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鉴宝庶女斗天下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回焦氏庄子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回焦氏庄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辛鹏怡的伤其实比焦雨甄自己想象要严重很多的,至少紫桑奕琅已经肯定了辛鹏怡的右手是不可能会治疗好的,但是学着江湖上的人加上一个铁钩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只是那样的话焦雨甄是说不出来的。

    坐到了马车里,看着那靠着紫桑奕琅就晕睡过去的辛鹏怡,焦雨甄杏眸之中掠过一抹莫名的精光,她虽然对江湖上的事情不熟悉,但是接触过十八幻象楼的人,不管是干爷爷还是那无声姑娘都是极好的人,辛鹏怡说不出把他弄成这样的恶人是谁,但是却可以肯定对方是十八幻象楼的,又或者……他是知道的,只是不好说出来。

    “公主。”在外面驾车的清云忍不住问道,“现在雨很大,似乎不适合赶路,前面是焦家的农庄,是否要借宿一晚?”

    听着马车外的声音,深深看了一眼辛鹏怡以后,焦雨甄再看向了紫桑奕琅,看到紫桑奕琅点了点头,她便应了清云:“到焦氏农庄去借宿吧。”

    “是!”清云扬起了马鞭,往着焦氏农庄去了。

    或许因为大暴雨,宛如是午夜一般黑暗的天空让焦雨甄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分明还没有到天气变冷的时候,可是她却不由得微微裹紧了身上清薄的外衫,本来随着马车的颠簸以及坐在自己身边颜朵的身子传过来的温度,已经让她觉得心情平和了一些,却没有想到在马车停下的时候,她竟然听到了那让她的心微微颤抖的声音。

    “是景亲王妃吧。”那是焦老夫人潘氏的声音,虽然听上去依旧还是以前那样威严的感觉,可是却已经难掩虚弱和老态的气息了。

    距离上一次见到焦老夫人潘氏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情了,焦雨甄还记得自己有些恶作剧一般的捣乱了潘氏的寿宴,现在如果还不下马车相见,这个架子似乎也摆得太大了,而且她今日虽然出了景亲王府,手里还拿着和离书,但是府外的人可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潘氏这一句“景亲王妃”合情合理。

    虽然不知道焦老夫人潘氏到底要做什么,但是焦雨甄还是撩开了马车的垂帘,不过她却很小心没有全部撩开,因为她担心自己马车上竟还有两个男人这一点让人闲话,若是这些事情和与即墨翰飞和离的事情一起传出来的话,只怕她会很难继续在庆国立足。

    只是焦雨甄没有想过自己撩开了马车的垂帘以后竟然不仅看到了焦老夫人潘氏,还看到了一个她以为不会再看到的焦鸿福。

    焦鸿福长相也是很清俊的,因为年纪不满十三岁,所以稚气没有完全从脸上褪去,只是现在那张还带着几分稚气的清俊脸蛋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狰狞,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大概已经把焦雨甄给撕碎了吧!

    看到了焦雨甄,焦老夫人潘氏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抹微笑来,她老态龙钟的身子被焦鸿福撑着往前走了几步,身后跟着给她打伞的正是柳絮,只是柳絮看到了焦雨甄以后,一脸的欲言又止的神情,又或者她以为自己可以看到自己更想看到的人,只不过事实让她失望了。

    “老身给景亲王妃请安。”焦老夫人潘氏当年是被先帝封了一品诰命夫人的品级,所以即使见到了焦雨甄也是不需要行大礼的,所以她只是微微俯首罢了。

    “给景亲王妃请安。”焦鸿福和柳絮在焦老夫人潘氏行礼以后再俯身行礼。

    “免礼。”焦雨甄不知道为什么焦老夫人潘氏会在农庄门口这里,看到她衣摆处的水迹可以知道他们在这里应该有一回了,否则按照焦老夫人潘氏的脚程是不可能在看到她的马车以后才过来的,想到了这里,她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于是便让颜朵和流洵撑扶着打着伞从马车上下来了,在下来以后才继续说话,“今日本王妃出门游玩,不想竟然遇上了大雨,所以想着在这庄子上借宿一晚。”

    “景亲王妃降临自然是焦家上下的荣幸。现在雨大,请王妃随老身过去吧,那边马车不好进,马车就留在外面,把马匹带到马棚吧。”焦老夫人潘氏一边说着,就一边侧过身去明显就是在带路了,虽然说话的语气恭敬,可实际上却没有一丝可以商量的意思,那态度倒是坚决得让人心寒的。

    焦雨甄虽然与焦老夫人潘氏接触不算太多,但是却已经是明白这就是那么一个人的,焦老夫人潘氏常年身居高位,自然是不会听别人说什么的,而且一旦决定的事情也无法被改变,想象当日自己被她赶出来的时候,焦雨甄就是很清楚,现在这场暴雨也是下得让人心烦,所以焦雨甄没有拒绝就跟着潘氏身后往庄子走过去。

    焦雨甄在这庄子上住过一段时间,对于这里是很熟悉的,只是她现在已经长大了,所以样貌上有了一些差别的,不过让她更奇怪的是迎面看到的庄子上的人应然没有一个熟人了,似乎比起上一次和即墨和傲来这里的时候,人都基本换光了。

    进了前堂的花厅,焦雨甄收回了视线,和焦老夫人潘氏一起坐到了正座左右座上去了,在坐好了以后,柳絮就端着茶过来,只是她要把茶放到焦雨甄面前去的时候,却被颜朵上前一步拦了下来。

    “绿茶寒凉,公主最近不喜欢含量的东西,换红茶吧。”颜朵是伊西多国过来的陪嫁丫鬟,所以她称呼焦雨甄为公主是没有错的。

    柳絮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焦雨甄,她侍候过焦雨甄,自然是知道焦雨甄很喜欢和绿茶的,但是现在颜朵这样说,她也不好反对,只能点了点头,有些失望的端着绿茶要退下。

    “慢着,我和你一起去泡茶吧,我带着公主喜欢的红茶茶叶呢。”现在焦雨甄怀孕了,颜朵自然是要万分小心的,她对于焦家可是没有一点点的好感,生怕这些人在这里等着焦雨甄,是不是要做出什么事情来,虽然她不会武功,但是毕竟是在宫廷里长大的,所以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些人有些奇怪,毕竟这么大的雨,焦老夫人没有在焦府深院里待着就算了,来到了农庄也不可能冒着雨站在庄子门口,然后就迎到了焦雨甄!

    这些人既然能知道焦雨甄回来,肯定是早有人暗中跟踪他们的!

    “柳絮,不能怠慢了客人。”看出了柳絮在为难,焦老夫人也便如此开口了。

    “是。”柳絮点了点头,就领着颜朵出去了。

    “我和管事的去安排一下马车和其他人的房间。”焦鸿福给了焦雨甄一击演到,然后也躬身退了出去,只是那动作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孩子。

    看到花厅里都没有其他人了,潘氏才抬起了那双已经浑浊了的老眼看向了焦雨甄,不急不慌的开口:“景亲王妃,上一次很感谢王妃来参加老身的寿宴,不过那个时候老身还是只是可以称呼你一声公主。”

    焦雨甄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容,其实她不喜欢那些说话拐弯抹角的人的,只是没有办法而已,不过很快她就按下了心里想法:“焦老夫人怎么称呼我都可以,都只是一句,如果祖母愿意,也可以称呼我一声甄儿,毕竟这个称呼以前也没有用过几次。”

    听出了焦雨甄话语里的讽刺,潘氏却没有太多的感觉,毕竟她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没有见过呢?

    “那么甄儿……”潘氏马上就选择拉近与焦雨甄的距离的称呼了,“当年祖母那样做是对不起你,可是你今天到了这样的位置也可以说是祖母当初的选择给了你一个机会,更重要的是祖母觉得你到了这个地位,一定是能够了解祖母当日为何就会把你逐出家门了吧?”

    “为了抱住焦家,焦家的子孙都是有这样的义务的,当日祖母的选择,甄儿是觉得委屈,但是能够理解。”焦雨甄这是心里话,她很能理解为什么当日潘氏会选择放弃她而不是原来已经要被放弃的焦又涵,毕竟当日焦又涵入宫的确是受到了宠爱,让焦家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存活了下来,可是如果当日不是被潘氏放弃的话,焦雨甄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完全不一样的!

    “你明白就好。”潘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话,“我寿宴那天,你会来参加应该是想要报仇吧。鸿福一直养在我的膝下,他是怎么样的人我很清楚。那一天你报仇了,也会掉了焦家,当年你的牺牲也白费了。现在我们都没有办法在都城里生活下去。只有王氏还留在焦府,我和鸿福就过来庄子上了。鸿福是一个为了家里的好孩子,你不应该那样对付他啊,如果你要报仇,那也可以冲着老身来……”

    “祖母可知道鸿福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乖巧恭顺,还是聪明伶俐?”焦雨甄笑着看向了潘氏,“当年父亲遇刺,鸿福没有出现,在父亲出殡当天他也没有回来,或许那是祖母你为了保护他所作出的安排,但是……鸿福不是一个需要你保护的人。祖母身居内宅,应该是不清楚江湖上的事情的,鸿福其实本来就不是父亲的亲生孩子,他与二姐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大娘一直以为鸿福的亲生父亲是新月阁的人,但实际上是十八幻象楼的人。所以鸿福一出生就应该与十八幻象楼脱不了干系。我虽然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是若井水不犯河水,本就是相安无事的,但是祖母寿宴当天,他似乎想要坏我名声,我才会将计就计的。这并不是针对焦家的复仇,而是针对鸿福罢了。而且……今天如果没有十八幻象楼的人通风报信,鸿福想必也没有办法知道我会来。祖母,如果今天没有鸿福在,你可知道我会来?”

    潘氏的脸色是沉着的,就像是暴风雨前夕那黑压压的乌云笼罩着一般,可是她沉吟了许久,却选择了自欺欺人:“那又如何?焦家需要一个男丁,他出生在焦家的宅门里,就是焦家的孩子,我不管他的身世,我只是知道焦家如果没有一个男丁来接管家业,焦家就要被焦氏的族人瓜分,焦家不能败在我的手里,所以鸿福纵然名声被毁,顶多就是不再住在都城罢了。”

    听到了潘氏这一句话,焦雨甄抬眼看向了门外闪动过的黑影:“流洵?清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鉴宝庶女斗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乱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异并收藏鉴宝庶女斗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