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浩儿生得像易芝君,唇红齿白,粉雕玉琢,艳濯流光。

    黑溜溜的眼睛,水汪汪的,十分可爱。

    但却一直流着恶心的鼻涕和口水,咧着嘴对人傻笑,小嘴里咿咿呀呀的说不清楚话。

    痴儿。

    三个月会开口说话,六个月会背《凤求凰》,举城皆奇的平城小神童,如今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痴儿,明明已经三岁了,却还是只会呼噜呼噜吃着自己的口水,把手指头放到嘴里啃咬吮吸,眼神呆滞,见到身材婀娜的美人便傻兮兮地咧嘴喊娘。

    痴呆懵懂,娇憨蠢愚。

    易芝君颤抖着双手,从傅宁远怀中小心翼翼地抱住浩儿。

    她一边亲吻他粉嫩的脸颊,一边流泪呢喃:“娘发病的时候是不是又吓到你了,浩儿别怕啊,娘在这里,娘给你找大夫,娘会保护你,我们不怕……”

    “娘……”浩儿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弯了眼睛,软软糯糯地喊着,“娘……娘……”

    小嘴张开,含住易芝君的手指头,咧嘴傻笑,口水流了出来。

    傅宁远长眉微蹙,问丫鬟:“仙宫大人今日来看过夫人没有?她怎么说?”

    丫鬟倏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道:“仙宫大人说、说夫人昨天动了心肺,让我们尽快……准备后事……”声音越来越小,整个人都匍匐在地上。

    傅宁远的拳头在广袖中攥紧,他挥了挥手,沉郁道:“你们都下去。”

    转身,看向床榻上的那个女人。

    易芝君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自己大限将至的消息似的,只紧紧抱住怀中的孩子,美目含泪,逗着他笑:“浩儿,这几天有没有想娘,有没有不乖?嗯……乖孩子,娘也想浩儿。”

    她的皮肤惨白得像纸,肩头削瘦,乌发雪肤,如同一个艳丽的女鬼。

    傅宁远恍然间惊觉,她已经多久没有晒晒太阳了。

    他把她在这个房间里关了多久?

    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他也记不清了。

    傅宁远沙哑着嗓音:“芝君,想不想去院子里逛逛?”

    易芝君睫毛轻轻颤抖,小心翼翼地抬眸。

    眼中有着卑微的期盼:“我……我可以吗?”

    傅宁远猛地别过脸,不敢看她泪眼盈盈盛满企盼的水眸。

    “当然可以……”他吸了一口气,声音干涩,破如沙锣:“芝君,怎么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过去……从来不会这样和我说话的。”

    易家大小姐的语气不应该是永远高高在上无法无天的吗?

    怎么会变得这样渺小卑微低到尘土里?

    傅宁远觉得心脏像是被人大力地捏住,抽抽拉拉地疼,疼得令他无法呼吸。

    易芝君身子瑟缩了一下,抱紧怀中的浩儿,小声道:“我怕又惹你不高兴了,你会不给浩儿请大夫。”她将额头贴到浩儿脸上,蹭了蹭,眼神空洞而漆黑,“我的浩儿千万不要再生病了,乖乖的,长命百岁,不要生病……生病会没有大夫,会像娘这样死掉的……”

    傅宁远猛地抬头:“谁跟你说的浩儿生病没请大夫?”

    “燕奴呀……”易芝君扯了扯嘴角苦涩地笑了笑,“她说浩儿生病那天,你在她那儿,亲口听到你说让仆人不要请大夫,装作浩儿没有生病的样子。”易芝君低下头,声音幽幽的,“可是我的浩儿明明生病了呀,他发着高烧,烧成了傻子……”

    傅宁远握紧了拳头,面色沉郁,默不吭声。

    易芝君抬头,笑得虚弱:“你这样做,是为了给你和燕奴的那个孩子报仇吧?”她有些委屈,抿唇,“可是我不知道你喜欢她呀,如果你那么喜欢她,我或许就……”

    傅宁远黑漆漆的眸子看着她。

    她笑了笑,没有说下去,只道:“没有或许,是我活该,不会讨你喜欢,总是做些让你生厌的事,你现在应该是恨透了我,巴不得我早点去死,为你和燕奴的孩子报仇吧。”

    傅宁远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哆嗦着闭嘴。

    “阿远,就到此为止好不好?我害死了燕奴的孩子,这么些年,一直被你折磨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眼看着我马上就要死了,咱们结清了好不好?”易芝君上前两步,眼中挥散着濒临死境的幽光,“我的浩儿是活该,不该投胎到我的肚子里,令你生厌,但他身上也流着你的血呀……”易芝君突然住了嘴,她苦笑,“我怎么又傻了,浩儿在你心中哪里比得上燕奴的孩子?”

    傅宁远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笑得比哭还难看:“芝君,我们出去逛逛吧。”

    落英秋絮,烟微阳瘦,易府后院里开满了紫花野菊,紫莹流光。

    易芝君惨白的脸色在暖阳下,干净得有些透明。

    她拍了拍浩儿的背,轻声道:“秋天到了呀……”

    “芝君,你身子虚,浩儿我来抱吧。”

    傅宁远伸手,势欲抱走易芝君怀中的浩儿,却被易芝君侧身躲过。

    仿佛是脑袋中的一根线绷得太紧,被硬生生扯开。

    她突然发作起来。

    那双水眸里充满戒备和不安,急急道:“不要碰我的浩儿,他很乖,不要打他!”

    “我没有打他,芝君,我是怕……”

    “不要过来,不准碰浩儿,你滚开!你们都想害我的浩儿,都想让他死!你们滚开!”

    易芝君一步步往后退,情绪有些激动,眸光惊惧仓惶。

    “好好好,我不碰,芝君你不要乱动,后面是花坛,小心摔跤了。”傅宁远拧着眉头。

    忽而听到一声轻柔的声音飘来。

    “姐姐,你身体好些了么?燕奴担心极了。”燕奴扶住易芝君不断后退的身子,满脸担忧。

    “娘……”易芝君怀中的浩儿突然冲燕奴伸出手,傻笑着,冲着燕奴喊:“娘……娘……”

    易芝君一把抓住浩儿的手,面色惶恐,焦急地说:“浩儿,娘在这里,她不是你娘,我才是!”

    浩儿傻兮兮地笑了起来,冲着燕奴喊:“娘……娘……”

    易芝君揪着自己的头发,死命地拉扯着,呢喃:“她不是你娘……我才是,我才是呀……为什么你们都要她,不要我,为什么都不喜欢我……”易芝君惊惧得眼前一黑,心血翻涌,仰头向后倒下。

    傅宁远三步并作两步抱住易芝君,以及她怀中的浩儿。

    “姐姐这是怎么了?”燕奴做出担心的表情。

    傅宁远厉声道:“你滚回去,不准再出现在后院。”

    燕奴脸色一白,嗫喏道:“是。”

    傅宁远抱着易芝君大步奔向宫玖所居住的屋子,一把推开宫玖的房间:“仙宫大人,仙宫大人,快来看看我娘子,她方才又晕倒了。”

    宫玖射出红线扣在易芝君的手腕上,嗔怪地看了一眼傅宁远:“怎么又让她动肝火了,怕她死得不够快吗?若是恨她,直接杀掉便是,何苦来得这样纠纠缠缠?”

    傅宁远脸色苍白:“仙宫大人的意思是……没救了吗?”

    宫玖收了红线,哼了一声:“反正本宫是没辙了。”

    傅宁远将浩儿交给奶娘,将易芝君抱回她自己的屋子。

    静静地看了她的睡颜一会儿,傅宁远离开,一个人去了芝君庙。

    芝君庙是五年前易老爷为易芝君所建。每个人在这座神庙里给易芝君上一炷香就能领到三文钱。因此门庭若市,福泽万里,香火鼎盛,救活了不少乞儿老人。

    傅宁远原先是对这座庙颇为不齿的。

    这世上哪有神明?若是有,天下间怎么还有那么多信徒流离失所饱受欺凌?

    那时候的他,不懂易老爷的绝望仓惶和担忧。

    如今,在易芝君生命即将消逝前的这几日,突然就懂了。

    人呐,一旦被逼到穷途末路,便只会求神拜佛以慰人心了。

    傅宁远跪在蒲团上,默默念着经。

    芝君庙里供奉着的人是易芝君神像,神像和易芝君有九分相像,但眉眼间却没有易芝君的张扬。

    如今那抹桃艳流光的张扬也在岁月的磨砺中,渐渐从易芝君的脸上消失。

    留下的,只有仓惶和惊惧。

    以及进药后的疯魔。

    那药,是他从一个外藩商人那儿得来的,是一种慢性毒药,需要长时间下药,日积月累,能够让人神志不清,疯癫而亡。那商人告诉他,这药无色无味,便是神仙也察觉不出来。

    傅宁远给易芝君和易老爷同时下了这药。

    易老爷花了半年,死在了病榻上。

    而易芝君却花了三年。

    傅宁远到底是心软了。

    当易芝君又惹他生气了,他便给她下药,但是几乎是在第二天他就会开始心疼,请大夫来调理。又一日,又惹他生气了,便再下药,再心疼,再调理,如此反复。

    那桃艳清濯的娇小姐,只要咬着指头跟他说一声要什么,就算是让他死他也会愿意。

    但终究是旧梦。

    书生,寒窗苦读数十年,只修得了那一身傲骨。

    更何况,他傅宁远还是一个穷书生。

    他身上,最值钱的,便是那卑鄙可耻的自尊。

    而易府,却偏偏将这自尊踩在泥土里碾上十几脚。

    他怎么能不恨。

    当初初遇时的风花雪月在泥土里生出黑暗妖娆的花,背道而驰,天南地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