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亡灵祷文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毛毛虫?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毛毛虫?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亡灵祷文》更多支持!

    风无迹愣愣的看着秦良,怒火一点点在他瞳孔中点燃瞬间扩大到整个眼球。∑

    秦良突然撕破脸皮的反应的确让风无迹感觉到意外,不过愣了一下之后风无迹反应过来,明白秦良是什么意思。

    显然秦良不想多出力,更不想如此被风无迹坑下去。所以选择了撕破脸皮。这种做法其实有点‘不要脸’。刚才秦良坑风无迹的时候一脸的得意,风无迹也没有说什么。

    可此时位置调换,风无迹来坑秦良。秦良却立刻翻脸,一副风无迹再如此做下去两个人就分道扬镳的架势。这不是不要脸是什么?

    但明知道如此风无迹却毫无办法,因为目前的选择无疑只有两种。一种是继续坑秦良,而看秦良的样子肯定会直接甩手走人,第二种就是和秦良联手杀怪不在坑他。

    可是刚才级被坑了一下,此时让风无迹放过秦良,不再坑他风无迹心中肯定过不起那道坎无比的憋屈。所以两条路,没有一条是风无迹愿意选择的。可他只有这两条路可以选择,所以弄的风无迹是无比的郁闷。

    “傻站在那里干嘛?快点过来杀怪,难道母虫脑袋中的魂石你不想要了?”看到风无迹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站在那里。秦良不禁吼了一声。

    风无迹的嘴角抽搐几下。面色阴沉的看着秦良。如果目光可以杀的人,此时的秦良已经千疮百孔了。而对于风无迹的怒目相视秦良则是选择无视。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他会千疮百孔,但可惜风无迹的目光无法杀人。甚至连动他一个汗毛的威力都没有。因此秦良自然毫不在意。这让风无迹的面色更加的阴沉。

    “这只母虫体内的魂石是我的。不行的话我们就一拍两散。”风无迹紧咬着牙齿,恨不得把秦良生吃活剥了一样。

    一个人对付母虫的话代价太大,风无迹无法保证自己杀死母虫之后还有机会去参与后面的母虫王的围捕。因此他必须要保证自己不受伤,或者不受重伤影响后面的战斗。

    所以在经过反复而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风无迹才勉强从是直接动手杀秦良,还是杀母虫获得魂石的选择中,让选择的天平向着后者稍微移动了一点。但如果秦良反对的话。风无迹也会立刻翻脸。

    “行呀,不过母虫的尸体归我,你只能要魂石。”秦良很随意的说道。似乎对母虫的尸体更加的感兴趣,有了一颗魂石的他魂石对他的吸引力已经减弱了很多。

    秦良如此爽快的答应让风无迹愣了一下,虽然魂石是他的底线必须归他。但他没有想到秦良会如此轻易的答应自己这个条件,虽然秦良也开出自己的条件。但是这个条件对于风无迹来说根本不算是条件。

    因为他不是药剂师。也没有携带可以把大体积的材料精炼成小体积材料带走的药剂。所以母虫的尸体对他来说只是鸡肋。如果真的想要带走虫子身上的材料,后面杀母虫的时候,母虫王身体上的材料可比这个好多了。

    所以风无迹有些疑惑的看着秦良,不明白秦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刚才还一副流氓的样子风无迹要是再这样就直接走人的样子,而现在却如此的好说话。如此强大的反差不由得不让风无迹疑惑。

    “难道他是想杀了母虫之后,再动手杀了我,然后独吞母虫的好处?”风无迹不禁在心里猜测到,并且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越有可能。

    在确定这个猜测就是杀了母虫之后秦良要做的事情之后。风无迹心中又涌现出一股愤怒。因为秦良太那他不当回事了,似乎挥挥手就能把自己给干掉一样。

    不过愤怒的同时风无迹心中也升起了警惕。虽然愤怒但他还没有失去理智。如果秦良真的是这个打算的话。那肯定是有把握战胜他独吞母虫好处的,所以对于秦良有什么强大的底牌这一点不得不防。

    可是思前想后之后,风无迹还是感觉自己对秦良的了解不够多。无法猜测出他手里的底牌是什么,不过虽然猜不出风无迹在心里冷哼一声:“这个世界上有底牌的人不单单只有你一个,如果你最后太贪婪的话,小心崩了自己的牙齿。”

    对于自己的实力风无迹无疑是绝对自信的,所以在猜测到秦良的目的之后,风无迹依然选择了合作,同时心中也做出的打算。看看能否在母虫被重伤之后找个机会把秦良干掉。既然秦良可以杀他独吞战利品,他自然也可以杀了秦良独吞战利品。

    “我说你傻站在哪里干嘛呢?快点过来动手,清理完这个节点我们还要去下一个节点呢。这个母虫的魂石归你,下一个节点上的母虫魂石归我。”秦良并不知道风无迹一瞬间想了这么多,看到风无迹站在哪里发愣,秦良不禁又吼了一声。

    “这个母虫的魂石归我,下一只的母虫魂石自然归你。但到时候母虫的尸体如何分配,我们需要商量一下。”风无迹收敛起自己心中的杀意,又恢复到之前金诚合作的样子。但在他心里却冷笑一声:“用这样的话来麻痹我吗?放心下一个母虫的魂石还是我的,因为你根本等不到那个时候就会被淘汰。”

    “到时候再说,快点动手。这里拥有魂石的母虫可是有限的,你在这里耽搁时间别人杀了多了,你自然就杀的少了。你难道先魂石多呀?”秦良嘀咕一句,开始动手杀邪恶蜣虫。

    显然对于风无迹提出的条件他同意。于是两个人从刚才差一点撕破脸离,只是转眼的时间又变成了合作伙伴。这个转变的速度让在看监控画面的钟平和卓远山一愣一愣的,就算是女人变脸的速度也没有这么快吧?

    “只要你不出什么幺蛾子。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会比其他队伍杀的母虫多。”风无迹不满的哼了一声,显然对秦良刚才阴了自己一把,自己阴秦良的时候,秦良却立刻翻脸的无耻做法心中依然十分的不愤。

    “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都说那是一个意外,你怎么心眼这么小?”秦良不耐烦的瞪了风无迹一眼,“小心小气的男人走衰运。你这只母虫没有魂石。”

    “没有魂石?”秦良看似无意的一句话让风无迹面色不禁变了一下。

    他忍住心中的杀意,如此憋屈的和秦良合作。可就是为了母虫的魂石,如果这只母虫没有魂石的话。最后母虫的尸体还归秦良所有。那到时候不用秦良动手,风无迹自己就能气的吐血身亡。

    “我说你是不是年纪轻轻就得了老年痴呆?怎么总是站在那里发呆,要不要合作杀母虫了?你不会用这么方式偷懒吧?”看到风无迹又愣在哪里像傻了一样,秦良彻底无语了。

    以风无迹的城府按理说不应该表现的如此不堪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何现在的风无迹似乎有点神经质。稍微有点风吹草动的就开始疑神疑鬼自己吓自己。

    “过来了。你那来的那么多废话。我斩杀虫子的速度比你慢了还是怎么地?”风无迹瞪了秦良一眼,但是在他的心中却在不断的念叨着:“这是计谋,这一定是对方的计谋。这个家伙也想要魂石,所以想要用这样的计谋让我和他呼唤一下选择。”

    看到风无迹有点神神叨叨的样子,秦良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虽然他知道风无迹和自己合作肯定不安好心,现在心里也指不定使着什么坏呢。但他并不知道风无迹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因此风无迹的表现让他也是一头的雾水。

    再次达成合作之后,因为双方都十分警惕。再加上都有意愿合作杀母虫,所以在清理邪恶蜣虫的过程中没有再闹出什么矛盾。因此节点上的邪恶蜣虫很快被清理完。只剩下宫殿中的母虫。

    “你有没有感觉这些宫殿很奇怪?”看着眼前的宫殿秦良不禁开口问道。

    之前无论是到母虫王的宫殿中偷东西,还是独自进入偏殿中斩杀母虫。因为情况太过危险紧急。因此秦良对于宫殿并没有怎么仔细的观察。此时四周的邪恶蜣虫都被清理掉。

    他的背包中又多了一块精炼之后的材料,四周没有威胁。同时他也不需要和别人抢母虫杀。因此秦良有精力观察了一下宫殿,越观察秦良越感觉这些宫殿不简单。同时墙壁上还有不少的壁画。

    壁画中的图案有的奇形怪状的秦良从来没有见过,一些生灵的画像也十分的诡异。比如说有两颗骷髅头,但是身体却是人类的生灵。又比如说长着蛇头虎身的生灵。这些生灵看上去就好似异域的生灵一样陌生中带着说不出的神秘。

    但就在这好似异域诉说着什么战斗的壁画中,除了这些诡异的生灵之外竟然还有人类。和秦良一样两个肩膀顶着一个脑袋,四肢健全的人类。这些人类和这些奇异的生灵有的在大战,有的在喝酒,有得似乎再畅谈什么。

    这让秦良有点弄不懂,这些人类和这些异域的生灵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并且只是盯着壁画看了一会儿,秦良就感觉有些头晕。在他精神海中的精神力,仅仅这片刻的时间竟然缩水了一半,让秦良大惊连忙把目光从壁画上移开。

    “当年妖兽入侵地球的时候,地球很多地方深埋地下的遗迹都显露出来。并且被挖掘出了很多有研究价值的东西,人类只所以能够打败妖兽没有灭族。出了人类学习和适应能力超强之外,那些从遗迹中发现的有价值的东西也功不可没。现在八成以上的武技和功法,都是从一些遗迹中获得的。”风无迹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些历史我知道,用不了你来陈述。”秦良翻了一个白眼。显然风无迹给他的答案和他询问的问题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风无迹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就要杀母虫了,为了获得魂石风无迹显然不想在这样的问题上和秦良闹什么别扭。两个人并肩走进偏殿中。一只母虫映入两个人的眼帘。

    看到母虫的一瞬间秦良皱起了眉头。而风无迹则是有些愣然和意外。

    自从走进这个虫巢中,无论是普通的邪恶蜣虫,还是母虫都是长相狰狞,体积看上去令人生畏的。就算之前秦良灭掉的那只白色的蜘蛛,也是从一头狰狞巨大的蜘蛛脑袋中蹦出来的。

    可是此时两个人眼前的的这只母虫竟然好似一只桑蚕一样。没错就是桑蚕,整个大殿中的陈设十分的简单一眼就可能把所有东西尽收眼底。

    除了四周的柱子之外,整个大殿中只有一样陈设。那就是在大殿重要的蒲团。好似这座大殿的作用就是给以前这里的主人打坐用的。而在蒲团之上,一条好似毛毛虫一样的虫子趴在上面。如果不是秦良和风无迹眼力好,这么小的一只虫子趴在蒲团上面根本看不到。

    “怎么会这样?”风无迹失神的喃喃自语。就算这只母虫全身都是魂石,其体积还不如一颗从普通邪恶蜣虫脑袋中获得的魂石大呢。失神过后风无迹双目闪烁着寒芒看着秦良:“你是不是早知道这里面的母虫是这个样子的?”

    风无迹感觉自己被耍了,从头被耍到尾。任谁把差点把自己的肺都给气炸了的憋屈忍住,到头来看到这么一只毛毛虫。都会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一边呆着去,老子要是早知道还在外面杀死杀活的干嘛,我也闲的蛋疼啊?”秦良冷哼一声,双目中迸发出凛然的寒意。

    秦良的话语让暴怒的风无迹冷静下来。想想在外面清理那些虫子的经过,秦良的确没有可能进入大殿中看看这里面的母虫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

    并且之前遇到的母虫,当他的护卫队被清理到大殿四周的时候。它就会出现和自己的近卫队一起作战的。而这只母虫一直躲在大殿中没有出去。并且大殿看似没有丝毫的禁制,但却阻挡任何的探查。

    就好像一个普通人想要看到高墙里面的东西,需要绕过高墙。或者站的比高墙更高才能看到一样。没有任何禁制的宫殿阻挡任何精神力,以及感知上面的探查。你不走近大殿中根本无法看清楚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冷静下来之后风无迹和秦良一样都盯着蒲团上那只毛毛虫看了半响。但却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甚至连这只母虫是否活着都不知道。秦良和风无迹同时移开目光开始在四周观察,最后两个人都仰起头目光定格在大殿的天花板上。

    大殿的天花板也一些墙壁一样,上面额雕刻着各种图案的壁画。壁画上面的生灵依然长相诡异,其中也有人类。壁画的内容好像是一场祭祀,不少人都抬着各种各样的祭品跪拜在一处祭坛的四周。

    而两个人目光定格在地方,就是在祭坛之上。壁画只勾勒出祭坛的大致形状,并没有太多的写实。但依然能够让两人感觉到这个祭坛的非同寻常。

    在祭坛的上面也摆放着不少的贡品,而供奉的则是一个木桩。木桩的身体不知道被什么利器砍去,只留下一个高出地面一米的树墩,在树墩的侧面生出了一条嫩枝。显示出这个树墩还活着并没有死去。

    树墩生出的嫩枝上面挂着树叶,而其中一片刚刚长出没有多久的小叶片上趴着一只虫子。虫子已经把叶片咬出好几个洞,露出一部分叶梗。而这只虫子比蒲团上趴着的虫子体积还要小一倍,但是两个人的长相却一模一样。

    看到嫩叶上的虫子,秦良和风无迹不约而同的又把目光放在了蒲团上面虫子的身上。随后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目光中的疑惑和不解,以及一丝丝的惊讶。

    “两个攻击一个或许会有效果。”秦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

    秦良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如此奇特的一幕他从来没有见过。所以需要一些试探来验证自己的猜测。

    “一起动手,我们一个人攻击一个。虽然两只虫子体积有所差距,但我总感觉这两只虫子是一只。只是分不清哪一个才是主体。”这个时候风无迹暂时收起了对秦良的成见皱着眉头说道。

    “你想进攻哪一个?”秦良彻底被在无数邪恶蜣虫守护大殿之中,竟然是这么一只毛毛虫勾起了星球。并且隐隐中感觉这只母虫似乎和之前的母虫都不大一样,因此见猎心喜也暂时收起了对风无迹的敌意。

    “蒲团上的。”风无迹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相比于大殿顶部那异域的壁画,以及祭坛上树墩的神秘,风无迹感觉进攻蒲团上的毛毛虫危险性似乎要小一些。

    “可以。”秦良看了看蒲团上的毛毛虫,又看了看壁画树墩的叶片上的毛毛虫点了点头。(小说《亡灵祷文》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亡灵祷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道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道难并收藏亡灵祷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