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亡灵祷文 > 第二百零二章 被识破

第二百零二章 被识破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科特已经离开,临走时候的那一抹冷笑,差点把秦良血脉彻底冻结。≤

    玛丽酒吧的二楼又恢复了平静,秦良依然在胡吃海喝的吃着东西。只是他的面色有些青紫,这并不是被撑的,而是科特离开之后把一缕冻结血脉的寒冷打入了秦良的体内。

    此时秦良就好似从炎热的夏季直接坠入冰窟中一样,这股力量极其的特殊,只针对体内鲜血而去。秦良感觉自己的血液运行一周,似乎就减慢一些。此时他已经感觉到大脑眩晕,心脏憋闷。这是供血不足的表现。

    蔷薇没有说话,秦良也没有说话。虽然体内阴寒的力量在不断作怪,但他却没有停下自己不断进食的嘴。一层寒霜顺着秦良的身体蔓延到整个座椅上,寒意开始在整个房间中弥漫。

    不过身体虽然被冻的越来越青紫,但秦良的眼睛却极其的平静。丹田中极其精纯的元力也没有要动用的意思。任由阴寒的力量把体内的鲜血一点点冻结。但表面上秦良却眉头紧皱,一副正在拼命抵挡寒意的样子。进食只是在掩饰自己的慌张。

    半响之后,秦良彻底变成青紫极其吓人的脸上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寒的力量开始一点点被从秦良体内逼出。最后彻底排除体外,秦良的面色也从青紫色变成了带着病态的苍白与虚弱。

    “你这个人好像一点都不好奇?”看到秦良摆脱最后科特的阴手,蔷薇脸上没有惊讶,也没有失望。只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好像秦良一个大师级的存在,能够解决掉一个吸血鬼男爵针对血脉的阴手,应该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情。毕竟相差了这么多等级,科特用的还是吸血鬼最拿手的对血液的针对。

    但是秦良用的时间似乎长了一点。而且即便秦良拜托了科特的阴手。此时却是一副虚弱的样子,显然没有了战斗力。这和蔷薇想象中秦良应该有这么什么底牌的强大有些差距。两者综合蔷薇和不知道自己对秦良是失望,还是认同。

    “好奇心害死猫。”秦良有气无力的说道,把面前一个猪蹄解决掉,然后对着远处吧台上的调酒师招了一下手,“一杯血腥玛丽。”

    调酒师愣了一下。目光向着蔷薇看去。

    “给他。”蔷薇点了点头,调酒师开始调酒。蔷薇的目光不断在秦良身上审视,似乎想要看出一点什么。但秦良只好似饿死鬼投胎一样不断吃东西,似乎想要用这种办法来弥补自己此时已经虚弱的身体,尽快的让自己恢复过来。

    看了半响,直到调酒师把血腥玛丽送过来蔷薇也没有看出自己想要的讯息,放下手中的刀叉优雅的用餐巾擦了一下的嘴唇,靠在了座椅上,“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跟着你呀。你难道你会让我走?”秦良看了蔷薇一眼,然后端着血腥玛丽喝了一口。

    一口下肚秦良的面色瞬间涨红起来,他感觉自己喝下的不是一口酒,而是一团火,一团让全身血脉瞬间燃烧的火焰。秦良身体中参与的阴寒瞬间被驱散,全身的血液躁动起来,让他的皮肤颜色从苍白变成了涨红。

    秦良眼底闪过一大惊讶的神色,舌头在嘴巴中咂了几下。似乎在品味血腥玛丽的味道,或者身为药剂大师的秦良在品味这杯类似于狂暴的酒水到底使用了什么材料。

    如果被外人知道。秦良此时想要找出血腥玛丽的配方一定会嘲笑他。因为血腥玛丽可是玛丽酒吧的招牌。一百个人药剂师喝这杯酒,有一个人能够说出十种以上的药材就已经不错了。

    而想要逆推出配方,不单单要知道血腥玛丽到底使用了多少中酒水和药材,还要知道这些东西之间搭配的比例。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哪怕是灵级的药剂师过来。不然要是这么容易被人破解的话玛丽酒吧的招牌早就出现在遗弃大陆各地了。

    “脑袋还算好用,没有被冻僵。”蔷薇点了点头。

    秦良则是端着就被发愣。全身好似着火的他不断喷着灼热的气浪,好半响才把全身的炽热给压制下去。蔷薇的话无疑有深层的意思,那就是秦良的脑袋要是不好用,她会出手直接杀死秦良。

    因为秦良停了不该听的事情,刚才要是换了别人或许对科特和蔷薇的话语听的是云山雾罩的。但是秦良却听得一清二楚。并且明白两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科特是吸血鬼,而蔷薇很有可能是教廷中的骑士。灵级的教廷骑士,已经算是圣骑士这只教廷无往不利大军中的一员了。不过圣骑士是需要加冕的,同时实力也比灵机高得多,所以蔷薇不可能是圣骑士。

    但她只是圣骑士军团中的一员已经令人和吃惊了。而一个教廷中最强大军团圣骑士军团中的一员,竟然在这里和一只吸血鬼坐在一个餐桌上,两个人筹划的都是如何干掉对方一些精英成员,或者说彼此的竞争对手,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秘密。

    两个人的交易其实并不复杂,就是在进入魔眼宝藏之后。科特提供吸血鬼这边的情报,让蔷薇去杀。而科特提供的情报,自然都是自己竞争对手的情报,简单借刀杀人的计策。而蔷薇这边亦然。

    即使秦良接受能力很强,在看到两个明明是敌对阵营的人,竟然在一个餐桌上讨论着如此互惠互利事情的时候,差点有一种脑袋当机的感觉,比科特阴他的寒冷威力还要大。

    而既然听到了这个秘密,哪怕秦良装作没有听明白,这件事情他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如果他想离开不用科特动手蔷薇第一个就会杀了他。所以秦良说跟着蔷薇的时候,蔷薇才会夸赞他脑袋好使。

    “为什么选择我?”尝试一下,秦良似乎并没有喝下第二口血腥玛丽的勇气,于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空的药剂瓶,在蔷薇一缕诧异的目光中把血腥玛丽倒进药剂瓶中用符咒封存好。

    看到秦良小心翼翼的把药剂瓶又揣进了自己怀里,蔷薇的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似乎她心中开始出现犹豫。犹豫选择秦良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错了。

    如果说秦良在第一次来玛丽酒吧第二层的时候给她的感觉有些惊艳的话。那么此时秦良的表现,就让他有些皱眉了。让她有一种从幻想中的高富帅,突然看到真实穷**丝的无语感。

    “感觉。”蔷薇面色恢复正常,起身向着二楼栏杆的地方走去,从哪里可以俯视整个一楼的群魔乱舞。

    “我住在哪里?你应该不想让我离开玛丽酒吧,至少在进入魔眼宝藏之前不会让我离开。”秦良对着蔷薇说道。听到这个答案他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这无疑是一句敷衍的回答,但却又找不到理由去反驳。

    “带他去三楼右边最末尾的房间。”蔷薇的脚步顿了一下对吧台中的调酒师吩咐一声。

    调剂师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蔷薇真的会留这个实力只有大师级的小子在玛丽酒吧,而且还要带对方去三楼。不过调酒师没有说什么,走出把他对秦良了点了点头,一副根本来的样子。

    秦良提起旁边靠在桌角上的背包身体有些踉跄的向着调酒师走去,两个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通向二楼的楼梯口中。

    蔷薇绣眉慢慢皱了起来,点燃一根香烟缓缓的抽了起来,身体侧靠在栏杆上。不时的转头看一眼一楼舞池中依然在发泄的冒险者和女郎们。

    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蔷薇的眼帘中,让她侧靠的身体不禁慢慢的转过来,看着下面的身影。

    那是一个宗师级中期的人类,虽然是冒险者的打扮,而且给人的感觉也很像是老成的冒险者。但是蔷薇还是从他身上嗅到了黑塔训练营的气息。

    这个人似乎也从哪里打听到了玛丽酒吧二楼的事情,于是一进门就向着一楼通向二楼的楼梯口走来。一开始他走的十分的顺联,瞬间就走过了三分之二的距离。可是后面三分之一的距离他无论怎么努力只能像蜗牛一样一点点向前挪动。

    就这样坚持了整整一个小时,当对方的手已经触碰到通向二楼楼梯的栏杆。他眼中的清明却瞬间崩溃化身一个彻底释放自己**的野兽,撕破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直接抓过距离自己最近的女郎冲刺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蔷薇不禁愣了一下。“好狡猾的小子。”

    蔷薇脸上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让任何异性看到都会为之疯狂。原本就群魔乱舞的酒吧一楼,因为蔷薇这个笑容更加疯狂三分。露出笑容的蔷薇不由得转头向着三楼看去。

    此时她显然已经发现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脸上的笑容无比诱惑中带着一个小女孩看到心爱布偶的纯真。正是因为这一缕纯真,让她笑容的诱惑力瞬间放大数倍。

    “阿嚏!”跟着调酒师走进自己房间,正在搜索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监视符文。以及一些机关暗器的秦良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nnd,难道在外面风餐露宿太久了,要感冒了?”

    秦良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然后把整个房间仔细的搜索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不妥之后在窗子上和门上布下了警戒符文,然后把自己拔了个精光,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澡盆中。

    这是一间巨大的套房,客厅,卧室,浴室,洗手间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厨房和一间配置极其完善的实验室。

    看到实验室的一瞬间,秦良差一点就忍不住手痒冲了进去。但最后还是依然关上了实验室的门,然后跑到浴室中舒舒服服泡了一个热水澡。

    躺在热水中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全部放松下来假寐,秦良脑海中瞬间掠过这段时间所有的经历。从到试炼的岛屿开始,到进入黑塔训练营,以及到遗弃大陆上,一切一切看似都十分突然,但里面却有着必然的联系。

    想到自己已经离开家里这么久的时间,秦良不由得担心自己的父母。尤其是洪亮没有被他干掉。而是活着回去之后。

    “希望你不要做傻事,否则我会让你明白,其实死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死亡更恐惧的事情。那个时候死亡对你来说都是一种奢侈。”秦良眼底闪烁着凌然的寒光。

    此时他无比想要快点回到上层大陆,因为只有呆在自己亲人身边守护着,秦良才能放心。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回去的时候。狩猎任务还没有完成,又遇到魔眼宝藏打开这件事情,什么时候能够回去还真的有点遥遥无期。

    “难道魔眼的出现也是这次狩猎考验的一个重要环节?”秦良脑海中不禁冒出这个念头,

    不过随即秦良又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念头。

    从黑暗种族以及人类对这次魔眼宝藏重视程度上来看,如果黑塔训练营这边早就知道有这件大事要发生,肯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狩猎。因为从黑塔训练营活着走出来的人固然都是精英,但这些精英面对灵级强者还是有些勉强。

    所以魔眼宝藏的开启只是一个意外,恰巧和狩猎的时间撞上了而已。

    “或许可以从这次狩猎中知道一点什么。”突然出现的意外让秦良不禁皱起了眉头,但这对一直在关心上层大陆消息的秦良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机会。

    既然这件事情和魔眼有关系,那么肯定和季飞有牵扯。因为从戚宛如带自己去看的那口棺材来推断。季飞获得的魔眼肯定不是普通的魔眼暴君的分身,应该是等级非常高的子眼。

    所以对于这个机会既然上层大陆的人下来了,那么季飞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而一心想要把季飞抓住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燕京大学肯定也会不会放过这次抓住季飞的机会派人下来。

    这样洪亮回去之后秦嫣那边是什么情况,以及自己家人那边是什么情况,秦良就可以找人打听了。

    “这个女人太精明了一点,如果不是这样,找她购买一些上层大陆的情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用这么舍近求远。”想到蔷薇秦良不禁摇了摇头。

    科特的出现让秦良对蔷薇的身份有所猜测,显然对方和教廷有着扯不清的关系。甚至就是一个在职的教廷骑士。这样的人竟然是玛丽酒吧的老板,这无疑是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不过不承认这也是最好的掩饰。

    教廷给人的感觉就是神圣不可侵犯,净化人世间一切的邪恶。谁会想到玛丽酒吧这种可以让人疯狂发泄**的地方,竟然是教廷的一个秘密联络点?

    不过秦良不知道的是,玛丽酒吧的后台就是教廷,遗弃之地所有的玛丽酒吧老板都是教廷的眼线。还是只有这一家是。如果只有这一家是,这个玛丽酒吧的背景似乎比秦良想象中更加的复杂。

    “早知道应该默默无闻收购一些东西强大自己,然后再来玛丽酒吧就好了。”秦良再次为自己的冒失感觉到后悔。

    尤其是第一扇不朽之门竟然到现在只打开五分之一,还没有彻底打开现在级深陷困境中。如果第一扇不朽之门彻底打开,秦良哪怕还是大师级的实力。也有和灵级强者一挣的资本。

    “或许这次魔眼的宝藏开启是一次机会。”秦良眼中露出沉思的神色。

    第一扇不朽之门已经算是打开了,但是打开之后如何稳固是一个大问题。稳固不朽之门需要的材料不但稀有,而且数量也多的吓人如果不采取一些手段和方式,单靠自己收集,秦良三年之内都别想彻底稳固这扇不朽之门。

    但魔眼宝藏的出现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不说得到里面的重宝,只要从里面稍微分一杯羹,秦良稳固第一扇不朽之门的材料就足够了。

    “不知道这一拳对灵级的伤害如何?”秦良抬起自己的左臂看了一眼。

    但秦良可以感受到这个拳头中蕴含的逆天力量,这股力量甚至比自己把特制的三颗子弹吐沫上三色蜈蚣毒液更加的厉害。

    精神力从左臂上移开沉入了丹田之中。此时秦良的丹田可以说是泾渭分明。纯净的元力犹如水银一般形成了一片银色的湖泊。而在湖泊之上,一枚长出两片叶子的嫩芽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明明看上去是毒物,为什么可以提纯天地元力呢?”看着白色蜘蛛,以及灰色蜈蚣形状的叶子。秦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白色蜘蛛叶子中蕴含的剧毒,灰色蜈蚣叶子中可怕的诅咒。

    可是就是这两片明明极其歹毒的叶子,却把秦良吸收进体内的天地元力全部吸收,然后提纯之后再吐出落入下面银色的湖泊之中,经过这一次的转换秦良的元力的精纯度比常人至少高出五倍以上。

    要知道元力化银,这可是灵级才会出现的元力异象。但秦良这个只有大师级中期实力的家伙,元力已经是银色了。这要是让旁人知道,肯定会把秦良拉近实验室切片研究。(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亡灵祷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道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道难并收藏亡灵祷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