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门神传 > 第3章

第3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陈泽一早醒来就记起了那位在他耳边说过的话,清晰的好似被人印在脑中一样,而大猫二黑这时就蹲在他的床底下‘喵、喵’的冲着他一直的叫。

    陈泽从自己的床上爬了起来,用手揉了揉二黑的脑袋说到:“你今天怎么这么乖,平常不是一早就溜得不见影踪了吗?”

    猫咪当然回不了他的话,只是不停的用头轻轻的撞他的手心,然后用舌头舔他的手指。

    陈泽被舔的直笑口中说到:“怪痒痒的,别闹了,我得去做早饭了。”

    陈泽踩着拖鞋来到了厨房,舀出几碗大米淘洗好,放进电饭锅里面闷着,然后又去菜园子摘了几个西红柿回来,准备做一个番茄炒蛋。

    等到他把菜炒好的时候,米饭也已经闷好了,依然是满满的一碗菜饭外加三炷香,给门神供上,回屋之后又把新焖好的米饭挖了一勺放进了猫碗里,抓了一把的虾皮拌了进去,二黑这时才踱着小步,不紧不慢的的走过来吃自己的早餐了。

    一早上就这么忙活着过去了,等到他骑着车子进了校门的时候,昨天晚上的那句话又突然的在他的脑子里浮出来了,他下意识的往四周扫了,见周围都是身穿校服的学生,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学校里,赶忙回神,锁好了车子往办公室走去。

    语文组的办公室里依然很热闹,不过这只是占时的,等到预备铃打响的时候,办公室里便迅速的安静了下来,有课上的老师们都纷纷的离开去往自己的教室了,而那位被陈泽称呼为许姐的时髦姑娘,则又拿着一叠厚厚的请柬出去了,很快,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陈泽一个人。

    陈泽在办公桌上整理这自己刚刚打出来的课按,脑子里却还是在回想着昨天晚上听到的那些话,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儿,那句话虽然听着的语气是很轻柔,但所包含的的态度确实不容抗拒的,陈泽听他说话听了二十几年,这样的态度却是头一回遇到。

    心里有些烦乱的陈泽干脆放下了手中的教案,走到窗户的前面将纱窗拉开,把头探了出去,准备给自己透透气。

    头探在窗户的外边,陈泽还是忍不住的往镇子的西边望去,只是那边是学生们的宿舍,要比这边的教师楼高出两层,陈泽他所在的二楼位置又矮,被宿舍楼这么一档,根本就看不清楚楼的后边是什么。

    失望的将目光收了回来,陈泽又想起了那位相识了二十几年的先生。

    说是相识,其实也不完全对,至少陈泽就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位先生的样子,只是听过那位先生的自我介绍,说是姓石名柄淦。

    陈泽从小就是在他爷爷的身边长大的,倒不是他父母不喜欢他,不想养他,只是实在是养不了,听镇子上的老人们说,他从出生开始,便是灾病不断,日夜的啼哭,从不停歇,出了满月便是高烧不退,父母带着他跑遍了县、市、省里的大小医院,中药、西药、甚至民间的偏房都用了个便,不仅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还越来越严重,父母看着奄奄一息的他是伤心不已。

    就在这时,一直住在乡里的爷爷找上门来了,进门就一句话:“这孩子你们养不了,要想让孩子活命,就把他给我。”

    陈泽的父亲原本是不愿意的,因为陈泽的爷爷秉信道教,还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道士,就因为这个身份,当初十年,浩劫的时候他们一家老小没少被迫害,这就造成了父亲对神怪这种虚渺之事的及其厌恶,他一直很唾弃这些学说,直言他们是封建思想的残留。

    因为有这样的想法,他父亲与爷爷之间的关系曾经很是紧张,有一度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恶劣,父亲与母亲结婚之后没有多久,就带着母亲从乡下的老宅子里搬了出来,到市里开始独自的打拼,自此很少再回乡里了。

    这在八十年代初,可以算得上是标新立异了,当时可没少让人看笑话,可他父母就是咬着牙,顶着那些嘲笑的眼光硬是挺了下来,凭着他们的辛苦和努力,在这座城市里慢慢的安家立户,站稳了脚跟。

    后来他们就有了陈泽的哥哥,然后就又有了陈泽,陈泽有时也会想,要是没有他的这场怪病,这个顽强的小家庭应该是会越过越好的。

    陈泽的爷爷对他父亲说:“这孩子八字奇异,你们是养不了的。”

    他父亲对此说法嗤之以鼻,但是爷爷要抱孙子,他却是阻挡不了的,所以看见儿子在爷爷的怀里就不再哭闹之后,这位一向对神鬼只说不屑一顾的男人最终还是动摇了,陈泽的父亲答应陈泽的爷爷可以带陈泽几天,若他真的能好,他就让爷爷把陈泽带走。

    爷爷就这样在父亲家里住了三天,这三天里陈泽不仅是高烧退了,连精神也变得更好了,不仅不再哭闹,连晚上也可以安静的睡觉了。

    在事实的面前,陈泽的父亲终于还是屈服了,他答应了陈泽爷爷的要求。

    据说陈泽被爷爷抱走的那天,他父亲把自己关在屋里没有出来,他母亲和哥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送了又送,直到爷爷上了开往乡里的汽车,耳边还能听见他们的哭声。

    陈泽就这么跟着爷爷回了乡下的老宅,从他懂事开始,他就知道家里除了他和爷爷之外,是还有第三个人的,证据就是每到他入睡的时候,就时长的会有人在他耳边说话。

    当他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时候,爷爷就慈爱的摸摸他的头,然后把他领到了院门旁边的神龛前面,从此以后,家里面给神龛上香上供品的活计就落在了陈泽的手里。

    一转眼,十几年就这么的过去了,随着城市的慢慢发展,当初的乡村变成了现在的乡镇,而牙牙学语的幼童也变成了风华正茂的少年。陈泽上高三的时候,他爷爷的身体就不行了,勉强熬了几个月之后,在那个冬天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陈泽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在送爷爷出殡归来之后,他谢绝了父母与哥哥要他搬过去与他们一起同住的要求,在陈泽的心里,他们是他的亲人没错,可老宅才是他的家,他是不会搬离这里。

    那晚,他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卧室里,久久不能成眠,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见耳边有人对他说道:“石柄淦见过陈家家主。”

    那声音听的陈泽激灵一下,神智迅速的清醒,人却还在沉睡,不能动、不能说只能听到,那种情形真的无法形容。

    但是陈泽并不害怕,因为那声音他常常能够听到,只不过原来那个声音都是在喃喃自语或是与什么对话,没有搭理陈泽而已。

    他们就在这种古怪的情况下开始了第一次的对话,从谈话之中陈泽了解到,与他说话的人是他们家供奉的门神,他爷爷年轻的时候八字很轻,常常会招惹来一些污秽的东西,后来爷爷他精研道法,立龛树位,才将这位门神请进了家中,从此之后镇宅除魔,保家护院才让他们家里有了这份的安宁。

    而陈泽的八字奇异,天生可以通灵,是那些邪魔歪道眼中的上好补品与附身的容器,他以前听到的那些声音,就有不少是这位门神在工作的时候发出来的。

    门神是只与一家之主沟通的,以前陈泽的爷爷还在的时候,他就从不与陈泽说话,现在陈泽成了一家之主,他便过来了。

    陈泽现在已经忘了当时的那场对话有那些的内容了,只知道从那一天起,每晚入梦的时候他都会遇见那位门神先生,为了表示尊重他一直称呼那位先生为石公,他们会聊很多,通常都是他再说石公在听,偶尔的石公也会与他说一些故事,大都是一些过去的事情。

    慢慢的,他们都有了一些改变,他放弃了想要出去看看的想法,在高考的时候选择了读市里的师范学校,而石公则不知从何时开始与他一起观看新闻报道,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每天一起看新闻联播便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乐趣。

    陈泽正趴在窗台上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这时出去送请柬的许老师回来了,她拍了拍陈泽的后背说到:“想什么那?第一节课可是快要下课了,下一堂可是有你的课的,还不赶快把课按整理好。”

    陈泽闻言回过神来,那一瞬间似乎看见西边好像又一道红光闪过,仔细一看又没有,他疑惑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可能是眼花了,就起身将他拉开的窗户关好,反身整理自己办公桌上的课按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门神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瓜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夹心并收藏门神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