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未时,暖日溶溶,碧空如洗。

    终年浓雾缭绕的雾秋山只有在这个时段才会显现出它原来的模样,奶白色的浓雾退散之后,雾秋山露出明媚芳菲的绿野小道,青崚遥峰,桃花坠漏,片片落红浑如雾,微雨时节满清风,隐于六界之间的上界不再像是仙气蹁跹的迷雾仙境,反倒像是盛世繁歌的人间桃源。

    桃花湿尽,绿屏掩山,阳晖脉脉水悠悠,花底有人语。

    “三师兄,你确定你可以破这阵法?”绿油油的碧衣少女拧着眉头,指着小道上的一棵歪脖子桃花树道,颤声道,“可是我们已经是第三次经过这棵歪脖子树了……”

    “啧啧,这么说来,好像是真的第三次见到这株秾纤合度艳霞灼灼的桃花妖妹妹呢……”蓝袍少年浅笑如风,右手覆上那棵歪脖子树的树干,细细地抚摸着,仿若情人间亲密的耳鬓厮磨,情语含痴道,“若是桃花妖妹妹将来修成人形,定然是倾城倾国的美人……”

    那棵歪脖子树闻言一震,抖了抖枝桠,枝头上含苞欲放的桃蕊顷刻间“嘭”的一声,灼然绽放。

    红粉落絮翻飞,烟丝摇曳。

    苏菜菜嘴角抽了抽。

    这只种马到底还要对一棵歪脖子树发情多久?

    “三师兄,将来有的是时间给你和这株秾纤合度艳霞灼灼的桃花妖妹妹培养感情。”苏菜菜一把抓住御尽然的衣袖,一步一步往山下拖,嘴里不住劝慰道,“但是咱们现在还是趁着这未时迷雾消散的好时候,赶紧破阵赶路吧,不然等太阳一下山,这夜路更难走。”

    “呵呵,莫非是看到师兄和桃花妖妹妹**,小师妹吃醋了?”御尽然玩世不恭地搂住苏菜菜纤细的腰肢,笑得如沐春风,贴着她耳根道,“放心,师兄心中最疼爱的女人永远都是小师妹。”

    “看来师兄是不想要这另外几张沐春图了?”

    苏菜菜从袖袋里掏出几张画纸,抖了抖。

    眼睛眯了起来。

    盯着御尽然放在她腰间上的手。

    那狼爪一顿,慢吞吞地离开。

    仿佛不甘心似的,临走时还狠狠摸了一把苏菜菜挺翘的雪臀。

    苏菜菜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咔嚓”爆了几根。

    ……这只雄性荷尔蒙爆棚的种马。

    深吸一口气。

    握拳,为了下山,她忍。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前些天小师妹还向师兄投怀送抱,如今就翻脸不认人了。”御尽然一脸委屈,黑漆漆的眸子盯着苏菜菜,“这么说来,小师妹好像是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呢。”

    苏菜菜瞬间就蔫耷了。

    在情势还未发展得更遭之前,一定不能让他发现自己是冒牌货。

    苏菜菜一边恨得咬牙切齿,原主苏采儿勾搭谁不好,非得自甘堕落勾搭这油头粉面的种马。一边又狗腿地将三师兄的狼爪重新放到自个儿纤细的腰肢上。

    扬起一张明媚芳菲的小脸。

    苏菜菜干笑:“怎么会不一样呢,采儿还是三师兄最疼爱的小师妹呀。”

    您再摸摸,再摸摸看,保准是原装呐……

    御尽然的狼爪惬意地在那纤瘦的腰线上抚了抚,掐了一把。

    眯着眼睛赞叹道:“嗯……纤细柔滑,肉香骨腻,线条流畅,小师妹果然还是小师妹。”

    苏菜菜咬碎了牙齿和血吞。

    若是她没有猜错,御尽然这厮绝对是已经猜出来她不是从前的小师妹。

    但如今他并不点明,苏菜菜也自然不会主动戳破。

    三师兄御尽然虽然多情且滥情,但却是一个极为体贴女人的好情人,他懂得怜香惜玉,享受且欣赏每一个女人,觉得女人是浑然天成的艺术品,需要细细品味,精心对待。

    他尊重女人,喜好欲拒还迎,但永远不会用强。

    所以当苏菜菜用那些春宫图淫器图诱惑御尽然送自己下山玩玩的时候,御尽然不是直接用法术抢了图纸而是被苏菜菜牵着鼻子走一路送下山。

    《暖酥消》里所有男主中,御尽然的船戏最多,不只是和女主卿妩,他和女配苏采儿甚至是其他炮灰红颜都有极为详细完整且大篇幅的船戏描写。

    他和每一个女人交欢时,都是先让女人达到高_潮,再才来纾解自己的兽_欲。

    而御尽然如今放过自己不再追究她借尸还魂来去的原因……苏菜菜只当他是荷尔蒙发作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更何况……

    苏菜菜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更何况苏菜菜这张脸似乎还和他初恋小情人有三分相似。

    苏菜菜恍然间想起,女主卿妩的脸似乎是和和御尽然的初恋小情人有五分相似。

    啧啧,真是孽缘呐……

    不过,话说回来,看似滥情的御尽然其实也挺痴情。这么多年来,一直对自己的初恋小情人恋恋不忘,从和她三分相似的苏采儿,再到和她五分相似的卿妩,个个都是他捧在心尖上的宠儿。

    彼时,痴情的三师兄又伸出了他的安禄山之爪,摸到了苏菜菜丰腴饱满的浑圆上。

    驾轻就熟地捏了捏,仿佛还不够,又揉了揉。

    苏菜菜唇角抽了抽。

    ……苏菜菜决定收回刚刚那句关于痴情的感叹。

    扫了眼那只修长白皙的大手。

    苏菜菜扬起脸,干巴巴问:“三师兄,你这又是何意?”

    “这困桃阵又起了新的变化,一时迷局,进退两难,师兄这是在找灵感。”御尽然一脸正经。

    破个阵法需要找灵感?

    你特么逗我?!

    苏菜菜长吸了一口气。

    安慰自己,千万不要生气,千万不要和一头只靠下半身思考的禽兽置气。

    扯起唇角的肌肉,堆出一个微笑:“那三师兄您找到灵感了没?”

    御尽然放在苏菜菜浑圆上的狼爪,用力地捏了捏那饱满,心满意足道:“嗯,找到了。”

    却看他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圈圈画画,似乎是在演算着什么,苏菜菜凑过去瞅了瞅,全是一些没有规则的图形及点线,中间一个头尾相绕的太极八卦图,苏菜菜眨了眨眼睛,没看懂。

    御尽然解释道:“这是易,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下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天下万变法阵皆是由此演算,若是你将来入得步青殿便会懂得其中的奥妙。”

    苏菜菜暗道,没想到这种马还有些真本事。

    不过,他这样正儿八经地说教,还真是有些让人不习惯呢。

    御尽然站起身来,在路边搬起一块石头,向左走了七步,又向前走了十二步,将手上的石头放在地上,他看着石头对面的那株桃花树,眯起了眼睛,将树上的桃花摘了几朵下来,摆出一个奇怪的多边形,绕着放在地上的石头摆了一圈,向石头吹了一口气,地上的花瓣尘土轻飞。

    御尽然弹了弹蓝袍上的花瓣,指着花瓣较多的方向:“向那个方位走。”

    一路走走停停,御尽然又用树枝花瓣算了好几个周目,每一次的推演过程都是五花八门,苏菜菜看得咋舌,两人终于在太阳下山浓雾重染之前,找到了雾秋山的出口。

    看着巨石上书着的“雾秋山”三个狂草,苏菜菜高兴雀跃得像是要飞了起来。

    御尽然道:“小师妹这么高兴做什么,你真的只是想要师兄带你下山玩玩吗?”

    苏菜菜脸上的笑容一僵:“这个是自然。”

    “我看小师妹这开心的样子,还以为小师妹是逃脱囚笼再也不回来了呢。”

    苏菜菜做低眉顺眼状:“师兄你多虑了,采儿只是碍于修炼枯燥,想下山来透口气。”

    “说得也是,雾秋山是上界之中仙源最盛的门派,许多人求都求不来一个上山的机会,怎么会有人想要私逃出山呢?”御尽然抱胸而立,笑意盈盈地看着苏菜菜。

    “的确如此。”苏菜菜严肃点头,一脸正气浩荡。

    御尽然笑眯眯道:“说吧,小师妹想去哪里玩?”

    苏菜菜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红唇中吐出两个字。

    “妓院。”

    .

    秦楼位于长生街最繁华的地段,左邻人声鼎沸的天桥闹市,右邻清辉碧海的秦湄河,两者相映成趣,引得无数文人骚客慕名而来,在此地留下不朽诗篇。秦楼高五层,伫立在秦湄河一角,在每当月落夜幕华灯初上,秦湄河上便摇曳着无数艘精美别致的水船画舫,丝竹悦耳,喧闹融融,站在秦楼楼顶,放眼望去,仿若整条秦湄河尽收眼底,碎墨湖畔,陌萱浓坞,大有踩尽江山之意。

    晓月堕,沈烟砌。夜风弥荡,廊灯街火。

    秦楼中一片笙歌尽欢,醉生梦死,芳年妙妓,淡拂铅华翠。

    苏菜菜去绸庄换了一身绿衣男袍,金冠束发,又加紧的束胸,画粗了眉头,用泥灰涂了满脸,原本的天香国色如今只剩下尔尔中庸。

    两人一道入了秦楼,老鸨迎了上来,笑得花枝乱颤:“可是有相熟的姑娘要点?看两位爷面生,想必是第一次来咱们秦楼,不如妈妈我推荐几位姑娘给两位爷,我们秦楼的颜香,时月……”

    “不必了,我们要点笙娘作陪。”苏菜菜一把打断老鸨的话。

    老鸨一愣,笑道:“两位爷第一次来,可能不知道,这笙娘貌丑,所以在咱们秦楼只做琴师,卖艺不卖身,是个清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