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门神传 > 第31章

第31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一早,许倩就将那把传家宝从家里给陈泽带过来了,看着许倩递过来的那把梳子,陈泽没敢直接伸手去接,考虑一下陈泽开口说到:“这把梳子可真漂亮,看样子也是有时间了的,怎么着的也能算是一件古董了,我可不敢直接上手,万一留下了一点的痕迹,那可就是大罪过了,你等等呀。”

    说着陈泽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块浅黄色的细绒布,平摊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示意许倩把那把木梳放在细绒布上。

    许倩看着他一脸正式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但是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将那把木梳子放在了陈泽手上铺开的浅黄色绒布上。

    陈泽才刚与这把梳子接触,就被迎面而来的那阵熟悉的香味冲的差点没有厥过去,此时的陈泽已经可以肯定了,造成许倩身上香味异常的罪魁祸首,就是他面前的这把梳子。

    陈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手中的梳子,只一眼就被木梳子上面雕刻着的骨质无面人物像给吸引住了,那雕像没有五官,雕刻的却格外的传神,不过轻轻的几刀,便将人物的喜怒哀乐都刻在了上面。

    不知是不是错觉,陈泽觉得自从自己看到这把梳子开始,背后就不停的在冒凉风,总感觉周围冷飕飕的,让他的胳膊上都开始往外冒鸡皮疙瘩了。

    用肉眼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陈泽将灵力凝聚在双眼之上,眼中的世界立马就变得不同了,原本看着还很正常的那把木梳子,现在上面却缠满了黑色的细丝,密密麻麻的以那把梳子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着。

    陈泽被那黑色细丝之上裹缠的怨气惊的打了一个寒战,手上一抖,捧着的梳子差一点被他丢到地上去。

    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陈泽将捧着的梳子还给许倩说到:“许姐这东西看着倒是一件好物件,就是不知道你们家,我大姨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么精细的物件,难怪要被当成宝贝给传下来。”

    许倩将梳子收起来,放回到原来装着它的木盒子里,随后丢进了自己的手提袋里然后对陈泽说到:“我婆婆说是从我太婆婆那里传下来的,我太婆婆都过世好些年了,谁知道这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

    虽然没有再从许倩的口中探听到什么消息,但是陈泽已经打探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了,晚上下班之后,陈泽照例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走,但是平常只需要十分钟的路程,这一次都骑了都快要半个小时了,还没有看见自家的大门,饶是陈泽这样神经历来很粗的人,此时也觉察出不对劲儿来了。

    陈泽双手捏住车闸,将车子停下,伸出一条腿将车身支撑住,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就见街道还是那条街道,人也还是那群人,就连街道两旁的店铺也没有什么改变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走在街上的那些人,就跟看不见陈泽似的,他们神态各异的擦着陈泽的身边走了过去,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这样的事情陈泽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就是上一回跟着二黑,在镇里的卫生院碰着尸崱的那一次,两者一对比,情况那是一模一样的。

    与上一次的束手无策不同,陈泽既然敢叫许倩把他觉得有问题的东西给带过来,那就一定是有所准备的,就见他不慌不忙的从自行车上面下来,将车子立好放在一边,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五颜六色的彩纸,开始动手叠起了折纸。

    从陈泽身边走过的人开始越来越少了,很快空旷的接到上面就只剩下了陈泽一个人,阴风裹扎着不知从哪里带过来的腥臭味不停的往陈泽这一边涌过来,原本明亮的天空也渐渐的阴沉了起来。

    对于这些改变,陈泽却好像是看不见也闻不见一样,依然自顾自的站在那里折叠着手里的彩纸。

    整张的彩纸在陈泽的手里不停的变来变去,最后终于有了一个固定的形状,原本四方形的彩纸在陈泽的巧手改造之下,变成了一个三寸大小的立体的五彩小灯笼,。

    陈泽的四周已经是越来越暗了,原本流动着的阴风现在也像是凝固了一样盘旋在陈泽的周围,陈泽慢慢的将手中五彩小灯笼的四个角给捏好,然后手出如电,快速的往灯笼里面丢进去了一枚东西。

    就像是给电灯接通电源一样,那东西被丢进去的一瞬间,陈泽手中的五彩小灯笼霎时的明亮了起来,原本盘旋在陈泽的四周,一直不怀好意的那阵阴风,看见那光亮,就像是见到了雄黄的蛇虫一样,立马的四散而逃,连个影子都没有留下。

    随着阴风的散去,陈泽的周围也像是云开雾散了一样,立时的就明朗了起来,五彩的小灯笼一直尽职尽责的飘荡在陈泽右上角的方向,柔和的微光一直围绕包裹着陈泽。

    虽然阴风已经散去了,但是陈泽并不认为危险也跟着过去了,证据就是陈泽现在还是待在这个孤立的结界之中没有出去,他依然还是小心的警惕着四周的一切动静。

    就在这时,风中又传来了那股陈泽很熟悉的香味,陈泽心知这是正主找过来了,便静下心等着它过来。

    远处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嬉笑声,笑声还没落下,一个打着纸伞,裹着白色披肩的女子便缓缓的走过来了。

    那女子的披肩只有薄薄的一层,却将女子的全身上下都裹了个严实,除了一些头发,那女子的周身都没有一点露出来的地方,那把纸伞就轻飘飘的罩在她的头上,随着她一荡一荡的飘了过来。

    虽然被披肩给裹满了全身,但是女子窈窕的身材也是一览无遗的给全部展示出来了,随着她的慢慢靠近,那股香气越发的浓郁,配合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尽然有了如同罂粟一般诱人的姿态。

    陈泽被诱,惑的心神一阵的恍惚,但是他迅速的反应过来了,连忙默念清心咒,心道好一个妖孽,果然是要人命的东西。

    眼见着自己的诱,惑被陈泽识破了,那女子却没有一丝的不自在,未语先笑,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淬了毒的钉子一样,她阴森的说到:“这位小哥,闲事儿少管,这样才能长命百岁呀。”

    陈泽扶着自己的自行车看着那个满身魔戾之气的女子,开口回到:“你要是还关心寿命,那这句话我就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趁着大错还没有铸成,你现在若是收手,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那名女子闻言讥笑了一声,然后不屑一顾的对着陈泽说到:“看你这一身通透的灵光,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不一样的,现在一看你跟那些人一样,还是蠢货一个。哎,这世上愚蠢的人怎么就这么多,还偏偏都叫我给遇上了,一个一个的,上杆子的过来找死,真是叫人心烦那。”

    说着女子便想要在往前走,一直安静的漂浮在陈泽右上方的五彩小灯笼,这时却发出了阵阵华光,照耀着陈泽的四周如光阳四下,让本来还想要靠过来的女子往后退了好几步。

    浮在女子头上的那把纸伞,迅速的落了下来,挡在女子的身前,阻挡住了五彩小灯笼散发出来的华光。

    等到光亮散去,五彩小灯笼又恢复了常态之后,那女子挥开了阻挡在自己面前的纸伞,冲着陈泽说到:“小郎君真是好狠的心肠,奴家不过是与你玩笑几句,你居然就要置奴家于死地,心肠这般冷硬可是不行的,将来可不好讨你情人的欢心那。”

    陈泽对她的言语不为所动,刚才这女子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尽然引得五华灯都自动护主了,这宝贝是他为了今天才特意制作的,用的并不是什么彩纸,而是沾染了五行灵气的大型拼凑行符咒,最后丢进去的那枚东西,是石公赐下的灵石,是充当灯芯用的。

    五华灯上面有护身的符咒,能量也是由里面的灯芯提供的,极好控制又不需要损耗自身的灵气,对于陈泽这样入行赏浅的菜鸟来说,是在适合不过的法器了。

    可是这样的法器也是有缺陷的,那就是法器的主人是不能主动的控制它们的,这种法器是会自我控制的,它们会在合适的时间主动保护它的主人。

    刚才五华灯放出的那一阵阵的华光,就是它在自主的护主,五华灯会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她使阴招了。

    可是她做了什么,陈泽却是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要不是有五华灯在一旁,陈泽这一回说不定是要吃一回大亏了。

    那女子见陈泽依然很警惕她,没有一丝一毫放松下来的意思,心知见缝插针的这一招是没什么用了,脸马上就变了,她语气狰狞的说到:“小子,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的事你少插手,这是他们一家欠我的。”

    陈泽闻言回到:“我要是没有搞错的话,许姐往多了说,也是从半个月前才开始接触到那把梳子的,再次之前她与你从未见过任何一面,何来拖欠一说?要我说你还是听一句劝,赶紧的离开这里,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好好把自己的脑子给修炼清楚了,也省的在这里四处的招摇,连累到无辜的人。”

    “竖子,你找死。”女人被激怒了,双手一挥,两股黑色的发丝直奔陈泽的面门,五华灯立即转移到陈泽的面前,从灯内喷出五行灵火。

    发丝沾到了灵火,就如同汽油碰触到了明火一样,立马快速的燃烧了起来,女人如同被烫到了一样,立马遗弃了那两股发丝,挥手斩断了它们。

    燃烧着的发丝缓缓的从空中飘落,还没等落到地上,便燃烧殆尽,化为灰烬消散在空气之中了。

    现在即便是隔着一层薄披肩,女子那怨毒的眼神也是阻隔不住的,她气喘吁吁咬牙切齿的对着陈泽说到:“小子,既然你是管定了闲事,那我也不用再与你客气,我知道你身后有人,可我也不是好惹的,你回去告诉你身后之人,老娘可是手持阎王令的,是阎王允许我留在阳间寻仇的,我有阎王令护身,他能将我如何呀。”

    说完,女子狂笑着离开了此地,而四周也恢复了正常的样子,陈泽现在就扶着自行车站在马路的中央,前方不远处就是他们家的巷子口。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倚笑与寂寞随风的地雷,也谢谢大家的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门神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瓜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夹心并收藏门神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