨甄左手的手腕,抿着薄唇把脉。

    “嗯……气血上涌……我不是吩咐过你不要乱动脑子的吗?”紫桑奕琅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那双丹凤眼闪烁着很不高兴的神色,“卿宝,如果你被自己气死了,我可是不管你的。还有,你本来就没有什么脑子,干嘛还要动脑子呢?你知不知道你的脑子和你的身体一样不好,这样操劳不坏才奇怪!”

    焦雨甄无奈苦笑,其实每一次听这个紫桑奕琅说话她都有一种想要揍人的冲动,因为这个紫桑奕琅是一个毒舌,每次说话都要把对方损一顿的:“奕琅,如果我不动脑子,你怎么会坐在我的面前给我把脉呢?”

    想起了自己是因为被焦雨甄“骗”来的,紫桑奕琅的脸色顿时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是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放开了焦雨甄的手腕:“我跟着你是因为你身上有奇毒,那么好的毒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我给你治病所以看在这个奇毒的份上,你可以试试……如果你没有这毒了,我会不会管你!没脑子的女人……这两天你的身体又有寒气入侵的迹象了,那毒似乎要发作,所以你不许下床,乖乖的给我休息。每天三顿药四炖补品,少了一样都小命不保,明白了吗?”

    “是、是,我这就吩咐下去。”柳金柔抢在焦雨甄开口以前就应了下来,生怕自己回答慢了,这个脾气古怪的神医就会不给焦雨甄治病,于是她连忙转身出了房间。

    看到柳金柔走开了,焦雨甄才缓缓一笑,身子软软的靠在床柱上:“好了,我的姐姐又被你骗出去了。说吧,这一次你把脉把出什么来了?”

    紫桑奕琅没有奇怪自己这一个小把戏被焦雨甄看破,因为他早就发现焦雨甄的洞察力非常惊人:“我刚才没有说谎,你的确不应该动脑子的,而且你一定是想起了烦心的事情,你现在的脉象比我早上把脉的时候要乱了很多,这是心绪烦乱的证据。我说了,你现在的身子的确不应该动脑子的。”

    “我只是看到了快要过年,所以情不自禁想起了一些往事罢了,而且我今年不过快要十六芳龄罢了,而你给我的医嘱就好像我是七老八十一般。”焦雨甄一边说着,一边挪了挪自己的身子,让自己靠在床柱上更舒服一些。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鉴宝庶女斗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乱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异并收藏鉴宝庶女斗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